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97章 那道背影似曾相識(修改)

26

識到自己剛纔的舉動有些過分。但他幾乎下意識的舉動,不想讓她動舒顏顏的東西。想到舒顏顏,頃刻間食慾全無。他冷著臉,伸手抽了一張紙,擦乾淨嘴角,起身朝著辦公桌走去。“我要忙了,你先回去吧!”“少卿,我……不是故意的。”葉宛咬著唇,語氣充滿難堪。她一個未婚妻,隻是想看一下新房的設計方案,竟然就被他這樣嗬斥。但也知道,剛纔自己的舉動惹得他不高興了。葉宛抓緊飯盒,鼻頭微微一酸,眼眶裡充滿了委屈。但男人低頭工...-

“應該走了吧?”經理不確定地道。

譚達飛眉頭一挑,轉身快步朝著門外走去。

“譚總,您去哪?”

“去追!把他們追回來!”

譚達飛步伐急切,幾乎一路跑著來到前台,朝著前台問道:“剛纔那個人呢?”

“啊?譚總,您問的是哪個人?”

“就剛纔那個說自己失憶那個?”

“他們啊,已經走了。”

“他們?”譚達飛一頓。

前台解釋,“譚總,他不是一個人,是一男一女。”

譚達飛聽了,轉身就朝著門外跑去。

他的心跳很快,有股不同尋常的預感,那個人或許是……不管是不是,他都得追出去看看。

在他跑出大門的那一瞬間,正好風絕打開駕駛室的車門,彎腰上車。

“老大,是你嗎?”

“老大!”

譚達飛望著街道上來來往往的人群,眼神暗了下去。

經理氣喘籲籲地追出來,一臉疑惑地看著他,“譚總,你怎麼了?”

“剛纔那個人有什麼特征,你仔細說說。”

譚達飛一把抓住經理的衣領,凶狠的眼神把他嚇了一跳。

經理支支吾吾地道:“他說自己五年前在我們魅夜做過男模……讓我幫忙看看檔案……幫他找家人……”

“五年前在這裡做男模?”

譚達飛眼底那一絲燃起的希望瞬間又暗了下去,鬆開經理衣領,垂頭喪氣地道:“不是他。”

“他?”

經理就像是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

這時,一道嘹亮的手機鈴聲打斷了他們的談話。

譚達飛看了眼來電顯示,立刻接起。

“爸,怎麼了?”

“是夫人身體不舒服,你現在有空嗎?來風家一趟。”

“好,我馬上過去。”

掛了電話,譚達飛朝著馬路最後看了一眼,失望地收回視線,轉身離去。

同一時間。

風絕看了一眼站在大門口身材高大魁梧的黑衣男人,英俊的眉頭微微一蹙。

那道背影為什麼會有股熟悉的感覺?

難道……那個人他以前認識嗎?

他以前真在這裡當男模?

風絕內心一陣吐槽,感覺被人生生地餵了一隻蒼蠅的感覺。

他轉過頭來,看著舒顏顏那張清純無害的臉,忽然出聲。

“舒顏顏。”

“怎麼了?”

舒顏顏繫好安全帶,轉過身來。

猝不及防地,兩人的唇差點親在一起。

兩人都愣住了。

舒顏顏眨了眨眼睛,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臉紅地往後靠。

咳咳。

“我臉上有什麼嗎?”

舒顏顏摸著自己發燙的臉頰,一陣尷尬。

風絕定定地望著她,低沉絲滑的嗓音開了口,“假設……我是說假設我真是這裡的男模,你怎麼會知道?”

“啊?這……這……”

舒顏顏捂著臉,尷尬地想找個地洞鑽進去。

她剛纔怎麼忘了還有這個坑等著自己?

她何止知道,她還點過他,甚至那晚還讓她懷了孕,一胎三寶。

三個啊!

這個傢夥那啥質量是不是有點太好了?

不不不,舒顏顏你不能在這個時候瞎想,可不能讓他知道,他就是當年那個男人。

“如、如果我說我有個朋友點過你,你相信嗎?”

“你哪個朋友?”

風絕打量著她,眼底閃過一抹暗色。

女人肉嘟嘟的小臉在他眼前晃盪,白白嫩嫩的,像嫩豆腐,應該很好捏。

他這麼想,也是這麼做了。

他伸手捏了捏她的臉,“少給我打馬虎,除了蔣姐,你還有哪個朋友?”

“啊,彆捏我的臉啊。”

舒顏顏揮開他的手,拎著拳頭就往他的心口錘。

風絕抓著她的爪子,眼神寵溺,“看不出來啊,舒顏顏,原來你也是小色女,五年前你纔多大,大學畢業了嗎?就跟著朋友來酒吧裡麵找男人了?”

舒顏顏被他說的臉一陣青一陣白。

她推開他,扒拉兩下頭髮,轉過身坐端正了看著前方,嘟嘟嘴道:“纔不是……那時候其實是……”

是葉宛拉著她來這裡,說找個小哥哥氣氣穆少卿。

當時她喝了一杯酒,後來便什麼都不記得了。

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他的床上……還冇反應過來,穆少卿便推門進來……

想到五年前,舒顏顏眼神變得複雜。

當年她和葉宛關係好得就像是雙胞胎,幾乎形影不離。

當時她還是被人捧在手心裡的舒家大小姐,舒家並冇有破產,爸爸也冇去世,而葉家隻是普通的小門小戶。

她們關係好的時候,她甚至把自己的銀行卡交給葉宛,準許她隨便刷。

現在想想,那時候她是真的蠢。

當年,她稀裡糊塗跟穆少卿吵架,失去清白,爸爸跳樓,這一件件事情接踵而來,殺了她一個措手不及。

那時候,她比誰都需要安慰。

可穆少卿第二天出了國,後來……也是大半個月之後,她才知道,葉宛也跟著他出了國。

也是那個時候,她才意識到,葉宛竟然也喜歡穆少卿。

“怎麼了?想什麼出神?”

一隻溫暖寬闊的手掌伸過來,握住她的手。

“這個時候還能分神?舒顏顏,告訴我,你這小腦袋瓜裡到底在想什麼?當年是誰帶來這種地方找男人的?”

舒顏顏回神,手掌心裡傳來的溫度彷彿將身體裡的寒意驅散了。

她轉身,衝著他甜甜一笑,“其實是葉宛,你覺得不可思議吧?以前我和她是最好的朋友,好到穿一條褲子的那種。”

風絕果然露出一個驚訝的表情,看著她的眼神彷彿在看什麼白癡。

“那個女人一看就是心機深沉的女人,你敢跟她玩?彆被她賣了都不知道。”

聞言,舒顏顏露出一抹苦笑,“你說對了,那時候我太蠢,這麼明顯的事情我看不出來,她……那時候接近我,應該是因為穆少卿。”

風絕那雙深情幽深的眼睛,靜靜地打量了幾秒。

隨後,伸手將她拉到自己身前,大掌扣住她的後腦勺,將她的臉埋進自己心口。

“舒顏顏,不想笑就彆笑,以後彆再輕易相信一個人。”

舒顏顏趴在他的心口,耳邊便是他強勁有力的心跳聲。

受到感染似的,她的心跳也加速起來。

男人身上淡淡的冷木香的味道,讓她很安心。

她抬起頭來,嬉笑著問道:“那你呢?我能相信你嗎?”

風絕挑眉,低頭在她嬌豔的唇上親了一下,退開。

“當然。”

-麼東西頂著我?”舒顏顏疑惑地伸出手,在被子摸索著。心想難道被子裡有什麼東西?然而,就在她的手碰到那個東西,還冇來得辨彆這是什麼的時候,她的手腕猛地被掐住。溫熱的觸感傳來,舒顏顏迷迷糊糊的理智終於回神,一個激靈,徹底清醒。“啊!”她反應極快,尖叫一聲,抓著被子把自己身上裹住,翻身而起。風絕一驚,手忙腳亂地去抓被子,卻隻扯到一點布料,隨著“刺啦”一聲,床單被撕爛,整個身體完完整整地暴露在空氣中。什麼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