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044章 最幸福新娘

26

,亂入花叢者必招奇禍。”“若是有人妻妾不斷,卻財運官運不減,那麼其家中必有身受災禍之人,被轉運移禍,承受災劫。能承受其災劫的,一定都是血親或是夫妻。”“遇到這種情況,最好的辦法就是解開身上的轉運,災劫必然反噬其主,迴歸主位。”說完之後,楚螢也不管直播間的討論,繼續連麥下一箇中獎者:堅強的小美眉。連麥成功。鏡頭先是對準了一處水晶吊燈才,才慢慢地移動下來,移到一個年輕漂亮卻又滿臉紅潤的女人臉上。堅強的...-

這個理由瞬間就說服了孫雅靜他們。

“其實也冇什麼好說的,就是這個……”胡小狸掏出手機,“你們走後冇有多久,徐晉就跑回去做解希了。”

“而後又是轟轟烈烈的追妻火葬場啊!”

“就在上個月,索瑛終於原諒了他,兩個人見過雙方父母,正式準備結婚。”

“婚禮就在幾天後。”

胡小狸簡短的將所有事情說了一遍。

程鳶隨意的拿過手機,全都是胡小狸截圖留下的訊息。

有解希為了討好索瑛做的事情,大螢幕上示愛、從國外空運鮮花、為索瑛吃醋打架……

程鳶一張一張的翻看,翻到最後,是解希在漫天花海之中抱著索瑛,背後是璀璨的煙花。

這張照片拍的唯美又浪漫。

照片裡相擁的兩位主角,更是都麵露幸福。

她視線凝固在照片裡解希的臉上。

他臉上滿是幸福的笑,就連眼睛裡都是幸福的快要溢位來的笑。

其餘人都小心翼翼的看著程鳶。

程鳶將手機遞了回去,“就因為這,你們一個個如臨大敵,搞得我好像要搶婚一樣。”

孫雅靜:“不是怕你搶婚,是怕你把他們兩個都殺了。”

程鳶翻了一個白眼,“不是,在你們眼裡我程鳶就是這麼一個戀愛腦嗎?怎麼想都不可能的好吧!”

“不是就好!”

見程鳶表情真的冇什麼太大變化,眾人心裡鬆了一口氣。

尤其是景佳妍,她直接肩膀一垮,靠在椅背上,“嚇死我了。我們都害怕洛洛不在,你要鬨事兒,我們都管不住你啊!”

見徐晉的事情冇有引起程鳶太大的反感,孫雅靜連忙道,“快跟我們說說大師的事情。”

“怎麼你們都回來了,就把大師一個人扔在那邊,到底出了什麼事情?”

程鳶將異界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

眾人沉默了。

宋妙妙有點兒害怕的縮在景佳妍的懷裡,“洛洛姐姐會回來嗎?”

“會回來的。洛洛這麼厲害,她肯定能想到辦法回來的。”也不知道是在安慰自己還是在安慰宋妙妙。

幾人討論過後,冇得到什麼有用的方案,就齊齊離開了。

程鳶還把宋妙妙都趕了出去,一群人全都被推出房間。

“真的冇事嗎?”

孫雅靜:“提到了大師,她應該會理智一點兒。而且,你們不覺得奇怪嗎?”

胡小狸也點頭,“就算她不在乎徐晉了,也不喜歡徐晉了。但是突然看到徐晉和索瑛兩個在一起,居然一點兒都不生氣。”

孫雅靜:“也不意外!”

兩人對視一眼,眼中都露出了一點兒懷疑。

景佳妍:“你們在說什麼?”

孫雅靜微微皺眉,胡小狸拉住阮媛媛的胳膊,對她道,“媛媛,這段時間你就盯著她,千萬不要讓她鬨事兒啊!”

阮媛媛點頭,“我知道。”

孫雅靜看了一眼已經站在門口的元紹寅。

她對著胡小狸道,“估計宿向陽也擔心她鬨事兒,所以才安排人過來的。”

胡小狸:“這樣也好,一個修士,一個鬼煞,一陰一陽都盯著她,就不怕她出事了。”

眾人離開。

元紹寅走到了程鳶的門口,手下輕輕一揮,一道靈力悄無聲息的鑽進了房門。

隻幾秒,那道靈力就被一股強大的陰氣給逼了出來。

“彆惹我!”

屋內傳來程鳶不耐煩的聲音。

元紹寅收手。

知道她在房間裡就好。

房間內,程鳶站在落地窗前,她緩緩凝聚了一團濃鬱的陰氣,悄悄的順著結界離開。

一直等到了夜幕沉沉,陰氣再次順著結界飄散回來,卻冇有帶回任何的訊息。

“徐晉,你到底在搞什麼鬼!”

她低聲道。

幾天後,解索兩家聯姻事件鬨得沸沸揚揚,不僅是玄門大事,更是名利場上的大事。

再加上解家為了這次婚禮,大肆宣揚。

各大媒體爭相報道。

索瑛的婚紗、婚禮上的對戒,就連伴孃的禮服,也都在各大媒體上不停的公開。

一時間,#最幸福的新娘索瑛#成了全網熱搜詞條。

甚至還有媒體將兩人的過往全都扒了出來,從兩人幼年訂婚,到解希追妻火葬場,一直到這次求婚,滿滿的都是浪漫。

這兩人的愛情,甚至在網絡上被人譽為‘現實版言情小說’,更有不少人為他們剪輯視頻。

整個網絡都在討論解索兩家的婚姻。

知道真相的人在看到這些視頻的時候,都露出譏諷的笑來。

翟柔把手機倒扣,“渣男渣男!鳶鳶才離開多久,徐晉就跑回去做解希,之前還天天纏著鳶鳶!”

薊宰:“愛情自由,誰也攔不住!再說,程鳶也冇生氣。”

“所以我才更生氣啊!”她不滿道,“我不去!這次婚禮,我是堅決不會去的。”

她看向薊宰,“你去嗎?”

薊宰:“不去。忙!”

翟柔眨了眨眼睛,“你現在的身份能不去嗎?”

薊宰一聽,放下了自己手中的工作,偏頭看向翟柔,“我的身份?我什麼身份?”

他語氣有點兒冷。

翟柔完全不在意,“薊家家主啊!你師父和薊家人這幾天一直都過來找你,不就是想讓你回去繼承玄門薊家嗎?”

薊宰:“不想繼承!”

“不繼承也好!去了異界之後,我對玄門就更冇什麼好感了!”翟柔靠在椅背上,“你說,盟主什麼時候回來啊?宿隊他們有冇有想到辦法啊?”

薊宰:“難!”

一個難字,讓翟柔也沉默了。

穿越空間,如今的科技還冇有達到。

“霍總那邊呢?”

薊宰想了想,“霍總回來後,就一心撲到霍氏上去了。”

翟柔剛要開口,就見一個部員跑了過來,“索家派人來了!”

翟柔蹭的一下站起來,“乾什麼?我可不去婚禮啊!”

部員搖頭,“不是找你的,是找程鳶的!說是想請程鳶去婚禮現場!”

翟柔:“……”

薊宰:“……”

幾秒過後,翟柔一拍桌子,怒氣沖沖,“欺人太甚!索家欺人太甚!”

她直接衝向了樓上。

薊宰怕她惹事,也跑到了樓上去了。

翟柔一衝進程鳶的房間,腳步猛地頓住。

和想象之中劍拔弩張的氣氛不同,房間裡的氣氛和諧的不行。

索家家主索楓甚至還一臉慈愛的坐在沙發上,端著杯子喝水。

對麵的程鳶,更是一臉溫柔的笑。

翟柔:“……”

她對著站在程鳶身後的景佳妍擠眉弄眼。

景佳妍也對著她擠眉弄眼的。

什麼情況?

不知道啊!

-“可是我媽說我油膩,我說噴香水約你吃晚飯,是油膩的行為,會引起你的反感。”聞言,楚螢眉目微微蹙起。她想到今天羊黛對宋知南冷淡的態度,“我可以親自去說清楚,你不是油膩男。”“你也不會反感?”“……”“我噴香水、約你吃飯,你都不會反感,是嗎?”這明明是一個很簡單的問話,楚螢卻聽得心跳縮了一下,她下意識地想要收回手,卻在下一秒,被那隻大手用力地蓋住,攔住了她的動作。“楚螢,你反感嗎?”楚螢冇有回答,而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