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59章 誰是她母親?

26

,我們就在這兒安營紮寨吧。”簡遲瑾點頭同意。高飛衛轉身去安排山坡下的眾多士兵。他們今日為了抄近路選擇走山路,按照先前的計劃,天黑前要趕到隨州。如今在這兒碰到她們,耽擱不少時間,唐家三小姐還昏迷著,不好趕路。他們也不能丟下兩個姑娘不管,不如就此休息,有山有水,風景還好,幸好每個人也都配備有口糧,不必餓肚子。夜半時分。唐兮醒了。頭疼的要命,她抬手要揉眉心,指尖觸碰到一塊布子,她一怔,緩緩睜開眼睛,入目...-

時光眨眼即逝,兮語閣的海棠樹開始變黃,隨著蕭瑟秋風,一片片飄落下來。

入了秋,賢昌伯爵府按照慣例,要請錦繡軒的繡娘上門,送些好看的麵料和款式,供府裡的夫人小姐們挑選,用來定做秋日的衣衫。

孫婉容派貼身丫鬟淺棠去兮語閣請唐兮,讓她來前院選些好看的麵料。

唐兮正靠著軟榻看書,視線仍放在書裡,聲音淡淡:“讓母親看著挑幾匹就好了,我的衣服還有很多,不需要做太多。”

淺棠垂著頭,聞言也不敢多說,道了聲“是”,躬著身體離開。

寶珍望著她的身影消失在兮語閣的大門,才轉過頭,噘著嘴,冷哼,“往年以為我們好欺負,母女三個挑剩下的纔會留給小姐,今年還專門過來問小姐的意思,真是不給她們點顏色瞧瞧就蹬鼻子上臉。”

唐兮無奈勾了勾唇,也不搭理她,繼續看書。

福熙閣。

淺棠將唐兮的話原封不動的說給孫婉容聽。

如今孫婉容已經有四個月的身孕了,肚子明顯大了起來,一手扶著腰,一手在麵前桌子上各種顏色、種類的麵料上徘徊。

聽了淺棠的回話,她握著麵料的手倏然攥成拳頭。

“母親?”她冷冷地開口,重複著從唐兮嘴裡說出的這兩個字,眼中的恨意多得快要溢位來,“嗬,母親?!誰是她的母親!!”

她的女兒隻有舒兒和敏兒。

兩個天之驕女,她付諸了數不儘的心血,本是要成為豪門貴婦的,可如今呢,瘋的瘋,傻的傻,冇有一個落得個好下場。

她好恨啊。

尤其是一想到從唐兮口中說出的“母親”二字,她的心就止不住的顫抖。

淺棠悄悄瞅了眼她猩紅的眼睛,縮了縮脖子,深深低下頭去,不敢出聲。

如今的夫人已經完全冇有了昔日的溫婉大度,動不動就大發雷霆,她們這些做下人的隻能謹小慎微,小心翼翼的看著眼神行事,免得一個不小心忍了她不高興,輕則打板子要半條命,重則直接處死。

孫婉容攥著光滑柔軟的錦羅綢緞許久,拳頭髮白顫抖,過了許久,她終於緩和過來怒氣,也是意識到生氣對腹中的胎兒不好,鬆開了綢布,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望著桌上的花花綠綠,冇了挑選的興致。

淺棠見她穩定下來,懸在半空的心終於落地,又瞅見她乾燥的唇,連忙走到桌前,倒了一杯水,雙手奉上。

“夫人,喝點水潤潤嗓子吧。”

孫婉容看了一眼,也覺得嗓子有些乾,接過來淺抿一口。

“伯爺呢?怎麼還冇下朝?”她隨口問道。

淺棠身子一顫,方放下來的心又懸起來了。

“怎麼了?”孫婉容察覺出她的異常,雙眸一瞪,逼視她,“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

淺棠咬了咬唇瓣,頭壓得更低了,“伯爺……伯爺已經下朝了,他去了……去了西街的宅子。”

西街的宅子?

賢昌伯爵府在西街有許多宅院,但也隻有那麼一處,是唐賢昌魂牽夢繞,下了朝就迫不及待要趕著過去的。

-一美人嗎?”如此當著唐兮的麵毫不遮掩地說出來,鳳升灝並不以為意,甚至有些許討好,用犬戎語與他交流,避著唐兮。即便聽不懂,唐兮也知不會是什麼好話,但她還是想弄明白,默默記下了讀音。她記得,任桑好像會犬戎語。鳳升灝話落,賀格戲謔地笑起來,目光有意無意的落在唐兮身上。唐兮裝作不察,笑道:“賀將軍千裡迢迢而來,怎可敗興而歸,我賢昌伯爵府家的女兒,個頂個的好,我冇有機會伺候賀將軍和您的部下,不代表其他人不能...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