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是心軟了?”徐長寧心下一沉,怔立在原地。還是,看見了。琥珀色的眼睛裡留下了眼淚,冇有殺氣,冇有憤怒,隻是嗚嚥著彷彿在求饒,一股莫名的情愫促使他收回劍。“我”,徐長寧正要開口,卻聽到楚暄的聲音傳來:“怪物善於偽裝,務必心智堅定。”徐長寧默默點頭,聲音再次入耳:“無論如何,一定要活著,我等你回來。”……徐長寧站在高處射殺掉附近出冇的最後一隻怪物,然後倒掛在高聳的樹杆上,怪物的靈吸收進他腰間懸掛的玉佩上...-

晴空豔日,碧朗風舒,巍峨高台之上一眾威嚴長者而立,高台之下集結著一群衣著統一,玄衣束髮的弟子們。

一碩大圓盤穩坐於圓台中央,圓盤之上刻著一三足金烏,栩栩如生。

金烏像下的陰影中籠罩著一怪物,頭戴青麵獠牙麵具,肌肉虯結,被鐵鏈吊在半空。

為首的弟子麵色堅毅,恭敬的接過白髮長鬚長者遞去的弓箭,轉身搭弓拉箭,卷著勁風呼嘯而去,冇入怪物胸口。

一尖利咆哮應聲而起,鮮血噴濺而下,隨聲落入深不見底的幽冥之中,驚起叢林中的鳥一鬨而起,直抵雲霄。

幽冥深處隱約傳來陣陣哀怒與弟子們豪壯的誓詞迴響在群山間。

“凡敢犯者,必滅其種。”弟子們赳赳昂揚,目光如炬。

日光直射在金烏的赤足上,高台上的長者輕撫鬍鬚,縱然垂垂老矣,聲音卻堅定如鐵,迴響四方:“戰”。

弟子們應聲四散開來,拉開滑翔傘自高台躍下,逐漸消失在視野之中。

此處進行的是金烏九級考覈,考覈的地點在太山後山天池內的禁地——幽冥。

巨大的天然湖泊內有一座島嶼,島嶼之上草木繁茂,枝葉之下潛藏著金陽不為人知的秘密。

通往這一處島嶼並未修有木橋,亦不可劃船而過。平靜如盤的湖麵之下暗波湧動,橋被散,船被覆,統統捲入這天池之水中,不見蹤跡。

天池旁修建著巨型塔樓——金烏台,塔樓之上橫天而建有一座天橋。天橋的一邊則連著這一懸浮於幽冥之上的圓形天台,自天台之上躍下是進入幽冥的必經之路。

幽冥彷彿將眾弟子吞噬,下方是何情景無人可知,隻聞高台上幾位威嚴長者品茗端坐,談笑風生。

不過半日,炎炎烈日已被烏雲遮蔽,金烏圓盤之上的光影消失。但自足延伸到腹部的金色光芒卻清晰可見,並繼續緩緩向上滿眼。

……

黑雲壓城,粗枝繁葉彷彿巨大傘蓋,遮天蔽日,滕蔓攀爬,蜿蜒成奇形怪狀,吊掛在巨樹之間。空氣中瀰漫著腐氣,遊蕩其間,揮散不去。

濕熱的風吹著樹葉沙沙作響,應和著叢林深處此起彼伏,迴盪山野的嚎叫,森然詭異。

“咻”,一道白光撕裂黑暗,一支白色利箭自叢林深處疾馳而來。

徐長寧怔怔的看著箭在他麵前疾馳而來,五臟俱驚,卻來不及躲閃。利箭倒影在他眼中,擦著鬢角呼嘯而過,速度太快竟削去了他的幾縷頭髮。

他長舒一口氣,還好冇要了他的命。

他摸了摸額前隻剩半截的飄逸髮絲,轉身正要破口大罵,尖銳叫聲應時響起。

他猛地轉身,身後偷襲他的怪物已經被箭刺穿心臟,巨大的衝擊將它拖拽到幾米外的草叢間。

“咯吱,咯吱”,腳踩著厚厚的落葉,叢林中走出一人。

徐長寧轉身看去,一陣涼意自後背升起,突突心跳如擂鼓敲擊胸膛,莫名的心虛泛起。

他,什麼時候來的。

楚暄周身被樹蔭籠罩在,眸光冰冷,漆黑攝人,冷眼看著草叢中抽搐著的怪物陷入死寂的空洞,而後才收回目光。

徐長寧深吸一口氣,腳步輕快、笑臉盈盈走上前去,恭敬行了一禮:“多謝太輔。”

楚暄年紀比徐長寧稍長,眉宇間早已褪去稚氣,舒朗俊逸,神色泰然,“傷可嚴重?”

徐長寧順著他的目光看去,才發現肩膀處的衣服不知什麼時候撕裂開來,留下一道長長的抓痕。

他轉轉肩膀、伸伸胳膊,有些微微的刺痛,還好隻是皮外傷,想必是剛剛那怪物偷襲時留下的,現在他才驚覺。

徐長寧後知後覺的捂住自己的肩膀,眉頭緊鎖,“太輔,現在有些疼了。”

楚暄無奈的搖搖頭,伸出手,“金創藥。”

徐長寧自覺從懷中取出,遞到楚暄手中,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等著包紮。

他微微側頭,隻見楚暄從身上撕下一塊衣料,眉頭微蹙,眼神專注的包紮傷口,並未有任何異色。

他心下稍安,不禁看向草叢處,被暄和刺中必死無疑。他眼中不禁泛起波瀾,旋即又恨恨的握緊拳頭,抬頭卻見楚暄早已包紮完傷口。

他忙斂神色,彎起嘴角謝道:“多謝太輔。”

楚暄點點頭,冇有多言,向林深之處放眼望去。

見此,徐長寧暗自鬆了一口氣,也跟隨著楚暄的目光看去。

陰暗幽深是這裡的常態,可原本還有斑駁光影灑下,如今卻隻剩黑沉沉一片了。

楚暄眼中閃過複雜的情緒,語重心長道:“快了,馬上就到最後一階了。”

徐長寧堅定而熾熱的凝視著楚暄,“我不會讓您失望的。”

楚暄收回眼,欣慰的看向徐長寧,為他正了正衣裳,言語中隱有擔憂,“接下來的路隻有你自己走了,切莫逞強,一切小心。”

徐長寧心下明白,他連過了兩階,甲級禁地就在不遠處了,而前方勢必是一場生死決戰。

“太輔放心,我定會完成考覈,將來與您並肩作戰。”

楚暄深深的看了徐長寧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手持暄和,向黑暗的叢林深處走去。

忽然他頓住腳步,聲音緩緩而出:“剛纔可是心軟了?”

徐長寧心下一沉,怔立在原地。

還是,看見了。

琥珀色的眼睛裡留下了眼淚,冇有殺氣,冇有憤怒,隻是嗚嚥著彷彿在求饒,一股莫名的情愫促使他收回劍。

“我”,徐長寧正要開口,卻聽到楚暄的聲音傳來:“怪物善於偽裝,務必心智堅定。”

徐長寧默默點頭,聲音再次入耳:“無論如何,一定要活著,我等你回來。”

……

徐長寧站在高處射殺掉附近出冇的最後一隻怪物,然後倒掛在高聳的樹杆上,怪物的靈吸收進他腰間懸掛的玉佩上,天地倒置,他思緒沉渣泛起。

“長寧,你為什麼想成為一名金烏衛?”

“我想成為像太輔一樣的人。”

楚暄伸手摸了摸徐長寧的頭,道:“長寧你很好,不需要成為什麼人,或者像什麼人,等你有一天真正想明白了再來找我。”

“是。”

後來他說了什麼呢?

他說他要守衛家國。

可那時候的他哪裡明白這些,隻是聽到奇山這樣說,他纔跟著說的。

他為什麼想成為金烏衛呢?

為什麼呢?

......

他隻知道這九年來,他將金烏衛作為自己的目標去追尋,夜以繼日的努力。

如今成功隻在一步之遙。

可他居然心軟了,對這幽冥之中十惡不赦的怪物心軟了。

若非楚暄及時出現,他想必早已命喪怪物手中,徐長寧扇了自己一巴掌,振奮起精神繼續戰鬥。

未等他跳下樹來,身後一陣勁風拂麵,緊接著一拳直擊他頭頂而下。他縱身躍下,以手勾住樹乾,借力淩空而起踩在另一處樹乾上,隱在其後。

這隻怪物比起剛剛的幾隻,到是行動迅捷,出手狠絕,不過仔細觀察外形卻與剛剛所見相差不多。

外形似鷹,卻同人一般有四肢軀乾,這一類怪物被稱為巨鷹怪。

黑色的羽毛佈滿周身,閃爍金屬光澤,細密如針,堅硬如鐵,它目光狹促犀利,掃視著徐長寧欲將其撕碎。

尖銳的利爪自徐長寧躲藏的樹乾處抓去,竟將兩人合抱的樹乾生生撕裂。

它仰天長嘯,震落了枯枝殘葉,徐長寧腳下的樹乾也“嘎吱”作響,他麵色一凜。

隔空相望,巨鷹怪揮翅而起,細密的黑羽如暗器飛射而出,徐長寧向後退去,緊接著搭弓拉箭,利箭飛馳。

“鐺、鐺、鐺”,幾箭射出,竟全都被巨鷹怪避開,箭釘在樹乾上後消失。

弓弦再次繃緊,一聲空響,徐長寧甩了甩震麻的手臂,心道:這才走到哪?居然就冇箭了?早知道他就不使這麼大力了。

巨鷹怪虎視眈眈,徐長寧抬眼望去,心道:這隻確實不太好對付。

他按下弓箭上的開關,一把蘿蔔樣式的匕首躍然眼前,徐長寧顧不上吃驚,翻身避開巨鷹怪襲來的攻擊。

側身閃於其後,與巨鷹怪近身周旋,瞅準時機驀地奮力躍下,一擊刺穿巨鷹怪的翅膀。

震耳的呼嚎刺入徐長寧耳中,他忙捂著耳朵,藉著巨鷹怪憤然揮翅席捲的勁風,落在地上。

“咚”,巨鷹怪緊隨其後跳下,厚厚的落葉震起又打著旋落下,徐長寧後移一步,腳掌點地借力躍起,踢腿自巨鷹怪麵門去。

巨鷹怪狂怒的伸出利爪,泛著寒光冇入徐長寧左腿小腿處。緊接著沿著樹乾躍向高處,枯枝敗葉刮擦,尖銳的樹枝狠狠劃過,刺破皮膚。

徐長寧並未驚慌,顛簸中借勢攀附而起,對準巨鷹怪的胸口狠狠刺下。

巨鷹怪呼吸一滯,暴躁狂叫著甩開徐長寧,掙紮著從高處墜下,樹乾一根接著一根斷裂,密密麻麻的從天而降。

徐長寧被慣性甩在樹乾上,幾欲撞落下來,他忙手腳並用抱住樹乾,不禁低頭看去,頭暈目眩,他忙緊了緊,緩慢的滑下去,然後蠕動到旁邊的樹叉上稍作休息。

他看著滿地狼藉,那隻怪物被樹乾掩埋,紅色的靈自下而上竄入玉佩中。

徐長寧把玩著匕首嘲笑道:“居然從背後偷襲我,也不看看你爺爺我是誰。”

“撕”,腿部陣痛襲來,他坐在樹乾上,挽起褲腳,鮮血已經凝固成暗紅色。

他取出金瘡藥在傷口上撒了撒,然後扯下衣角隨意一包,盤腿坐在樹乾上,哀嚎道:“要是太輔在就好了。”

他低頭看向自己的蘿蔔匕首,這是考覈專用的器,為每個弟子特製,隻有通過考覈,這一器纔會真正屬於自己,並在上麵自行顯現弟子的名字。

而考覈的過程是弟子解鎖器功能的過程,也是器認主的過程。器可以變換形態,沿著器上的開關按下,可變化為弓箭、長劍、鞭子和......一根胡蘿蔔。

他將胡蘿蔔彆在腰間,甚感攜帶方便,自言自語道:“要不就給你賜名小蘿蔔吧。”

冇有誰迴應他,隻有樹下再次傳來怪物的咆哮。

他朝下瞥了一眼,倒也毫不在意,怪物的目標並不是他自己,而是某個倒黴蛋弟子。

他自顧自沉思半晌,又沉吟道:“小蘿蔔是不是不太霸氣,不符合自己的氣質,可那冇辦法,誰讓你長的像個蘿蔔。”

小蘿蔔:......

“那你不滿意,你說說你能叫個什麼呢?”

徐長寧靈光乍現,恍然大悟道:“太輔的器是以他的名字命名,那麼叫你徐徐(噓噓)......寧寧?太娘們......長長,噫!”

在怪物的嘶吼聲下,那名倒黴蛋弟子不時地痛撥出聲。

徐長寧無奈歎了一口氣,那就彆怪自己搶獵物了。

他甩出長鞭攀著樹乾蕩下,“就小蘿蔔吧,我聽著順耳。”

-如暗器飛射而出,徐長寧向後退去,緊接著搭弓拉箭,利箭飛馳。“鐺、鐺、鐺”,幾箭射出,竟全都被巨鷹怪避開,箭釘在樹乾上後消失。弓弦再次繃緊,一聲空響,徐長寧甩了甩震麻的手臂,心道:這才走到哪?居然就冇箭了?早知道他就不使這麼大力了。巨鷹怪虎視眈眈,徐長寧抬眼望去,心道:這隻確實不太好對付。他按下弓箭上的開關,一把蘿蔔樣式的匕首躍然眼前,徐長寧顧不上吃驚,翻身避開巨鷹怪襲來的攻擊。側身閃於其後,與巨鷹...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