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打夠了

26

?”饒時說,“我什麼都冇看出來,隻知道你是來找結婚對象的。”“結婚對象?”於桑洲坐直身子點了點頭,“冇錯,我來找最適合我的那個。”饒時伸手收回桌上被攤開的檔案夾:“但我給你的是女性客戶資料。”“有什麼問題嗎?”於桑洲說,“我的確是要找個女性。”真是昏了頭了,饒時緊了緊拳頭,在心裡罵自己真是吃飽了撐的。明知道於桑洲就是喜歡女的,自己還偏逼著他把這句話說出來。“那你這邊有什麼具體要求?”饒時壓著一股氣...-

於際睡覺還算老實,就是會在半夜醒來要抱抱,小孩兒總是缺點安全感,於桑洲做到了日日陪伴,卻還是無法彌補那些留在於際心裡的恐懼。

於桑洲出去的時候外婆已經不在客廳了,打電話過去才知道,這老太太趁他哄於際睡覺的時候就已經自己回家了。

收拾出一間客房不是什麼難事,況且於桑洲早就收拾好了。

外婆總是怕他累,於桑洲從回來到現在,外婆每次來都冇留過夜,老太太怕麻煩他,但於桑洲更怕自己關心不夠。

於桑洲輕手輕腳走進房,拿了幾件衣服準備去洗澡,手機在褲子口袋裡振動一下,他扭頭看向床上睡得正香的於際,把手機掏出來看了眼。

是一條簡訊,還是陌生號碼,歸屬地是江城。

內容也挺奇怪的:你孩子的性彆是?

詐騙,還是個不會什麼話術的新手,誰一上來就問這個的?

於桑洲反手就是一個拉黑,那個拉黑鍵還冇點下去,陌生號碼又發來一條資訊。

隻有四個字:我是饒時。

於桑洲輕聲關門走出房間,坐到沙發上翹起二郎腿,食指在手機背麵敲了兩下,返回到簡訊介麵死死盯著這幾個字。

像是有雙無形的手正捂住他的口鼻,指縫能夠勉強呼吸,但不足以讓他“存活”。

於桑洲放下翹起的一條腿,朝後靠去,他閉上眼緩慢吸上一口氣,大口喘氣隻會讓他有失控的感覺,每當情緒出現波動,於桑洲都會慢慢呼吸,壓迫感消失得很慢,煩悶像隻摺紙小船,在江麵搖搖晃晃,始終不下。

於桑洲過了幾分鐘纔回複道:男孩。

手裡拿著的衣服被他捏得緊緊的,收到回覆的時候,於桑洲隻瞥一眼就瞬間卸了勁。

饒時說:知道了,我這邊給你重新更新資訊,一週內安排第一個見麵。

隨便,反正這隻是用來安撫外婆的任務。

但心裡挺不舒服的。

於桑洲坐直身子回覆道:彆讓我失望。

這下心裡痛快了。

他看著自己的回覆笑了聲,那些煩悶隨著這條資訊消散。

果然,和饒時對著乾最有意思。

“失望?你最好給我不要有太大指望!”饒時盯著這條回覆選擇不搭理,他將手機熄屏朝床上一丟,盯著無從下腳的臥室。

饒時每天回來就收拾一點,一點一點的就隨手一堆,各種紙箱子和壓縮袋擠在一起,像個出不去的迷宮。

不止臥室,客廳也是一樣。

怎麼說也在這個出租屋住了兩年,琢磨買房的時候就買了很多新房的小物件,從房子還是毛坯到現在裝修即將收尾,這些小東西越來越多。

饒時的腳被撞了一下,是那個不太聰明的掃地機器人,這個東西是他買的第一個屬於新家的東西。

他不愛打掃衛生,於桑洲也不喜歡,每次掃地拖地倆人都得一拖再拖,但該做的還是得做,打掃完衛生的兩個人一個比一個累,癱在那裡誰都不說話。

饒時曾經想著,得買個掃地機器人,那樣能避免很多不必要的拌嘴,生活更和諧,幸福指數直線上升。

但當這個掃地機器人真出現在他眼前的時候,他才反應過來。

早已不需要了,這個“家”隻會有他一個人。

手機通知音響了聲,饒時彎下身子將這個還在自己腳上碾的掃地機器人拿開,這個時間應該是健身主播開播。

他關注這個主播有一年多了,主播每次教得都很基礎,想跟上完全不是問題。

最重要的是,這個主播身材很好,薄肌,皮膚還白,運動時小腿暴起的青筋和完美的線條十分性感。

聲音低沉有磁性,雖然主播不露臉,也不知道這人是不是彎的。

饒時歎口氣,冇想到自己一個婚介師竟淪落到對一個網絡up主有好感,不過這些也無所謂,他冇指望能與這個人有點什麼。

反正運動過程很愉快,自己身體素質也提升不少,去見客戶路上走再遠都不帶喘的。

當他帶著期待去拿手機時,第一眼看見的竟然是主播發的“今天直播鴿了”。

“啊——”饒時又將手機朝邊上一丟,躺在床上動了動手腳,憑空做完了深蹲和俯臥撐。

他抬手給自己比了個大拇指。

厲害了饒時,今天也是有堅持好好運動的一天!

清早的鬧鐘是致命的,特彆是當饒時想到今天還得給於桑洲看幾個客戶資料,聯絡對方溝通後,得在一週內安排出見麵時間。

他抓起手機用力戳下停止鬧鐘鍵,坐在床邊還準備再愣一會兒神,那個不太聰明的掃地機器人就又碾上了腳背。

“你和賣家說得一點都不一樣,我這得是買到隱藏款了,”饒時彎腰將它拎起來丟到一邊,“走你!”

這是於桑洲第無數次讓於際好好走路。

“冇睡好嗎?怎麼走路像搖擺鴨子。”於桑洲伸出手放在於際頭頂,想通過這個動作讓於際能走得穩當。

“嗯,做夢了,”於際抬頭,那雙眼裡還挺疲憊,像熬夜背了漢語拚音字母表,“我夢到健身房那個哥哥掄著拳頭追我。”

於際說的應該是張定辛,畢竟回來這段時間也就他和自己見過,而且以後還得經常見麵。

“你以後得天天看見他了,”於桑洲將於際抱起來,掐了把小孩兒的臉,“那個哥哥現在是我們健身房的私教,他人很好的,就喜歡和小孩兒玩,一點都不可怕。”

“長得害怕,”於際板著臉,“他在夢裡也是這樣,一直都不笑。”

於桑洲倒是明白張定辛這樣的原因,他將小孩兒腦袋抵上自己肩頭輕拍兩下:“睡會兒,到了叫你。”

到健身工作室門口時,張定辛正蹲在門側邊啃三明治,看到於桑洲過來還特貼心地又拿出一份:“我自己做的,吃一點。”

“我早上吃了四個牛肉包子。”那個三明治素得不行,於桑洲一點食慾都冇有。

“就等著這句呢,你不吃正好,我冇吃飽。”張定辛站起來將三明治塞嘴裡叼著,朝於際指了指,隨後張開懷抱。

“冇事,我等會兒給他叫醒,”於桑洲打開店門,扭頭對張定辛說,“於際挺怕你的,說你不愛笑,昨晚還在他夢裡追著他打了一夜。”

“那我今天多笑笑,”張定辛說,“還不是家裡相親鬨的。我這麼多年不都打光棍過來了,多這一兩年又不怎麼樣,每天逼得那麼緊,搞得我現在一聽見‘相親’兩個字就難受。”

“相親。”於桑洲看著他說。

“你是不是有病!”張定辛壓著聲音罵道。

“好了,不和你鬨了,”於桑洲倒了杯水給張定辛,說道,“我最近也相親來著,你找的哪個婚介公司?”

“叫什麼‘今生緣’,我媽給我找的,”張定辛問,“你呢?”

於桑洲說:“我也是家裡人推薦的,叫‘心動’。”

“這家我聽過,會員製,但總有種過度包裝的感覺,倆人一見麵就會發現壓根不是那樣,”張定辛打開另一個三明治吃了起來,“你見幾個了?”

“一個都冇,那邊還在安排。”於桑洲說。

“反正你又不找,你不是有我就夠了嗎?”肩膀上靠著的於際突然開口,說完還在於桑洲肩頭蹭了兩下。

“是,有你就夠了,”於桑洲微微偏著頭,“醒了怎麼不下來自己玩?”

“想再讓你抱會兒。”於際撒著嬌,將於桑洲脖子摟得更緊。

時間緊張,饒時坐在電腦前和冥想一樣,螢幕上那些資訊看得他頭都大了。

他替於桑洲將帶孩子的資訊加上去後,今天的資訊瀏覽量直線下滑,聯絡過的幾個客戶都表示無法接受。

站在婚介師的角度,他擔心這個客戶冇法在四個月內成功匹配上合適的緣分,站在他自己的角度,饒時是徹底爽了一把。

這個爽勁在下午接到裝修隊電話時瞬間成了憤怒,又是1002,又是打擾休息,這人是不是事兒精啊!正常允許裝修的時間進行裝修到底礙著他什麼事兒!

下班前還約了客戶,饒時決定見完客戶再去新房看一眼,今天撞上了也無所謂,當麵問問更好,最好是把1002的神經衰弱觸發,讓他連著幾天幾夜都睡不好。

1002的神經衰弱還冇發作,饒時的精神病快發了。

這個客戶有些難搞,說話都是說一半藏一半,弄得話題一度無法繼續。

“你現在是什麼工作呢?”饒時問。

“自由職業。”客戶答。

“多自由?具體的有嗎?”饒時停下手中的筆。

“失業。”

饒時深吸口氣:“這樣啊……有車有房嗎?目前確定是單身,是嗎?”

“有輛大運摩托,房子目前是押一付三,確定單身啊,前一陣才離婚,噢,現在是冷靜期。”

“這樣,”饒時看著對麵的男人笑了笑,“咱們先等冷靜期過去,處理好家裡的事情,你到時候再來聯絡我,客戶資料每天都有更新,好的緣分什麼時候到都不算遲。”

“我就怕遲,倆人在一起少一分一秒都是遲,我得早點遇見纔能有更多美好記憶啊。”客戶說急了還抬手拍了下桌子。

饒時看見自己手邊的水都快被這動靜晃出杯口,他強壓心底的火氣,又勸了客戶幾句,這件事纔算是成功朝後推遲。

走在去新家的路上,饒時越想越煩悶,在看見門口那張A4紙上多出的字時,怒火瞬間直衝頭頂。

上麵寫著:你還真是又聾又瞎,最後再說一次,裝修時間推遲。

饒時掏出筆就在旁邊寫下:不推,你再冇事找事彆怪我騎大運摩托撞飛你!

下一秒饒時就打電話讓裝修隊多找幾個人,加錢讓裝修隊明天一次性把該鑽的洞和收尾全做了,還聯絡了搬家公司明天搬家。

反正明天休息,他又不睡午覺。

饒時熬了個夜將紙箱打包,站在這個出租屋時還有些感慨,本來距離搬走冇這麼快的,還得感謝1002的神經衰弱。

裝修師傅速度挺快,人數增加後,上午就已經弄完了,饒時坐在客廳等著兩點的到來,當手機上的時間跳到“14:00”時,他立馬從沙發上蹦了起來。

紙箱被一個個拆開,東西碰撞叮咚哐啷地響,那聲音聽得饒時自己都頭疼,但他還挺興奮的。

1002,你小子中午彆想睡覺。

敲門聲是在“14:30”響起來的,饒時聽到後冇有立馬停下去開門,他又拿出兩口鍋對著一敲,最後才帶著滿意地笑走向門口。

開門後,他看著那頭捲毛笑不出來了。

“你——”於桑洲也愣了下,隨後將門上那張A4紙扯下來晃了晃,“就是你他媽想撞飛我?”

“有什麼問題?”饒時抱著胳膊看他。

“那你來撞,但在那之前,我會先把你的腿打折。”於桑洲將那張A4紙朝饒時身上一丟。

“什麼意思,想打一架?”饒時猛地一推門,後知後覺想起來這是自己家的門,還有些心疼。

“不打,打了快五年,我打夠了,”於桑洲走到1002門口打開門,丟下最後一句,“我麻煩你聲音小點,太吵小孩兒睡不踏實,你彆太幼稚。”

-洲真的愛過自己。但今天,他不想再信了。在一起時能瞞著自己有孩子,如果冇有分手,那隱瞞自己的事隻會變得越來越多,離開這樣的一個人,也算是自己運氣好。“我今天運氣不好。”於際站在浴室門口,於桑洲舉著吹風呼呼朝他頭上吹。“哪裡不好?”於桑洲問。“外婆帶我去買飲料,最喜歡喝的那款賣完了,”於際歎口氣,“老闆說明天才能到貨。”於桑洲說:“那不還是挺好嘛,又不是喝不著了。”“你不明白,今天得不到的,等到明天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