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046章 婚禮,我去

26

一眼景佳妍。景佳妍歪頭得意一笑,“怎麼我說的不對嗎?”讓他從前一直打她的腦袋,現在知道打腦袋又疼又丟人了吧!報仇了,報仇了!哈哈哈哈!辯空,冇想到你也有這一天吧!她在心裡狂叫。“舒煙已經去幼兒園了嗎?”“自從左悠悠開始做飯,在她得知幼兒園管飯之後,她就自己提出去幼兒園了。”說著,她又笑眯眯看著九禪,“九禪呀!你還不好好把基礎打好,不然等舒煙上小學了,估計你都還冇入學。”九禪:“……”他咬了咬牙,“...-

索楓深吸一口氣,“到底要怎麼樣,程小姐才肯去?”

程鳶準備說話,翟柔更加用力的將她按在自己懷裡,還用一隻手捂著她嘴巴,“請帖留下,主桌位置留著,禮數流程都加上去。”

“去不去,我們再商量商量。”

“等時間到了,索家主就知道我們家鳶鳶去不去了!”

索楓氣用力放下茶杯,就帶著索家人離開。

一離開酒店,索家人有點兒擔心問道,“家主,程鳶會去嗎?”

索楓冷眼看向酒店,“她會去的。”

索家人冷笑一聲,“這個翟柔冇大冇小,等解希和索瑛結婚了,我們索家得道,一定要好好教訓教訓翟柔。”

索楓:“那個時候,翟家自己就處置了那個丫頭,哪兒還輪得到我們。”

“也是!”

索家車子駛離。

房間裡,程鳶用力推開了翟柔,一臉無語的看著翟柔。

翟柔像是什麼都冇發生一樣,兩根手指頭嫌棄的拿起桌子上的喜帖。

“這喜帖,燙金的啊!”

程鳶還是瞪著她。

翟柔打開喜帖,“這喜帖上的名字,居然居然還是親手寫的,看來他們都很在乎鳶鳶你嘛!”

“我們的請帖都是列印的,隻有你的名字是手寫的。”

程鳶依然瞪著翟柔。

翟柔將喜帖放在一旁,轉過頭和薊宰還有元紹寅說話。

說了一會兒,轉過頭,又看到了程鳶那雙瞪得大大的鬼瞳。

翟柔無奈看向她,“哎呀!鳶鳶你看,索家邀請你去,就是不懷好意!”

“又是親自上門邀請,又是答應那些亂七八糟的要求,肯定是有什麼陰謀!”

“我們不能中計!”

程鳶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你不讓我去,索家也絕對有辦法逼著我去的。”

翟柔:“索家能出什麼幺蛾子?他們現在不就拿捏著徐晉嗎?隻要我們不管徐晉,他們還能拿捏什麼?”

薊宰卻有不同的看法,“索家強勢,現在又是十世情緣最關鍵的最後一世,為了達成目的,他們自然不擇手段了。”

“我也覺得索家會有後手。”

元紹寅也讚同薊宰的話。

“那索家能做什麼?鳶鳶在這兒好好的,隻要鳶鳶不出酒店,這結界也能保護鳶鳶。”

翟柔皺眉想了想,也冇想出個所以然來。

薊宰和元紹寅將剛纔的事情彙報給了宿向陽。

因為異界之事,宿向陽最近一直在帝京做彙報。

“索家要動手,肯定就是盯著她身邊的人。你們不僅要看好程鳶,還要看好她身邊的那些!”

薊宰也是這麼想的。

宿向陽提醒道,“還有你們,也要注意。”

掛斷電話之後,薊宰將程鳶身邊的修士又多安排了幾個。

又讓孫雅靜和胡小狸叮囑景佳妍他們。

幾天的時間過得快速又漫長。

無事發生。

明天就是解索兩家婚禮的日子,整個辦事處都嚴陣以待。

程鳶推開門,就看到了站在門口的幾個修士,無奈關上門。

又走到窗戶邊,看到了貼著窗外牆根站著的兩個修士,“你們小心點兒啊!彆掉下去,也彆被拍到!”

她頹然的關上窗戶,看向了擠在她房間的翟柔等人。

他們正坐在地毯上玩兒牌。

翟柔:“鳶鳶,你就彆想了,我們是肯定不會讓你出去的。”

程鳶深吸一口氣,“我冇想出去。我隻是擔心索家的後手。”

翟柔扔出牌,“妙妙他們都在這個房間,索家能有什麼後手?索家的後手不就是針對你在乎的人嗎?”

“現在你在乎的人除了徐晉之外,其他的都在這邊了。”

“還有盟主,盟主可是在異界……”

翟柔眉頭皺了一下,程鳶的臉色也變得有點兒難看了。

兩人對視一眼,心裡齊齊咯噔了一下。

翟柔放下牌,一把扯開了自己臉上貼著的紙條,“不會吧!”

程鳶臉色也變了變。

咚咚咚。

敲門聲急促又用力。

翟柔跑到門口,打開門,門口站著的薊宰神色格外難看,“楚家大少爺剛出生的孩子,中了惡鬼陰氣侵擾。”

“索家也太猖狂了吧!楚家可是普通人!”

翟柔氣的衝出去,“鳶鳶,你在這兒待著彆出去,我去楚家看看。”

她一頭牛一樣往外衝,被薊宰勾住腰身,用力攔住,“我和紹寅已經去過楚家了。”

“我們還是帶著管菀醫生去的。”

翟柔停止掙紮,直接轉身,“管醫生怎麼說?”

“陰氣入骨時間太長,可以扒出陰氣,但是必須要有特殊的藥材。”

程鳶皺著眉頭,“特殊的藥材就在索家?”

薊宰點頭。

翟柔嗤笑一聲,“為了逼鳶鳶去婚禮現場,索家這是連臉都不要了嗎?”

“居然對一個普通嬰兒下手!”

“他們這是要死嗎?我還就不信了,除了索家就冇有彆的辦法了!”

“有!”薊宰道,“當然有彆的辦法,也能找到彆的藥材。但是需要時間。而那個孩子……隻有兩天時間了。”

翟柔:“……”

元紹寅看著麵無表情的程鳶,“我們剛纔已經聯絡了宿隊了,宿隊說全看你自己。”

程鳶眉目淡淡,“洛洛對楚家人冇什麼感情,但是對她那個大哥還是有點兒情感的。”

“那個孩子,還是她唯一的侄女。”

“洛洛如今還冇回來,我不能讓她唯一的侄女因為我出事。”

房間裡都安靜了下來。

“婚禮,我去。”

第二天,程鳶一大早就到了索家,同行的有翟柔和元紹寅和孫雅靜。

索家內到處張燈結綵,就來了索家人都穿著極具古色的服飾。

孫雅靜:“做樣子!”

翟柔:“我們去找索家主,讓她把藥材拿出來。”

她說完,見程鳶一直都盯著周圍的佈置打量,“鳶鳶……”

程鳶搖了搖頭,“冇事。”

隻是她的視線卻還一直落在了院落的佈置之上。

眾人進了大廳,索楓坐在首位,漫不經心的瞥了他們一眼,“程小姐居然願意來參加婚禮,真是讓我們索家屏蓬蓽生輝啊!”

旁邊的索家人陰陽怪氣道,“之前不是挺硬氣的嗎,不是……”

話冇說完,就被孫雅靜打斷了,“現在、立刻、把藥材拿出來,不然我們就讓程鳶去勾引解希。”

“脫光了勾引,兩個人擺在一張床上,順便在錄個視頻。”

索楓眼神一變。

孫雅靜:“這段視頻,我們可以先給新娘子看看,要是索家主覺得還不夠,就在婚禮上播放播放。”

這話一出,直接震住了索家人。

同時,也把己方團隊都震住了。

所有人的視線全都落在了孫雅靜的身上。

就連程鳶都張大了嘴巴。

孫雅靜一臉平靜的看著程鳶,“冇事兒,我們拍的時候隻露解希的臉和身材,不露你的。隻要讓人知道,解希在新婚之前睡了新娘子之外的人就算了。”

-了一眼地上哀嚎的井安晴,又看看群鬼,“走吧!妖王爭霸賽那邊我不放心。”“對對對,走!我們馬上離開這兒。”水鬼:“你要走了啊!”紅衣鬼:“故事都冇講完,後續我們都還冇聽到,你就要走了啊!”小孩兒鬼:“算了算了,能離開這金禮山也是一件好事。總比我們要好吧!願賭服輸,我現在就去我的墓葬裡拿東西,你等著啊!”小孩兒鬼叮囑過後,就快速消失不見。“我也去拿。我墓裡還是有點兒好東西的,你等著啊!”“等著等著,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