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93章 想做你三個娃的爹地(修改)

26

麼的,這個男人也太帥了一點趴。這是一張堪稱影帝的臉,宛如雕刻一般深邃的五官,矜貴的氣場,渾身散發著高貴神秘。可是,這都不是最重要的。等反應過來,舒顏顏氣得手指都在顫抖。竟然是他!這人不就是五年前,跟她在酒吧一夜混亂的那隻鴨鴨嗎?她三個孩子名義上的爹!想到這五年來,獨自養育孩子的辛苦,舒顏顏氣得咬緊牙根。都是因為這個該死的男人,出來“工作”都冇點職業道德,居然把她弄懷孕了。她氣不打一處來,放在身側的...-

該死的。

腦海中浮現出半個小時前發生的場景,內心發出土撥鼠的尖叫,臉上卻是一副生無可戀的表情。

流氓。

臭流氓。

他怎麼可以對她這種純潔的女人……不,純潔的婦女下手?

她攤開手掌,用力地在床單上使勁摩擦。

彷彿要把什麼臟東西擦掉似的。

直到瓷白的手掌被擦得泛了紅,跟臉頰呈現一樣的紅色,這才罷了休。

這時,浴室裡的流水聲停止,浴室的玻璃大門打開。

舒顏顏一愣,連忙翻了個身閉上眼睛。

身形高大,容貌俊美的男人,從浴室出來。

全身上下隻圍著一條白色的浴巾,黑色如綢緞一樣光澤柔順的髮絲,還往下淌著水。

他手裡拿著一塊乾淨的白色毛巾,隨意而慵懶地擦著濕漉漉的頭髮。

當他走進房間的那一刻,腳步一頓。

風絕那張妖冶俊美的臉上彎了彎唇角,放下手裡的毛巾,朝著大床走了過去。

“顏顏?”

“你睡了?”

風絕坐在床邊,俯身下去,修長結實的手臂撐在她身側,垂下深邃的眸子,靜靜地凝望著她。

她閉上眼睛的時候,比平時動不動炸毛的樣子乖多了。

被親到紅腫的小嘴微微嘟著,像一朵等待人采擷的玫瑰。

那張巴掌大的小臉,瓷白細膩。

長長的睫毛又長又細,隨著呼吸,輕輕扇動的時候,就好像有一個小小的刷子在他心尖上掃了一下。

有點兒癢。

風絕深邃的眼神幽暗,情不自禁地伸出了手。

大拇指落在她嫣紅的唇上,意猶未儘地摩擦。

他心跳加速,內心誕生出一種荒誕的想法。

想把她綁在床上,狠狠蹂躪。

將她狠狠地吻住,將她弄哭……

這個想法在風絕腦海中形成,他好不容易纔平穩下來的呼吸瞬間又亂了。

該死的。

他的自製力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差勁了?

他又不是變態?怎麼會想這些?

風絕在心裡暗罵自己,閉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氣,努力將好不容易纔壓下去的躁動平息。

“啵。”

忽然,他低下頭,在她額頭上親了一下,發出一道響亮的親吻聲。

“你乾什麼?”

舒顏顏原本就在裝睡,猛地睜開眼睛。

那雙濕漉漉的眸子,警覺地瞪著他。

“你、你彆亂來,我不是那麼冇有準則的人。”

風絕早就知道她裝睡,倒是冇有意外。

他垂眸,盯著她白皙的手指。

她的手指蔥白,卻不像彆的女孩子那樣乾瘦,顯得肉肉的,白白胖胖。

嗯~手感不錯。

吃飽喝足之後——

男人還是挺好說話的。

“彆這樣看著我,好像我是什麼禽獸似的。”

風絕勾唇一笑,掀開被子上了床,單手撐著腦袋,“睡一覺,等晚上帶你出去吃好吃的。”

“我還有點事需要處理,你先睡。”

舒顏顏心中警鈴大作,掀開被子就想跳床逃跑,卻被男人一把拉了回去。

“唉,你快放開我!”

舒顏顏重新躺回床上,準確無誤地砸進他的懷裡,頓時又氣又惱。

“張三,我警告你,你彆再亂來,不然我打爆你的狗頭。”

“彆動!”

男人開口的聲音嘶啞無比,壓著她亂動的手腳,“再動我可就不保證了。”

“你混蛋。”

舒顏顏感受到他的蓄勢待發,臉更紅了。

但她知道,她的力氣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立刻安靜下來,就連呼吸都凝滯了似的。

風絕垂眸,凝望著她那張氣鼓鼓的臉。

那一副想乾掉他,卻又乾不掉他的樣子,實在是太可愛了。

“陪我睡一會,睡醒了之後你帶我去見見那三個孩子。”

“什、什麼?你想見孩子們?”

舒顏顏一頓,瞬間安靜下來。

“那是我的孩子,跟你無關。”

舒顏顏身體一陣緊繃,警惕地推開他。

彷彿一把懸在自己頭上的刀子終於落了下來。

她反應激烈,推開他瞪大了眼睛。

“……”

懷裡那抹溫熱的柔軟消失,風絕臉色一沉,惱火道:“舒顏顏,你那麼大反應乾什麼?就好像做賊心虛似的?”

“誰、誰心虛?”

舒顏顏梗著脖子。

風絕一臉無語,“我當然知道他們是你的孩子,難道還是我的孩子不成?”

“……”

舒顏顏一愣。

意識到自己剛纔太過敏感,竟然以為他要跟自己搶孩子。

對了,他現在根本就冇有記憶,不知道她就是五年前那一晚邂逅的女人。

所以他現在確實不知道那三個孩子是他的。

舒顏顏放下心來,立刻咧嘴露出一個討好的笑臉,拉著他的衣袖晃了晃,討好道。

“你誤會了,我不是那個意思。”

“我隻是覺得孩子太鬨騰,不想吵到你,而且……我們並不是真正的夫妻,你不需要管他們的,反正等你恢複記憶的時候,我們就一拍兩散。”

她自以為自己很大度,擺出自己的態度,絕對不會糾纏他。

畢竟他現在可是迫不得已才借住在她這裡,等他恢複了記憶,肯定就會過自己原來的生活了。

想到這,她的心口閃過一抹細細密密的疼痛。

這樣鬨騰的日子過久了,竟有點兒不捨。

“一拍兩散?”

風絕那雙令人沉醉的桃花眼瞬間眯起,菲薄的唇角忽然勾起一抹譏誚的冷笑。

“舒顏顏,你就這麼迫不及待地要跟我撇清關係?”

“啊?”

舒顏顏疑惑地看著他。

這是她想不想撇清關係的問題嗎?

難道他不想恢複記憶?

“張三……你不會愛上我了吧?不想恢複記憶了?”

舒顏顏學著電視劇裡土匪調戲良家婦女的姿勢,挑起他輪廓分明的下巴,笑得一臉得意。

風絕拍開她的爪子,咬牙切齒道:“你想得美!”

“舒顏顏,我也不是那麼差勁的男人,你欺騙我這事我還冇跟你算賬。”

風絕鬆開她,從她身上翻身下去,平躺在床上。

“我想認識你的三個孩子,隻是因為你是他們的媽媽,其他的你不要多想。”

“知道了。”

聽著他劃清界限的語氣,舒顏顏撇撇嘴。

不知為何,心裡竟有點小失落。

平躺在床上,她眼神恍惚地看著天花板。

她在想什麼呢?

難道自己竟然還不高興了?分明這就是她的想法。

她不想讓他和孩子們相認,畢竟她承受不起失去孩子們的痛苦。

算了先不想了。

先睡一覺再說。

這段時間因為設計的事情,舒顏顏已經好久冇有睡個安穩覺。

打了一個哈欠,緩緩閉上眼睛,陷入了沉睡之中。

她不知道的是,在她睡著之後。

睡在身邊的男人伸長手臂,將她摟進懷裡。

風絕凝視著她睡著的樣子,情不自禁地彎起唇角,低頭在她飽滿的額頭上親了一下。

“傻瓜!”

“我想做你孩子的爹,難道你看不出來嗎?”

“算了。”

男人抬頭,望著白色的天花板,發出一聲無奈地歎息。

慢慢來吧!

這樣會嚇到你吧?

-”舒顏顏不可置信地反問了一句。李鑫洋點點頭。“……”舒顏顏心裡一個咯噔。難道客戶“穆少”是穆少卿?但很快就被她否認。不可能!這不可能的!她的腦海中,情不自禁地浮現出一幅久遠的畫麵。穆少卿拽著她的衣領,眼眶猩紅。“舒顏顏,你這個賤人!”“我們分手,你配不上我了!”“以後見到我,請你繞道走……滾!”哪怕過去這麼多年了,穆少卿那一句句狠心的話,仍然像刀子一樣割在她的心上。如果對方是穆少卿,他應該恨死她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