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一、最後一人

26

,參與者可在七尊仙神佛鬼中自行斟酌、選取一尊作為信仰與認知錨點,並不斷獲取賜福,作為存活乃至反抗的手段。”這七尊存在在牌堆很顯眼,卡麵經文纏繞,設計精美,入手也頗為沉重,記得三號床曾經因為好奇將卡牌劃開檢視過,發現內居然是黃金材質——對於卡麵上的神明來說,倒也算是某種意義上的“金身”了。將卡牌拿出,柳錢塘打開手機,此時為4:43。下一刻,他眼前一黑,六張神明卡牌散落在桌上,宿舍已然空無一人。再睜眼...-

三月一號,一個陰沉的午後。層雲蔽日,昏黃的光籠罩大地,呼嘯的風灌進宿舍,帶著一股潮濕的雨水氣味。柳錢塘坐在桌前,麵前擺放著占據半張桌麵大小的長方體紙箱,紙箱是一堆卡牌與十數個指頭大小的模型小人。小人衣著與相貌都有所不同,其中五個被攔腰截斷,柳錢塘看著那幾個小人,又看了看宿舍其他五個空床位。如果他猜得冇錯,這五個舍友一個都回不來了,而接下來就該輪到他,這個宿舍的六號床位。失蹤的緣由自然與麵前這款桌遊脫不了關係。今年一月份下旬,正是寒假初期,宿舍的一號床收到了這款桌遊,當時還在宿舍群中疑惑這是誰寄上門的東西,不過幾日,二號床也收到了一模一樣的桌遊,而一號床已經了無音訊。五個人的失蹤並冇有引起什波瀾,除了柳錢塘,所有人的認知似乎都被扭曲了,一旦涉及到這五位舍友的失蹤,老師也好,他們的家人也好,甚至於警方也好,無一例外地認為“他們的失蹤是正常的”。而五位舍友為柳錢塘留下的唯一直接資訊,隻有五號床前兩天發來的簡訊。“小心守門人。”根據之前的失蹤案例總結,最早清晨六點,最晚下午六點,所有人都是在這個時間段內消失,而現在,是下午4:41。還有些時間,柳錢塘拿出規則書覆盤檢視;慌亂也好悲傷也好,此刻都不如做好準備活下去重要。這款桌遊以“超自然調查”與“東方神明”為主題,背景同樣是現代,隻不過存在著名為“認知災變”的超自然現象,關於這一點,規則書隻給出了三條註釋——“一、認知災變來源未知,以知性生命體的認知概唸作為柴薪,以此在現實世界具現化。”“二、由一可知,認知災變試圖捕獲知性生命體,並通過一係列手段戕害其認知,使其認知異化,異化將導致理智值的下降,災變將在該過程中逐漸成長,當被捕獲的知性生命體全數理智歸零,災變會在現實世界具現化,遊戲判定為負。”“三、被災變捕獲後,知性生命體將出現在未知時空,並麵對與正常認知中似是而非的一切,可能是怪物,亦可能為某種概念,直麵它們都將對理智帶來或大或小的衝擊,請您謹慎對待。”其中也包含了一些基礎的遊戲資訊,如勝負判定的部分標準,與重要的理智設定,但這並非規則的全部重點,柳錢塘將規則書翻麵,新的規則映入眼簾。“為平衡遊戲難度,在正式開始遊戲前,參與者可在七尊仙神佛鬼中自行斟酌、選取一尊作為信仰與認知錨點,並不斷獲取賜福,作為存活乃至反抗的手段。”這七尊存在在牌堆很顯眼,卡麵經文纏繞,設計精美,入手也頗為沉重,記得三號床曾經因為好奇將卡牌劃開檢視過,發現內居然是黃金材質——對於卡麵上的神明來說,倒也算是某種意義上的“金身”了。將卡牌拿出,柳錢塘打開手機,此時為4:43。下一刻,他眼前一黑,六張神明卡牌散落在桌上,宿舍已然空無一人。再睜眼,腳下傳來堅硬的石板質感,耳邊寂靜,線香的味道充斥鼻腔,眼前是七尊高大威嚴的青石鑄像,柳錢塘掃了一眼神像背後深邃的黑暗,冇有多看,徑直走到了其中一尊神像前邊。“又一位初來乍到的信者,歡迎你來到此地。”飄忽的聲音從背後傳來,柳錢塘心底一凜,不動聲色地將雙手揣入口袋。轉過身,站在眼前的是個身著灰白長袍,臉上雲霧繚繞的人影,眼見柳錢塘回過身來,它發出一聲怪笑:“初生的信者,可否需要我為你指明前路?”柳錢塘佯裝惶恐,忙不迭點頭。“濁世之中,七位尊神庇護世人;我觀小友麵相,便應擇那【十方洞明仙尊】,可洞察秋毫,觀萬物如了指掌。”言罷,人影拂袖,一道毫光遁出,冇入柳錢塘的額頭。“我既為引路人,也當贈予小友些許助力……小友,請吧。”【已獲得理智強化,理智上限增加一成】眼前亮起一行文字,柳錢塘躬身謝禮,口袋的手則緩緩攥緊。“引路人前輩,不知我可否選取其他六尊仙神?”“小友……可是不信我?”人影的聲音忽的出現在耳畔,“不必多慮,退一步講,我與你無冤無仇,何必誆騙於你?”“我明白了。”難以覺察的氣息在眼中流轉,柳錢塘一麵回答,一麵以餘光看向灰白人影,赫然看見了實質化的劇烈惡意。早在桌遊到手時,神明信仰的選擇就已經觸發,在進入此處的那一刻,【十方洞明仙尊】卡牌上的經文已然刻印在他的手背上,也讓柳錢塘能夠真正催動仙尊給予的力量;那眼下的選擇環節根本就是多餘,再加上那條簡訊,柳錢塘自然少不了試探一下。而結果也很明顯,這根本就是個陷阱。他慢慢轉身,走到那尊【十方洞明仙尊】的神像前,深吸一口氣,而後猛地將手掌伸向一旁的【無生燼土仙尊】!還不等柳錢塘反應過來,一隻虛幻的手掌輕飄飄地蓋在他的手腕上,冰冷的觸感遍及全身,讓他動彈不得。“小友這是何意啊?”儘管看不清麵容,柳錢塘仍能想象出人影雲霧繚繞下那笑麵虎般的神情。它繞著柳錢塘踱步,將十方洞明的卡牌從口袋抽了出來。“在你之前,還有五位小友來過,當真奇妙,他們一入此地,竟已有神明異力,有這等後生可令我歡欣不已。當然,其中也不乏小友一般意欲反抗之人,很可惜,第五位差一點就能成功……。”“我一人,再加之六位小友,七尊仙神的力量齊聚,我方可重獲自由!”人影的語氣像是喜悅又像是咬牙切齒,它一把抓住柳錢塘的小臂,將他的手掌摁在十方洞明仙尊的鑄像上。“終於……終於!……?”人影的語氣從無法壓抑的狂喜轉變成未曾預料的驚疑,鑄像並無反應,柳錢塘也神情自若,全然冇有了剛剛被定身時的失措。“你體內的仙尊異力冇有被假神像吸取……怎會如此……呃!”人影痛呼一聲,按理來說它根本不存在痛覺,完全出乎意料的情況讓它一時愣在了原地,甚至冇有察覺到柳錢塘的右手已經貫穿了它的胸口。數息之間,人影灰飛煙滅。在已經有五例死亡記錄的前提下還能不慌不忙,柳錢塘自然有所倚仗;那是在信仰選擇完畢後自行出現的一道賜福,雖然不知獲得它的原因,但毫無疑問,它的確有相當程度的作用——【未知賜福仙尊骨血:遭受外界異常力量壓製時進行反製,反向壓製成功後進行清除,對同信仰的力量無法生效。】周圍的一切都在潰散崩塌,刺眼的光芒籠罩了柳錢塘。【異常遊戲環節已清除,額外賜福補正已發放】【劇情正式開始】

-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