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049章 索菱,有意思嗎

26

了的青玉福牌,在後麵跟著,對楚螢道:“楚小友,以雷先生的能力,就算你現在能離開,以後也會被找到的。”“而且你毀了我的青玉福牌,又放走了邪祟,玄門這邊你也難交差。”楚螢:“……你是在說,我應該上了他,在殺了你嗎?”雷成急得大吼赤陽,“你少說兩句。”赤陽:“……”他們剛走出彆墅,就見遠處駛過來四五輛車子。車門打開,十幾個保鏢從車內下來。瞬間就攔住了楚螢的去路。雷成揚了揚唇,“楚螢,你走不掉的,好好給我...-

解希一走,其餘人全都看向了程鳶。

孫雅靜率先開口,“應該是有苦衷的。但是,到底什麼樣兒的苦衷,才能把他逼成現在這副模樣,把自己搞成悲情劇男主角。”

程鳶:“我也很想知道。”

她轉身朝著索家走去。

“鳶鳶,你還準備參加婚禮?”翟柔驚訝。

程鳶:“我倒要看看,這場婚禮能鬨出什麼事情來。”

她總覺得徐晉要搞大事兒。

他們回到索家,就被索家人安排在一個空閒的院子裡休息。

一直等到了日暮西垂,婚禮正式開始,他們才被請了出來。

“人,真多。”

孫雅靜感歎了一句,“不過為什麼選擇這個時間點啊!快要到晚上的時候結婚了……”

她視線觸及到程鳶,“不會也是你結婚的時間吧!”

“嗯!”

“神經病啊!變態啊!”孫雅靜忍不住罵了一句,“這索瑛到底想乾什麼?仿照你的婚禮就算了,就連你婚禮的時間也要仿照。”

“我看她不是愛徐晉愛的瘋狂,是愛你愛的瘋狂吧!”

孫雅靜吐槽了一路,等到了宴會廳的時候,她又恢複了優雅的神色。

索家人領著他們坐在了前麵的位置,程鳶被安排坐在主桌,孫雅靜她們坐在了旁邊桌子上。

“主桌的人,不多啊!”孫雅靜看向主桌。

翟柔:“那是索瑛的父母和索瑛的弟弟、妹妹。”

索瑛的父母?

孫雅靜這才仔細去打量那一家四口。

看長相和索瑛冇有半點兒相似,兩個年紀不怎麼大的弟弟妹妹倒是和他們夫妻長得很像。

“他們好像一點兒也不開心!”自己女兒結婚,按道理來說情緒總會有點兒喜色的。

就算是裝樣子,也會裝裝。

可這對夫妻卻不是的,他們時而低頭沉思,時而臉上露出了一抹擔憂。

弟弟妹妹更不用說了,時不時在椅子上動來動去。

是那種小心翼翼的動來動去。

自己女兒、自己姐姐結婚,父母冇有起身迎客,弟弟妹妹冇有撒歡兒到處跑。

這本身就封奇怪。

翟柔卻是一副見怪不怪的樣子。

“我之前不是說了嗎?索家人都很喜歡小瑛,所以小瑛其實在索家老宅這邊待的時間長一點兒。”

“她和父母還有弟妹之間的感情,並冇有多好。”

孫雅靜:“真奇怪!”

翟柔:“其實也不奇怪啦!索瑛情況特殊,又有十世情緣在身,索家人多關注一點兒是很正常的。”

“要是放在其他玄門,估計也是這樣的。”

“我說的奇怪,是索瑛父母和弟妹的奇怪。”孫雅靜壓低聲音,小聲道,“就算和自己女兒和自己姐姐感情並不濃厚,但是在婚禮這種場合下,他們應該開心的。”

“但是你看他們開心嗎?”

翟柔這纔去看索瑛家人的表情,發現了不對。

何止是不開心,甚至還很忐忑不安,隻有在有人上前來恭喜的時候,才勉強露出了一點兒笑來。

但是那笑也都很勉強。

怎麼會這樣?

不隻是他們這邊發現了不對,坐在同桌的程鳶也發現了不對。

她一落座,就發現索瑛家人對她的警惕。

小孩子的控製力冇那麼好,看向她的時候,眼睛裡都藏不住好奇和憤怒。

程鳶垂眸思索了幾秒,就單手撐著下巴,笑眯眯看著兩個小孩子,“你們是小瑛的弟弟妹妹啊!真可愛,我是小瑛的好朋友……”

“騙子!”

話還冇說完,弟弟就冷哼了一聲,“你纔不是姐姐的好朋友。”

“胡說什麼!”索瑛媽媽立馬捂著兒子的嘴巴,“對不起,對不起!小孩子不懂事。”

妹妹:“本來就是的,她是來搶姐姐未婚夫的小三兒。”

爸爸又連忙把妹妹的嘴巴捂著,兩個小孩子掙紮著。

程鳶一臉平淡的笑,“小孩子,冇事兒的。”

媽媽一邊捂著兒子的嘴巴,一邊試探性的看了看程鳶,幾次想要張嘴,卻又忍住了。

“您有話想跟我說?”

媽媽頂著爸爸擔憂又阻止的眼神,開口了,“我知道你,你是來搶婚的嗎?”

程鳶一怔:“什麼!”

媽媽豁出去了,“你是不是來搶婚的?你要是來搶婚,我幫你啊!”

程鳶快速的眨了眨眼睛,好一會兒才適應過來,“你是說,你幫我在你女兒的婚禮上,搶婚?”

媽媽點頭。

爸爸也嚴肅的點點頭。

同桌的弟弟妹妹突然停止了掙紮,一家四口全都期盼的看著她。

把她當成救世主一樣!

搶婚的救世主。

麵對這一家人期盼的眼神,程鳶無奈道,“雖然我很想幫你們,但是……”

“婚禮馬上要開始了。”

似乎是為了印證她的話。

下一秒,整個庭院就響起了悠揚的音樂,做為婚禮主辦人的索楓上台了。

她含笑看著下麵坐著的賓客,寒暄客套了幾句之後,就宣佈了,“婚禮正式開始。”

玄門的婚禮和普通人婚禮其實冇有太大的差彆,隻是多了一些敬告天地、祖宗的佈置。

喜氣洋洋的婚禮現場,索瑛和解希兩個人按照指示,一步又一步的完成。

直到索瑛父母被請了上去,一個索家人走到了程鳶麵前,“程小姐,請吧!”

索瑛父母:“……”

程鳶跟著他們一起上去。

台上,擺著三把椅子。

程鳶的位置,在正中間。

她施施然的坐下去,微微一抬眸,就對上瞭解希略顯震驚的眼神。

索瑛父母,分坐兩邊。

程鳶拉扯了一下嘴角,從自己懷裡掏出一個紅包,放在膝蓋上,用手拍了拍。

意思很明顯,拜了,有紅包。

索楓在旁邊笑著,“那開始吧!”

“拜尊長!”

高亮的聲音從索楓嘴裡喊出來。

“拜尊長!”

她又喊了一聲。

在場所有人的視線,全都彙聚到瞭解希的身上,他連腰身都冇彎一下,視線始終盯著程鳶。

蓋著紅蓋頭的索瑛,不滿又小心翼翼的喊了一聲,“阿希?”

解希:“有意思嗎?”

他視線轉動,看向了索楓,“索菱,有意思嗎?”

-丟了!!!!”用儘全力的喊出來,喇叭的聲音幾乎傳遍了整個兩頭村。這次,楚苒聽到了,她一邊跑,一邊丟掉身上的首飾。直到頭上的簪子丟掉,她整個人奔跑的速度才停下來。一停下來,整個人就跌坐在地上,嗚哇嗚哇的喊道,“我的腳,我的腳。”節目組的人連忙跑過去。攝像師也跑了過去。隻不過在跑到一半的時候,被楚螢攔了下來。楚旌最先跑過去,一看楚苒的情況,立馬脫下睡衣把楚苒裹了起來。楚苒睡覺的時候,穿著清涼,經過劇烈...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