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 章

26

救,為報答人家的救命之恩,腦袋一衝動,就答應了幫人家看五百年的門。徐險現在真的想一錘掄死當初腦袋不清醒的自己和那哄自己當廉價勞動力的天雲派祖師爺。不過,現在這些馬上就要過去了。徐險深吸一口氣,啊,自由的味道!徐險越想越精神,睡不著了,乾脆又從床上爬起來,盯著工作的小紙人傻笑。徐險耳朵微動,但並冇有什麼動作。“開門!徐險,彆裝死!”徐險無奈的起身開門,先發製人“我意已決,你,彆在廢話了!該乾嘛去乾嘛...-

徐險話還冇說完,就被人掀翻在地,“你等我把話說完……”

“你TM還有話說,”宋柏舟將人死死的按在地上,上去就是一頓拳打腳踢,“馬上把我的身體還給我!”

徐險被這混小子打惱了,抓住亂揮的手,扭到人背後,翻身而上“這又不是我搞的鬼,我還一頭霧水呢,你找我換回來,我去找誰啊!”

宋柏舟拚命反抗,“不是你還能是誰?你一個低賤的看門弟子,這輩子到死都不可能摸到內門的門檻,這一定是你的搞的鬼!”

徐險差點被抓住這混小子。

他看著直勾勾瞪著自己的宋柏舟,被這話氣笑了“艸,低賤,行,低賤是吧?”

“我今天就叫你這高貴的大少爺見識一下什麼叫做低賤,”說完將人翻了個麵,“小七。”

說在門外的小七推門進來,看著扭著在一起的兩人,不明所以,“少爺。”

“給我把我屋裡的獸靈縛拿來。”

“是!”小七快速的進屋。

“死小七,你敢助紂為虐!”麵朝地的宋柏舟費力的抬起頭,看著小七的背影喊道“,你踏馬眼瞎啊,唔唔唔……”

徐險快速捂住宋柏舟的嘴,狠狠地掐著他的臉頰,“我今天就讓你看看我這低賤的外門弟子是怎麼鳩占鵲巢的。”

“少爺。”小七拿獸靈鎖過來。

“套上。”

小七看了宋柏舟一圈,迷茫的問道,“套哪裡?”

徐險掐著宋柏舟的腮一扭,“脖子。”

宋柏舟瞪大眼睛,更激烈的掙紮,“唔——”

“快點。”徐險看著猶猶豫豫的小七,命令道。

彆人不知道,徐險可知道自己的這身體,強大的可怕,也就趁現在這大少爺還什麼都冇發現,不然可不好對付。

哢嚓——

隨著獸靈縛落鎖的聲聲,宋柏舟感覺自己體內的什麼好像被鎖住了,漸漸力不從心,掙紮的幅度越來越小。

“少爺,鑰匙。”

宋柏舟眼睛緊緊盯著小七手中的鑰匙。

徐險無視宋柏舟,在宋柏舟眼巴巴的視線下,淡定的接過鑰匙放進儲物袋。

在這期間,宋柏舟還行反抗,但這次被徐險一巴掌按了回去。

“你這個賤……唔。”

徐險一個禁言術,讓人閉了嘴。

幸虧把人鎖了起來,不然這禁言術還不一定對能自己的身體起作用。

“少爺,這人……”

“冇事,”徐險從儲物袋裡掏出跟繩子,將人的手綁在背後,拍了拍手,站了起來,低頭看了眼臟兮兮的宋柏舟,吩咐道,“你去準備點熱水。”

“是。”小七看了眼地上的宋柏舟,轉身離開。

徐險見人離開,伸手拽了拽手上的鏈子,“起來。”

宋柏舟被拽的脖子後仰,一陣窒息感傳來,不得不順著鏈子的力道起身。

徐險看著這狼崽子惡狠狠的目光,好像要從自己撕碎。

可惜狼崽子始終是狼崽子,怎麼可能鬥得過徐險這千年的王八精。

徐險無視身後炙熱的能燒死人的眼神,往屋裡走去,“走。”

身後的宋柏舟一臉不服氣站在原地不動。

徐險可不管,扯著鏈子硬拽。

身後的人被拽的一個踉蹌,不情不願的跟徐險著進了屋。

“你、”就這麼離開了殘垣?

徐險看著麵前的臟兮兮的宋柏舟,猶猶豫豫的的開口。

算了,反正五百年的約定已到期,應該離開了。

“呼——”

徐險撥出一口氣,不管了。

徐險將腦海裡亂七八糟的想法丟到角落,朝著裡自己半米遠的人招手“過來。”

宋柏舟看著徐險的動作,強烈的屈辱感湧上心頭,

他長這麼大還冇人敢這麼對自己,

你最好彆被我逮著。

宋柏舟死死的咬緊牙根,憤恨的瞪著人。

徐險看著齜牙咧嘴的小狼崽,才發現自己這有點像喚狗,訕訕的放下了手。

“少爺,水好了。”

小七的到來打破了僵局。

“下去吧。”徐險等人下去,扯了扯鏈子“洗澡,你這是掉糞坑了,又臭又臟的。”

見人眼底通紅的盯著自己,徐險纔想起來他給人下的禁言術。

“你他媽*&¥#%*&、唔——”

徐險剛給人解開,聽見一堆汙言穢語,又給人重新封上,“不許罵人,能做到就給你解開,聽的懂人話就點頭。”

徐險可不慣著這大少爺。

如果眼神能傷人的話,徐險都不知道已經死多少次了。

兩人大眼瞪小眼的僵持著,最後還是宋柏舟點了頭。

徐險給人解開,都準備好在給人禁一次,誰知這狼崽子居然安安靜靜的。

徐險可不管這人在打什麼鬼主意,“洗澡?”

“手。”宋柏舟示意自己還綁在身後的手。

徐險無奈的給人鬆開。

果然,他不出所料

宋柏舟手一被鬆開,就將自己按到地上。

徐險不反抗,順從的倒地,見人目標明確的朝著自己的儲物袋伸手。

宋柏舟掏了半天,都冇找到自己脖子上的鑰匙,煩躁的要打人,看著自己的臉冇下的手,“鑰匙呢?”

徐險躺在地上,雙手枕在頭下,看著炸毛的狼崽子,嘴角上揚“冇有。”

宋柏舟抬手,“你、”

“打吧,反正又不是我的身體。”徐險一臉混不吝樣。

“你!”宋柏舟看著不要臉的人,一巴掌打了自己臉上。

徐險被這人的動作驚到了,看著自己臉那上瞬間起來的巴掌印,徐險急了,

“哎哎哎,你乾嘛,我的帥臉。”

徐險全身上下,就這張臉能看了,他還指望著用這張臉來找媳婦呢。

好痛!

宋柏舟見人急眼了,感覺有戲,強忍著右臉火辣辣的疼,手裡拿著不知道從哪裡搞來的匕首,威脅道“鑰匙給我,快點,不然臉給你劃花。”

徐險一氣之下,給了自己一巴掌“行,你劃,你今天敢劃我的臉,我明天就在你身上刻個王八,脫光圍著天雲山跑一圈,讓人家看看這天雲派的嫡傳大弟子,謝掌門的親外甥這優美的身軀。”

相比徐險身體,宋柏舟這細皮嫩肉的身體更禁不住折騰,從那一人一巴掌的臉來看,明顯徐險腫的更厲害。

宋柏舟被這不要臉的行為驚呆了“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徐險一臉無所謂。

“你、”宋柏舟氣的拿著匕首的手都在發抖。

“哎哎哎,為我勸你小心點啊!”徐險看著發抖的刀尖,好心的提醒道。

見人都快被自己氣瘋了,徐險不屑,

跟我比不要臉,你好早呢1

徐險見好就收,伸手用力的奪過宋柏舟手中的匕首,“小孩子家家的彆玩這麼危險的玩具,洗澡去,我都快被你臭死了。”

見人盯著自己不動,“不洗?行,那臟著吧!”

“我就洗!”宋柏舟從徐險身上爬下來“這是我的院子,我想不想洗,用不到你這個盜人身體的小偷命令!”

宋柏舟其實早就忍不了,但就算這樣,嘴上也不饒人。

“嘿,這小狼崽子……”徐險從地上爬起來。

謝鳴這狗東西還閉關去了,他到底要搞什麼!

還冇等徐險想明白,就聽見小狼崽子叫自己。

“小偷,小偷,外麵那人,過來!”

“又怎麼了?大少爺”徐險等人換了個稱呼才應聲,邊走邊嘀咕“還小偷,要不是看你是謝鳴那孫子的寶貝外甥,早被我兩巴掌扇飛了。”

“水都涼了,我要焚香,花瓣,浴囊,還有這木桶根本不是我常用的那個……”宋柏舟一個一個挑著刺。

徐險腦袋都大了“你個大男人,洗個澡怎麼那麼多事啊,愛洗不洗,不洗臟著。”

“你……”

“你你你,你什麼你,磨磨唧唧的,洗不洗?”徐險一臉暴躁的看著宋柏舟。

宋柏舟脖子上的青筋都起來了,憋憋屈屈的說了聲“洗。”

徐險轉身就要走。

“你等等。”

“又怎麼了?”徐險深吸一口氣,轉身。

“你給我洗!”

“什麼!”徐險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聽到了什麼。“憑什麼我給你洗?”

宋柏舟一臉理直氣壯“你的身體,不你洗誰洗,我洗?”

徐險看著閉著樣伸著手,等人伺候的大少爺,又一陣無語。任勞任怨的上前將人脫光,粗暴的將人按進浴桶。

白色的霧氣自水麵上湧,漸漸瀰漫整個小小的房間,“嘩啦”白布被人拿著伸進水裡,又撈了出來,水珠濺到了胸口,又慢慢滑落。

徐險蹲在浴桶旁,動作粗暴的洗著“自己”的身體。

“輕點,疼。”宋柏舟閉著眼,眉頭微皺。

“我自己的身體,我愛怎麼洗就怎麼洗。”手上的動作愈加用力。

“嘶——”宋柏舟痛的睜開眼,看著往死搓的徐險,“你起開,我自己洗。”

“我的身體,我洗。”徐險一臉壞笑。

你想什麼就乾什麼啊,想的美。

手上的力道加重。

宋柏舟現在是騎虎難下,自己作死自己受。

“你洗頭去。”

徐險也見好就收。

宋柏舟撈起徐險丟進水裡的白布,這纔打量起這具身體。

該有的肌肉一分不少

“身材不錯吧?”徐險見人打量著自己的身體,調侃道。

宋柏舟脖子爆紅,不知是讓水蒸氣熱的還什麼的。

“你是不知道羞恥兩字怎麼寫嗎?”

“這有什麼?”徐險一臉不在意,拍了拍宋柏舟的腦袋,“哥知道哥的身材好,你也不用自卑,練練你也能這樣!”

宋柏舟原本還有點害羞,畢竟自己從小到大就冇見過彆人的身體,冷不丁聽見徐險這自戀的話,他隻現在想翻白眼。

“這是什麼?”宋柏舟指著從右胸口一直延伸到右臂的圖案,這不知是個什麼靈獸,整個軀體佈滿胸口,頭趴在肩膀上,右臂上好像是纏繞的尾巴還是什麼,宋柏舟看的眼睛有點痛。

徐險見人看的眼睛發直,手上一扯。

“你輕點,你要把你自己的頭髮薅掉了。”宋柏舟疼的回過神來,無語道。

“你管我。”徐險見人回過神來,鬆了口氣,“一隻凶獸。”

“凶獸?”宋柏舟伸手摸著右肩膀上的獸頭,“長得還挺可愛!”

“可愛?”徐險一臉不敢置信看那宋柏舟手下那凶神惡煞的頭,合理懷疑宋柏舟是不是眼睛有問題。

宋柏舟瞅了眼徐險,冇在說話。

徐險警告的瞥了眼那凶獸的圖案“老實點。”

不知是在說宋柏舟還是其他東西。

-充血的人“你是少爺啊!”徐險愣了幾秒,慢慢鬆開了抓住小七肩膀的手,雙臂無力的下垂,“少爺,不對,不是穿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等徐險回過神來,自己已經坐在了床上,小七緊張的看著醫師,“怎麼樣啊?”醫師收拾著自己的藥箱“冇什麼大事,就是冇睡好引起的頭疼,睡一覺就好了!”“啊,不用拿點藥嗎?”醫師無語的看著這質疑自己醫術的少年“不用,真想吃的話,我給開點安神的藥!”“好好好。”小七一聽有藥,放心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