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 章

26

誰?”他:“我是分配給你的係統,代號07456。”我頭腦中仔細搜尋著中學晚自習上看過的小說,涉及到係統的,好像都是穿越到書裡攻略男女主完成任務什麼的吧。我搖搖頭:“不行,我天生社交能力缺陷,乾不了你們這活,你們趕緊找彆人吧。”07456:“我們已經做好了背調,分配給你的任務不需要用到社交能力。”我皺了皺眉佯裝不滿,大腦引擎瘋狂搜尋“背調”二字。無相關詞條。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是背調這兩個字,聽起來...-

07456的尖叫還迴響在耳畔,我睜開眼睛,發現自己正在,吐泡泡。吐出的泡泡反著光,照出我的樣子。

完全無法接受,我變成了一個,紫不紫綠不綠冷哇哇黑不拉幾的,怪物,有點像魚,但不完全是,我知道了,是一個畸形的魚頭海馬,受不了了,係統我去你大爺的,這什麼東西啊,醜死了!

可是我叫不出聲音,我隻會吐泡泡,氣死了我要氣死了,07456死哪去了!

我越急,吐出的泡泡就越多,多到遮住視線,多到我被扔進一個網兜裡敲暈過去的前一秒還是一條天真爛漫渾然不覺危險的傻白甜大醜魚。

突然平等地憎恨每一道剁椒魚頭。

等我再醒來時,身邊已經擠滿了奇形怪狀的海洋生物,一同被困在一個大網兜裡。我放眼望去,我震驚得無以複加,我匱乏的語言能力已經無力表達出他們驚駭世俗的容貌,是那種如果去參加選醜大賽,讓我這樣的魚頭海馬去和他們爭奇鬥豔,我會自慚形穢自卑自憐自怨自艾到想挖個沙坑把自己埋掉,是那種每個海洋生物的本該有的器官都長在了令人意想不到並且從未設想過的位置上。

突然好想把自己做成剁椒魚頭。

罷了,魚頭命由魚頭不由網兜。不拚不搏,魚生白活,不苦不累,魚生無味。

我醜陋卻光滑流暢的紡錘形魚頭在鑽出網兜這件事情上還是有點子優勢在的。

鑽出網兜後,我小心翼翼地探索著所在的地方。這裡有很多個房間,很繞,很像一個充斥著海水的地下室。鑒於現在是2270年,我大膽猜測,這莫非是某個被遺棄掉的人類水下實驗室?

後來回憶起來,我這個自以為大膽的猜測在真相麵前簡直弱得一批。

拐過一個彎後,麵前的牆角赫然癱坐著一個偶像劇裡的溺水男一號,浮動的西裝與頭髮,白白嫩嫩的皮膚,粉粉嫩嫩看起來很好親的嘴唇子,還有忽閃忽閃的長睫毛。這場麵,保守估計,可以隨機迷暈10086個美少女。

這裡都是水,眾所周知,人無法在水裡自如呼吸,也就是說,這人看起來好像要淹死了。

可我隻是一個自身難保的魚頭海馬怪,於是我在心裡暗暗感謝他短暫地驚豔了我的那兩秒鐘,然後默默路過。

可是他,他他他,他抓住了我的,一隻鰭!

觸碰到的那一刹那,我恢複了人身。

眾所周知,人無法在水裡自如呼吸,也就是說,肺活量2002的我,好像要淹死了。

短短一千字內,我暈過去三次。太羞恥了,求厚碼。

幸好我專業試毒一千本書練出來的體格子不是蓋的,我再再次醒過來時,發現自己正與美少年孤男寡女共處一室。

美少年的頭髮滴滴答答淌著水,而我無心欣賞□□,我忙著大口大口地吸食空氣。

我愛你,空氣。如果要加上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

我像隻升瘟的雞,鵝叫著呼吸。不一會兒,美少年也悠悠轉醒,有如全麻手術冇過勁兒般半睜著眼看我。

美少年:“你冇事吧。”

我裝冇聽見。

我不想理他。

雖然他讓我恢複人身,可我差點淹死。見過給一巴掌再給個甜棗的,冇見過給完甜棗反手就扇個大耳刮子的。

美少年:“冷殷?你聾了?”

我扭頭看他:“你誰?”

美少年猶豫了一下,呲著大牙樂:“我叫林麒。”

我一點兒也不關心他叫什麼,我問:“這是哪?”

林麒坐直了身子,右手的食指與中指點著太陽穴,眼珠子動來動去,好像在看什麼東西。

我看他半天也不說話,便四處打量我們所在的這間屋子。

四白落地,啥也冇有。

啥也不是。

林麒:“一個好訊息,一個壞訊息,你想先聽哪個?”

我:“壞訊息。”

林麒:“這本書的時間是在人類社會公元2270年,書中寫由於一個叫做霓虹國的國家已經持續向大海裡排放了247年的核汙水,海水早已變黑,海底誕生了一種類人海洋生物——海核人,此種族長勢迅猛,海陸通吃,已經位於大自然食物鏈頂端,連陸地人也在他們的食譜上。海核人極其仇視陸地人,有事冇事就跑到陸地上殺人放火,誓要讓陸地人滅絕。”

林麒停頓了一下,直勾勾地看著我:“我們現在在的這個地方,就是核人的海底大本營。”

我的內心毫無波瀾甚至有點困:“小朋友,你以為姐姐是被嚇大的嗎?我和你可不一樣,我死不了的,吞毒藥也死不了。”

然而林麒彷彿早有預料:“你已經和係統斷開聯絡了,現在死不死的了,很難說。”

我瞪大眼睛:“什麼?你到底是誰?”

林麒微微笑著。而我晃盪著腦袋裡的水:林麒……零七……07456!

我恍然大悟:“你個老六,裝什麼神秘,還給自己換名字,脫了馬甲我就認不出你了嗎?”

林麒被我識破,撇了撇嘴:“總之我們要儘快和係統取得聯絡,我可不想困在這個到處都是怪物的地方。”

我:“你剛不是說一個好訊息一個壞訊息嗎?好訊息是什麼?”

林麒:“目前還冇有,但我相信會有的。”

他笑得很天真,可我隻想給他一下子。

林麒說,我會變成魚頭海馬是因為在船上喝的那口核汙水。

可惡的小霓子,這口核汙水絕對是我穿書一千本以來喝過的最難喝的毒藥。

林麒像一台壞了的收音機,企圖找到總係統的信號。而敏銳如我,已經聽到了開門的聲音。

我拽住林麒的胳膊,不知該如何是好。

死在這裡,嗷嗚連我最後一麵都見不到。

林麒安慰我,說係統給我上了員工安全鎖,在我冇完成任務之前是不會真正死掉的,最壞的情況也就是在這個世界裡一遍又一遍的死。

安慰得很好,下次不要再安慰了。黑心繫統,也不知道這鎖到底對誰安全。

大門打開,兩個身材龐大健壯,靴白靴白的東西咕蛹了進來。

他們通體光滑如魚類,禿頭,冷眼睛,上半身與人類並無明顯差異,下半身卻冇有人類的雙腿,而是化成一條巨大的尾部蜷縮的尾巴,遊動時尾巴伸放收縮,利用反作用力前行,有點像烏賊,所以我說他們是咕蛹進來的。

不僅他們,海水也湧了進來,我嚎啕著撲向林麒,他輕輕拍了拍我的腦門子,然後把我推到他身後。

我居然能在海水裡自如呼吸了,這傢夥會魔法吧。

林麒說,他們是白核人。

高大的白核人拎起我倆猶如兩隻大白熊拎兩隻瘦弱的叫花雞。我被提著雙腳拎了一路,腦子充血得要炸掉。

什麼狗屁白核人,難道還有黑核人嗎,當自己是白加黑啊。

-冗的儀式,由主持的人介紹了逝者,表達哀思,帶著徽章的人們神情肅穆,輕聲齊唸了一段誓言。我望著牆上的那張照片,默默流著淚,她本是多漂亮的一個人啊。林麒的聲音突然出現在我身邊:“冷殷,帶他往前走,三十秒後,讓她喊爸爸。”我按照他說的,一邊計算著時間,一邊領著小男孩走到人群前麵。眾人正目視著合棺,我俯下身對小男孩說:“去找爸爸吧,大聲喊他一下。”一聲清脆的“爸爸”讓一箇中年男人低下的頭猛地抬起,他彎腰接...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