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乾啥啥不行,生兒子第一名

26

他拉著她坐在自己麵前,低頭替她揉著腦袋頂。舒顏顏一陣尷尬,動了動兩片紅豔的唇,硬是冇說出半句反駁的話。她確實是裝暈冇錯,而且也是自己冒冒失失把他下巴撞了,他不但冇生氣,反而給他揉腦袋。忽然,她的心底產生一絲怪異的感覺。彷彿有一根小小的羽毛,在她的心尖上掃過。又好像有一隻小小的螞蟻,在她的心尖上爬過。有點癢癢的……隻是這感覺來得快去得更快,一閃而過,快得讓她難以捕捉。“咳咳咳,好了,不疼了,謝謝你。...-

“放輕鬆,我不想傷到你。”

男人低沉嗓音在耳邊響起,仿若發號施令的王者,帶著無法抗拒的蠱惑人心。

舒顏顏大腦混沌,手指幾乎陷入男人肩膀上的肌肉。

她撩起眼皮,努力睜開眼,卻隻能看清楚一道高大而模糊的輪廓。

小麥色的膚色,漂亮的八塊腹肌,滾燙的汗水順著凸起的喉結滾動,性感得致命。

“還有時間分神?看來我還不夠用……”

男人嗤笑一聲,衝著她的耳朵溫熱地吐出一個字。

“痛!”

“痛痛!”

舒顏顏驚得睜開眼睛,捂著耳朵,整個人跳了起來。

舒媽媽一手叉腰,一手擰著舒顏顏的耳朵。

“你看看現在都幾點了?你還有時間在這裡睡懶覺,趕緊相親去!再敢放人家鴿子,我扒了你的皮!”

相親?

舒顏顏混沌的大腦恢複了清醒,白皙小臉瞬間燒紅起來。

夭壽了!

剛纔她竟然在做夢,而且是那種帶顏色的夢!

最主要的是,這個夢是真實發生過的。

她居然在回味五年前那一場荒唐的放縱……

啊啊啊啊啊啊!

“還發什麼呆?”

舒媽媽見她傻了吧唧的,又用力拎了一下她的耳朵,衝她河東獅吼:“快點去收拾自己,你看看你那雞窩頭!”

“嗷~輕點拎輕點拎,耳朵都要拎掉了。”

舒顏顏水潤的唇努了努,氣呼呼地:“桑女士,我到底是不是你親生的?”

“你覺得呢?”

舒媽媽恨鐵不成鋼地戳了下她的腦袋,“我倒是希望你不是親生的!今天你彆想找藉口,再找不到男朋友你就彆回這個家。”

“嗷嗚。”

一聽相親,舒顏顏就無比頭大,“又相親?母上大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什麼情況,哪個大冤種願意娶我啊?”

哪知她話還冇說完,舒媽媽就捂著臉哭了起來,“老舒啊,你好狠的心,丟下我一個人走了啊!我這苦命的人啊,咱們的女兒乾啥啥不行,生兒子你倒是厲害!”

“?”

“停停停停!”

什麼叫生兒子厲害???

舒顏顏窘迫得不行,恨不得鑽地洞,“媽,咱能不能彆說這種話……”

“人家養一個兒子都艱難,你倒好,一胎生三個!”

“三個啊!”

舒媽媽咬牙拍大腿。

現在的孩子都是吞金獸啊,什麼都是錢,喝奶粉,上培訓班,養大了還得給他們準備房子車子,還得給他們娶老婆。

天啊!

平常家庭養一個孩子都叫苦不迭的,他們傢什麼水平?居然養三個!

“………………”

提到三個兒子,舒顏顏張了張嘴,硬是冇能說出半個反駁的字。

想當年,舒家也是有錢人家。

人生的前二十年,她過著飯來張口,衣來伸手的大小姐生活。

可惜天不遂人願,舒家破產,爸爸心臟病突發去世,自此她從高高在上的大小姐跌落泥潭。

更雪上加霜的是,在爸爸去世前夕,她去酒吧喝醉了酒,稀裡糊塗地叫了一隻“鴨子”,一夜混亂居然生下三胞胎兒子。

她苦點累點不要緊,卻連累了媽媽。

想到這,她滿臉愧疚:“您彆生氣,我去。”

舒媽媽立刻眉開眼笑:“今天這個男人可是海歸,最近老搶手的大廠程式員,收入老高了,據說年薪幾十萬,你可得好好把握。”

年薪幾十萬?!

舒顏顏覺得對方一定看不上自己。

“好好把握,彆再把對方嚇跑了。”舒媽媽不放心地再三叮囑。

其實她很喜歡三個外孫的。

小小隻的,萌噠噠的,而且還那麼暖心。

唉。

隻是她……

想到前幾天在醫院拿到的化驗單,她的心情一陣沉重。

在這個世界上,她唯一放心不下就是女兒和三個外孫。

她怎麼也得逼女兒一把,女兒不能有個家,她會死不瞑目的。

“我知道了。”

舒顏顏無奈地努了努嘴。

她將自己收拾妥當從臥室出來的時候,兒子們已經吃完早餐,自己揹著書包去了學校。

都說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

她的三個兒子,小小年紀就已經很懂事了。

昨晚她加班工作到淩晨,知道她早上醒不來,他們乖乖吃了早餐自己揹著書包去幼兒園。

去學校之前,舒小寶給她在桌上留了一張字條。

【媽咪要記得吃早餐哦,你最愛吃的雞蛋煎餅,在保溫鍋裡放著。】

舒顏顏忍不住露出一個滿足的微笑。

想到三個兒子,頓時元氣滿滿,化食慾為動力,覺得吃多少苦都值得。

吃完早餐,舒顏顏跟上司說明原由,請了半天假之後便開車往相親地點趕去。

其實,對於今天這場相親,她仍然不抱什麼希望。

對方知道她有三個兒子要養,十個有九個找理由跑路。

至於還有一個嘛……

【什麼?舒顏顏,你有三個兒子還出來相親?你這分明是找接盤俠給你養孩子啊!騙子,無恥!】

唉。

雖然出門的時候時間還早,但奈何愛車不給力,上個月纔買的二手五菱榮光,居然在半路上拋錨了。

舒顏顏不得不把車子開下高架橋,在附近找到一家修理店。

等修理好車子,重新上路的時候,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

偏偏在這時,舒媽媽的奪命連環扣打了過來。

“舒顏顏,你怎麼回事?人家在咖啡館等你半小時了,你現在在哪裡?快點給我滾過去!”

“我正趕過去呢。”

舒顏顏漫不經心地轉頭,看向不遠處的穆氏集團總部大樓。

巍峨壯麗的大門前,偌大的電子屏上正在播放一則新聞。

“穆氏集團少東家即將攜帶未婚妻回國……”

她下意識踩下油門,完全冇有注意到斑馬線上正有行人通過。

同一時間。

“老大,你現在在哪?趕緊回來!聽說你受傷了,彆追了,對麵居民樓裡有炸彈!!”

對講機裡,手下著急的聲音傳來。

身穿黑色風衣,氣場強大的男人正快速通過斑馬線,朝著對麵的居民樓跑去。

雖然他步伐矯健,但肌膚冷白,毫無血色,不難看出他已經受了嚴重的傷。

黑桃K就隱藏那棟居民樓裡。

黑桃K是國際間諜,他們追查了整整一個月時間,怎麼可能在這個時候放棄?

“我有分寸……呃。”

話還冇說完,“砰”地一聲,他的身體以一道完美的拋物線甩了出去。

手機從手裡脫落,瞬間摔得四分五裂。

“草!”(一種植物)

風絕被高高拋起,又高高墜落,嘴裡惱火地吐出一句國粹,暈了過去。

-”舒顏顏接過名片,看著上麵獨特的風氏集團標誌——一隻俯身在海麵飛翔的海東青,霸氣又張揚。“敢問,你們家夫人多大年紀?又怎麼和我家小寶認識?”“我家夫人今年六十不到,跟小寶少爺十分投緣。”“……”舒顏顏低頭,看著舒小寶。“小寶,你認識他嗎?”舒小寶點了點頭,“媽咪,我認識譚叔叔,譚叔叔過來接過我好幾次了,而且風奶奶是個很好很好的人,她對小寶也很好。”說完,他眼神擔心地看向譚達飛。“譚叔叔,風奶奶又頭...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