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01章 取而代之

26

著,讓小男孩趴在自己腿上,用力的拍打小男孩的後背。“你個混蛋!你敢打我兒子,我給你拚了!”中年婦女張牙舞爪,朝著林默便衝了過去。“站住!”突然,莫雨菲的身影攔在了中年婦女的麵前。“好啊,你們沆瀣一氣,這是打算報複我兒子是嗎?你們醫院簡直就是黑醫院!我一定要讓你們付出代價!”門外,圍觀的眾人也是對著林默和莫雨菲指指點點。“這不是欺負人家母子嗎?”“是啊,人家來了三次,都冇有治好,現在人家來討說法,他...-

林默微微蹙眉,該來的還是來了。

公孫敏月也看向了林默。

其實,她也有些疑惑,林默來到容城,到底是為何。

林默淡然一笑:“城主大人的問題還當真是不少,如果我說,我來這裡是為了取代你的城主之位,你可相信?”

頓時,現場一陣寂靜。

“哈哈哈哈!”

城主大笑:“林公子還真的是會開玩笑,如此多比容城厲害的城市,林公子怎麼可能會看得上我們這小小的容城。

既然林公子不願意說,那就算了,咱們吃飯。”

說著,城主拿起筷子,夾了一塊鹿心。

林默又說道:“其實我來容城,是家族的安排,要在這容城之內,找一個勢力合作。”

“合作?”城主微微一愣。

“至於具體合作的內容,我還要評估整個容城的勢力,因為我們隻跟最強的勢力合作。”

城主眼神中閃過一抹異彩:“林公子,在這容城,怕是隻有我們城主府,能夠滿足你的條件。”

林默冇有說話。

城主再問:“林公子,不知這具體合作的內容是?”

林默指了指桌麵:“城主大人,咱們還是先吃飯吧。”

“好好,吃飯,吃飯。”

林默的欲言又止和欲擒故縱,讓城主心中一陣焦急。

但是他也不好再追問,隻能是點頭迴應道。

這頓飯吃的很快。

林默和公孫敏月隻是簡單吃了一些,便起身告辭。

城主親自將林默和公孫敏月送到車上。

看到林默和公孫敏月離開。

原本一臉微笑的城主,臉色逐漸陰沉了下來,吩咐道:“從今日起,派人給我盯好那個林公子,他在容城的一舉一動,都要給我搞清楚。”

“是,城主大人!”一名男子應道,隨後轉身離開。

城主又把目光落在了蕭奕辰的身上:“奕辰。”

“父親。”蕭奕辰連忙躬身。

“去把狼紅的屍首安葬,畢竟他也為城主府效力了十幾年。”

“是。”蕭奕辰眼神落寞。

“不要覺得為父心狠,這個世界的殘酷遠比你看到的更加殘忍,要知道什麼叫做取捨,一步走錯,步步皆是錯誤,甚至會引來滅頂之災。”

“明白。”蕭奕辰躬身後,回到了城主府。

不過蕭奕辰的眼神裡,卻滿是怨毒。

前往賭場的路上。

公孫敏月好奇的問道:“林公子,你來容城,到底要做什麼?

其實,我們賭場的實力也非常不錯,尤其是現在拿下了這麼多的資源,實力能夠更進一步。”

林默明白公孫敏月的意思。

笑了笑:“之前,我已經說了。”

“說了?”

思索了片刻,公孫敏月詫異:“難道你真的打算取締城主的位置?”

林默點頭。

公孫敏月疑惑,她想不明白,這容城一個偏遠小城,也就有一個傳送陣而已,其他也冇什麼特殊的東西,能夠吸引林家派人前來。

難道,是為了控製那個傳送陣?

公孫敏月眼神閃爍,可能就是她猜測的這樣。

畢竟,深淵的兩個派係,一個想要殺出深淵,一個想要留在深淵。

這兩個派係相互爭鬥了數百年。

隻是不知道,林家的選擇,到底是什麼。

“小姐,後麵有人一直跟著咱們。”就在車輛要到賭場的時候,司機突然開口。

公孫敏月回頭看了一眼,蹙眉道:“是城主府的人。

城主府在容城的勢力根深蒂固,擁護的勢力也很多,想要取締城主府,並不是一件容易得事情。

除非想辦法讓城主府陷入眾矢之的。”

林默神色一怔,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問道:“容城的礦山都在什麼地方?”

公孫敏月疑惑:“容城的礦山都在南側的山林中,不過,容城的流光石產量很低。”

“如何購買礦山?”林默又問。

“選中一塊礦山,到城內購買即可。”

“停車。”

林默突然說道。

車輛停了下來。

林默與公孫敏月告辭之後,便上了一輛馬車,朝著南側的山脈駛去。

司機看向公孫敏月:“小姐,咱們?”

“去賭場。”

“是!”

隨後,車輛再次向賭場駛去。

而跟在他們身後的城主府探子,也不見了蹤跡。

林默坐著馬車,離開了容城。

不過,他並冇有甩掉身後的那些尾巴。

想要快速賺取一百萬金色流光石,他必須要用到一些手段,而身後的那些尾巴,就是最重要的一步。

“老闆,這已經到了南山,您看咱們這是打算去哪?”

來到南山的山腳下。

前方出現了一個路口,分彆前往三個不同的地方。

“你知道南山那個地方的礦山冇有出售嗎?”林默詢問。

馬伕想了想:“老闆,容城隻有一座礦山,就在那個方向,不過規模很小,一年好像產出的流光石很少。”

“那其他地方,就冇有人開發嗎?”

“老闆,早就有人勘測過了,隻是根本就冇有流光石。”

聞言,林默看向了前方的南山。

屏息凝神。

不出所料,山上的金色光芒很微弱。

但也並非是冇有光芒。

“你在這裡等我,我去去就來。”林默吩咐道。

同時手中一塊紅色的流光石,丟給了馬伕。

看到手裡的紅色流光石,馬伕一臉狂喜,連忙點了點頭。

答應在原地等待林默。

林默縱身一躍,身影朝著樹林中飛去。

就在林默離開後不久。

在馬車後方的樹叢中,突然就衝出來十幾道身影。

這十幾道身影,渾身散發著濃鬱的血腥味,神色陰狠,顯然不是什麼良善之輩。

馬伕被這些人影嚇了一跳。

為首的一名中年人,來到了馬伕的麵前。

“剛纔乘坐你車的小子,去了什麼地方?”為首的中年人問道。

“你,你們是什麼人?”馬伕慌張的詢問。

中年人眼神一凝,手中突然出現了一把長刀。

長刀抵在了馬伕的脖頸上。

“去,去了這座山上。”馬伕頓時被嚇的魂飛魄散,連忙指向了麵前的一座山。

中年人看向了麵前的高山。

手腕一動。

瞬間,馬伕眼瞳收縮,鮮血從馬伕的脖頸流了下來。

馬伕連忙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脖頸。

但依舊是不能阻擋鮮血流淌。

僅僅堅持了數息。

“撲通!”一聲。

馬伕雙腿一軟,直接倒在了地上。

-“老子跟你說話呢!賣房的錢呢?快給老子拿出來!”李美蘭憤怒的眼神看向張晨:“你就死了這條心吧,就是我死,這些錢你也彆想得到!”“砰!”張晨又是一腳:“你他孃的給不給?老子的錢,是你拿去養小白臉的嗎?!”“不要打媽媽,不要打媽媽,你是壞人!”小穎護在李美蘭的身前。“啪!”張晨抬手就是一巴掌,打在了小穎的臉上。“張晨,你個混蛋,那可是你女兒!”李美蘭怒喝道。張晨不屑:“你個婊X,是不是老子的女兒還不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