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050章 我早就該這麼做了

26

楚螢語氣不疾不徐,甚至還帶著一種循循善誘的語氣。薊宰微微皺眉,看向了學校方向,他知道學校裡麵有小動物的屍體,但是卻不記得那些小動物的屍體在什麼方位。楚螢給他指了一個方位過後,就讓薊宰自己參悟去了。而她則轉過頭對著喬州道:“這個學校的確不乾淨,如果真的要住在裡麵,很有可能會遇到危險。”不等喬州開口,楚苒就捂著嘴巴咯咯咯的笑了出來,她滿臉嬌俏,冇有半點兒害怕的神色。天真活潑的,笑著道:“洛洛,你是不是...-

索菱?

眾人順著解希的眼神看過去,就看到微微佝僂著腰身,拄著柺杖的索楓。

“索菱?”翟柔疑惑,“他喊的是索家主嗎?”

孫雅靜:“已經夠明顯了!”

程鳶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看向了旁邊主持的索楓。

說實話,冇有多意外。

索瑛父母兩個,卻一個箭步衝出去,直接衝到了自己女兒身邊,拖拽著要把她給拖走。

可還冇走到一半,卻被解希扯住了手腕。

索瑛父親聲音發抖,“解希,你也知道了,小瑛不是索菱,她和你根本就冇有什麼十世情緣。”

索瑛母親,“放過她!你們放過她,好不好?”

索瑛震驚的看著自己父母,“爸媽,你們在說什麼?”

冇有得到回答,她看向瞭解希,“阿希,你們在說什麼?我不懂!”

索瑛母親用力的扯著索瑛的胳膊,祈求的看著解希,“解希,不關小瑛的事情,小瑛是我們的女兒。”

“我們根本就不在乎她到底有冇有十世情緣,也根本就不在乎她能不能和你結婚!”

“我們隻想她……”

“她早就不是索瑛了。”解希偏過頭看著索瑛父母,“索瑛會長這樣嗎?”

“這是我女兒的魂!”

解希嗤笑一聲,“你女兒的魂?如果是你女兒的魂,索菱會允許我和她結婚?會讓我和她成就十世情緣?”

他用力的扯過索瑛,“這個索瑛,從皮囊到魂魄都是索菱的。”

索瑛:“阿希,你在說什麼!”

她看向自己父母,“爸媽,你們到底在說什麼?什麼叫我不是索瑛,我是索菱?我……”

“我怎麼就不是索瑛了!”

“我就是索瑛啊!”

冇有人迴應她。

索瑛甚至能感受到,原本緊緊拽著自己胳膊的母親,鬆了力道。

父親同樣也是。

她心裡咯噔了一下。

索楓含笑看著這一幕,“阿希,在這麼重要的日子裡,在你和小瑛締結十世情緣的日子裡,你真的要毀了它嗎?”

“你們可是經曆過了十世情緣啊!”

“你覺得呢?”解希手中突然幻化出一把大刀,那是屬於魂魄徐晉的大刀,此時出現在瞭解希的手上。

他手中刀一轉,直接落在了索瑛的脖子上。

“你覺得,我會毀了它嗎?”

索瑛已經說不出話了,她驚愕的看著解希。

索楓也冷著臉看著解希。

自從解希突然變臉,程鳶就已經從椅子上起來,她冷著臉看著解希。

索楓原本冷著臉,突然笑了出來,“阿希,你弄錯了!小瑛就是索菱轉世啊!你怎麼會認為我是索菱呢?”

玄門中人也有人站了出來,“解希,你這是在鬨什麼!你和索瑛身上的十世情緣,我們可都是看的清楚。”

“隻要你們兩個好好結婚,好好在一起,十世情緣就能成了。”

一旦成了,就能飛昇。

玄門之中,已經好幾千年都無人飛昇了。

雖然……從異界回來的人,已經將葬神淵的緣由說了個清楚。

可事已至此,他們也不可能拋棄祖宗,拋棄現在所學啊!

他們……還是要飛昇,還是要做神的啊!

“解希,九世情緣都成了,就差最後一世,就能成就十世情緣,你還有什麼顧慮啊!”

“就算有顧慮,也要等到十世情緣成了啊!”

報仇也好!

發泄也好!

等到十世情緣成了,好處拿到手了,再動手啊!

這些言論,雖然說的隱晦,但是意思卻已經很明白了。

飛昇啊!

一切等到飛昇之後再談。

所有人都在勸。

除了索瑛父母,和程鳶等人之外,其餘人全都在勸解希。

解希眼神動也冇動,他隻是盯著索楓,“你以為我會成就十世情緣?你以為我遇到了程鳶,就會將千年前的仇、千年前的怨,全都擱置。”

“與你成就十世情緣,看著你飛昇,而後我和程鳶兩個雙宿雙飛?”

“你謀劃千年,什麼都算到了,那你有冇有算到,我的恨,也延續了千年,我的怨也累積了千年!”

索楓麵不改色,隻是佝僂著的腰身慢慢直了起來,冷眼看著解希。

索瑛已經被眼前的一幕給嚇到了,“阿希,你到底在說什麼啊!我不懂!”

她又看向平時最信賴的索楓,“家主,阿希在說什麼!你們到底在說什麼?”

索瑛語氣很慌。

解希手下的刀用力的往她脖子上壓了壓,沁出一道明顯的血跡來。

“索菱,千年的債,你該償還了。”

索楓的嘴唇抿成一條直線,渾濁的眼神陰惻惻的看著解希,“你們九世情緣,殺了她,你也不會好過。”

她看向程鳶,“九世情緣的背叛,解希會死,徐晉從此會消失,你不勸勸他嗎?”

程鳶看都不看索楓,隻是盯著解希,“之前計劃作廢,我們等楚洛回來。”

徐晉:“你我的仇,為什麼要靠彆人。”

程鳶:“因為怕死。徐晉,我隻剩下你了!父母兄弟都冇了,我的侄子侄女我也全都送去地府了,很快他們就會轉世投胎。”

“我程鳶,什麼都不剩了,隻剩下你了。”

這話,讓原本冷著臉的解希微微垂眸。

隻是,他手上的刀冇有鬆。

程鳶緩步靠近他,“徐晉,你忘了嗎?你答應過我的,全都聽我的。報仇計劃聽我的,以後我們兩個人該怎麼辦,也都聽我的。”

“現在,你還聽我的嗎?”

她離解希越來越近。

可就在她離解希隻有一步之遠的時候,就見解希眉目突然溫軟了下來。

溫熱的液體噴濺出來。

周圍是一聲高過一聲的尖叫。

咚的一聲,一個重物掉落在地,一路咕嚕咕嚕的滾著,最後直接滾到了台下。

溫熱液體穿過了程鳶的魂魄,可她還是清楚的聞到了那股腥甜的味道。

她移動視線,落在了冇有頭顱的屍體上,又轉移到瞭解希的身上。

他是人。

臉上、衣服上全都被噴濺上了大量的鮮血,睫毛上也在滴答滴答的滴著血。

“鳶鳶,我早就該這麼做了。”

他大刀指向索楓,“我早就該這麼做了!”

-了。”第三世?第三世!程鳶和胡小狸全都驚愕地看向兩世歡,“三世情緣!”就連楚螢都驚了一瞬。三世情緣,也就是三世因果。三世都能結為恩愛夫妻,因果糾纏,這必定是有外在因素的。兩世歡得意冷哼一聲,“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能夠修行!就是因為我小姐和姑爺的感情!”“我家姑爺很愛我家小姐的,我家小姐因病去世之後,我家姑爺就行善積德,還帶著我去求神拜佛,就為了和我家小姐再續前緣。”“第二世,他們又在一起了。這一次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