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皇帝×太監

26

。江寒沉吟起來,而宋婉儀也在幫我想著辦法:「主人,還是不要進去了,這裡冇有我們需要用命去探尋的東西,如果在陽間的引鳳鎮出事,逃到這個位置再潛入陰間就好,犯不著進裡麵。」「主公,三思而後行。」江寒也不太同意。「不去可不行!」惜君魚鱗牙都冒了出來,已經有些生氣了。「吼!」黑毛犼也暴露出了獠牙,全身的毛也炸了起來,和惜君徹底對上了。我不知道裡麵到底有什麼東西讓惜君不惜和幾個夥伴翻臉,甚至要反抗我的命令,...-

「陰陽借道!」我灑下一把法鹽,前方的空氣一陣的扭曲,我置身了陰間。

小義屯底下的陰間迷霧匆匆,我渾身打了個寒戰。把惜君和宋婉儀她們全部召喚了出來,我心中仍感到不安全。

到底這恐怖來源於哪裡,我也不知道。恐怕這裡潛藏著什麼危險吧。

「宋婉儀。感覺到什麼冇?」幾個鬼將裡,我能商量的隻有宋婉儀和江寒,惜君太呆萌,黑毛犼隻是大狗狗,冇法子交流。

「鬼氣很舒服,但也很危險,這裡離著大龍縣很遠了,主人,你看那邊還橫跨了一座天闕大山,周璿能來到這裡,簡直不可思議。」宋婉儀說著,掃了眼周圍濃烈的黑霧:「我們也看不清引鳳鎮方向,倒是大龍縣那邊清楚。」

「主公。要去探引鳳鎮的陰間地界?可這種情況很危險,冇準跑出些鬼獸來,可就糟糕了。」江寒警告的說道。台投東亡。

「嗯,先從陰間往引鳳鎮探路吧,上麵有血雲棺更是危險,遇到的話我肯定扛不住,連逃跑都不可能。」血雲棺對我的威懾力歷歷在目,我現在雖然也期望外婆還活著,但想事情不能太理想化,如果外婆不在了呢?

想要打開血雲棺,逃跑的路線也要探好,要不然下去了掉賊窩裡就不好玩了。

走在路上,我使用了招鬼術,希望能招來幾個厲鬼探路,可惜好一會功夫。半隻厲鬼都冇見著,彷彿這裡就是人世間的沙漠似的。

地麵的泥土是鬆軟的,走在上麵沙沙的發出腳步聲。

一段路下來。鬼氣重了很多,但依然冇遇到什麼危險,我和惜君她們都放鬆了神經。

「哥哥,這裡好舒服,走那邊,那邊……」惜君含著棒棒糖,拉著我的手,她走的方向我算了下,居然是引鳳鎮的路線。

我默不作聲,心中卻多了一絲的擔憂,暗想難道惜君真的是在引鳳鎮陰間出來的?

「還是乘轎吧,速度也快些。」周圍安靜得半個鬼都冇有,應該不會像十方大海那樣,突然出現鬼獸襲擊,我召喚出了陳善芸,上了轎子。

陳善芸和梅蘭竹菊都穿著新裝備,速度飛快不亞於鬼王級別的鬼飛速移動,而沿著惜君的指點,我們越來越靠近陽間引鳳鎮的地界。

這時候,惜君的狀態漸漸有了些變化。

我腦子開始急轉起來,如果現在我借道陽間,撞上了外婆和血雲棺怎麼辦?現在小血雲棺還冇研究出來,我如果被倒騰進血雲棺裡,可就冇辦法出來了。

世家和官方肯定在積極的響應我進入小義屯的事情,所以現在我每一步都需要走好才行,否則這事情就冇法子繼續下去了。

「惜君,你感覺怎樣?」我看著她情況不對,心中也煩悶起來。

惜君的頭髮漂浮了起來,表情很古怪的說道:「哥哥,這裡好熟悉!」

我看向了周圍,高聳入雲的山峰比比皆是,周圍氣氛變得凝重起來,鬼氣洶湧,彷彿來到了什麼禁地之中。

為何這裡鬼氣這麼強烈,而周圍卻冇有半個鬼將或者鬼王在此修煉?

我心中有了不詳的預感,突然的,媳婦姐姐輕拉了我的衣角,已經在阻止我不要向前了。

「不能過去了,裡麵有想像不到的危險!」我說道,雖然媳婦姐姐拉衣服的幅度不是很大,不過說明裡麵恐怕不是我能對付的了,再進去,怕真是好奇心害死貓。

「哥哥!可是這裡好熟悉!我覺得就是這裡!」惜君有些著急的拉著我的手。

江寒沉吟起來,而宋婉儀也在幫我想著辦法:「主人,還是不要進去了,這裡冇有我們需要用命去探尋的東西,如果在陽間的引鳳鎮出事,逃到這個位置再潛入陰間就好,犯不著進裡麵。」

「主公,三思而後行。」江寒也不太同意。

「不去可不行!」惜君魚鱗牙都冒了出來,已經有些生氣了。

「吼!」黑毛犼也暴露出了獠牙,全身的毛也炸了起來,和惜君徹底對上了。

我不知道裡麵到底有什麼東西讓惜君不惜和幾個夥伴翻臉,甚至要反抗我的命令,這裡麵或許就是她身世的所在?

「惜君,要不等哥哥修為再厲害點時再來吧,好不好?」我按著惜君的肩膀,這種情況我很為難,又要照顧惜君,又要顧慮其他鬼將的感受。

「不要,哥哥,有東西在呼喚我,惜君要去!不得不去!」惜君恢復了小女孩的模樣,搖搖頭,神色很慌張。

「主公,我等立誓可為主公效死,卻不能眼睜睜看著主公去送死!」江寒半跪在地,勸阻我進入裡麵。

宋婉儀咬著嘴唇,對惜君的任性很是不滿:「主人,她要去就放她去好了,我們冇必要為了她送死。」

「好了,大家都是夥伴,你們也好好換位想想,惜君雖然平日和你們關係僵硬,但什麼時候放棄過你們?遇到危險的時候,為了你們同樣也是豁出了生命,這次她堅持要去那邊看一眼,難道我們因為害怕和不確定那邊有什麼,就止步不前麼?」我淡淡的說了一句。

惜君著急的點點頭,指著那邊,眼裡全是關切。

「主人,非是如此,我們怎麼可能會因和惜君的關係而止步不前?而是擔憂你的安慰!」宋婉儀說道。

「主公還請深思熟慮。」江寒仍是勸阻的樣子。

我嘆了口氣,有些事情,還真的難以理解,當時外婆被困血雲棺,我就曾經不顧一切去見她一麵,如今惜君同樣是如此情形,呼喚她的,肯定是她的親人或者什麼。

「惜君,有什麼聲音召喚你去那裡?」我問惜君道。

「一個女的,聲音我很熟悉,一直喊我的名字。」惜君拉著我,要跑下轎子,結果給我抱在了懷裡。

「陳善芸,走吧,可能惜君的母親就在那裡。」我說著,心中卻多了一種想法,外婆是從引鳳鎮帶走惜君的,惜君很可能就是引鳳鎮底下冒出來的,可能她的母親確實就在這下方。

陳善芸冇有抗命,但越是往前,鬼氣越是縱橫無匹,獵獵的寒風吹得我臉上手上都冒著白眼,但看著惜君的表情越來越激動,我也強忍著身上的寒氣。

眼看這裡尋常的鬼王都要發抖,我收起了宋婉儀和江寒,隻留下了黑毛犼在身邊。

現在黑毛犼身上的毛對我而言比這裡的鬼氣還要溫暖,我藏進了它肚子裡,警惕的看著前方。

越到了引鳳鎮的底下,狂風越是猛烈,陳善芸前進起來已經緩慢得可以,鬼氣的凝重也壓得我透不過氣來,我隻能收起了陳善芸,抱在黑毛犼的身上動彈不得。

我摸了摸魂甕,想要把惜君收起來,等到以後想到辦法再來,結果才放開一隻手,整個人就給吹飛了起來,一隻手扯著黑毛犼的毛,卻冇有扯住,和風箏一樣被狂風吹了出去!

惜君嗖的一下把我扯住,拉著我朝著那狂風的中央飛去,我收起了黑毛犼,這個時候也隻能是認命了,如果收了惜君,我自己怕要吹到何處都未可知。

「媽媽!媽媽!」惜君一邊的飛翔,一邊的呼喚著,我整個人在狂風中愕然當場,是惜君的媽媽?

濃霧給狂風吹散,前麵已經一覽無遺!

眼前,是一條條巨大的石柱斜斜的插在地麵上,看起來像是被什麼人從陰界的天空中轟然紮下的,場景十分的壯觀,而我冇能細數,但數量多得驚人,上麵刻有一些奇怪的文字,形成了一堵一堵高聳的石牆!

來到石牆前,風停了,我卻淩亂起來。

-期望外婆還活著,但想事情不能太理想化,如果外婆不在了呢?想要打開血雲棺,逃跑的路線也要探好,要不然下去了掉賊窩裡就不好玩了。走在路上,我使用了招鬼術,希望能招來幾個厲鬼探路,可惜好一會功夫。半隻厲鬼都冇見著,彷彿這裡就是人世間的沙漠似的。地麵的泥土是鬆軟的,走在上麵沙沙的發出腳步聲。一段路下來。鬼氣重了很多,但依然冇遇到什麼危險,我和惜君她們都放鬆了神經。「哥哥,這裡好舒服,走那邊,那邊……」惜君...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