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56章 哄一鬨他

26

淺棠將今早得到的訊息轉述給她:“劉亞仁在天祁十二年參加科舉,落榜,天祁十三年再考,又不中,天祁十四年又去參加,還不中,接受不了發了瘋,自己將自己溺死在水缸裡。”孫婉容緊緊握住拳頭,“可查到他有未婚妻?”淺棠搖了搖頭,“訊息還未送回來,與他同一屆的應考生之一是如今的吏部右侍郎,與大公子是同僚,早朝還未下,奴婢已經差人等候著了,想必很快就會有迴應。”孫婉容望著鳥獸香爐上輕煙嫋嫋,恍然失神,仿若被抽離魂...-

唐兮一頓。

任桑這是在誇她?

這似乎並非他一貫的作風。

鼻尖輕動,她恍惚間覺得自己嗅到了陰謀的味道。

任桑是不又在打什麼壞主意?

簡遲瑾身形同樣一怔,環繞著唐兮肩膀的手有些用力,彷彿要把她鑲揉進體內。

“簡遲瑾?”唐兮肩膀有些痛,微微仰頭,有些疑惑地望著他。

簡遲瑾垂下眸,眼角的那顆淚痣明豔了不少,聲音壓低,混著他嗓音的磁性與誘惑,“兮兒,我們走吧。”

“好。”唐兮乖乖點了點頭,直覺告訴她簡遲瑾心情不順。

得到了她的同意,簡遲瑾緊緊握住她的手,拉著她走向自己的馬兒。

“我的那匹馬也還可以坐。”唐兮用另一隻手指著那匹方纔把她甩下來的馬兒。

簡遲瑾一手扶著她的腰,另一隻手拽著自己的馬兒的韁繩,聞言掃了一眼在路邊垂著頭吃草的馬,一眼看穿癥結所在,“野性未除,你駕馭不了它。”

唐兮已經藉著他置於自己腰上的力跨上馬背,“那就把它丟在這兒?”

這匹馬已經跟了她有一段時間了,雖然不怎麼溫順,但跑的很快。

簡遲瑾看出她的不捨,翻身上馬,握著韁繩,將她圈在懷裡,低低的聲音從她頭頂響起,“帶回去,讓高飛衛幫你馴。”

唐兮點點頭,放下心來,軟軟的靠在他的懷裡。

“駕。”

簡遲瑾低喝一聲,一夾馬肚,馬兒飛射而出。

寶珍和甘祈緊隨其後,高飛衛騎著一匹,又拉著唐兮的那匹,墜在最後。

任桑望著最前方的那匹馬,還有那兩道依偎在一起的身影,靜靜站了許久,直到目光所及,再看不見一道身影。

一陣風撲麵而來,他緩緩躬起下身,捂著心肺,咳出一攤黑血。

**

進入上京城,不出意料,天已經完全暗了下來。

唐兮被裹在黑袍裡,臉蛋被兜帽籠罩,隻露出一個尖尖的下巴。

眼看賢昌伯爵府近在眼前,唐兮終於問出憋了一路的話。

“你是不是生氣了?”

她也是在路上後知後覺,意識到簡遲瑾心情不順的點在哪裡。

“冇有。”簡遲瑾回答的很乾脆。

“真的?”唐兮一手撐住他環在自己腰間的胳膊,轉過上半身,抬眼打量他,一雙明眸眨啊眨,端詳的很認真。

簡遲瑾目視前方,俊臉麵無表情,態度很堅定,“真的。”

唐兮秀眉一挑,這傢夥,生氣這兩個字就差寫在臉上了,還不承認。

真是一個彆扭的男人。

黑暗籠罩在周圍,夜有些寒。

他都生氣了,她總是要哄一鬨的。

唐兮窩在簡遲瑾溫暖的懷裡,微微仰頭,便可以看見他堅毅的下顎,和那銳利凸出的喉嚨。

隨著他說話而上下滾動。

唐兮眼底閃過一抹壞笑,微微支起身,朝著那個凸起吻上去。

簡遲瑾身體瞬間僵硬下來,環著她腰的胳膊不自覺收緊。

夜很黑,唐兮小小的身子完全籠罩在簡遲瑾挺闊的身影裡,她的小動作除了當事人,冇有任何人能夠察覺。

-擠,一個地牢裡要窩幾百個小孩子,臭氣沖天,與老鼠毫無區彆。所以即便到如今,她潛意識依舊裡抗拒幽暗潮濕的地方。看著越來越近的深洞,她靠坐在椅背上的身體緊繃起來,膝上的手指不自覺得捏緊。簡遲瑾整個的注意力都在她身上,敏銳的察覺出她的異樣,毫不猶豫地推著把手轉向另一個方向。其實這段小路並不長,穿過去就能看見一片花田,他本想帶她看看花,如今不得不放棄了。唐兮暗暗鬆一口氣。簡遲瑾看在眼裡,心中苦澀,放鬆語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