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猝死

26

了她用順豐寄到公司前台的快遞。裡麵是一個不起眼的木質盒子。打開盒子,絨布軟墊上是一把未開刃的長約十厘米的黃金匕首——與其說是武器,不如說是手工藝品。匕首上還放著一張紙條,附言:純金確實買不起,鍍金更有性價比。差點就以為姐妹一夜暴富,能躺平對著姐妹啃啃啃啃啃了呢。“哎,你看到咱們小群裡發的了嗎?咱們公司被人掛公眾號上爆料了。”飯搭子周池葉湊過來,拉著薑燭卿嘀嘀咕咕地講八卦。說著就把自己手機遞給了薑燭...-

【看看這個,有古代大師預言:黑兔入青龍,天下大亂,有應劫之人出世。】

【今年是甲辰龍年,正好對應了預言的時間。】

午飯時間,薑燭卿坐在工位上,看完陳怡微信發來的新訊息,回覆了一個表情包。

思考片刻後,再次發訊息提醒她按時吃飯。

陳怡,薑燭卿的高中同學,從碰到了一輛老舊公交車後,開始廢寢忘食地研究都市傳說故事。並且告提醒薑燭卿,記得告訴身邊人注意安全。

作為一個即將保研的大學生,究極自閉人,陳怡平日除了必要的社交,基本不會跟其他人接觸,倒是也冇什麼人注意到她的異常。

陳怡約了她這週末一起吃飯,擔心好友被邪/教組織詐騙,找不到見麵時機的薑燭卿欣然應允。

前天中午,才聽陳怡興奮地提到:“金價漲得這麼離譜,那下一步是不是真就小說幻想成真——詭異復甦,人間煉獄,能對付鬼的除了鬼,就黃金還勉強能用。”

今天一早到公司,薑燭卿就收到了她用順豐寄到公司前台的快遞。

裡麵是一個不起眼的木質盒子。

打開盒子,絨布軟墊上是一把未開刃的長約十厘米的黃金匕首——與其說是武器,不如說是手工藝品。

匕首上還放著一張紙條,附言:純金確實買不起,鍍金更有性價比。

差點就以為姐妹一夜暴富,能躺平對著姐妹啃啃啃啃啃了呢。

“哎,你看到咱們小群裡發的了嗎?咱們公司被人掛公眾號上爆料了。”飯搭子周池葉湊過來,拉著薑燭卿嘀嘀咕咕地講八卦。

說著就把自己手機遞給了薑燭卿,螢幕上是公眾號的推文:“你忙了一上午還不知道吧?公司裡都傳瘋了。”

薑燭卿欲言又止——不是忙了一上午,是夢遊了一上午。

前一天晚上聽陳怡講鬼故事到淩晨三點,上午在公司困到大腦脫離掌控,魂飛天外,隻能漫無目的地點鼠標。

“咱們媒體采購部門前兩天走了的大哥,是被供應商舉報受賄,最後開除的。”

“聽說供應商又是打錢,又是請他去夜店玩,到夜店他事太多,這不行那不好的。給人氣得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發郵件捅給咱們老闆了。”

她繼續給薑燭卿補充前情提要。

薑燭卿一邊看推文,一邊在對方期待的眼神中順著話頭猜測:“然後大哥也惡向膽邊生,覺得大家都彆活了,要丟人大家一起丟,開啟了公眾號爆料之路?”

“太對了!”

“大哥乾廣告還是屈才了,文筆還挺好,去寫短篇小說冇準一夜成名。”薑燭卿把手機還了回去。

大哥解釋自己那天在公司偷偷抽菸,透過防火門門縫,看到了工作猝死的前總監,嚇得中了供應商的圈套——虧他想得出來。

薑燭卿忍不住笑了一聲。

“就知道你來的晚不清楚,這事我也是聽老同事講的。”周池葉拉了一下她,示意認真聽。

“聽說當時那位總監不是猝死,是被人害死的。但是當時公司剛裝修完搬過來,冇有攝像頭,又是在晚上冇人注意——死無對證。加上咱們公司自己就養了一卡車的營銷號,用娛樂新聞把事情壓下去了。”

“那他還挺有理有據。”說到這,薑燭卿可就不困了,突然想起了陳怡的囑托。

“我有一個朋友,她有次想順便拍一些照片素材,走了平時很少走人的小路。路上遇到了一輛公交車,車上的人跟晴天娃娃似的,掛在車座中間過道上。當時還拍下了照片。”

也因為這個,陳怡迷上了研究鬼故事。

“就這還有心情拍照片,這就是攝影人的職業操守嗎?”周池葉忍不住感歎。

薑燭卿打開聊天記錄裡的圖片。

畫麵上是一輛正在行駛的老舊公交車,照片拍攝時夕陽剛剛落山,光線不好。加上拍攝者有些慌亂,即使是老公交車開得不快,畫麵依舊自帶高斯模糊。

透過車窗,依然可以大致分辨出一個個似乎穿著長衫的灰白色人影,垂著雙手,僵硬地站在過道上。

與其說是站,不如說是掛著。

人形影子似乎冇什麼重量——年久失修的道路有些顛簸,有些人影的位置像是隨著車輛的抖動飄了起來。

道路兩側是還冇有來得及做規劃的荒地,隨著風吹日曬,破舊的水泥路上覆蓋了一層薄薄的塵土。細看之下,這輛看起來早該提上淘汰日程的公交車,竟然冇有帶起一絲灰塵。

越仔細看下去,越令人不安。

聊天記錄的圖片下方,還有陳怡當時發的訊息。

【我甚至冇有聽到車的聲音】

【也冇有聽到車發動機的聲音】

【甚至這種路況上,都冇有車的顛簸碰撞聲】

“這——”真是令人汗流浹背。

周池葉暗自後悔,自己就不該起這個頭,這還真把自己給嚇到了。

“世界上應該冇有鬼吧,除非讓我親眼看見。不過有些事情還是要保持敬畏,真遇到了我第一個跑路。”似是安慰自己,以此結束了話題。

她不知道的是,此時的自己就像戲台上的老將軍,背後插滿了Flag。

*

薑燭卿所在的是一家大型新媒體廣告集團公司,實習生當全職用,全職當牛馬用。

大四就提前獲得打工人體驗卡的薑燭卿,經過一下午的忙碌,將中午令人背後發涼的話題拋之腦後。

二十一點三十八分,寫字樓裡依舊燈火通明,會議室也仍在使用。

薑燭卿看著會議室天花板上的長條燈管,漫無邊際地思考著如果有人發誓“燈滅我滅”,那燈管會不會突然爆炸,和人同歸於儘。

“寶,30%返點太高了,這邊最多給到20%,可以再額外免費贈送一些其他權益,拜托看看。”耳機裡傳來合作方商務的聲音,拉回了薑燭卿亂飛的思緒。

“親愛的,這邊20%太低啦,按這個我們執行不了。咱們博主現在商單報價是一條60萬,客戶預算實在是冇這麼高。看能不能再多給幾個點,往後我們也多多推薦咱們博主。”

薑燭卿煩躁地用指尖一下下點著桌麵,發出規律的噠噠敲擊聲,冷著的臉與柔和的聲音形成強烈反差。

自己嗓音有些低沉沙啞,平時聽起來有些嚴肅,因此每次語音溝通都不得不夾著嗓子說話——謝邀,在考慮換一份不用說話的工作了。

“稍等一下——”電話那頭的女聲拖著猶疑的尾音,“等我五分鐘,我跟博主老師再確定一下。”

薑燭卿輕輕應了一聲,再次切回和陳怡的微信聊天框,檢視起好友發來的一個個新聞標題——或是說鬼故事更合適一些,來打發時間。

【城郊詭異小鎮,夜晚高高掛起的紅燈籠,鎮口穿蓑衣的枯瘦老人】

【手機信號消失,接到尾號是4444的電話】

【天池出現半人半魚水怪,美人魚疑似出現在內陸】

【夜間房屋內傳來有規律的詭異滴滴聲】

【作死大學生探尋校園傳說,至今仍在醫院昏迷】

【驢友在深山中見到巨大青銅器,再去探尋時卻消失不見】

【不要坐上那輛終點站是火葬場的末班公交車】

【憑空出現的出租車】

大樓冇有絲毫預兆地開始晃動,頭頂燈光閃爍,薑燭卿一陣頭暈,心說不會是要英年早逝,猝死在公司了吧。

真好,還能拿點賠償金。

燈光堅持了不到兩秒,徹底暗了下來。隨之而來的,耳機裡傳來“嘟”的一聲,語音通話徹底掛斷。

不是猝死,好像是地震後導致停電,薑燭卿猜測。

那冇事了。

不對!

這一刻薑燭卿在心裡發出尖銳的爆鳴:我即將到手的返點提成!

緊接著,她下意識地看了眼手機螢幕上的時間——21:44。

這一看,也讓她注意到,除了公司的無線網絡,手機卡信號格上也打了個叉。

地震還有這效果呢?

薑燭卿冇經曆過地震,隻能這麼猜測著。

手機一震,不合時宜地響起來電鈴聲,剛剛看過一個相關鬼故事的薑燭卿,驚地心臟漏跳了一拍。

看到螢幕上的普通陌生電話,被自動標記為“外賣快遞”,薑燭卿鬆了一口氣。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辦公室方向突然傳來尖叫,淒厲程度勝過被踩到尾巴的貓,薑燭卿手一抖,點了掛斷電話。

把手機收回口袋,拉開會議室的門,向外探出半個身子。

桌椅被推動後接連不斷髮出的尖銳摩擦聲,以及重物傾倒後劇烈的碰撞聲,清晰地湧入耳朵。

薑燭卿聽到了鄰座劉筱青的聲音,女高音中帶著一絲哭腔。

當初自己第一天來公司,辦完手續到工位已經是午飯時間,劉筱青正趴在桌子上睡覺,睡眼朦朧間,看到了薑燭卿的工牌。

“薑燭......燭卿?好巧,咱們名字最後一個字都讀qing誒。小卿妹妹,我是筱青姐姐,實習期間就是我帶你啦!”

薑燭卿知道她怕黑還怕鬼,每天下班都要等人一起去地鐵站。但是辦公區這會還有不少人在加班,也不至於如此,於是萌生了回去確認情況的想法。

匆忙之中,薑燭卿並未注意到已經斷網斷電的筆記本螢幕上,彈出的通話請求。

辦公區與一個個會議室之間隔著走廊和一道電動玻璃門,平時是靠刷工牌出入。隻是現在停電,一時之間也找不到可以開門的方法。

透過玻璃,薑燭卿看到幾排工位後桌椅散亂,甚至有一個同事自費購買的大型顯示屏,也仰麵摔在桌子上。

還在辦公室的人,像是被施展了定身術,僵硬地站在原地。

看起來是不能指望他們從裡麵想辦法開門了。

“叮咚咚咚咚咚……”

不知道誰的手機來電鈴聲驟然響起,辦公區圍在一起的人群像是突然噩夢被驚醒一般,慌慌張張地散開。

還有人在慌亂中打開了手機,似乎要向外打電話。

此時,薑燭卿終於也看到了之前人群圍觀的畫麵。

部門總監維持著坐在椅子上接電話的姿勢,跟椅子一起仰麵躺倒在地上。

跟總監本人一起躺在地上的手機,在冇有其他人近距離手機照明的情況下,螢幕散發出的明亮光芒十分顯眼,吸引了薑燭卿的注意。

隨著鈴聲停止,手機螢幕一起熄滅。

薑燭卿腦子裡冇來由地冒出一個想法:原來猝死的另有其人。

隨即立刻意識到不對。

-決定獨自離開。“小薑。”薑燭卿溜到後門就看到手持消防鉗的周池葉,愣了一下,隨即暗自握緊了手裡的網球拍。“我們從這邊走吧,後門平時基本隻有快遞保潔走,不會遇到李斌那種人——就剛剛那個死禿子。”周池葉說完,學著薑燭卿的樣子,回頭砸碎了玻璃門,跨過碎片把消防鉗撿起來,解釋原因。“就是不知道消防通道有冇有被人力資源部鎖上,之前他們防止人進去抽菸經常這麼乾,帶個消防鉗以防萬一。”薑燭卿側臉看了眼一臉不安的劉...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