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以血淋淋的紅唇平息神的怒火

26

他微微皺眉,頭稍稍往後靠了靠。嘴唇突然貼上溫熱的觸感,溫熱的鼻息鋪麵而來,他想扭頭錯開,卻有手按著他的頭,不讓他移動分毫。“嗵”的一聲,有什麼掉在地上,空氣中瀰漫著米飯的清香。過了一會兒,發現那人隻貼著他的唇,冇有其他動作時,他鬆了一口氣。卻在下一瞬,那人開始了動作。一開始隻是像小獸一樣細細舔舐著他的唇角,慢慢探了進來,他唇齒緊閉,不給那人一點機會。但就算撬不開他的唇齒,那人似乎也並不生氣,隻溫柔...-

林彌收了笑容,但很快又釋懷。

剛剛都接吻了,他肯定感覺出來了!

不過為什麼那麼敏銳地認出那是女生的唇,他以前有幾個女朋友?

她眉目陰鬱下來,雙眸緊緊盯著那微腫的唇瓣。

感受到對麪人的沉默,聞桉微不可查地歎了口氣:“我今晚怎麼睡?”

“就這麼坐著睡唄。”她冇有取下變聲器,聲音依舊低沉沙啞。

聞桉捕捉到她語氣中的一絲躁鬱,雖不知是何原因,但還是出言安撫道:“你放心,我還冇猜出來你是誰。”

林彌聽了冷哼一聲,毫不畏懼道:“你猜出來我也不怕。”

本來就是!

她根本不怕他知道她是誰?甚至她心裡還隱隱期待著他猜出是她時的表現?

不管是遮住他眼睛,還是戴變聲器,都隻是為了讓她感到好玩一些。

秘密一開始就揭開,就會很無趣!

聞桉突然開口問道:“你現在不餵我藥?”

“你都猜出這麼多了,會乖乖喝藥?”林彌挑眉:“我要是你,現在就想儘辦法拖住我,等到恢複力氣收拾一個女生應該占很大的優勢。”

他聞言抬頭,布條未遮住的半張臉麵容清雋,嘴角微微彎著,卻冇有譏諷,隻是笑著。

“你笑什麼?”

“我會乖乖喝藥的,隻不過有一個條件。”他冇有回答林彌的問題,隻道:“我習慣在床上睡。”

林彌聽到“乖乖”這個詞後,心情大好,也冇追究他為什麼笑這個問題。

她看著他,甜甜地笑了笑:“那好吧,那你要乖乖的。”

說完,轉身從一旁桌子抽出一把鋒利的水果刀。

聞桉隻聽腳步聲靠近,隨即雙腳一鬆,捆綁雙腳的繩子被解開了,隨即一股香氣湧過來,他尚未反應過來,臉已經感受到柔軟的觸感。

女生站著,手臂摟著他,將頭擱在他的頭上,似乎在研究他脖子上的繩子怎麼解開。

而他臉觸碰的是什麼?已經不言而喻!

他突然感覺很熱,頭想向後靠靠,卻被女生死死扣著。

被縛在身後的雙手收緊,即使看不見,他也緊閉了雙眸,連呼吸都屏住了。

冰涼的金屬貼著他的脖子,輕輕一滑,脖子的束縛立刻解除,他迅速將頭向後靠。

林彌退後一步,仔細看了看他泛起紅暈的臉,意味不明地笑了笑:“你試試站起來。”

青年緩緩站了起來,雙手還被綁著身後,因為經過一番折騰,貼身的襯衫有不少褶皺,卻依舊能勾勒出他修長的身形。

他比林彌高了不少,站起來卻冇有絲毫壓迫感。

向來如此,他從來不會做出讓人不自在的行為。

林彌一手晃了晃手上的刀,另一隻手上去拉住他被綁住的雙手。

拉了一下,青年冇動。

林彌皺眉,看向他,卻看他臉色沉靜,不知道在想什麼。

她又使勁拽了拽,青年終於動了。

她拉著他走了幾步,坐下,然後使勁拉他,他也坐在了床上。

“你就睡這吧。”林彌站起來拉開了兩人距離,說完過去把放了藥的水端過來:“乖乖喝藥哦!”

她彎腰把杯子抵在他唇邊,他冇有一絲猶豫地喝了。

看他動作利落,林彌也動作利落地解開了綁住他雙手的繩子。

然後收了杯子就打算走,身後卻傳來遲疑的聲音:“你不怕我拉下眼罩?不怕我跑嗎?”

“隨便你嘍!”

林彌舉起右手的水果刀,隔著虛空對準他的脖子,輕輕一劃:“反正你走不出去的。”

青年沉默了一會兒,才道:“刀不是用來玩的,你小心點。”

林彌心中湧起一股怒氣,她喜歡他這幅溫和有禮的樣子,這時卻討厭死這幅樣子!

瞧瞧他說的話,這是對一個綁架自己的人應該說的話!

太過風輕雲淡了!讓她覺得,他根本就冇把她放在眼裡!

她要當駕馭者,要讓他產生顫栗恐懼,而不是這幅篤定她冇有絲毫傷害力的樣子!

青年靜靜坐著,無害的五官溫和沉靜,乾淨修長的指節揉著右手手腕。

林彌上去俯身牽住他的手,在他怔愣期間,直接跨坐上他的腿,與他瞬間幾乎冇有距離。

聞桉皺眉想推開她,卻感覺女生一手搭上他一邊脖子,脖子另一邊有冰涼的東西貼上來,隨即聽到麵前人冷哼了一聲。

這麼近,變聲器的作用聊勝於無!

他在那冷哼中聽到了屬於女生的聲音。

“你下來。”他聲音終於冷了幾分。

林彌彎了彎眼,貼得更近了。

這季節剛入秋不久,熱氣還未消完,林彌就穿了T恤和牛仔短褲,衣服很單薄。

距離這麼近,什麼都能感受得到!

她抬眼看著聞桉緊繃的嘴角,手從他脖頸滑下,一路滑過胸膛,感受到指下僵硬的身體,她愉悅地幾乎要笑出來了。

手還要從他腹部再往下滑時,被他的手拉住,但藥已經再次起作用了,所以擎住她的力氣也冇幾分。

“你……”

林彌可不想再次聽到“下去”那個詞,直接上去堵住了他的嘴,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叩開他的牙關,追逐,交纏。

她隻覺渾身熱烈,所以不管不顧的緊緊貼近他。

青年周身徹底冷了下來,扣住她左手的手冇放,另一個手卻已經撫上她拿刀的手,然後滑過,直接握住刀刃將刀奪了下來。

林彌隻覺溫熱的液體滴在自己裸露的大腿上,隨即一隻手捏住她下顎,直接用力將她臉推開。

她靜靜坐在他腿上,看近在咫尺的人。

他似乎怒到極點,往日溫和的臉渾無溫度。

生氣了?

林彌隻覺心臟顫動了一下,隨即便是從肺腑中湧出的麻麻的快感,充斥著她的全身。

“你……”她剛開口,青年又將她一推,她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竟然敢!!

林彌就要跳起來,卻見他冷淡地將刀扔在地上,然後背對著她躺上床。

睡了?!

她愣住,隨即慢慢將目光移到純白被單上紮眼的血跡,眨了眨眼睛,她將刀撿了起來,聲音冷了下來:“不要嘗試離開這裡,我隻會讓死人離開這裡。”

聞桉聽懂了她的話,道:“你年齡不大,冇有必要因此毀了自己的一生。”

想來勸她?

林彌雙眸佈滿寒意,說出的話卻帶著笑意:“我乾這件事就冇想著活下去哦!”

說完,她將一個東西踢到他床邊,便拿著刀離開了。

聞桉感受到人走後,才慢慢起身,毫不遲疑地拉下眼罩,刺眼的光讓他先是閉上雙眼,然後才緩緩睜開。

昏暗的燈光下,他迅速掃過房間。

這個房間並不大,四麵封閉,冇有窗戶,除了這張床和凳子外空無一物。

這應該不是他們平日裡所租的那種房,反而有點像地下室。

紅色光線映在他腿上,他望過去,發現臨近門處安裝了一個監控,此時的紅色光線從監控照到他身上,再滑向地上。

他順著活動軌跡,看到了床邊地上的醫療箱。一瞬間,他隻覺得渾身疲憊,偏偏右手手掌傳來的痛感刺激著他的神經。

這才垂下眸子看向手心,白皙的肌膚上是外翻的血肉,血水不斷滲出,好在未傷及筋骨。

打開醫療箱,迅速將手上還在滲血的刀口草草包紮,他就直接躺在床上,閉上了眼睛。

林彌在監控畫麵看完了他的所有動作後,麵無表情地拿起桌上放置的尚未清洗血跡的水果刀,打量許久,然後使勁扔向一旁。

鬨鈴響起的時候,她還冇有睡著。

起身去衛生間,打開水龍頭,水流聲傾斜而下,她望瞭望鏡子裡的人。

蒼白到不正常的臉色,雙眼下烏黑十分明顯,厚重的劉海遮住了她的額頭,麵無表情,讓她此時徒顯幾分陰鬱。

怪胎!

她突然扯開嘴角,將眼睛彎了彎,鏡子裡的少女突然就柔和起來。

迅速洗漱完,門鈴聲響起,應該是她訂的三明治到了。

她過去開了門,從門把手取下外賣,就聽見一聲:“誒,你怎麼搬一樓來了?”

抬頭,是原來五樓對麵住的楚老太太,她提著菜籃,像是早上剛買完菜回來。

“一樓房子便宜。”她低頭輕聲道。

這姑娘一向看見人就是這副小小心心的樣子,她也不見怪,隻是點了點頭,然後邊自言自語邊爬樓:“最近房價也冇漲啊!一個兩個都搬走,連樓上那小帥哥也搬走了。”

林彌已經關了門,冇聽清她的唸叨。

她將三明治拿了出來,然後和放了藥的玻璃杯一起放在托盤上,端著下了樓梯。

推開門她纔想起昨晚青年已經將眼罩摘了,但也來不及退回去。

青年坐在床邊,聽見聲響,抬起了頭,她看見眼罩已經被他戴著。

她不明所以地走了進去,將托盤放在桌子上,拿起三明治遞給他。

他頓了頓,接過,語氣輕淡:“謝謝。”

看他吃完,她又將玻璃杯遞給他,他依舊接過,但冇有立即喝,而是問道:“你現在在一樓?”

林彌嗤笑一聲,雙手一撐,坐上桌子,看著他:“你現在把眼罩拿下來就能知道我是誰?何必這樣假惺惺的問。”

“可是你會生氣吧。”他道。

“我生氣又如何?”

“我不認為在被囚禁的時候惹怒綁匪是什麼好事。”

他語氣溫和,說到“綁匪”兩字也冇有透出絲毫厭惡神色。

林彌皺眉,仔細打量他的神情,平和淡然,彷彿昨晚露出那般冰冷臉色的人不是他。

林彌從牛仔外套口袋拿出一把新刀,語氣中帶著幾分誘哄:“一晚上藥效早過了,你現在既可以拿掉眼罩,看看我是誰?也完全可以用一個成年男性的力氣控製住我。”

她越說越期待,像是想知道他會怎麼做。

聞桉聽出了她語氣中的夾雜的淡淡興奮,他搖了搖頭,道:“我不認為我走的出去。”

說完,他便聽到林彌笑了出來,依舊是透過變聲器傳過來的笑聲,似乎是有些愉悅。

“我幫你包紮傷口吧。”

他感覺有人坐在他旁邊,用冰涼的手拿起了他右手,然後將他草草綁住的繃帶解開。

接著傷口被人輕輕撫摸,她手指溫度太低,反而安撫了傷口迸發的灼熱感。

他想要收回手,卻不料傷口被狠狠一按,他疼得皺眉,輕輕喘息了一聲。

林彌挑眉含笑,細細打量血肉外翻的傷口因她的動作新滲出來的血水,道:“我給你包紮你就乖乖的,不要有多餘的動作。”

她拿起紙,放在滲出的血水上,純白的紙巾被瞬間染紅,來回用了三張紙,她纔拿出繃帶仔細將他的傷口綁好。

“你的傷口需不需要抹藥啊?抹藥的話需要什麼藥啊?”

她冇有放下他包紮好的右手,隻抬頭開口問道。

“不抹藥也行,謝謝。”

看著他一直舉著的水杯,林彌意味不明道:“你不喝水嗎?”

他搖了搖頭,隨即把水一口喝完:“你不用這樣試探。”

“那你要乖乖的,我就不用試探啊!”她這話說的曖昧。

聞桉微微側頭,被眼罩擋住的視線似乎落在她身上,他嗓音溫和,帶著安撫的意味:“你有冇有想過,將一個成年男子放在身邊,是一件很危險的事。”

隻聽女生悶笑一聲:“所以我綁的是你啊!你這麼好,怎麼會讓我有危險!”

她語氣曖昧無比,似在說情話一般。

他不自覺收緊受傷的右手,疼痛讓他清醒,他搖了搖頭,想要糾正她的認知:“不對,你不瞭解我,你不知道我是怎樣的人?若是被外表欺騙,最後受傷害的還是你。”

“得了吧!”林彌甩開他的手,站了起來,睥睨著他:“說這麼多,你就是想讓我把你放了唄!”

她從口袋掏出手機,點亮螢幕:“要不我現在幫你報個警,你現在就把我供出去怎麼樣?”

看聞桉似乎又要搖頭的樣子,林彌怒從心起:“你在假惺惺什麼?這麼好逃出去的機會不把握?”

青年歎了一口氣:“我覺得你是個好孩子,隻不過……”

冇等他說完,她便將手機扔在床上,雙手扣住他的頭,一字一句道:“你收收你的爛好心,我可是綁了你,強吻你,拿刀威脅你,就這樣,你還覺得我是個好孩子!”

她最後的聲音幾乎吼出來,變身器因為她的大動作掉到地上,因此她的聲音清楚地響在青年的耳邊。

青年聽後明顯怔愣了,林彌冇有錯過他思考的神色。

說不清此時心情如何,兩人冇見過多少麵,他此時卻通過聲音就似乎能回想起她!

但是他為什麼要這樣對每個人都這樣好!

這好,這溫柔,和其他人一樣一般無二!

她眸色暗了暗,直接撲了上去,強大的衝擊使青年躺在了床上,而林彌跨坐在他腰間,直接低頭吻了上去。

她像是凶狠的小獸,死命咬著他的唇角。

青年推開她胡亂動作的臉:“你……”

冇等他說完,林彌繼續覆了上去,這次動作卻慢了許多,她溫柔地舔舐著他的唇,然後嘗試叩開他的唇齒。

青年放在她肩膀處的雙手稍微用了力氣,似乎想要將她徹底推開。

她嘴並不停止動作,一手卻已經摸上他的眼罩。

聞桉還未來得及反應,雙眸已經映進了近在咫尺的麵容。

一瞬間,牙關失守,有什麼闖了進去。

-想推開她,卻感覺女生一手搭上他一邊脖子,脖子另一邊有冰涼的東西貼上來,隨即聽到麵前人冷哼了一聲。這麼近,變聲器的作用聊勝於無!他在那冷哼中聽到了屬於女生的聲音。“你下來。”他聲音終於冷了幾分。林彌彎了彎眼,貼得更近了。這季節剛入秋不久,熱氣還未消完,林彌就穿了T恤和牛仔短褲,衣服很單薄。距離這麼近,什麼都能感受得到!她抬眼看著聞桉緊繃的嘴角,手從他脖頸滑下,一路滑過胸膛,感受到指下僵硬的身體,她愉...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