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十八章

26

一扇鐵窗戶看向外麵的夕陽。秦玉嬌在牢房裡麵輕輕的哼著曲調,每天太陽升起來的時候就用磚頭在牆壁上麵劃出一道痕跡。時間對她已經冇有了意義,腦子裡麵卻依舊時不時會冒出來顧青山的身影。每一次隻要想到顧青山,秦玉嬌都會給自己兩巴掌,用疼痛提醒自己他是個多絕情的人,可是即便這樣還是不能忘記。“為什麼,為什麼就是這麼不爭氣!”劃了二十天的劃痕之後,地牢的大門打開,顧青山邁入牢房的第一反應就是捂住自己的口鼻,一臉...WWW.biquge775.com

“才一個多月,才一個多月他就過世了,這個事情難道就這麼算了嗎!我的戰兒,我的戰兒……”

秦玉媚在書房就開始好好打哭,顧青山並不是無情無義的人,自己的兒子死了他自然也很傷心。

可是他並未多說什麼,隻是說道:“當初若是玉嬌去的話,戰兒就不會死了。”

秦玉媚聽聞此話,哭聲戛然而止。

她呆呆的抬頭看著顧青山說道:“皇上,難道你的意思是認為臣妾害死死了戰兒嗎?他是臣妾懷胎生下來的孩子啊,是我們的骨血啊!”

顧青山用手撐著頭,他煩躁不安的時候,周圍十米以內的氣壓都非常的低。

秦玉媚哽咽的不敢再大聲哭鬨,她心裡隻恨秦玉嬌。為何要自殺,這個賤人本來就應該代替自己嚐盡人生悲苦。

再說要是她不想捅破這個事情,自己也不會這麼做。

都是秦玉嬌不好,都是她!

“玉媚。”顧青山突然說道:“明天跟朕去雪龍山散散心吧,朕有一點兒累了。”

秦玉媚本來還在哭,聽到這話突然就不哭了。

其實戰兒能活到多少歲數她一開始就知道,因為千花百媚她小時候誤食過,毒素一直冇有從體內完全的清理乾淨。

再加上她的身體好像本來就不容易保住胎兒,懷著的時候太醫就提醒過她。

為了保住這個秘密,秦玉媚也除掉了當時給她保胎的太醫。

她早就已經有了心裡建設了。

最近顧青山個把月都不去她那邊,她最擔憂的還是顧青山的愛被人奪走了,現在他主動提出來要一起出去散心,秦玉媚自然非常的開心。

她破涕為笑的連忙說道:“好!臣妾願意陪同皇上一起去,隻是雪龍山在哪裡?臣妾似乎冇有聽過。”

“一個小地方,朕年少的時候曾經在那邊生活過,對那邊有一點感情,你願意陪朕一起去吧。”

“願意願意,那臣妾今晚就準備準備。”

顧青山點點頭,她心裡頗為開心,臉上的淚痕還冇有擦乾淨,就帶著笑容先回去了。

宋雲等她走了之後才說道:“皇上,這事兒……”

顧青山把藏在桌子下麵的絹布拿起來摺疊好了放在了自己的懷裡說道:“讓她準備吧,到了那邊再說。”

“是。”

第二日宋雲安排好了一切,在天剛剛亮的時候,車子就已經出了都城往北邊走去。

冬天的清晨非常的安靜,山上也因為大雪的原因基本冇有什麼人上去,隻有主乾道上麵的路是因為獵人和商戶的原因,開好了一條路。

秦玉媚在地上走的時候凍的哆嗦,隨著顧青山往山裡去的時候,幾次還差點兒絆倒。

“皇上,這裡冰天雪地的有什麼好看的?咱們還是回去吧,這裡越來越冷了。”

“下雪的時候當然會冷了,但是這裡風景很獨特,你不覺得嗎?”

秦玉媚環顧四周,都是光禿禿的樹枝還有積雪可能隨時掉下來,一不小心也會踩到雪坑裡麵很難把腳拔出來。

她一路上都是跌跌撞撞的,好幾次人還倒在了雪堆裡麵。

等到了一處冰凍的小溪邊的時候,秦玉媚已經有一些狼狽,冇有事什麼耐心的說道:“皇上,我們換個地方吧,這裡太無聊了,又難走,當心裡麵還有獵人陷阱埃”

顧青山背對著他,麵對小溪說道:“是啊,這裡的確是會有獵人的陷阱,當初朕也不小心踩到過,好不容易掰開之後就掉到了這個小溪的上遊,有一個水潭,冬天很冰。

那一次掉下去,朕差一代點兒就交代在裡麵去了,還好那個水洞能通過一個人的距離,朕才從那邊遊出來,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這麼危險!”秦玉媚更加討厭這個地方了,“那我們還是趕快離開吧,彆在這裡了!”

顧青山轉身看著她,秦玉媚隱約覺得他的目光好像跟平時不一樣,可是顧青山對她伸出了手,她就乖乖地牽著了,什麼彆的東西也冇有想。

顧青山說道:“不在這裡站著了,的確冰上危險,咱們換一個地方吧。”

“好的,你說了算。”

顧青山把她帶著往東邊走,到了一處斷背坡的前麵才停下來,此時此刻她已經累的不行。

在雪地裡麵行走,還是在山上的雪地裡麵走路,比在水裡行走還要困難許多。

秦玉媚整個人都半靠在顧青山的懷裡抱怨說道:“皇上,臣妾已經累的不行了,這太陽出來山上還是冷冰冰的,也冇有什麼景色好看,咱們要不回去把。”

“愛妃覺得不好看嗎?”

顧青山鬆開她,走到斷背坡這邊,用手把滕邁撥開之後,看見後麵一個山洞,洞口結了一層霜。

他說道:“這個地方朕印象很深,曾經在這裡生活了一段時間,其實也記不得這山上還有什麼地方了,隻是水潭,小溪和山洞,絕對不會忘記。”

秦玉媚隱隱約約的覺得有什麼地方怪怪的,她很尷尬的笑著說道:“皇上也是不太來這種地方,纔會覺得很難忘吧。應該是從溪水裡麵爬起來之後在裡麵烤火取暖了吧。”

顧青山一聲不吭的看著她,秦玉媚覺得冷風透過了貂皮鬥篷直接往身體裡麵鑽。

她也不知道是哪裡突然一下靈光一閃,回過神來大驚失色的問道:“皇上,這裡是哪裡?不是雪龍山對不對?”

“不是嗎?嗬嗬,好像是叫薛家林來著,很特彆的一個地名,聽說以前在這裡的人都是薛家人,連樹木都是他們家種的才叫了這麼個名字。”

http://m.biquge775.com人不好,顧青山也隻當是宮人做錯了事情惹怒了她。他從來冇有想過有一天,秦玉媚在自己的眼裡,竟然扭曲變形。“忘記了?不重要?那什麼才重要呢?宋九,帶上來吧。”宋九對身後的人點點頭,身後的侍衛帶了一對夫妻過來。兩夫妻一身的毛皮保暖,看著粗糙,不過身體卻非常的結實。“玉媚,你認識嗎?”秦玉媚看了看他們,搖搖頭,又覺得不對,馬上點頭。顧青山說道:“到底認識還是不認識。”“我、我應該好像認識,是住在這附近的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