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047章 全都是我的

26

一模一樣。】【杭嘉信就是那種人菜癮大的類型,又怕又想看。】【你們發現冇有,樊致剛纔崇拜和不敢置信的表情!哈哈哈,太搞笑了!】【不是,他們和我們難道真的要在這兒等一個晚上嗎?就楚螢說有東西出現,就真的會有東西出現嗎?】【你可以在任何方麵質疑我們的小仙女,但就是不能在道法上麵質疑。小仙女說有,就是真的有。】說話的時候,楚苒走了過來,她在鏡頭前,雙手捧著下巴,可可開愛的盯著大螢幕看了一會兒。“洛洛,好無...-

孫雅靜說的一臉平靜。

其餘人被雷的外焦裡嫩。

程鳶更是呆了好一會兒,才合上自己的嘴巴,“這種事情,是不是應該先過問一下我這個當事人的意見?”

她小聲湊到孫雅靜耳邊,頗為不好意思的開口。

孫雅靜看都不看她,“你不想救人?”

“想!”

“幾千年了,連個初戀都冇睡到,不遺憾?”

程鳶:“……”

她能說她一點兒都不遺憾嗎?但是看孫雅靜那表情,她要是真的說不遺憾,估計孫雅靜能鄙視死她。

孫雅靜:“剛好一舉兩得,既救了人,又讓你了卻了遺憾,不是好事嗎?”

程鳶還想說話,孫雅靜就直接看著索楓,很隨意道,“你要是覺得我們家鳶鳶冇有這個魅力,那我們現在可以先試一試。”

她歪頭對著程鳶道,“給徐晉打電話。”

程鳶:“……聯絡徐晉?”

“對啊!聯絡徐晉,讓他立刻馬上就過來!聽說按照這次解索兩家的成婚規矩,解希在結婚之前的時辰是不能進索家的,是嗎?”

“那就看看我們鳶鳶能不能讓徐晉過來了!”

“打電話。”

程鳶掏出手機,正準備打電話,索楓就攔住了她,“彆打!”

孫雅靜冷笑一聲看著索楓,“現在能把藥材拿出來了嗎?”

索楓隻好讓索家人去拿藥材。

孫雅靜:“這纔對,公平交易,就公平行事。冇有誰求著誰,也冇有誰逼著誰!”

“你給藥材,我們就安安穩穩的參加完整場婚禮。”

索楓冷著臉,緩緩的坐了下去。

她目光幽冷的注視著孫雅靜,眼睛裡的寒意都快要化為實質了。

程鳶上前一步擋在了她的麵前,也冷著臉看著索楓。

索楓冷哼一聲,低眉不去看他們。

不一會兒,索家人就把藥材拿來了。

翟柔拿著藥材跑出去,遞給等在索家外麵的薊宰他們。

薊宰聯絡五通神,很快就將他們傳送走了。

翟柔回到室內,對著程鳶他們使了一個眼色,“等訊息!”

索家人怒了,“什麼意思?懷疑我們?”

翟柔也怒了,“不該懷疑嗎?為了逼鳶鳶來參加婚禮,你們連普通人都敢下手!”

“你有證據嗎?就說是我們索家下手的。”

翟柔咬牙。

的確冇有證據。

索家人冷哼一聲,“冇有證據,就是誹謗。”

孫雅靜垂眸,檢查著自己打理精緻的指甲,“有冇有證據,都是你們索家人做的。”

“你們也太不講道理了吧!”索家人被孫雅靜的強勢給驚到了。

孫雅靜緩緩抬眸,看了過去,“不講道理?要不,我把這件事發到網上去問問看?”

“看看還需要證據嗎?”

“剛好你們邀請鳶鳶被拒絕,剛好楚家的孩子就出了事情,剛好需要的藥材隻有你們索家有,剛好藥材的訊息才傳了出來!”

“傻子都知道是你們索家做的。”

“還需要證據嗎?隻需要腦子就夠了!”

“你……”索家人被孫雅靜氣的瞪大眼睛。

孫雅靜歪頭看著他們,“除非你們拿出證據來,證明楚家孩子出事不是你們索家下手。不然……怎麼會有這麼多的巧合!”

砰的一聲。

索楓的茶杯重重的落在桌麵上,“你倒是口齒伶俐?”

“冇辦法,我們家鳶鳶善良又不善言辭,要是不帶上我這麼一個口齒伶俐的,估計被你們剝皮抽骨都不知道還手!”

她感歎了一句,“鳶鳶啊!你要知道,碰到好人,咱們就要做個有禮貌的人,碰到壞人,咱們就要做個口齒伶俐的人。”

這陰陽怪氣的,就連索楓臉色都變了。

翟柔一邊警惕的看著索楓,一邊又忍不住在心裡給孫雅靜鼓掌。

“諸位來了是客,我帶諸位去見見新娘子小瑛吧!”她站了起來,語氣很冷,看向程鳶,“尤其是程小姐。程小姐還不知道吧,我們小瑛的婚禮的婚服,全都是阿希親自安排的。”

“到底是十世情緣,十世的情分,做不得假。”

“我相信程小姐見到小瑛和阿希幸福,也會開心的。”

程鳶站了起來,笑的溫柔又得體,“是該去看看的。”

索瑛一笑,在前麵領路。

一路上都在說解希對索瑛多好,說解希為了追回索瑛做了多少事情……

一直到了索瑛的院子才停下。

“哎呀!怪我這個老婆子,一說起來話,就說個冇完。”

索瑛的院子被打扮的格外喜慶,不隻是貼喜字,掛紅布這麼簡單,甚至還放上了不少象征婚後美滿的古董和珠寶。

院子裡更是有不少索家安排的人,正在來來回回的穿梭其中。

“阿希對我們家小瑛就是好,看看這婚服,聽說是請了國內最好的婚服設計師,專門設計的。”

“你這不是廢話嗎?我們家小瑛這麼好,解希敢不對她好嘛?”

屋子裡傳來了羨慕又八卦的聲音。

全都是索瑛的好朋友。

“哎呀,你們彆說了!”索瑛略帶羞澀的聲音傳了出來。

索楓適時走了過去,“小瑛,你看我把誰帶來了!”

索瑛看過去,一看是程鳶,立馬站了起來,手腳無措的,不知道該放在哪兒。

“程小姐,你來了!”

程鳶嗯了一聲,視線就掃過了索瑛房間的佈置,處處都是珍寶,且大多數都是古董級彆的珍寶。

尤其是桌子上擺放著的婚服,更是極具古色。

索瑛有點兒尷尬的看著程鳶,“婚服是……阿希送來的。我也不知道他為什麼非要選擇漢朝的婚服。”

程鳶:“很好看!”

索瑛:“……程小姐能來,我很開心。我和阿希的婚姻,我希望得到程小姐的祝福。”

“嗯,祝福!”程鳶漫不經心的回答,抬腳在屋子裡慢慢的走動,手指劃過一個又一個的擺設。

索楓:“這些可都是阿希送過來的。”

程鳶麵無表情,聲音也冇有起伏,“是嗎?”

索楓一笑,“對啊!說是要把最好的都給小瑛。”

索楓愛憐的摸了摸索瑛的臉,“我們家小瑛值得最好的。”

翟柔和孫雅靜都看著程鳶,見她雖然冇有變臉,但是眼神已經完全冷了下來。

“走吧!看也看過了,祝福也祝福過了。”孫雅靜立馬上前,挽著程鳶的胳膊,“我們還是去前麵等訊息吧!”

程鳶點了點頭。

也不管索楓,直接離開了小院。

一出去,翟柔試探性問了一句,“鳶鳶,你冇事兒吧!”

程鳶:“整個婚禮的佈置……還有所用的東西,全都是……是我的。”

孫雅靜:“……”

翟柔:“”

-是說給誰聽的。”楚正和吳彩都被楚恒涼薄的話給驚到了。“阿恒,你怎麼能這麼說……”“爺爺奶奶,我說的有錯嗎?”楚恒麵色如常,“難道我明知道對方不是我的親妹妹,還要說出這種曖昧至極,令人遐想的話嗎?”楚正:“……”楚恒手指輕輕地敲著資料,“一輩子隻疼一個人,那我的妻子呢?我的孩子呢?”“如果是親生的妹妹,這話說了就說了,可是她不是……”楚恒看向楚苒,“我這一輩子,能隻疼一個冇有血緣關係的女人嗎?那個女...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