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十四章

26

之夜,朕怎麼可能殺你,好歹你也是玉媚的姐姐,難道不跟我們說聲恭喜嗎?”“恭喜,你滿意了?”秦家的兩個女兒,嫡出的大小姐秦玉嬌,庶出的二小姐秦玉媚,一個好武,一個喜靜。可能也正是那股安靜的勁兒,讓顧青山動心,甚至讓他以為那日把他從雪山上揹回來醫治的人就是秦玉媚。秦玉嬌從來不屑解釋,也不想解釋,以為一個誤會而已,不可能比得過他們五年的生死情誼。她忽然笑了,全身唯一冇有受傷的就是她的臉。秦玉嬌的笑傾國傾...WWW.biquge775.com

秦玉嬌坐起身,不敢相信的看著這個男人。

剛纔他還把她壓在床上瘋狂索取,現在卻跟她開口說這樣的話。

他是如何做到能分這麼清楚的……

“皇上,你的意思,是送我去做人質?”

“不,不是人質,是和親。”

秦玉嬌呆愣的看著他。

這一年她嚐盡人生百態,自以為明白什麼叫做屈辱,而此時此刻她好像才真正明白屈辱的含義。

被自己心愛的人毀掉一切,然後……送給其他的男人?

“沙天逸要的是秦玉媚,你不怕我去了以後把事情捅出來,讓你們兩國交惡?”

“你不會。”顧青山非常篤定的說道:“秦家的清白,你不是一直想要朕來洗清嗎?朕的後方影衛將士,那些陪你出生入死的兄弟,你都要放棄他們了嗎?”

“哈,哈哈,哈哈!那我是要謝謝皇上對我的特彆關照了?”

秦玉嬌一邊笑著,眼淚就一邊流淌下來。

她原以為自己不知道心疼是什麼東西,可是現在她的心絞痛起來,快讓她無法呼吸。

他,竟然知道用自己生平最看重的東西來威脅她了!

顧青山冇有看她,淡淡的說道:“玉媚她已經是皇貴妃,還生了孩子,使者們也都見過玉媚了,她不能再去沙國,玉嬌,隻有你了。至於你身上的創傷,太醫說有辦法去掉,隻是會有一點兒疼,你要忍耐一下。”

所有的所有,讓她無力招架。

反正現在的她,除了這具身體可以保護無辜的將士們以外,她也冇有任何有價值的東西了。

顧青山說完了交代的話也冇有多留片刻,留下幾個人照料千禧宮的日常就離開了。

偌大的千禧宮還存留他的氣味,秦玉嬌的思緒飄到了兩年前。

她已經成為顧青山的影衛,所謂影衛,就是暗中保護主子的人,生死都是主子的。那個時候她總是靜靜地看著顧青山,覺得那樣就滿足了。

然後有一天在他喝醉的時候,一邊叫著秦玉媚的名字,一邊解開了她的衣服。

那一次之後顧青山七天都冇有見她,一直到他身陷險境,不得不然她介入的時候,秦玉嬌才能再見到他。

再一次把他從死亡邊緣拉回來的時候,她的背上也多了一條傷疤。

她坐在床頭呆若木雞的自言自語說道:“也許,那一次我就應該死了。”

秦玉嬌走到了書桌前麵,咬破手指在一張紙上麵寫下了幾個字,摺疊好之後叫來了一箇中年宮女說道:“等我離開皇宮之後,就把這個交給顧青山。”

宮女警覺的看著她不說話,秦玉嬌笑道:“我馬上就要去和親了,是皇帝點名選的我,現在我說什麼皇帝都要聽我的,否則他無法對外交差。”

她從櫃子裡麵拿出來最後的首飾,全部都是當初顧青山說她戴著好看,就被秦玉嬌保留下來的,在秦家被查抄的時候隻有這一批留下來了。

“在我離開皇宮之後,你把這封信給顧青山,這些首飾就都歸你所有。如果你不照做的話,我保證你會過的比我難看。”

中年宮女在皇宮的時間長了,知道什麼事情應該做什麼事情不應該做。

像這樣的事情本來不是她應該管的,但是看見秦玉嬌的生活,她也不想過成這樣。

她說道:“您已經離開皇宮,又如何知道奴婢有冇有將東西遞交給皇上。”

“不管我在哪裡,隻要他看見這封信,都會做出一些事情,我會知道的。如果他冇有反應,那就證明你冇有做,我會讓你後悔的。”

秦玉嬌現在冇有一點兒的威脅力,她的話卻讓宮女不得不信。

宮女接過信件的時候,秦玉嬌頓了頓說道:“如果我冇能從皇宮走出去就死了,也麻煩你把東西給他。”

“奴婢知道了。”

宮女收好了信件,卻冇有拿走飾品便出了大門。

秦玉嬌沉默了片刻,用手上的血又寫了一封信放在了首飾盒裡麵。

秦玉嬌冷笑說道:“顧青山,我也想知道,你看見信之後會是什麼樣的表情。”

十日之後便是和親的日子,她被換了一個身份和名字,身上的傷口在藥物的作用下自由幾處隱約可見傷痕的印子。

這幾日她受儘疼痛把自己身上的皮換了一層,本來就虛弱的身子已經剩下不了多少力氣去折騰。

隻要有時間,秦玉嬌基本上就躺在床上或者貴妃榻下麵。

已經進入冬天,帝都的寒冷又一次襲來讓她想起去年的這個時候,她在千禧宮受到的一切屈辱……

“姐姐彆來無恙。”

秦玉嬌最不願意聽見的就是這個嬌媚的聲音。

她連眼皮都麼有抬起來一下,躺在軟塌上麵說道:“皇貴妃不好好照顧自己的兒子,跑到這裡來乾什麼?明天我就要出嫁,此生我們也不會再見麵了,你還來做什麼。”

“好歹姐妹一場,總是要來給姐姐送行的,順便給姐姐送一份禮物。”

http://m.biquge775.com,她的頰邊也隨之有大滴眼淚滾滾而出。當年她不顧家中父親的極力反對,放著好好的秦家嫡女不做,隻為了穩住他的身份,扶穩他坐鎮天子的位置,隱身幕後。但現在,因為秦玉媚單方麵的詆譭,她能明顯感覺到顧青山那淩厲的威壓。她淒然的仰頭一笑:“不對!我是欠我自己,我恨我自己,愛著你。哈哈哈哈……”“你想激怒我?”顧青山黑耀的雙眸慢慢地眯起來,反而是突然用力地摟住了她的腰,挪動腳步,把秦玉嬌頂在了大樹上。“你究竟想...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