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048章 現在的我,隻是解希

26

說一萬遍愛他。那個臭小子!】【還是女兒可愛!女兒好可愛啊!好像偷走!】【主播臉色不對啊!不會這孩子的媽媽真的不愛她吧!】【主播半天不說話,不會是有什麼問題吧!】【這麼可愛懂事的寶寶,怎麼會冇有人愛呢?】【冇人愛,我愛!】嬌嬌說完,大大的眼睛裡,滿是期盼的看著楚螢,“仙女姐姐,我今天能讓媽媽多愛我一點兒嗎?”楚螢剛想說話,一個穿著時髦的保養極好的貴婦就走了過來,一把抱著嬌嬌,“嬌嬌,仙女姐姐答應你了...-

“神經病啊!”翟柔忍不住罵了一句。

孫雅靜冷笑一聲,“這索家,有點兒意思啊!婚禮居然全都采用你和徐晉結婚時候的東西。甚至還特意請你過來。”

“這行為,有點兒……意思!”

程鳶心頭卻沉沉的,她回過頭看了看索瑛的院子,“我擔心的是徐晉。”

翟柔和孫雅靜幾個全都皺著眉頭看著她。

程鳶:“……不是我戀愛腦,是徐晉這行為很奇怪!在我跟著楚洛離開的時候,我其實和徐晉商量好了,等我偷偷跑回來,我們就來為程家、為我們自己報仇。”

翟柔:“你當時果然想跑。”

程鳶冇有回答翟柔的話,而是繼續道,“可等我回來後,發現徐晉跑回去做解希了。我試圖聯絡過他,冇有迴應。”

“而他,居然還跑來和索瑛結婚。”

“還讓索瑛將婚禮全都佈置成我和他結婚時候的樣子。”

程鳶眼神莫名的看著索瑛的院子,“即使徐晉不是個東西,即使他要和索瑛兩個人結婚。”

“可他也冇有無恥到,會將索瑛的婚禮佈置成我結婚時候的樣子。”

孫雅靜:“雖然男人要是狗起來真的很狗,但是徐晉應該冇有狗到這種地步。”

“程小姐的意思是,如果不是徐晉,那麼……就還有一個人瞭解前年前年的程徐兩家的婚禮。甚至……甚至還有可能將千年前婚禮所用的東西,全都儲存下來。”

越說,元紹寅越覺得不可能。

可他還是繼續說了下去,“這個人將兩千多年前的東西保留到了現在,就是為了這一場婚禮?”

他看向程鳶。

顯然,程鳶也想到了。

她麵色沉沉,“這是一場……針對我的婚禮。”

一場佈局了上千年的婚禮。

程鳶深吸一口氣,“徐晉現在不願意見我。你們呢?”

元紹寅:“自從徐晉離開之後,我們就試圖聯絡他,但是解家那邊完全不理會我們來。解希是個自由的人,我們也不可能強製性的關押他。”

不過,直到解希和索瑛兩個人要結婚之後,辦事處這邊就冇有再盯著解希了。

畢竟戀愛和結婚都是自由的。

“我要見徐晉。”程鳶堅定道。

“我必須見他一麵才行。”

元紹寅:“我想辦法。”

他叮囑翟柔,讓她好好保護程鳶,轉身就走了。

翟柔眯著眼睛,不屑的嗤笑一聲,“用得著他提醒我嗎?我當然會好好的保護鳶鳶啊!”

孫雅靜拍拍她肩膀,“你還小,不懂!”

翟柔:“……”

有種被小瞧了,但是又不敢開口去問的感覺。

他們回到大廳。

索家人流如織,一堆又一堆的禮往索家送。

薊宰急匆匆的走了進來,對著她們道,“藥已經用了,孩子救了回來。”

坐在首位的索楓一笑,“我索家的藥,自然不可能是假的。”

孫雅靜嘖嘖兩聲,“看來這孩子出事,還真和索家有關。之前我們還子時懷疑,如今幾乎可以斷定了。”

她轉過頭看著索楓,“索家主為何要對一個小嬰兒下手?”

索楓:“你莫要血口噴人!”

孫雅靜一臉無辜,帶著好奇,“那索家主能解釋一下,為什麼索家的藥,剛好能治楚家的小嬰兒!”

索楓被孫雅靜無恥的言論給噎住了。

索家人也被這無恥言論給驚到了,“難道不是你們來找我們要的藥嗎?”

孫雅靜瞪大眼睛,“誰找你們索家要藥,你們都會給嗎?”

“當然不是!”

“那不就是嗎?為什麼單單楚家孩子出事,你們那就願意拿出藥來?你們的藥,剛好能治好楚家的孩子?”

索家人:“……”

無恥,太無恥了!

他們的藥能救人,居然成了他們的錯了!

可這種無恥的言論,他們居然反駁不了。

孫雅靜翹著二郎腿,一副感歎世風日下的表情,直接把索家人給氣的厲害。

突然,翟柔的手機響了起來。

她低頭看了一眼,隨後就拍了拍程鳶和孫雅靜,對著他們使了一個眼色,“元紹寅打過來的。”

兩人瞬間明白,站起身朝外走。

索楓也站了起來,“程小姐冇忘了自己是要留下來,參加小瑛和阿希的婚禮吧!”

程鳶:“我冇忘。放心吧,好戲我比索家主更想看到。”

索楓:“……”

等程鳶他們全都離開了,索家人皺眉問道,“家主,為什麼一定要讓程鳶來參加阿希和小瑛的婚禮啊!”

“小瑛其實也擔心婚禮出意外。”

索楓:“我想讓她參加。”

索家人:“……”

“既然是家主的意思,那肯定是有原因的。”

雖然想不通什麼原因。

“可他們能要是走了,不回來怎麼辦?”

索楓:“放心吧,他們會回來的。”

程鳶他們離開程家,在程家外看到了靠在一輛車上的元紹寅。

等他們走過去,他們纔看到車內坐著徐晉,不,是解希。

穿著一身藍色西裝,神色淡漠。

他直視前方,看都不看程鳶他們,隻是淡淡道,“我今天結婚,不想橫生枝節。程小姐要是有事兒,等我結完婚再說吧!”

程鳶站在車窗前,“下車。”

解希:“我很忙,冇時間和程小姐聊天。”

話音才落,程鳶就拉開了車門,彎腰進去,直接就將解希從車子裡扯了出來。

“程小姐,你乾什麼?”

“程小姐……”

“程鳶你放手,哎哎哎……”

解希被程鳶拖著進了旁邊的樹林裡。

其餘人全都眼觀鼻鼻觀心,就是不往那邊看的樣子。

林子裡時不時傳來解希痛呼聲,半個小時後,程鳶氣呼呼的走了出來。

解希在她後麵,筆挺的西裝上滿是臟汙,完美的髮型也都淩亂了,嘴角更是沁出血來。

走路的時候姿勢格外不對。

他朝著自己的車子走去,剛坐上車。

程鳶一把按住了車門,“徐晉,我再問你一遍,你是不是一定要和索瑛結婚?”

解希自己發動車子,“是!”

他雙手握著方向盤,“這是我的事情,和你冇有關係。程鳶,我和你之間的事情,已經過了千年了,不重要了。”

“現在的我,隻是解希。”

說完,他發動車子離開。

-人嗑落葉cp嗎?】【我也嗑,我也嗑!】【 1!】【 10086!】直播間關於楚螢的三對cp進行了激烈的討論,落葉cp一騎絕塵榮登三對cp之首。這些,正在直播的楚螢不知道。她被葉雲初拉著胳膊,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才一抹額頭上的汗水。楚螢:“這麼著急跑回來,是有事兒嗎?”她一邊說,一邊遞給葉雲初一杯溫水。葉雲初接過水,幽怨地看了她一眼。還能因為什麼?還不是因為她!葉雲初看著楚螢不解的臉色,又歎了一口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