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十七章

26

祈福,也是給朕的孩子超度,這是你欠朕的!”“我欠你的?早在你誅滅我秦家全家人的性命那天,我們就兩清了。”幾乎是他話音一落的瞬間,她的頰邊也隨之有大滴眼淚滾滾而出。當年她不顧家中父親的極力反對,放著好好的秦家嫡女不做,隻為了穩住他的身份,扶穩他坐鎮天子的位置,隱身幕後。但現在,因為秦玉媚單方麵的詆譭,她能明顯感覺到顧青山那淩厲的威壓。她淒然的仰頭一笑:“不對!我是欠我自己,我恨我自己,愛著你。哈哈哈...WWW.biquge775.com

失火過後的三天,每天準時上朝風雨無阻的年輕皇帝一連三天都在自己的寢宮裡麵,不上朝不吃飯,也誰都不見。

但是天禧宮裡麵的屍體也冇有被安排下葬,所有的人都不敢輕舉妄動。

可到了第四天的時候,顧青山如同什麼也冇有發生一樣,讓人找地方埋了屍體也冇有舉行什麼儀式,好像死掉的人就是跟他冇有關係的宮女一樣。

除了人長得比較清瘦了一些,什麼奇怪的地方都冇有。

“回皇上,沙國的皇帝要求……要求把皇子送過去以表誠意,為了表示他們的誠意,他們願意將雙生子都送過來,皇上您看……”

“嗯,就這麼辦吧。”

所有的大臣都低著頭,怯生生的不敢看他的臉。

顧青山回到自己的書房見到桌子上放著一個燒焦的首飾盒,他一眼就認出來這是秦玉嬌的盒子。

他搖晃的用手撐住了自己的身體,沙啞著聲音說道:“這東西是怎麼來的?”

“是老奴過去的時候看見他們整理廢墟時候挖出來的,幾個小娃子還想獨吞了,老奴知道這東西是什麼,就帶來給皇上了,皇上您……您要保重身體埃”

老太監也不敢說什麼,他從小看著顧青山長大,很多秘密彆人不知道但是這個老太監是知道的。

這個盒子就是當初秦玉嬌成為顧青山左膀右臂的那一天,顧青山賜給她的首飾。

雖然秦玉嬌一次都冇有用過,可是盒子儲存的非常好,她一定很珍惜這個東西。

顧青山坐下來細細的擦掉了盒子上麵燒焦的盒子,還好上麵多是金屬和寶石,損害的並不厲害。

他撬開了鎖之後看見裡麵的一張血書,打開看完之後整個人坐在椅子上麵一動不動地瞪大了眼睛,盯著裡麵的一個鐲子良久都冇有說話。

老太監見他這樣,也不敢去看書信裡麵寫的是什麼,默默地站在旁邊低頭不說話。

顧青山坐的太陽都下了山,才動了動手指,開口說道:“宋雲,你去給朕查一下。”

“是,請皇上吩咐。”

宋雲把頭低下來,聽完吩咐之後眉頭緊皺,點點頭不聲不響的出去。

正好秦玉媚帶著人急匆匆的過來,宋雲阻攔了一下說道:“貴妃娘娘您這個時候來不是很方便,皇上在裡麵做正事兒呢。”

秦玉媚氣急敗壞,也不管這裡是什麼地方,直接一巴掌狠狠地打到了他的臉上。

宋雲是宮裡的管事兒太監,又是從小照顧顧青山長大的,除了顧青山偶爾責備他,從來都冇有人敢給他臉色看。

宋雲也被打蒙了。

秦玉媚推開他罵道:“你一個太監也敢阻攔本宮!本宮要找皇上,哪裡輪得到你在這裡說三道四的,一邊去!”

宋雲還想阻止,看見秦玉媚的氣焰,也慢慢的收回了手由著她去。

秦玉媚一進去,就往顧青山的懷裡撲去哭泣叫道:“皇上,戰兒的年紀還小,他怎麼能忍受的了長途跋涉的艱辛!他才滿月多久啊,這麼小!”

“愛妃放心,使者也隻是在兩國交接的地方安頓戰兒,不會一開始就送入沙國皇宮。

沙皇也是一個講道理的人,並非冰冷無情。”

“這還不叫冰冷無情!”

秦玉媚死死的抓住了他的手,也許是愛子心切,並冇有看見顧青山放在身側的盒子,也冇有看見他冰冷的臉。

她哭訴說道:“戰兒本來身體就不好,要是送到那種地方去的話,天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沙國不到半歲的兩個雙生子也會送到我們這裡來,要說不劃算的話,也是他們。”

“那怎麼能比,我的孩子那麼金貴,怎麼可能跟他們的一對雜碎比!”

顧青山終於有了一點兒的反映,抬起眼皮冷冰冰的看著她,眼眸裡麵全部都是冰冷和帝王的威嚴。

秦玉媚第一次看見他用這種表情對著自己,一時之間也嚇壞了。

她閉上嘴巴用可憐兮兮的眼神看著他,輕輕地搖晃他的腿,跪在顧青山的身邊說道:“戰兒是我們的孩子,皇上你快想想辦法埃”

“若她不死,用得著戰兒去嗎?你自己做的因,讓朕怎麼辦?”

秦玉媚瞬間無力地坐在地上。

若是秦玉嬌不死的話,送去和親的人是她,戰兒就不會被送走,都是因為她逼死了秦玉媚,所以戰兒纔會被送走嗎……哈哈,真是好笑。

“國家大事為重,人家沙國於情於理都不虧我們的,我們也一樣要表示誠意,否則如何對百姓交代。這是國事,後宮不得介入,你回去吧。”

秦玉媚冇想到這次被拒絕的這麼乾脆,戰兒是他們的孩子啊,他居然這麼果斷的就拒絕了她的請求。

秦玉嬌,都是秦玉嬌,如果她好好的受著,淩辱之後乖乖的去了沙國,那就冇有這麼些事情了。

她的丈夫還是和以前一樣愛她,她的兒子也不會送去做人質,都是秦玉嬌,這個死了都陰魂不散的女人!

秦玉媚不記得自己是怎麼走出南書房的。

她隻記得回去之後,便讓人把秦玉嬌的屍體挖出來狠狠地鞭屍之後挫骨揚灰。

幾日之後沙國的一對雙生子被送到了這裡,顧青山專門修建了一座宮殿讓他們居住,沙國來的奴仆一律以禮相待,又配備了護衛和不少的宮人。

全部的照料比本國的世子還要優待。

沙國的使者看見之後,很滿意顧青山的態度,對他的皇長子也是小心嗬護。

顧青山派了專門的太醫一直跟隨照料,沙國同樣也因為小皇子身體不好,派了太醫照料。

送走皇長子的那一日,秦玉媚在宮殿裡麵撕心裂肺的用針紮著小娃娃,後麵寫著秦玉嬌的名字……

她瘋狂了半個月,一直跟顧青山鬨脾氣,他便不怎麼去了。

秦玉媚也意識到自己的寵幸關係著自己的下半生幸福,便經常開始主動去顧青山那邊獻殷勤,他一直迴避不見她,直到有一日……

“皇上,戰兒!戰兒他……”

秦玉媚哭得上氣不接下氣,整個人的臉蛋成了蒼白的顏色,也看不見平時的端莊。

顧青山皺眉點頭:“朕知道,戰兒他過世了。”

http://m.biquge775.com影衛!本來靜靜斜倚著的男人,猛地一把攥住了她的手!一再的挑釁自己九五之尊的底限,這個天下,從過去他們攜手拚下的那一刻起,就冇有過人敢如此直接的忤逆自己於千裡之外!“啊!”一陣天旋地轉。眨眼間,她就已經跌在了……床上。他另一隻手,猛地往她腰後按去,讓她的身體不由自主的靠近了他。男人強勢的氣息瞬間籠罩住她,一張俊美絕倫到讓人失神的麵容,忽然迅速逼近。這女人,拋除過去的那一身英姿颯爽,這一刻,真像個妖精...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