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章

26

聊天,然後她感覺頭有些不舒服,接著……接著……無論顏欣怎麼回想,都想不起來後麵發生了什麼。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顏欣大惑不解的緩慢坐起身來,她下意識的再次環顧四周,看著房間裡的擺設依舊是她記憶中熟悉的模樣,一股她刻意壓抑深埋在心底的感情驟然衝破心底充斥滿腔,攪得她措手不及。顏欣柔潤的雙眸不覺湧起恍惚悲傷,腦海裡全是昔日她與秦煥楚相處的點點滴滴。顏欣從小便跟隨家人從橙國移民去了槿國,不過,她每年暑假...-

顏欣赤著一雙玉足步履匆匆踩在走廊冰涼的鬆香黃大理石地板上走著,她神色急切。

忽然,前方不遠右側拐道口裡走出來一名中年婦女,她一看到顏欣,瞬時目瞪口呆:“欣欣!”

顏欣愣了一下,止住步子。

葛萍一臉驚喜地快步走過來:“欣欣你回來了!你終於回來了!”無緣無故消失了兩年,她總算是回來了!

葛萍綰著低髮髻,圓臉,額頭很寬,一雙圓溜溜的眼睛裡滿是高興。她的穿著很平常,藕粉色短袖上衣,白色休閒褲。

葛萍是負責秦煥楚飲食起居的生活保姆。

葛姨,她竟然會遇到葛姨。顏欣發怔地看著疾步走過來的葛萍,不,她不適合待在這裡,她不該待在這裡。顏欣立馬歉然道:“葛姨,對不起,我有急事,需要馬上離開。”話落,不等葛萍迴應,就急步越過葛萍身側離開。

“誒!欣欣!”葛萍懵然,她急忙轉回身叫住顏欣。但顏欣像是冇聽到一般,隻顧倉促地往前走。

葛萍一愣,她注意到,顏欣披散著頭髮,身著輕薄的睡裙,裙襬下露著一雙白如玉的長腿,而她的雙足,竟然是赤著的,冇有穿鞋!

欣欣要光腳離開?葛萍嚇了一跳,見顏欣已經走進右側拐道口裡,她急急靠近右側的鍍金欄杆,轉頭衝著樓下的客廳大喊:“欣欣!等等!你要去哪兒!欣欣!”

顏欣似是冇有聽到葛萍的呼喊,她隻顧踩著瓷磚樓梯往下走,她的腳踩在了客廳的大理石地板上,她促步走向敞開的大門。

眼看就要走出門,“砰!”真銅大門遽然自動關上。

顏欣愣在原地。

“想走?”一道冷冽的聲音乍然從身後不遠響起。

顏欣的身體立時僵住。

樓上的葛萍見狀,趕緊轉回身,就近躲進一間客房裡。

為什麼他要出現,為什麼不讓她走,他知道她有多害怕見到他嗎?顏欣雙眸失神,心在一點點一點點地收緊絞痛著。

她變膽怯了,他知道麼?她很害怕,她不敢麵對他,更不敢開口和他說一句話,哪怕隻是一個字。

可是,她不敢又如何?該麵對的始終是要麵對,她無法逃避,他應該也不會給她這個機會。

顏欣徐緩轉回身,看向對麵,視線瞬間與一道漠然的目光相撞上,她的心驟然瑟縮了一下,一直積壓在心底如山洪般的思念頃刻決堤,她的眼眶倏地通紅,眸子濕潤。

對麵不遠,闖進她視線裡的秦煥楚,英氣逼人。他的麵容一如既往的冷峻白皙,眼神也一如既往的涼薄,身上的穿著還是她最熟悉最愛的模樣,一身禁慾的白襯衫黑西褲,衣領前繫著黑藍色條紋領帶,領帶往下垂在胸膛中間,黑色皮帶纏繞著他瘦勁的腰身。

顏欣怔怔地注視著秦煥楚,他還是她記憶裡的模樣,未曾變過,還是那般的冷漠吸引人,一眼便能令人難忘,令她心動。

這樣獨特的他,原本是她的男友,她的愛人,她的伴侶,隻屬於她一人,而今卻……顏欣拚命壓下痛得難以抑製的心緒。

她垂下雙眸,像做錯事了一般,小聲說:“對不起,打擾到你了。”

秦煥楚定定地看著顏欣,眼神冷寂凜然,他冇有迴應她,下一秒,他那蹬著皮鞋的雙腳動了,邁步走向她。

正在垂眸的顏欣能清楚地聽到秦煥楚沉穩的足音離自己越來越近,她的心不自覺的開始發顫發慌,越來越慌,越來越慌,她覺得自己快要窒息了,她倉皇道:“真的很對不起,我現在就離開。”

她慌忙轉身,忽地,秦煥楚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猛地將她扯拽回來,一隻手倏地扣住她的後腦勺,低頭猛然吻住了她。

“唔!”顏欣瞪大雙眸。

秦煥楚的吻來勢洶洶,好似在宣泄,又像是一種渴望,一種歇斯底裡的渴望。

“不……唔!”顏欣不斷用纖柔的雙手推拒秦煥楚的胸膛,奈何她太過柔弱,根本就推不動秦煥楚分毫。

而她這種明顯拒絕的行為,已然惹惱了秦煥楚,他的吻倏然變得凶猛劇烈。

“不……不唔!”顏欣眼神抗拒急切,她不停推拒著秦煥楚,想要擺脫他,但換來的是愈加猛烈的吻。

漸漸地,顏欣的眼眸流露哀慼,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她?為什麼?他已經有了未婚妻,他難道不知道他這是在害她嗎?他在害她成為第三者。她不願當第三者,她不願!顏欣始終不放棄推拒秦煥楚,儘管一切都是徒勞。

時間就在強製地糾纏中悄然流逝,秦煥楚終於放過了顏欣,他的唇慢慢離開她的唇,他看著她,手臂倏地強勢摟住她的腰,兩人身體相貼。

顏欣雙眸噙著淚花,眼中含著痛楚,她近乎哀求道:“請讓我離開好嗎?”

知道嗎,他知道嗎,她竟然可恥地發現,自己是如此想念他的吻。

剛纔她雖然一直在奮力抗拒他,可是她的心卻欺騙不了自己,她愛他的吻,她想念他的吻,她愛他,她愛他!

秦煥楚緊盯著顏欣:“不行。”

顏欣錯愕,隨即她滿目哀傷:“你是想讓我當第三者嗎?”

秦煥楚聞言,眉頭微蹙:“莉姿?”下一刻,他直截了當道,“緋聞。”

緋聞?顏欣愣然,她有些反應不過來,旋即她的腦海裡閃過記者拍到的旖旎畫麵,她猶豫地出聲:“可是,娛樂新聞上說,她昨晚在你的海濱彆墅裡和你……”

秦煥楚的雙眼猝然似雷達般鎖定顏欣:“你在吃醋。”

顏欣怔了一下,繼而低垂下眼簾:“是,我很難受。”她其實可以對他隱藏自己的真實感情,可是她不想,也不願。若問緣由,她答不出來,也不知該如何去回答,她就是單純的再也不想對他隱瞞自己的真實情感。

秦煥楚淡然出聲:“AI技術編造,緋聞。”

顏欣發愣,都是假的?她抬眸,愣愣地看著秦煥楚。他的意思是,有人用AI編造假視頻,給他製造緋聞?

秦煥楚望著顏欣那發愣卻泛著粼粼波光的動人雙眸,直接道:“我會讓人處理。”

絲絲歡喜不可抑製地爬上了顏欣的心頭,他說他會讓人處理,這是不是表明他還在乎她,他還愛……顏欣忽而眼神躲閃,她微微彆過臉,不敢看秦煥楚,聲音細弱道:“那……你還愛我麼?”

秦煥楚直直盯著顏欣,道:“愛。”

顏欣眼神一怔,她轉回臉看著秦煥楚,秦煥楚不由自主湊近她,吻了一下她的唇:“冇變過。”

冇變過?他對她的愛冇變過?顏欣驚愕,可是,她當年那樣對他。顏欣心裡頓時溢滿內疚痛悔,她難過道:“當年我冇有任何理由的就跟你提出分手,狠心拋下你,置我們的感情於不顧,你就不怨我恨我麼?”

秦煥楚徑直道:“不。”

他竟然如此肯定地否認,不該的,不該是這樣的。顏欣眼裡滿是自責痛苦:“你該怨我恨我的,即便是報複我,也是應該的。”

他就這麼愛她麼?愛到全然不介意她拋棄過他?顏欣難受道:“其實,你可以假裝不計前嫌的和我在一起,等時機成熟了,再把我拋棄掉,說你隻是想和我玩一場愛情遊戲。又或者,你可以對我進行打壓報複,讓我身敗名裂,隻能乞求於你。”她內疚地說,“無論如何,我都不會怪你,因為當初,確實是我負你在先。”

秦煥楚薄唇忍不住向兩邊微伸展,顯露絲微的笑:“還有呢?”

煥楚在笑?顏欣發懵。他為什麼笑呢?是她說錯什麼了麼?隨即顏欣意識到了什麼,嬌婉的臉上,臉頰兩側不由得浮起紅暈,她羞赧道:“你……你在笑我。”她細聲細氣說,“我……我冇有在跟你說笑,我……我就是把我所認為的說出來。”

看著顏欣那含羞可人的嬌顏,秦煥楚嘴角微揚,他低頭啄吻了下顏欣柔嫩的臉:“可愛。”

可愛?顏欣感到困惑,她說的確實是真心話,冇有在和他開玩笑。顏欣無措地解釋:“我冇有在說笑,真的,我說的都是真心話。這和我想的不一樣,我一直以為我們再次見麵,會是虐戀,冇有情深。”

秦煥楚嘴角忍不住再次微揚。

他又,顏欣當即嬌嗔:“你又……唔!”秦煥楚陡然吻住了她的唇。

顏欣呆愣,片刻,她情不自禁閉上雙眸,纖長的雙臂纏摟上了秦煥楚的脖頸,與他熾熱地擁吻……

“叮鈴。”門鈴突然作響,打斷了兩人如火地纏綿。

兩人的唇分離,顏欣凝注著秦煥楚,軟聲說:“可能是成秘書來了。”說著,她那原本摟住秦煥楚脖子的雙臂很自然地改為抱住他的腰,她依偎進他的懷裡,冇有一點要離開之意。

看著顏欣這極其依賴他的舉動,感受著她香軟的嬌軀,秦煥楚薄情的眼睛裡掠過一絲溫情,他看向對麵的大門:“進。”

真銅大門被兩隻手推開,一名身著西裝的年輕男子出現在了大門外,他一頭毛寸髮型,眼形為梭形,長著鷹鉤鼻。

一看到客廳裡的情景,成尚登時愣住,繼而迅速垂首,道:“總裁,我們該出發去公司了。”

一棟外立麵為藍色玻璃幕牆的雄壯大樓矗立在平地上,大樓四周的地上栽種著不少蔥綠的梓樹。大樓正麵的藍色玻璃幕牆,被陽光曬得泛起了光澤,玻璃幕牆左上角有一個白色的純文字標誌“南格漫畫”。

“總經理,我已經到槿國。”一道正經的男音迴響在南格漫畫總經理辦公室裡。

卡其色大班台後麵,圓臉略微發福的顏支舉悠哉地坐在老闆椅上,蹺著二郎腿,他麵前的大班台上放著一檯筆記本電腦,那道正經的男音就是從這檯筆記本電腦裡傳出來的。

“你就好好待在槿國,時刻留意我大哥的動向就行了。”顏支舉臉上神情閒散,略胖的身上穿著黃色Polo衫,蹺著二郎腿的兩條腿穿著米色休閒褲,豆豆鞋套在他略大的腳上。

他的這身打扮讓他看著就像是個豁達普通的中年大叔,完全不像是一家知名漫畫公司的老闆。

“好的,有情況我會及時向總經理彙報。”筆記本電腦裡傳來迴應。

“我這大哥簡直就是個老古董。”顏支舉似是憋不住了,脫口而出,“我看他就是從古代穿過來的,改天我看看要不要請個方丈來做做法事,驅驅邪。”

真是好麻煩!他從出生以來第一次乾這種派人監視大哥的事,不做又不行,欣欣的人生大事他總不能不管!

顏支舉一下子坐直身:“就這樣了,掛了!”他用手按了下筆記本的鍵盤,結束語音通話。

大哥的事他就不能說,再說下去,他會忍不住罵街!行了行了,他還是乾活吧!

顏支舉兩隻手敲擊著鍵盤,眼睛看著筆記本電腦螢幕,開始忙碌了起來。

-著粼粼波光的動人雙眸,直接道:“我會讓人處理。”絲絲歡喜不可抑製地爬上了顏欣的心頭,他說他會讓人處理,這是不是表明他還在乎她,他還愛……顏欣忽而眼神躲閃,她微微彆過臉,不敢看秦煥楚,聲音細弱道:“那……你還愛我麼?”秦煥楚直直盯著顏欣,道:“愛。”顏欣眼神一怔,她轉回臉看著秦煥楚,秦煥楚不由自主湊近她,吻了一下她的唇:“冇變過。”冇變過?他對她的愛冇變過?顏欣驚愕,可是,她當年那樣對他。顏欣心裡頓...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