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舊案尋訪

26

失蹤是天保六年,但楚昭嵐翻看了卷宗,卻查無此人。為了避免出錯,楚昭嵐翻閱了前後各一年的卷宗,都冇有一個叫“阿zhi”的姑娘。楚昭嵐摸著書籍的頁腳,沉思了一會,那位前輩總不能給他錯誤資訊。那又為什麼查無此人呢?比起資訊出錯,楚昭嵐覺得冇有人來報案的可能性更大,冇人報案,所以查無此人。楚昭嵐又想了想,總不可能被人抹去了吧?那這個小姑娘要麼就是個大人物,要麼就是牽扯進大案子裡了。不過……看了看這撿漏的書...-

在村裡走著,楚昭嵐整理了下手中的線索。

【失蹤人:稻香村,趙老關。

失蹤時間:天保六年,七月初七,乞巧節。

線索:七月初四,趙老關生辰。當日,為慶生和給老伴補身體捕魚,和吳姓畫師發生爭執,三日後乞巧節失蹤,賣小物件。】

楚昭嵐在“捕魚”、“吳姓畫師”、“爭執”“賣小物件”幾個詞上畫了重點。

從剛纔和趙婆婆的對話中,她老人家似乎不認為有權有勢的吳畫師會對一個半截身子快入土的老丈做什麼。

想來這位吳畫師人品不差,但真的那麼巧嗎?吵過架的第三天,趙老關就失蹤了?楚昭嵐有點懷疑,世界上有這麼巧合的事情嗎?

望著東邊已經升起的太陽,直覺告訴楚昭嵐,這位吳畫師身上,說不定有什麼線索。

不過現在也不太好確定,楚昭嵐決定之後去找一下這位吳畫師。

至於趙婆婆說的野獸食人,趙老丈應該不可能去打獵,而且乞巧節前後,山上多蟲,他應該也不會去。

那會是什麼地方呢?

趙婆婆說乞巧節當天趙老丈隻是去賣東西,可是一大早就不見了,祈福小物件也冇拿。

那是不是說明,他有可能不是在鎮上失蹤的,更有可能是在稻香村到平安鎮之間失蹤的。

如果……

突然,遠處傳來了一陣叫喊聲,“大人留步。”打斷了楚昭嵐的思緒。

——

之前幾個孩子,拿了糖和楚昭嵐分開後便回家吃飯了。

其中趙小喜最是開心,因為他覺得是他幫助了捕快大人“辦案子”,心裡十分得意。這個好心情一直延續到飯桌上,哪怕他奶奶逼他吃難吃的煮雞蛋,他也開心的吃了下去。

這下全家都看出了不對勁,尤其是當村長的趙爺爺。

在趙爺爺嚴厲的目光下,趙小喜不得不把剛纔的事情說了出來。

趙爺爺皺眉,“那個捕快去了哪裡?”

趙小喜喝了口粥,嘟囔道:“還能去哪?趙奶奶家啊。”

趙爺爺思索了一會兒,決定出門看看。

隔著老遠看見一身官服佩劍,朗聲呼喊,“大人留步。”

——

趙村長本以為來的是個無足輕重的小捕快,畢竟下鄉這種又苦又累的活一般都是給年輕的小捕快的。

離得近了,趙村長才發覺自己可能有些判斷失誤了。

少年人身姿挺拔,長相出眾,眉眼之間滿是疏離,一身錦藍色官服,更是襯地他氣度不凡。

趙村長訕訕一笑,“小大人前來我們稻香村是公乾?”

楚昭嵐眼神平淡的看著眼前的人,從他的一係列動作中猜出了他的身份,“可是稻香村村長?”

趙村長笑著點頭,“正是小老兒。”

楚昭嵐看了看遠處的農田,確實一片生機勃勃,又看向村長,不動聲色地問道:“我這次來是為了查往年的失蹤案,除了趙老關,村子裡還有失蹤的人口嗎?”

趙村長聽了這些才暗自鬆了口氣,他還以為村子裡又出什麼事了。

“大人明鑒,我們這稻香村是個小村子,滿打滿算也不過幾十口人。

人少是非就少,平日裡除了雞毛蒜皮的小事,其他也冇什麼。

趙老關的失蹤算是近年來少有的大事了。”

楚昭嵐點了點頭,算是認同了村長的話,“那趙老關曾和誰交惡嗎?”

趙村長搖了搖頭,“這倒不曾有,趙老頭人不錯,對誰都和和氣氣的,也冇見他和誰吵過鬨過。”

說著趙村長看了一眼楚昭嵐,皺眉歎氣。

“大人,不是小老兒胡謅,不過村裡人都覺得這老趙頭是冇了。也就是他那個老伴兒非要找出個下落。這不是浪費大人們的時間嘛。”

楚昭嵐聽了,看了一眼趙村長,正色道:“無論是誰,隻要暗自報到了衙門,我們就一定會查個水落石出。”

哪怕生者已然枉死,不過後半句楚昭嵐冇說。

趙村長尷尬一笑,“大人說的是,是小老兒著相了。”

回想了下趙婆婆所說的,還有村長所說的,其中又有些不同,楚昭嵐仔細盯著村長的臉,不放過一絲一毫的表情。

“聽說趙老關失蹤前,曾經與人發生過爭執?”

趙村長先是一愣,然後皺眉思索,後有恍然大悟,“想起來了,確實是有些爭執,是與吳大家。”

趙村長無所謂擺擺手,“不過那隻是小事,村裡人誰和誰都吵幾句嘴,這很正常。”

楚昭嵐看他不似作偽的表情,掃了掃附近聽見動靜出來看熱鬨的村裡人,若無其事問道:“吳大家?”

趙村長瞪了一眼離得最近的看熱鬨的人,這纔回道:“吳大家當年還是個普通畫師,現如今已經是大家了,在鎮上廣招學子呢。”

趙村長看楚昭嵐一臉思索,奇怪道:“大人是覺得吳大家有嫌疑?”

還不等楚昭嵐回答,他自己就急忙否定。

“絕無可能啊大人,吳大家是個好人,鎮上的人都說他的畫裡都是體恤民生和悲天憫人啊。”

楚昭嵐看著趙村長激動的樣子,冷聲開口,“我隻是想些彆的,冇說吳大家是凶手。”

趙村長看楚昭嵐神色淡淡,確實不像捉拿凶手的樣子,這才放下心來。

隨後兩人又閒聊了一會,楚昭嵐就看見遠處有幾個人結伴,向著稻花村而來。

楚昭嵐好奇一問,“那些似乎是學子。”

畢竟他們都穿著學院服飾,楚昭嵐在鎮上依稀瞧見過類似穿著的人。

趙村長熱心介紹,“應該是來畫畫的,經常有學子前來作畫,這還是拖了吳大家的福,他的畫大多與民生有關。所以我們稻香村也就熱鬨了起來。”

楚昭嵐瞭然的點了點頭,“村長看起來很推崇這位吳大家。是因為他引來的這些學子遊客,讓稻香村生活富裕了?”

趙村長頓時眉開眼笑,“是啊,多虧了吳大家喜歡我們稻香村,現在我們這村子十裡八鄉誰不知道。就連府城的人,也是有來過的。”

府城的人也來過?

府城離這雖然不算太遠,也不算太近。看著趙村長的樣子也不像撒謊,楚昭嵐冇想到這位吳大家的影響力這麼大。

趙村長見楚昭嵐一臉沉思,又開口說道:“其實吳大家雖然聲名遠揚,但咱們平安鎮最出名的當屬趙大家。”

“趙大家?”這個人楚昭嵐還是第一次聽到。

趙村長指了指遠處的學子,“小老兒對趙大家不太瞭解,不過那些學子肯定知道。大人不妨去問問他們?”

“也好。”楚昭嵐本就打算去問問學子。

謝過了村長,拒絕了趙村長的留飯邀請,楚昭嵐信步往村口那群學子走去。

楚昭嵐走近,看了看他們的畫,故作姿態,表現出一副很懂的樣子。神態自若,若非身著官服,眾人還以為是學院的同窗。

“我看幾位畫技出眾,想必是高人之徒吧?”

可能因為年紀相差無幾和外貌加成,幾個來畫畫的學子對楚昭嵐冇什麼懼怕。

但因為楚昭嵐的冷臉,他們也無法暢所欲言,有些拘謹。

“兄台謬讚了,吾等畫技平平,不算出眾,隻不過是書院的學子,平時聽過諸位大家的幾堂課。”

幾人麵麵相覷,“故而不敢自稱高人之徒。”

楚昭嵐一本正經的裝作恍然大悟的樣子,雖然表情不明顯。

“原來是書院學子,那諸位可識得吳大家,我雖不習畫,卻也知道他畫技出眾,已成大家。”

被問到吳大家,幾位學子放鬆下來,又聽楚昭嵐語氣中對吳大家很欣賞,頓時把他引為知己,對吳大家的誇耀之詞張口就來。

“吳大家的畫當真是天然去雕飾。”

“……妙筆丹青……活靈活現……”

“……巧奪天工……”

“……惟妙惟肖。”

幾個人七嘴八舌的說著,一句接著一句,把這位吳大家都快誇成了聖人。

不過有個學子不樂意,他是打賭賭輸了來當搬運工的,比如背畫具。

他對吳大家冇什麼好感,他更推崇趙大家,“要我說這平安鎮風光無限,盛產畫師。佼佼者眾多,無人出趙大家之右。”

這句話頓時讓場麵冷靜了下來,楚昭嵐本以為他們要吵起來,冇成想其他幾個學子並冇有反駁。

這就有意思了,都說文無第一。提到趙大家,從趙村長到吳大家的推崇者,都認為趙大家更厲害。

楚昭嵐把“趙大家”也記了下來,這位比吳大家還厲害的人物,他也打算在之後去見見。

“聽說吳大家善畫民生,那他為人具體怎樣?”

“吳大家為人和善,體恤寒門學子。時常接濟有才之士,鼓勵他們努力作畫。按吳大家所說隻要好好努力,一定能如他一般功成名就。”一名學子仰慕道。

那名賭輸了的學子不服,幾人又吵了起來。

“什麼叫‘隻要好好努力,一定如他一般功成名就’,這些年畫畫的那麼多,努力的人更不在少數,有幾個如他一般功成名就的!”

“那隻能說明他們還不夠努力!”

“你說的這是什麼話!”

幾人就這個話題吵得麵紅耳赤。

楚昭嵐:······

幸好他們冇動手。

為了避免這場爭執不休,楚昭嵐決定換個話題,“你們知道哪裡有失蹤人口嗎?”

果然,這個話題如一盆冷水,頓時澆滅了學生們的怒火。

“失蹤人口?”幾個學子麵麵相覷,一臉迷茫的搖了搖頭,“這我們倒是不知道。”

楚昭嵐卻發現那名趙大家的推崇者有些欲言又止。

“你知道哪裡有?”

在楚昭嵐冷靜的目光下,他遲疑地點了點頭,“我們書院送菜的和我閒聊過

說是豬肉鋪子的學徒劉家小子,他娘失蹤了一年還冇找回來。”

“一年?”楚昭嵐回憶了下,卷宗裡並冇有這個劉家小子的娘,“他冇報案嗎?”

學子搖了搖頭,“多嘴多舌之人說他娘與人私奔,嫌丟了顏麵,宗族不讓報案。隻有她兒子冇放棄,認為他娘會回來的。”

這對楚昭嵐來說是個線索。楚昭嵐決定將那些卷宗的受害人全部走訪一遍。

現在的線索冇什麼特彆的,除了那個吳大家,可疑也不可疑。

同學子們道謝後楚昭嵐便告辭了,卷宗不算多,但走訪起來確實耗費時間。

——

之後楚昭嵐又去了桃花村和梨花村,這兩個村子也有失蹤人口。

等楚昭嵐走訪完卷宗裡的人家,已經快要晚霞滿天了。

楚昭嵐一邊整理線索,一邊往鎮上走去。

這些失蹤人口的家屬,有的已經放棄了,有的根本不在乎,有的都忘記了曾經報過案子。

還在期待著失蹤者下落的隻有趙婆婆,想了想學子們之前說的話,可能再加一個劉家小子。

其中還有個小插曲,去桃花村時有個瘋瘋癲癲的婦人說他兒子被狼吃了,讓楚昭嵐幫忙救回來。

楚昭嵐當時臉上雖然冇什麼表情,但眼中卻閃過一絲無措。

好在那個婦人被拉走了,桃花村長告罪,說那婦人的孩子平日裡調皮搗蛋的很,半年前失蹤了,在山上找到了衣服碎片,上麵粘著血,估計被狼吃了。

一時間讓楚昭嵐心裡有些複雜。

有人瘋癲還記得找回孩子,有的卻已經忘記自己曾經有失蹤的孩子。

根據失蹤時間推斷,也冇發現什麼規律。

不過楚昭嵐倒覺得平安鎮真的不算平安,時不時的失蹤人口,各種被豺狼虎豹吞吃入腹的不見屍體的人。

楚昭嵐腳步一頓,周圍寂靜到能聽見風吹樹葉的聲音。

失蹤人口冇有屍體,意外事故為什麼也大多冇有屍體?

這會是巧合嗎?

楚昭嵐不確定,可能是,也可能不是。

如果這會是巧合,未免太巧了?

都是生不見人,死不見屍。

如果不是,那就說明!

那就說明有一個連環殺人凶手!

冇有規律,不分時間,不分男女的連環殺人犯?

-孩子們恍然大悟,“原來是趙奶奶家裡啊,趙奶奶可是好人,昨天我路過村尾時,她還給我摘她家的果子吃呢。”孩子們很認同,又開始一頓輸出。而默默無聞的楚昭嵐不得不打斷孩子們的童言童語,“各位小友,你們還冇告訴我趙家在哪呢?”趙小喜疑惑,“你去趙奶奶家乾什麼,她做壞事了嗎?”楚昭嵐搖頭,“她之前來衙門報案,我想來問問她具體的內容。”“報案?”孩子們很疑惑了,“趙奶奶報案做什麼,難不成她發現她的葡萄被偷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