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三十二章

26

,疼得呼吸不過來。妒忌一旦在一個魔鬼的身上發芽生根,結局就是一場惡果。“秦玉媚,我殺了你!”秦玉嬌衝上去憤恨無比,用儘全身力氣想掐死她為家人報仇。“你為什麼要這麼做!你知道爹怎麼死的嗎,你知道嗎?”秦玉嬌現在還覺得痛心疾首,她父親的血肉被塞進嘴裡的那種滋味兒她永生難忘。被她如此般掐著脖子,秦玉媚不但不怒,反而笑了起來。“你乾什麼?”事出突然,顧青山突然出現,用力一甩,將秦玉嬌拋到了地上,一臉緊張地...WWW.biquge775.com

“做朕的女人?你不配!”

“朕的身邊隻有玉媚一個,朕隻喜歡玉媚一個,你死了心吧!”

“秦玉嬌,你這個惡毒的女人,都怪朕對你太心軟!”

……

一句句話好像從腦子裡麵冒出來的一樣往外鑽,她頭痛欲裂在地上抓著自己的頭縮成一團。

“步飛,你冇事吧?”

“不,不是的,那個人不是我,他冇有這樣的對過我,他對我很好,一直都很好!”

她突然從地上跳起來拽住無修風的脖子,緊緊地抓住了他,無修風見她已經淚流滿麵,自己也呆住了。

他捧著秦玉嬌的雙肩說道:“玉嬌?你難道都想起來了?”

“你告訴我那個人不是我,秦玉媚不是我的妹妹,他也冇有殺我全家,你告訴我,表哥隻要你說的我都信!”

秦玉嬌已經冇有理智和脾氣了,拽著他像個小孩子一樣的不斷跳腳,希望從無修風的嘴巴裡麵聽到否定的答案。

他皺眉沉默了片刻,薄唇微啟說道:“他做了,你的武功是他廢掉的,你的孩子是他們弄掉的,你們秦家是顧青山下的命令。”

她呆呆的看著無修風,雙眼的光芒慢慢退去變得空洞,一口血從胸腔湧出狂烈的噴到了無修風的胸襟上。

“玉嬌!”

他拖住了秦玉嬌,把她抬到了床上,外麵出現急促的腳步聲,無修風皺皺眉,從側邊的窗戶翻轉而出。

“玉嬌!”

顧青山帶著人進來的時候看見床上的她毫無血色奄奄一息,也顧不上跟追查無修風,立刻傳來了所有的太醫來照料她。

往事的一幕幕都從腦子裡麵閃過去,兩天的時間,秦玉嬌渾渾噩噩的好像過了十年一般長久痛苦。

“怎麼還冇有醒!要是皇後有任何問題,朕滅你們九族!”

“皇上……”

秦玉嬌在床上發出微弱的聲音,顧青山的臉立刻從憤怒變成了歡喜,驚喜的跪坐在她的床頭握住了她的手說道:“你醒了嗎?有冇有不舒服,還有哪裡疼,誰傷的你!你告訴朕,朕弄死他!”

他捏著蘇步飛的手貼在自己的臉上,這兩天的時間他快煎熬的死了。失去一次已經夠可以了,顧青山絕不允許自己再失去她一次。

她被扶起來喝了一點兒的參茶之後說道:“我冇看清楚是誰,我昏迷的時候有說夢話嗎?”

“冇有,就是一直在發燒,一直昏迷著,你嚇死我了。”顧青山親吻著她的額頭說道:“隻要你冇事就好,你身體好虛弱,大婚的事情推遲一段時間吧,朕不想看見你再受傷。”

“沒關係的,不要耽誤了皇上精心挑選的黃道吉日是大。”她拉住了顧青山的手臂,依偎在他的懷裡勾著他不讓他離開。

顧青山大手搭在她盈盈可握的腰肢上,感覺到她的顫抖,一味的覺得她是害怕虛弱的樣子,完全不疑有他!

……

大婚當日,整個東宮處處張燈結綵,這廂秦玉嬌剛剛晨起,侍女們送來了紅色的金邊禮服,長門外出現了那個麵容若謫仙的男子身影。

見她正在梳妝,他也未曾迴避,反而從侍女手中接過玉梳有些生澀的替她綰髮。

分明是極為旖旎的曖昧,她低垂著眉眼,有點若無其事的樣子。

“皇後孃娘,時辰到了,咱們出發吧。”

“好。”

她的紅唇散發出一種微妙的光芒,舍開顧青山,她被左右的人從千禧宮攙扶出去,玫瑰花彎彎曲曲的在沿途上擺出了一條街道。秦玉嬌從花叢中慢慢的走出來,在金烏大殿前麵她頓足抬頭。

金烏大殿前麵的顧青山今天的喜服也格外的醒目,臉上抑製不住的笑容在陽光下奪目萬分。

他衝她伸出了手,秦玉嬌在眾人的矚目當中慢慢的靠近他笑道:“皇上,我們見麵了。”

“玉嬌,我等這一天等了好久。”

“是啊,等了好久。”

秦玉嬌嘴唇勾起了一抹詭異的笑容,又狠毒又滄桑。

顧青山微微一愣,潛意識裡麵似乎意識到了什麼,但是他冇有防備,眼睛看著秦玉嬌,寵溺而溫柔。

隻是,不消兩秒,他眼中的光一寸一寸暗下來,有痛,有問……

他的手指緩緩撫向胸口的位置,但目光仍舊在秦玉嬌臉上停著,好久,抬起伏在胸口處的手指。

修長而骨節分明的手指,儘是鮮血。

鮮血是從他胸口出處湧出來的,殷在他大紅色的喜服上,金色的線被鮮血浸透了,一寸一寸的暗下來。

顧青山看著她,淡淡喚她:“玉嬌……你……你是不是想起什麼了?”

“是。”

秦玉嬌的臉色忽然灰敗下來,在胸前鮮血的映襯下愈發頹敗,他想伸出手抓她,奈何她的眉眼疏遠,他們之間,猶如隔著千山。

“是的,顧青山,我全部想起來了……”

http://m.biquge775.com?若在是運氣好一點,你的孩子他日成了太子……”秦玉媚已經不想往下說了,她的一雙杏仁眼現在已經充血凸起,撲滿胭脂的臉頰此刻因為生氣變得格外的瘮人,冇有一點兒溫柔的模樣。還不止這些,她輕描淡寫地用長長的銅假甲片輕輕地提溜住秦玉嬌的一處傷口,秦玉嬌就疼得快要暈了。“怎麼樣?生不如死的滋味不錯吧?”秦玉媚直勾勾的看著秦玉嬌,髮絲輕搖,彆樣嫵媚的樣子因為譏諷更新增了幾分狠厲,“如果我說,隻要你乖乖的喝了這碗...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