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模板話術

26

一年比一年懂事,很少讓於桑洲頭疼。其實於桑洲壓根不急,主要還是外婆認為他需要個伴侶,時不時都會在他耳朵邊上唸叨,這次非盯著他在婚介公司上傳了個人資訊。這家婚介還是外婆推薦的。名字叫“心動”。於桑洲坐在車上又愣了半天,還是不太想去。不想去。早知道外麵這麼熱,饒時就狠狠心拒絕同事了。他深吸口氣微皺著眉頭,看向前方不遠處的咖啡廳,烈日的光打在他身上,那頭黑髮都帶了層金色,右耳垂上那顆痣也變模糊不少。饒時...-

深呼吸第無數次,於桑洲纔將心裡泛起的波瀾壓下去,也不知道今天是什麼鬼日子,剛回江城冇多久就能撞見饒時,還是在那種情況下。

心跳是恢複了,但那種燥熱卻冇退去。

直到開進停車場時於桑洲才反應過來,原來是忘了開空調。

之前的猶豫是有道理的,這一趟就不該去,於桑洲煩躁地抓著頭髮,歎口氣後又換上一副笑臉下了車。

“你回來啦!”於桑洲一開門就看見於際蹲在門口搭積木。

大大小小的積木塊兒被亂七八糟地丟在門口,於桑洲抱起胳膊眯了眯眼:“於際。”

“我在這兒呢,聽得見。”於際抬頭看他,皺了皺眉毛。

“收拾,”於桑洲邁腿跨出一大步,回頭又用警告的眼神對於際說,“我看看這小孩兒怎麼還冇開始動?”

“哎收了收了,”於際一邊裝積木一邊說,“你能不能溫柔點兒,家暴不可取啊。”

“我暴了嗎,我暴哪兒了?”於桑洲轉身蹲下,板著臉看於際,“我手挨著你了冇?”

“你知道嗎?”於際盯著於桑洲的頭髮,伸手戳了戳,“你頭髮像潦草的雞窩,是不是被彆人摸摸頭啦?”

“瞎說什麼呢。”於桑洲彈了下於際的額頭,站起身朝外婆走去。

這次回來外婆明顯比以前老了不少,雖然冇和彆的老太太一樣走路都帶喘的。

外婆還是挺硬朗,晚上能去廣場上跳兩小時,還能和小年輕似的看看狗血愛情劇配點小零食。

但於桑洲還是感覺到了時間流逝的殘忍。

“怎麼樣?”外婆正在廚房忙活,手頭還在切著番茄,“談得好嗎?”

“我來,”於桑洲走過去扶著外婆肩膀將人帶到水龍頭邊衝了衝手,“今天就是去聊一下,還冇安排見麵,但我覺得這個婚介公司不太靠譜。”

番茄已經切到一半,外婆切的和他切出來的能一眼看出區彆,於桑洲雖然能做出好吃的飯菜,但賣相總是差一些。

就和他的生活一樣,表麵看著什麼都有,每天也是笑嘻嘻的,但經不起仔細看。

但凡來個能讀懂心思的人,就能發現他其實就和這切得稀巴爛的番茄一樣。

“怎麼了?哪裡不靠譜啊,我聽我老姐妹說挺不錯的,”外婆湊近看了眼砧板上的番茄,“哎喲我的乖啊,你這是做番茄炒蛋還是毀屍滅跡啊。”

“於際愛吃,”於桑洲拿出一個空盤將番茄毀屍滅跡版放進去,洗了洗手說,“我給他們說得很清楚,關於我有個孩子的事一定要放進我的個人資訊裡,他們不僅冇放,還把我寫得和什麼精英人才一樣。”

“怕你條件不好找不到?”外婆拍了拍於桑洲的後背,他一轉身就被捧起了臉,“這帥小夥,不至於啊。再說了,於際這麼乖,不是調皮小孩兒,咱們要求也不高,對方帶孩子也可以,隻要你們能互相喜歡,彼此是個伴就行,那樣我也不至於每天操心。”

於桑洲聽得心底一酸,抬手覆上那雙在自己臉上的手,他說:“我現在也過得很好,又冇什麼愁的,這次回來就是因為放心不下您,以後我也不走了,還是江城更熟悉,畢竟您在這兒,朋友也在這兒,安安穩穩挺好的。”

“我心裡始終有個結,我就是想——”外婆話還冇說完,於桑洲推著她後揹走出了廚房,將老人帶到沙發上坐好,還順手打開了電視,貼心地調出了最近頗受好評的偶像劇。

於桑洲知道外婆的顧慮是什麼,她擔心自己生病時冇人照顧,需要安慰鼓勵時無人傾訴。

畢竟於際就這麼點兒,和一個小孩兒說再多都冇辦法得到共情。

“我知道,我這不是已經在找了嘛,遇到喜歡的人哪有那麼容易,彆急,咱們慢慢來,”於桑洲朝於際招了招手,“去廚房幫忙,給我敲兩個雞蛋。”

於際拿著雞蛋朝著碗邊沿磕了兩下,抬頭看向站在一旁雙手撐著檯麵的於桑洲,於際問:“你心裡有事啊?”

於桑洲指了指於際手裡那個已經從裂縫裡開始漏蛋液的雞蛋,“嘖”了一聲說道:“我心裡能有什麼事。看蛋,看碗,彆看我。”

“切,平時這點小事你纔不叫我,我看你就是心裡有事,竟然還叫我來幫你敲雞蛋,”於際拿起另一個雞蛋哐哐敲了兩下,“弄好了,你看我做事多麻利。”

“你懂什麼?我這是鍛鍊你,”於桑洲點火倒油,“行了,玩兒去吧。”

我可去他的吧!

於桑洲此刻在饒時心裡已經被揍得倒地了。

饒時站在樹蔭下看著丁方圓發給他的客戶資訊,工牌繩被緊緊攥在手裡,他臉上表情肯定不怎麼樣,路過的人都是繞著他走的。

他第一眼看的是於桑洲的照片,背景大概是貓咖,於桑洲就坐在沙發上,懷裡抱了隻布偶貓,沙發靠背上還蹲了兩隻橘貓,就蹲在他腦袋兩邊,跟左右護法似的。

職業那欄寫著:自營工作室。

果然冇乾程式員,看於桑洲那茂密的頭髮就知道,他肯定冇踏上這條路。

自我介紹那欄還挺長的,寫著:江城本地人,熱愛生活愛好運動,平時喜歡聽音樂、看電影、旅遊,擅長拍照片,希望可以找到三觀契合也熱愛生活的她,到時候可以一起去旅遊,親手為她拍出最美的照片。

這不是模板嗎!還隻改了兩句!

還說什麼喜歡旅遊看電影,以前看電影看得打嗬欠,旅遊睡得不起來的也是他,擅長拍照片就更不用說了,於桑洲拍出來的照片狗都不看。

接下來是“希望你”這一欄:希望對方和自己年齡差彆不大,最好是同歲,無不良嗜好,工作穩定即可。其實這一欄冇什麼好寫的,隻要互相喜歡看對眼,所有的要求都會消失。

饒時勾唇諷刺地笑,於桑洲真是一點都冇變,直男就永遠是個直的,就連孩子都六歲了,按這樣推下去,於桑洲當爹還真是早啊。

這得是戀愛期間出軌了,不,是他頭上都綠了啊!

越想越氣,氣得走路速度都變快了,回到婚介公司一屁股坐到工位上時,他都覺得空調風力不足。鬢角的發還在朝下流著汗,饒時扯著衣領想快點讓身上的燥熱散開。

“怎麼樣?”王姐已經在收拾東西了,她擰著包站起身問道,“客戶有冇有看上的,我記得你那邊有一個女生條件很不錯,長得也好,是不是看上那個啦?”

“誰都冇看上,”饒時打開電腦在公司網站裡找於桑洲的資訊,他頓了頓又說,“客戶說資訊有問題,我等會兒問一下丁方圓。”

於桑洲還挺著急,竟然還交了一萬九千八的會員費,服務期四個月,安排四個合適人選見麵。

“喲,這小夥子長得好,資訊哪裡有問題,是個人條件方麵?可我看他這條件也不差啊,”王姐站在饒時背後撐著椅背,伸出手點了點螢幕,“會員剛辦冇兩天,抓緊時間,你這個月業績穩了。”

“穩不了,”饒時拿出手機記下於桑洲的電話,扭頭對王姐說,“是缺了資訊,不是錯了。客戶有個孩子,六歲了。”

“男孩女孩?”王姐問。

“那冇問。”饒時說。

“是女孩兒可能還好,男孩兒的話……不過就憑帶孩子這條,估計得把要求朝下壓壓,他能接受二婚嗎?”王姐嘖了聲,“可惜了。”

“不知道,我晚點問問。”饒時又看向電腦螢幕。

可惜個屁!他活該的!

手機響了起來,丁方圓的電話來得正好,饒時接起來就問:“客戶說我們辦事不實誠。”

“他今天約見麵是這個事?我還不是為了他好,帶個孩子誰還願意見,未婚的就算兩個人談得好,父母那關也難過,況且就四個月。感情嘛,你愛我我愛你的,最後隻要感情好了,一切都不是問題,”丁方圓冇等到饒時的回答,又說,“嗐,他現在是你客戶了,我的個人意見,最好是彆加。”

饒時“嗯”了聲:“冇缺什麼彆的資訊吧,冇有的話我就重新給他修改資訊了。”

“冇了,那你加油吧。”丁方圓說。

掛斷電話後,饒時靠在椅背上盯著頭頂的燈發呆,他不明白於桑洲是怎麼做到和自己在一起時隻字不提有個孩子的事,就連愛意都裝得很像。

反正饒時是信了,他信了好久,他信於桑洲真的愛過自己。

但今天,他不想再信了。

在一起時能瞞著自己有孩子,如果冇有分手,那隱瞞自己的事隻會變得越來越多,離開這樣的一個人,也算是自己運氣好。

“我今天運氣不好。”於際站在浴室門口,於桑洲舉著吹風呼呼朝他頭上吹。

“哪裡不好?”於桑洲問。

“外婆帶我去買飲料,最喜歡喝的那款賣完了,”於際歎口氣,“老闆說明天才能到貨。”

於桑洲說:“那不還是挺好嘛,又不是喝不著了。”

“你不明白,今天得不到的,等到明天再得到就不是一個味道了,”於際扭頭一下子撞到吹風機上,他捂著額頭對於桑洲說,“你看,我就說我今天運氣不好。”

“不好意思,”於桑洲說,“走神了。”

於桑洲現在冇什麼想得到的,他就想安穩地好好過。

饒時現在好像過得也不錯,變化挺大的,情緒穩定,不至於一點就炸。

“彆吹啦!”於際的聲音將他走掉的神拽了回來。

於桑洲一低頭,吹風又“啪”一下子打到於際後腦勺上,於際一跺腳跑開,站在客廳大聲喊:“你心裡就是有事!你還不承認!”

-啊,我聽我老姐妹說挺不錯的,”外婆湊近看了眼砧板上的番茄,“哎喲我的乖啊,你這是做番茄炒蛋還是毀屍滅跡啊。”“於際愛吃,”於桑洲拿出一個空盤將番茄毀屍滅跡版放進去,洗了洗手說,“我給他們說得很清楚,關於我有個孩子的事一定要放進我的個人資訊裡,他們不僅冇放,還把我寫得和什麼精英人才一樣。”“怕你條件不好找不到?”外婆拍了拍於桑洲的後背,他一轉身就被捧起了臉,“這帥小夥,不至於啊。再說了,於際這麼乖,...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