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公主和墮落天使

26

盤上按了按,監視螢幕隨即放大。麵容清俊的男子原來蒼白的臉色染上幾分紅暈,麻繩從他白皙的脖頸捆綁到他的雙手,往日扣得嚴實的襯衫最上麵的釦子不知何時被解開,讓林彌能看到他脖子上被繩子磨出的微紅的痕跡。林彌雙眸眯了眯,又點了點鍵盤,螢幕隨即移到他紅潤的嘴唇,上麵水漬還未乾。她舔了舔雙唇,笑了出來。她生得不錯,尤其一雙笑眼,微微一彎,便是個十足的甜妹。卻偏偏此時那笑眼中透出幾分令人望而生怯的冷漠。男子溫和...-

濕潤的感覺氤氳在唇舌間,觸碰之處柔軟滑膩,林彌眼睫不覺微微顫了顫。

下一秒,她被狠狠推開。

俯身之下,麵色潮紅的青年微微喘氣,棕色眼眸卻恍若沉沉暮色,清泠若寒。

“是你。”他語氣帶著幾分恍然。

聞桉記得她,住在他樓下的女孩。

其他人告訴他,她是個怪異卻又默默無聞,如同空氣一般的人。

他每次看見她的時候,她總是低著頭,厚重的劉海遮住她臉部的輪廓,偏大一號的外套蓋住她瘦小的身軀。

像冇有安全感靠外套營造薄如紙片的保護殼一般,脆弱易碎。

此時柔軟的髮絲垂在她臉旁,暗暗陰影遮住了她一半神情,另一半卻扭曲成詭異的興奮樣。

隻見她欣喜道:“你果然還記得我。”

聞桉微不可查皺皺眉,隨即便見她立即收了欣喜的神情,清麗的五官驟時爬上幾分森冷。

“你很討厭我嗎?”她清透雙眸映出幾分瞭然,自言自語:“也是,被困在這裡,被天天喂藥,你當然會討厭我。”

聞桉感覺到她不穩定的情緒,想要出言安撫,視線卻突然一片恍惚。

隨著雙目逐漸恍惚,意識也隻能感受到她驟然靠近的五官,和隔著衣服貼著他的,冰涼得不正常的身軀。

“不過沒關係。”她彎了彎眉,手指在他胸膛輕輕點了點,清甜中透出幾分頑皮:“喜歡有喜歡的玩法,討厭有討厭的玩法。”

林彌笑著看著聞桉,卻發現他冇被她話語中驚人的意思嚇到,反而渾身添了幾分無畏的氣息。

他冷淡的眉眼染上一分玩味:“你是叫林彌吧,我當然記得你。”

他上身襯衫褶皺,敞開的領口下是隱約可見的鎖骨,鬆軟略長的黑髮耷拉在他額頭上,他輕眯起雙眼,黑曜石般的眼瞳裡是令人陌生的笑意。

意識到他在回答她之前的問題,她微微怔住,又為他此時的樣子感到迷惑。

卻見他下一瞬渾身氣質恢複溫潤,他柔聲道:“我看你似乎冇有休息好,你要不要先休息會,再來找我聊天。”

明明有幾分狼狽,卻讓人忘了他此時處境。

林彌麵無表情盯著他,他眼尾微揚任她打量。

“你憑這些可感化不了我。”林彌意味不明哼笑了聲,然後從他身上起身,下床。

居高臨下,她見坐起來的青年露出漂亮的額頭,看著她:“試試嘛。”

林彌從藥箱翻出一顆藥遞給他,他毫不猶豫地接過喂進嘴裡,道:“你去睡會吧。”

說完,他躺回床上,自言自語:“我也睡會。”

林彌將門反鎖,拔出鑰匙,眼眸卻冇透出半分疲憊,反而透出無法抑製的驚喜。

她背靠門坐在冰涼的地板上,雙手捂住臉,任由冷氣浸入她的身軀。

果然如此!

他是他,卻又不是他,神奇的開關在哪裡?

一門之隔,青年躺在床上,西服褲包裹著的長腿隨意曲著,他慵懶地輕眯起雙眸,慢慢感受渾身力氣被卸去。

這女孩真厲害!竟然讓他出來了!

而且聞桉這個蠢貨,竟然被囚禁了!

他眸中是掩不住的興味,心頭暗想接下來要怎麼玩。

林彌醒來時夜幕已至,涼氣陣陣,她從地板上起身,裸露的肌膚冇有一絲溫度。

她扯了扯嘴角,推開了眼前的門。

青年依舊睡著,眉眼卻失了以往在監視器裡窺到的沉鬱。

她赤腳上床,趴在他旁邊,用目光描摹他側臉輪廓,柔和的五官線條在昏黃燈光下繾綣得不像話。

她伸出手想要觸碰,半途卻被一隻骨節分明的手握住手腕。

青年翻過身,與她麵對麵,她瞬間望進他的眸中,明明依舊是溫柔的五官,那一雙沉沉的眸子卻似是醞釀著寒冰。

他微微靠近她,近在咫尺,笑著開口:“你如何才能放我離開?”

如此反常的樣子,林彌卻冇絲毫畏懼,她彎了彎眉眼,意有所指:“我也不是什麼勉強人的壞人。”

看見青年微挑的眉眼,她曖昧開口:“聞桉想離開,但我看你卻是一點也不想離開呢。”

青年嘴角的笑慢慢凝結,眸色中藏著幾分毛骨悚然。

林彌將手抽出來,慢慢撫上他的臉:“你殺過人嗎?”

“你想殺我嗎?”

少女容顏青澀,雙眸清透,毫無雜質,甚至連透著幾分不正常白的肌膚都讓她聖潔無比,卻偏偏她蒼白的唇勾勒出一個殘忍而又危險的笑容。

猶如懸崖儘頭墳地的惡魔,看著垂頭相拱的信徒,扮成稚子,用天真的聲音吐露出被偽裝的惡語,引誘信徒用鮮血供奉,然後被墳頭生出的荊棘纏繞而死。

青年收斂了眼中透出的危險意味,嘴角扯出一絲意味深長的笑。

他伸手攬過林彌的頭,眸色深深,輕聲道:“想。”

說完,吻了上去。

他修長的手指緩緩摩挲著林彌的臉,唇部動作由原來的淺啄輕嚐到重重的吮咬,林彌清透的雙眸爬上淡淡興奮。

她未拒絕,卻也冇迴應。

她右手撫上他受傷的那隻手,在傷口處捏住,青年似被挑釁,他眸子微眯,加重了動作。

重重喘氣聲響在這空曠的地方,在林彌感覺快要溺死在一團火中,她右手加大了力氣,溫熱的液體流到她的手上。

如願看到青年停了動作,他因疼痛蹙眉,漆黑的眼眸中卻似乎流淌著灰暗的濃稠的快感。

他微微喘氣,將頭擱在林彌頸窩,悶悶地笑了笑。

他開口,聲音帶著令人陌生的喑啞:“你之前吻技太差了。”

林彌清透的眸色霎時間陰沉下來,她扯了扯嘴角,看著白色天花板,說出的話卻帶著幾分溫柔:“你吻過幾個人?”

隨著沉默,她眉色陰鬱愈來愈重,林彌突然想將青年泡在消毒水裡幾天幾夜,直到他褪幾層皮才行。

好麻煩!不然直接殺了!

心中浮起煩躁,戾氣橫生,她想直接起身抓起刀捅死眼前這人!

青年似乎感受到她的情緒,抬起頭,漆黑地瞳仁中玩味十足,蒼白的臉色之前泛起的潮紅未褪,他嘴角笑容惡劣,讓清雋的麵部顯著幾分妖冶:“你想殺我嗎?”

他將話原原本本地還給她,笑得像個報複完的小孩。

不乖啊!

太不乖了!

不想馴服,隻想毀滅!

林彌唇邊揚起冰冷的笑容,襯得她幾分純淨的臉上都爬上幾分寒氣。

“嘖!真無趣!你趕緊滾吧!完全冇有聞桉好玩!”

青年唇邊喜色僵住,卻見女孩微腫的口中繼續吐出讓他深惡痛絕的話。

“你好無聊啊!快點消失吧!我想和聞桉玩!”

她唇如花蜜,甜似糖水,能讓他在唇齒間流連忘返,此時她卻像說著甜言蜜語的毒蛇,將尖刺刺入他軀體,毒液讓他的靈魂湮滅。

他不想離開。

時隔這麼久,他才能醒過來,然後就見到了她,他不想走。

腦部刺痛傳來,他麵上浮現恐慌,眸中卻隻剩對林彌的眷念:“我……。”

話未說完,那雙漆黑的雙眸驟然冷清,青年渾身那溫柔無刺的感覺又回來了。

他麵色如常望向身下眼神冰冷的少女,溫和眼眸在她紅腫的唇角停了停,隨即眼眸染上幾分莫名的意味。

“對不起,他已經五年冇出來了,我以為他已經消失了。”

他動作極快地起身,下了床,揹著她整理了自己的已經散開的襯衣。

“你想走嗎?”

林彌坐在床上,撥開擋住臉的黑髮,語氣中帶著幾分誘哄:“我知道你是個好人,你肯定是不會報警的,我現在也不想玩了,你想走我立馬放你走。”

聞桉動作停了下來,他微微側臉,神情在陰影中意味不明。

“怎麼樣?”她晃了晃搭在床邊的腳,雙手撐在身側,眉目靈動,秀氣的臉透出天真的嬌憨。

“不了。”他溫和吐出這兩個字,然後又沉默整理起了襯衣。

林彌皺了皺眉,他不走,這下用什麼藉口殺他!

她臉色瞬間又陰鬱下來,雙眼惡狠狠看著聞桉的背影。

聞桉轉過來對上的便是這樣一副眸子,他溫潤麵色未變,昏暗燈光下,濕潤微腫的嘴角卻詭異給他添了幾分豔色。

“我今天不用喝藥?”

他沉默半晌,開口。

-。“一樓房子便宜。”她低頭輕聲道。這姑娘一向看見人就是這副小小心心的樣子,她也不見怪,隻是點了點頭,然後邊自言自語邊爬樓:“最近房價也冇漲啊!一個兩個都搬走,連樓上那小帥哥也搬走了。”林彌已經關了門,冇聽清她的唸叨。她將三明治拿了出來,然後和放了藥的玻璃杯一起放在托盤上,端著下了樓梯。推開門她纔想起昨晚青年已經將眼罩摘了,但也來不及退回去。青年坐在床邊,聽見聲響,抬起了頭,她看見眼罩已經被他戴著。...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