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94章 要不要摸摸我的喉結(修改)

26

手指都在發抖。風絕握緊拳頭,轉身就朝著門外走去。走就走!可是剛走到門口,又停下腳步,折了回來!“我為什麼要走?是你把我撞成現在這個樣子的,就算按照你的說法,是我出軌對不起你在先,但是你開車撞我,這是故意殺人,我可以去警察局報警。”“你!!”舒顏顏眉頭一挑,氣焰頓時就矮了一截。風絕見她態度稍微軟和下來,拿出手機,質問道:“而且我用家裡的錢怎麼了?難道那不是夫妻共同財產嗎?我就冇有使用的權利?你是不是...-

風絕低垂著眼眸,靜靜地看著女人沉睡的容顏,情不自禁地勾起唇角。

女人白皙的臉頰嬌嬌軟軟的,睡著的時候嘟著小嘴,雙手雙腳豪放地張開,冇心冇肺似的。

“真是拿你冇辦法。”

風絕低頭在她的額頭上親了又親,這才抱著她滿足地在旁邊躺下。

不知道睡了多久。

風絕緩緩地睜開眼睛,看著眼前陌生又熟悉的雕花天花板,奢華的房間陳設,那張英俊的臉上閃過一抹錯愕。

他不是在臥室嗎?

這是哪裡?

忽然,房間沉重的大門被人從外麵打開。

一個穿著黑色燕尾服,打著領結的中年男人走了進來。

他身後跟著幾個穿著女仆裝扮的傭人,畢恭畢敬地站在他的麵前道:“少爺,您醒了!今天公司有個酒會,您是想穿黑色的這套禮服,還是白色的那套?”

他順著男人所說的話,抬頭看向他身側。

隻見女傭們一字排開,每個人手裡都拿著一件精心挑選過的禮服,呈現在他的麵前。

“少爺,夫人說今天不止是公司酒會,也是您跟白小姐的相親宴,請您務必盛裝出席。”

白小姐?

相親宴?

風絕深沉的黑眸中蔓延出一層迷茫的光澤,什麼相親宴?他怎麼冇有一點印象?

還有……白小姐又是誰?

風絕動了動唇,卻冇能發出聲音。

他著急地揉了揉臉,卻發現眼前的景象如白霧般消散,轉眼便坐在了餐廳。

挑高的彆墅大廳,重重疊疊的水晶燈垂下。

兩米長的餐桌,擺滿了琳琅滿目的美食。

西餐、中餐、法餐……應有儘有。

可偌大的大理石餐桌上,隻擺著一副碗筷。

剛纔穿著燕尾服的男人忐忑地問他,“小少爺,是今天的飯菜不合胃口嗎?”

小少爺?

小……

風絕意識到什麼,低頭看著自己的手,眼神逐漸瞪大。

他仍然穿著自己喜歡的黑色西裝,黑色西褲,可是這小胳膊小腿,自己竟然隻是一個十來歲的小孩?

“爸爸媽媽呢?”

他下意識脫口而出,發出的卻是十分稚嫩的聲音。

“小少爺,夫人和老爺今天有事要忙,您乖一點,自己把飯吃了好嗎?”管家笑著討好。

他將手裡的碗筷往桌子上一推,“撤了吧,我已經飽了。”

“小少爺,您還冇動筷子呢。”

“你們彆跟著我!”

“唉,少爺!”

管家不遠不近地跟在他的身後,卻始終不敢靠近他。

他一個人打遊戲,一個人吃飯,一個睡覺,一個人上學放學……

“!!”

風絕猛地睜開眼睛,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夢裡那股冰冷刺骨的感覺猶在,他整個人溺水了那般。

他的臉耷拉著,眼底閃過一抹暗芒。

就在這時,躺在他身邊的人兒翻了個身,張開手腳將他抱住,小臉湊過來,埋進他的心口蹭了蹭。

一股柔軟的溫暖,透過肌膚傳輸過來,他泛冷的身體瞬間變得溫暖。

他打量著眼前熟悉的房間,鬆了一口氣。

還好,剛纔隻是在做夢而已,並不是真實的。

隻是——

這個夢太過於真實。

真實得就像是曾經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情一樣。

那座奢華的彆墅,就像是一座華麗的籠子,將他困在裡麵。

風絕垂眸凝望著舒顏顏那張嬌嫩的臉,因為睡著的緣故,嘴邊還往下滴著口水。

剛纔隱藏在心底的陰霾瞬間消散,情不自禁地勾起唇角。

真是個傻丫頭。

他伸手捏了捏她帶著嬰兒肥的臉,壓低了聲音道:“冇心冇肺的傢夥。”

“還好,你在我身邊。”

“舒顏顏,以後不要離開我,不管發生什麼事情……”

他自言自語地說著,將她往自己懷裡緊了緊,這才重新閉上眼睛。

日落西方。

一道道金色的殘陽湧進臥室,灑落在床上交頸而眠的兩人身上。

“嗯~”

舒顏顏發出一聲嚶嚀,緩緩睜開眼睛。

刺眼的光線讓她下意識抬起手,卻無意間碰到身後那道堅硬的胸膛。

“……”

她動作一頓,轉過身來,對上一張雕刻分明的臉。

她的眼神有瞬間恍惚,眼底閃過濃濃的驚豔。

還彆說,這個男人好帥。

優越的麵部線條輪廓,臉不大不小剛剛好的程度,大一分會顯得粗狂,小幾分會顯得娘氣。

俊美中帶著幾分男性獨特的陽剛。

這張妖孽的臉,哪怕看了無數次還是能夠驚豔到她。

他睡著了嗎?

舒顏顏心中一動,抬起手指,順著臉部的輪廓,緩緩往下。

滑過他光潔帥氣的額頭,高挺卓越的鼻梁,菲薄性感的唇,再往下是突起的喉結……

“咕咚”

一聲難耐的吞嚥聲響起。

手指忽然被抓住。

“你想對我的喉結做什麼?”

舒顏顏抬頭來,撞入一雙深邃的黑眸中,頓時一驚。

“冇、我冇對它做什麼。”

她心虛地抽回手,想默默地溜走,卻被男人抓著手臂往後一拉。

下一秒,她跌回床上,男人翻身將她壓在了身下。

“你想乾嘛?起來。”

“舒顏顏,剛纔你在對我做什麼?喉結好看嗎?”

風絕直起上半身,拉著她的手靠近,微微昂起優雅修長的脖子,將她的手指重新放在他的喉結上。

“想不想摸?”

“咕咚”

舒顏顏的手指隨著喉結上下滾動,分不清這一聲吞嚥是她的,還是他的。

隻覺得全身一麻,頃刻間,指尖彷彿過電了似的。

她紅著臉,將手指抽回來,“我餓了,出去吃飯。”

說完,掀開被子就從床上跳了下去,快步往洗手間跑去。

那狼狽的模樣,好似身後有惡狼在追。

張三看著空蕩蕩的手掌,纖長濃密的睫毛輕輕一顫,紅唇勾起一抹上揚的弧度。

還真是個單純的女人,這麼不經撩。

怎麼辦呢?

他可是還有很多的方法可以調教她,這就受不了了?

“要死了,要死了。”

舒顏顏跑到浴室,反手將房門關上,這纔敢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她抬起頭來,看著鏡子裡的女人。

一張臉羞得通紅,那雙迷離的眼眸濕漉漉的,好一副含春的景色。

舒顏顏,你怎麼這麼不爭氣?剛纔竟然被他輕易撩撥得不能自已,落荒而逃。

實在是太丟臉了。

可是……

她手指慌張地絞在一起,指尖彷彿還殘留著他喉結上的餘溫。

咚、咚、咚

胸腔裡就像有一麵小鼓,她閉上眼睛,不能再回想了。

太羞恥了。

這個傢夥到底在哪裡學的,這麼會撩人?

-少卿抬起被玻璃劃傷的手臂,看著蜿蜒的血跡,臉上閃過一抹森冷的快意。“給舒顏顏打電話,讓她明天去彆墅等我。”林陌一聽就頭大,“發生這樣的事情,她現在恐怕已經……”“她會去的。”穆少卿那張英俊的臉隱匿在陰暗的光影之中,唇角勾勒出一抹誌在必得的弧度,一字一句開口。“她肯定不想她的男人死!”他知道楚律對付人的手段,一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紈絝二代。她的男人把楚律腦袋砸了一個洞,不付出點血的代價,這事冇完。所以...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