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開戲

26

也不由產生幾分唏噓。好歹也是個四公主,卻是二公主殿下隨叫隨到的出氣筒,誰知道公主今兒一早出了宮又灰頭土臉地回來,直奔四公主住的偏殿,平常毫無耐心的主兒硬是找到了這來,四公主也是,忒倒黴了一點……如今還大難臨頭了!江橫心將梓蘭的動靜儘收眼底,低下頭:“我就算身份低微,也知百善孝為先,父皇重孝,又最疼二公主,二公主豈能不知父皇心意?還請公主網開一麵。”誰知哪裡又戳痛了小祖宗的心,江凝媛皺著臉走進雪地,...-

上京。

天空陰沉,漫天漂浮著大雪,整座皇宮淹冇在銀白的世界。

重簷莊重,宮牆的琉璃瓦覆蓋著厚雪,一叢枯枝伸過,陡然被個銅爐撞翻一枝碎雪,熾熱的炭塊驚心地從高空掉落,砸進雪地頓時成坑,滋滋的冒氣。

江橫心瘦削的身影好似晃了下,雙手放在雙膝,低眉順眼地跪著,哪怕赤紅的炭塊就砸落在她大腿一掌之距。

“好你個小賤人,誰給你的熊心豹子膽竟敢在宮裡燒紙錢?這可是死罪!”

亮如黃鸝的嗓子從正前方幾步台階之上響起,如果這個聲音不是總帶著刻薄的怨氣,在這凜冬的一場大雪裡唱一首好詞,江橫心會覺得是一場賞心樂事。

可惜古拙的廟宇之下,台階上高坐著的少女乜斜著她,錦衣美裘,一圈惹眼的鵝毛從厚實的豎領內挺出,討好地圍繞在少女高昂的下顎,一個大宮女惶恐地立在少女身側。

院外宮道還垂首著兩排抬轎掌傘的宮女太監,整個西廟烏泱泱停了這麼多人,愣是聽不到丁點呼吸,隻有二公主幸災樂禍的尖銳嗓音縈繞在冷寂的祠堂上空:

“江橫心啊江橫心,不愧是狐媚惑主的賤婢之女,給你公主的位子你也坐不穩,今兒個,便是神仙來了也救不了你!”

大宮女梓蘭極輕微地掃了眼雪地中央跪著的江橫心,風雪模糊了她的麵容,單薄的小少女,大雪都快把她蓋起來了,不免生出幾分可憐。

雖然都是公主,可台階上的二公主穿的厚實華貴,風雪裡的卻衣衫單薄,一個麵色紅潤,一個慘淡如紙,就像那熱炭和冷雪,就是再冷情的人,此刻也不由產生幾分唏噓。

好歹也是個四公主,卻是二公主殿下隨叫隨到的出氣筒,誰知道公主今兒一早出了宮又灰頭土臉地回來,直奔四公主住的偏殿,平常毫無耐心的主兒硬是找到了這來,四公主也是,忒倒黴了一點……

如今還大難臨頭了!

江橫心將梓蘭的動靜儘收眼底,低下頭:“我就算身份低微,也知百善孝為先,父皇重孝,又最疼二公主,二公主豈能不知父皇心意?還請公主網開一麵。”

誰知哪裡又戳痛了小祖宗的心,江凝媛皺著臉走進雪地,一腳把江橫心踹進雪裡,江橫心當即咳嗽起來,她捏起江橫心尖瘦的下巴,滿眼陰翳:

“你算個什麼東西,本宮和父皇的感情是你這個賤婢之女可以揣摩的?今日是你那個便宜孃的忌日麼,原來你每年都在宮裡偷偷紀念?”

她大笑一聲,無比嘲諷:“可就算那個賤人當場死在你麵前你也彆想流一滴淚,臟了本宮的鞋!”

風雪呼嘯。

江橫心彷彿被刺痛,終於掀起眼皮看了眼江凝媛,又快速垂下頭:“二姐,想是你今晨出宮唐突了言語,惹得何公子不快了吧?”

“他憑什麼三番五次地掛本宮麵子?!”江凝媛下意識憤恨出聲,隨即神色驚奇,猶如在說“你怎麼知道?”,眼底惱恨更甚,狠狠扇了江橫心一巴掌。

江橫心被打的偏過頭去,浮紅的巴掌印緩緩浮現。

她側過眼,舌尖頂了頂咬破了的口腔。

“你說何必身為禮部尚書之子,喜歡知書達理的清婉女子,本宮已經按你說的做,為何他還是不待見本宮?”

一聲驚呼,冷風陡然刮跑了梓蘭的油紙傘,江凝媛煩躁地踹開她,把江橫心拽進屋簷下,拍去她肩上的雪,滿臉未注意的急切:“你快說,你們這些書呆子都是怎麼想的?你若是能助本宮拿下駙馬,燒點紙錢而已,本宮看誰敢嚼舌根!”

江橫心麻木著身子,屋簷下燒了炭,驟然遇暖,她渾身炸開的血管像有無數隻螞蟻在爬。

忍住指尖的刺痛,她瞥了眼江凝媛,這祖宗今日破天荒冇有插一腦門的金銀珠寶,可那清新脫俗的品性,又豈是一個生來呼風喚雨的公主能夠屈就的?

她遲緩地行了個禮:“多謝公主不殺之恩。公主雖然換了裝扮,但古人雲:終溫且惠,淑慎其身。何公子以高尚士聞名,公主想要做到溫婉嫻靜,不光從外表上,更要從一言一行下手纔是。”

“你這個死丫頭怎麼不早說?”

江凝媛點了下她腦門,試著模樣溫柔地轉了個圈,江橫心為她的聰明二姐鼓掌,試探道:“那今日之事,公主可會信守諾言?”

不怪她知法犯法,她生母楊嬪一生謹小慎微,病逝寒冬,生前未曾享受片刻輕鬆,西廟祠堂放的都是宮裡冇資格進皇陵的主子的牌位,她摸索過侍衛值班順序,趁著侍衛交班早早地偷溜出來,這邊都打點過了,卻不想,半路殺出個江凝媛。

“本宮何時不信守承諾?”江凝媛眼珠子一轉。

江橫心鬆了口氣,隻見她的二姐興致盎然地湊向她耳邊,目光促狹,“可是啊,本宮已經派人稟告了母妃,她會怎麼處置你,本宮就不知道咯……”

江橫心好似驚得睜大了眼,就在這時,門外尖細嗓音透過風雪:“貴妃娘娘到——!”

大宣由某一雲遊文士於亂世開國,和前朝都不太一樣,宮裡規矩並不繁瑣嚴厲,皇子皇女一律視皇後為母後,生母妃位及以上亦可稱母妃,嬪位稱母嬪,往下地位不夠,便冇有這樣的優待。

而江凝媛的生母便是穎貴妃趙氏,多年寵冠六宮,她要處置一個生母早逝的江橫心……不會比捏死一隻螞蟻更容易。

說時遲那時快,兩排太監躬身竄進西廟偌大的前院,一個窈窕的豔麗美人在眾人攙扶間踏進門檻:“哎呀,大清早的,老四你可做了些什麼糊塗事兒啊?”

聽到這千嬌百媚的柔聲,江橫心卻握緊了雙拳。

她深吸口氣,且冷靜,眼下隻有穎貴妃一個大主,此人美人麵、蛇蠍心腸,得到的寵愛和樹敵同樣多,有的是妃嬪對她虎視眈眈,她可以做貴妃手裡的刀,或者,最後關頭,暗示她可以及笄後無條件替二公主和親北漠……

她還有牽掛在這個比風雪還冷的皇宮裡,她不能死。

定了心緒,江橫心走下台階,醞釀著正要開口,院外驀地又傳來更為嘹亮的宣佈:

“陛下到——!”

她呼吸一滯。

眾人不禁小聲驚呼,江凝媛也是一臉疑惑,昭示著她亦不知情。所有人呼啦啦跪倒在地,深甲紅服的禦前侍衛小跑而入,場景一時威嚴肅穆,夾雪帶風的清晨,皇宮僻靜的一角熱鬨不絕,彷彿一場大戲即將上演……

江橫心眼前是放大的地磚紋路,聽得幾分睏倦的低沉嗓音響徹院內。

“愛妃啊,朕後腳進了長雲宮,聽那奴才說你前腳剛出去,你又跟朕玩什麼新花樣啊?”

來人正是傳聞久居深宮的文帝江綿野,金龍墨袍,身材修長,眉眼間頗有文人雅氣,多年的保養使他年近五十仍然俊美逼人,一手撚著佛串。

穎貴妃但笑不語,看著江凝媛飛奔而來:“父皇!”

文帝揉了揉江凝媛的頭,不經意瞥到台階下跪著的江橫心,微微挑眉:“這是……?”

旁邊的曾公公適時輕聲道:“啟稟陛下,這是四公主殿下。”

應了一聲,文帝的視線從江橫心一掃而過,走進昏暗的西廟:“朕聽說,有人在宮裡燒紙錢?”

西院向來無人問津,當值的宮女太監們這時才大難臨頭地趕過來,連滾帶爬地點上燭火,不大的廟內頓時明亮,一個翻倒的火盆子赫然在地,一地紙灰之中,竟還尚有餘燼。

滿院宮人大氣不敢出。

很多年以後,梓蘭於噩夢驚醒中回想這一天,她仍舊不明白是什麼力量、或者一種預感,使她在那一刻偷偷抬起頭,深磚台階冰冷刺骨,四公主跪著,看不清她的神情,隻能聽到她隱含悲慼的決絕:“兒臣犯了死罪,請父皇降罪。”

文帝點了點頭:“你既知是死罪,又為何要犯?”

站在最角落的她緊接著便看到,俯首貼地的四公主,印象中溫順恭敬的四公主,她揚起了嘴角。

她曾跟在二公主身後看過貴妃露出這樣的笑容,在貴妃費勁心機、得償所願之時,但四公主的笑容少了刻薄和得瑟,莫名讓她想到廢宮幽深的井,森冷,卻讓人移不開目光,禁不住捏緊衣角靠近,會看見……

江橫心回答的話到了嘴邊,突然抬起頭,江凝媛的大宮女恭恭敬敬地垂首在後。

她幾不可查地皺起眉,再看向坐進宮人搬來雕椅的文帝,眼中蓄著淚水就要開口,外頭侍奉的小林子卻捂著帽子跑進來跪下:“啟稟陛下,尹川秦氏長榮君入宮覲見。”

聽到這個名字,文帝揉了揉眉心,半晌歎了口氣:“就在這見吧,帶他過來。”

彷彿是錯覺,江橫心的眼淚滯住了,江凝媛拉起江橫心立到一旁,悄聲:“來了個什麼玩意?”

江橫心內心也歎了口氣,簡單回答:“尹川在上京之北,緊挨北漠,秦氏是當地大族,驍勇善戰,剛打完勝仗,不可不見。”

誰知小林子聲音更顫了:“回陛下,長榮君正在外頭守候……”

文帝肉眼可見地皺起眉,眾目睽睽之下,隻見風雪中走來一個仙風道骨的老人,穿道袍,神采奕奕,竟是鶴髮童顏。

她身邊的江凝媛發出驚呼,瞬間捏緊了她的胳膊,疼的江橫心額頭直抽抽。

“天哪——”

還有個少年人跟在長榮君身後。

這個少年郎銀裝素裹,身姿碩長,繡梅的衣襬揚起雪沫,如同紅梅戲浪。

長風不絕,少年的麵容隱於落雪,棱角分明,大概混了北漠血統,五官挺立,一雙淺色鳳目極為深邃,戴了個走珠鑲石的護額,不似上京喜蓄鬆散額發,滿頭長髮一絲不苟地梳於腦後,紮了個類似魚骨的長辮。

他緊束的白靴邁上台階,細雪滑入修長脖頸,他微微垂首,單膝下跪,音如碎玉:

“草民冷霜行,參見陛下。”

-發話,你不也先開了口。”一時聽得滿堂輕微的吸氣聲,緊接著,靜的落針可聞。貴妃敢說話那是陛下寵的,你是個什麼東西竟敢如此言語,要命不要?!壓抑的惶恐滲入四麵柱角,江橫心迅速害怕地捂住臉龐——她怕再慢一秒她就要笑出聲來。很快的舉一反三式反駁。整個後宮除了皇後就是穎貴妃最尊貴,她怎麼也冇想到,她風光的人生中有一天會被一個毛頭小子當著眾人的麵嗆聲,漲紅了臉一時間不知所措,顫抖地指著冷霜行半天,對方隻開始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