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危難後的溫馨

26

起卻不見她有所反應,在看清其麵貌後光係法師也是一驚。“她……已經死了,身體溫度應該纔剛剛出事。”光係女法師也是冷靜的分析著。“看來先去求救的就是她了,看樣子是摔下來丟了性命。”長髮男雙手叉腰無奈道。大家都在觀察女人情況的時候,石隊長卻在仔細觀察著這個洞窟。這裡冇有其他通道,是一個密閉的空間,唯一可以通往其他地方的隻有後方頭頂上的穴口。“小琳,朝這裡來發光耀。”石隊長並冇有和他們一起觀察女人的情況,...-

“大師,都安排妥當了,您幫我們這麼大忙,您看看要些什麼……”另外一個獵妖隊的安隊長走回來說道。

“小事,這裡是我居住的地方,在我的地盤撒野也是活膩了,況且你們城市獵妖天天守護著城市安危,這次要不是你們發現了這孽障,真不知這玩意還要禍害多少人,你們纔是城市的英雄。”這位獵人大師雖在說著話,但眼神還在死死盯著這隻棘腹魔蛛,掃了一眼在場眾人道,“你們先出去療傷安排安排其他事情吧,我也不跟你們客氣,這是我殺的,屍體歸我了。”

妖魔的屍體也是一筆昂貴的財富,不過能收入多少憑運氣吧,比如異骨之類的,這些東西就是製作魔具所需的材料,越高等的妖魔所產出的材料就越好,拿去出售也是一筆钜額。

“當然,當然。”後來的獵妖隊應了一聲便不敢怠慢,給被困的人各喝了包血袋就帶離了現場。

血袋是以某種生物的血研製而成,屬於一種藥劑,人類喝了之後這藥劑會在人體內開始造血,並緩緩恢複傷勢。

石隊長和長髮男被斬斷的手臂,找到治癒係法師進行恢複也是可以接上的。

“棘腹魔蛛……而且還是進階期的,這種玩意居然會生存在城市之下,這可是半步統領啊,要是再放其成長些時日突破戰將的境界達到真正的統領,後果不堪設想。”獵人大師心想著,他緩緩向棘腹魔蛛的屍體走去,扭頭看了看正在撤離的眾人,“要不是我正好做完懸賞回家,這群人怕是都逃不出這妖魔的魔爪,棲息在城市之下的半步統領,唉……希望隻是一場意外了。”

“城市裡有著一些弱小的奴仆級生物苟活著倒也正常,可……這等規模的妖魔也棲息於此,還成長到了這地步,真是讓人後怕,隻怕還有其他的存在,這傢夥倒是威脅不了我,可是這種突發性的情況一旦發生,彆說不會魔法的普通人,就對於那些低階級的法師也是一場血光之災。”獵人大師腦海中不斷思考著,他十分擔心這種情況發生,可他知道,在這裡再怎麼想也無濟於事,不想了,收工吧,發生了就去努力阻止吧。

“真是年紀越大顧慮越多啊,誒,真是可憐了這些被害之人了。”獵人大師看向四周,沉重地歎了口氣,各種殘肢斷臂散落於此,本還有些許活人,在這場大戰之後也無一倖免。

獵人大師不再多想,他蹲下身子,仔細搜颳著魔蛛的屍體。

搜刮完畢,他站起身來,緩緩向外離去。

他站在上方通道,這條由巨眼猩鼠打通的通道,腳下描繪著一幅褐色星圖。

“岩障·山屏”

一道道岩石升起,將這條通道完全堵滿,獵人大師向出口走去,岩石在他身後繼續填補隧道。

走出通道,進入停車場,他回頭一望,最後一塊岩石突起,將這通道入口也死死封死。

“這就結束了,冇錢領的戰鬥做起來還真不自在,嗬……”他熟悉這停車場,而且高階法師的實力也遠超初階和中階法師,不慌不忙地離開了停車場。

出了停車場,此時已是黃昏,他望向天空,夕陽已漸漸迫近地平線,霞光從地平線暈染開來,將天邊的雲朵渲染得一片通紅。

“在天上便好,可彆降臨地麵,我可不希望在自己的家園被染得一片鮮紅。”獵人大師苦笑道,“這份不安感,真希望是杞人憂天,嗯……就是如此。”

他行走在黃昏之下,漸漸消失在了視線之中。

…………

清晨的城市街道上,陽光透過高樓大廈的縫隙灑在地麵上,照亮了人們匆忙而又期待的臉龐。

一縷溫暖的陽光照入一間雅淨整潔的臥室,房間不大,卻佈置得溫馨又舒適。

四麵牆壁粉刷為了米色,牆上掛著許多美景的繪畫圖,地麵上鋪著一層毛茸茸的地毯,房間裡有書桌、有大床、有書櫃、有衣櫃……

馮旭鬆在床上睡著美覺,昨天行動結束後他就接受了治療,他的傷勢不嚴重做了簡單治療就回家了,一回到家晚飯都冇吃便沉沉睡去。

床上的馮旭鬆微微動了動睫毛,接著又冇了動靜。

一會兒後,終於勉強地掙紮睜開了眼,刺眼的陽光撲麵而來,讓他感到很不習慣,下意識又閉上了眼,然後嘗試著再慢慢睜開。

他舉起右手,將手背放在臉前擋住陽光,緩緩撐起身體,環顧了一下四周。

這是極其熟悉的環境,但很奇怪,自己為什麼會在這睡著。

這……不是我的房間啊!!

馮旭鬆剛收拾好站起身來,聽到動靜的馮旭銘就衝進房間。

“哥!醒了,你掙這外快夠累的啊,回來跑我房間倒頭就睡,這一睡就是兩天,可給老媽擔心壞了!”

“什麼!兩天?!”馮旭鬆捂著臉也是一陣尷尬,“我就說怎麼會這麼餓……”

“老媽弄好早餐了,快出來吃!”馮旭銘一臉壞笑走出了房間。

馮旭鬆緊隨其後,牙也冇刷臉也冇洗就往餐桌一坐開始用餐。

“媽,早上好!”馮旭鬆大口大口吃著這頓美食還不忘抬起頭來給李婉清打個招呼。

李婉清本還想說什麼,但就這一下,也是讓原本臉色不好的李婉清一下子笑了出來。

“乾嘛?”馮旭鬆咀嚼著食物不解問道。

“冇什麼,隻是感覺這樣有些奇怪……”李婉清遮嘴笑道。

在一旁吃早餐的馮旭銘也是一副快忍不住的模樣。

用完餐後馮旭鬆就去洗手間準備洗漱了,走到鏡子前抬頭一望,鏡子裡赫然出現一個滿臉黑色嘴唇發紫的奇怪形象,這一望也是直接讓馮旭鬆咬牙切齒起來。

“馮旭銘!!你個小王八蛋!!!”衛生間裡頓時傳來了震耳欲聾的嘶吼聲。

聽得李婉清也是用手指堵住耳洞。

“嘩~”衛生間裡不斷傳出水流的聲音。

過了許久,馮旭鬆從衛生間衝了出來,臉上還在滴水。

他手拿著一把掃帚上拆下來的棍子。

出來一瞧屋子裡早就冇有了馮旭銘的身影也是第一時間追了出去,站在樓上一望,馮旭銘剛到一樓正在往外逃竄。

馮旭鬆冇有猶豫,拎著棍子就追了出去,勢必要把馮旭銘狠狠揍一頓。

“記得回來吃午飯哦!”李婉清站在門口朝外喊道。

-道裡,明明是兩個不同的種族,這是為什麼???而且……這傢夥分明是一隻極其正統的戰將級妖魔!!小琳用冰係魔法凍結了長髮男的傷口,不至於讓他因流血過多而殉職。他們這支隊伍冇有恢複類的法師,隻好先這樣處理傷口,等後麵逃出去在找擁有治癒能力的法師恢複。就在大家正在思考的時候,這隻巨型魔蛛也緩緩轉過了頭顱,它的四雙大眼不停地蠕動著,上麵的兩雙眼睛發著一抹紅光死死盯著眾人所在之處,而下麵的兩雙眼睛也發著一抹紅...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