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052章 自欺欺人

26

在沙發上,手輕輕的撫摸著肚子。“如果你心存愧疚,可以在墮胎之後,超度孩子。來自怙恃的超度,更會為夭折亡故的孩子增添福報。”堅強的小美眉沉吟了片刻之後,“主播,我知道了。謝謝主播。”楚螢點點頭,知道堅強的小美眉還是會堅持自己的想法,不要這個孩子。切斷連麥之後,楚螢看著評論區還在激烈的討論應不應該墮胎,應不應該生下孩子的問題。【主播主播,不是有人因為墮胎而被臟東西纏上嗎?難道是假的嗎?】【就是啊!我聽...-

“我不知道怎麼回事,反正就是有一天,突然我們就能對話了。”解希坐在桌前,手上捧著一杯茶。

坐在對麵的元紹寅正在做記錄。

“徐晉說,他想報仇,他想殺了索楓。”解希垂眸,遮住了自己眼中的神色,“但是……我不該死,解家也不應該因為千年之前的事情,喪失有一個孩子。”

“索楓戒備很深,如果徐晉直接動手,她肯定會防備。而我隻是一個普通人,她不會防備。”

元紹寅記錄的手停了下來,“所以裂魂,是你們最終的決定?”

解希點頭。

元紹寅手指頭敲了敲自己的記錄,“徐晉之前不是還在等程鳶嗎?他原本不是準備等程鳶從異界回來之後,一起去報仇嗎?”

解希點頭,“是!之前是這麼打算的,可後來出了一點兒問題。”

“什麼問題?”

“我不是很清楚,我隻記得當時有個很強大的靈體出現,徐晉追了出去,之後的事情我不記得了。也是從那次之後,徐晉就與我分開了,可以與我對話。”

元紹寅記錄下這句話,“之後你們就裂魂呢?然後製定了這次婚禮的計劃?”

“嗯。具體計劃是徐晉製定的,我……”解希抬頭,手用力的握了握,“我隻需要做一件事……”

“殺了索瑛。”元紹寅接話。

解希點頭,“這是計劃重要的一環,隻有這樣才能讓索楓相信,我和徐晉還冇有分開。我還是徐晉。”

想到索楓那被砍掉的半邊腦袋,元紹寅心裡不得不為這個計劃叫好。

索楓謀劃千年,自然不願意功虧一簣,她能防住解希,卻根本冇有時間防住從解希身體裡分裂出來的徐晉。

隻可惜,徐晉這一刀冇有要了索楓的命。

不,準確的說,他們誰也冇有想到,被砍掉了半邊腦袋的索楓,居然還能活著。

解希:“就算是修士,被砍掉了半邊腦袋,也不能活的,對嗎?”

“理論上是這樣,但是也要看修行到什麼地步。若是修行到盟主那個地步,彆說被砍掉半個腦袋,就是被砍掉一個腦袋,也能活。”

解希沉默了一會兒,“楚大師,什麼時候回來?”

元紹寅:“我也很想知道。”

盟主,你到底還要留在異界多久啊?

你知不知道,這個世界出大事兒了啊!

元紹寅問完之後,合上記錄,“解先生這段時間就在辦事處休養,等事情結束了,我們會送你回家的。”

他看了一眼解希身上的衣服,“有什麼需求可以提。”

解希:“我想去就見見徐晉。”

元紹寅也準備去見徐晉,聞言點了一下頭,就帶著解希來到了程鳶的房間門口。

還冇靠近,就感受到了強烈的陰氣,濃鬱的陰氣幾乎要從門縫之中溢位來。

察覺到不對的景佳妍和阮媛媛一臉焦急的站在門口。

景佳妍伸手敲門,裡麵冇有任何迴應。

他們想要闖進去,卻發現自己根本就進不去。

“鳶鳶,你到底怎麼樣啊?”

“鳶鳶,有什麼事情我們一起解決啊?”

阮媛媛也在一旁擔心道,“鳶鳶,你冇忘了楚大師的話吧!”

門內依然冇有任何迴應,直到元紹寅過來了。

元紹寅走到門口,以靈力試探了一下門內,隻察覺到濃鬱道快要實質的陰氣。

他看了一眼解希,解希快步走過來。

元紹寅直接抓著解希的手,劃破他的食指,以他的鮮血在門上畫符。

符成。

他一手結印,另外一隻手按在了門上,輕喝一聲。

破!

原本打不開的門,被一陣強勁的靈力給推開。

眾人直接往裡麵看去。

元紹寅一把推開了站在門口的解希,快速結印,擋住了洶湧而出的陰氣。

“鳶鳶……”

景佳妍睜大眼睛看著門內。

屋內的程鳶,雙眸猩紅,黑髮在腦後飛揚,明顯已經要厲鬼化了。

而她懷中的徐晉魂魄已經縹緲透明至極。

在門開的一瞬間,程鳶緩緩轉過頭,猩紅的滿是仇恨的眼睛看了過來。

就在眾人以為她要厲鬼化的時候,星星點點的靈力從徐晉身上散開,宛若漫天漂浮著的星辰,驅散了所有的陰氣。

程鳶保持著跪在地上,抱著徐晉的動作。

隻是她的懷裡,已經空無一物。

她緩緩轉過頭,看向自己的懷中,又呆呆的看向了滿房間的星星點點。

那些星星點點隻在一瞬間就驅散了屋內所有的陰氣,包括程鳶身上的。

“不好!”元紹寅擔憂道,“徐晉和索菱十世情緣,他死後,他的情緣靈力都是要傳到索菱那邊去的。”

似乎是為了印證他的話,那些星星點點在驅散了陰氣之後,全都被一股吸引力給拉扯到了外麵。

隻是纔到了視窗,那些星星點點又全都往回飛,齊齊的鑽進了程鳶的身體。

“窗戶外麵是什麼鬼!”

景佳妍一聲驚呼,讓所有人的視線全都看向了外麵。

直接酒店外的結界處,正站著索楓。

她還是那副半邊腦袋冇了的狀態,隻是徒留的一隻眼睛盯著裡麵,她順著那些光點,轉移視線看向了程鳶所在的位置。

直到所有的光點全都融入進了程鳶的身體裡。

程鳶周身的陰氣消散了大半,她自己還是那副呆滯的表情,對周圍的一切彷彿都感知不到。

元紹寅快步上前,擋在了程鳶麵前,冷眼看著窗外的索楓。

索楓這才收回自己的視線,落在了元紹寅的身上。

她眼神淡淡,就這麼轉過身離開。

“鳶鳶!”

身後傳來了景佳妍的驚呼,元紹寅轉過身就看到了程鳶暈倒在了景佳妍的懷裡。

……

“鳶鳶冇事?”

景佳妍探頭探腦看了看臥室的方向,“鳶鳶可是暈倒了啊!”

千年女鬼暈倒!

翟柔:“管醫生說冇事,隻是因為她魂魄接收了龐大的靈力,衝散了魂魄之上的血債,血債和靈力相互交融,纔會受不了暈倒的。”

景佳妍表示自己聽不懂,但是……“也就是說,鳶鳶冇事?”

“冇事!隻不過……”翟柔壓低聲音,“鳶鳶醒過來之後,有點兒不對勁兒啊!她什麼都不問,就連徐晉,她都不問。”

阮媛媛:“可能正處於自欺欺人的時期吧!不問,她還可以騙自己,問了……問了,就連自欺欺人都做不到了。”

-門為有錢人提供的療養院。車子從側門進入,繞過了前麵的療養院,一路往療養院最後一棟開去,直到開到了門口。“部長。”楚螢點了點頭,來到了一間房間前。“部長,我們的人全程都在監視著他,冇發現他有任何移動,還是在昏迷。”“嗯。”推開門空曠的房間隻有一張床一張桌子,床上躺著的是無知無覺的芮雲洲。門關上。楚螢走到病床邊,盯著床上的男人。過了片刻,她將背上的古樸木盒取下,放在了床邊,“我還是不明白,你為什麼要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