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陌生的世界

26

,我不騙你。也許你聽起來會覺得我是在胡說八道,但是我的的確確是從你家天花板那麼高的高度摔下來的,我現在半邊身體都是劇痛的。”不行我要哭了,我深吸一口氣平複情緒,緊接著說:“你看我,隻是一個二十幾歲的女生,我身上穿著的還是打工人社畜經典套裝,我這還掛著銘牌,上麵有我的名字,我怎麼可能穿過你們這種高檔小區的層層監控,又在冇有鑰匙的情況下進入你家呢?這不是自爆卡車嗎?而且我們完全不認識,我一個小小的打工...-

上了一天班,好餓。低血糖犯了,連腿都是軟的。我一邊在心裡呐喊一邊下樓梯:“餓死了餓死了,待會我要吃一頭牛!”天曉得為啥一腳踩空了,摔了。

一陣天旋地轉,我咚的一聲重重的摔在了地板上。“啊啊啊啊好疼啊!”我扭曲著臉躺在地板上哀嚎。

一睜開眼,看見的不是大樓裡的堅硬的瓷磚地麵和白晃晃的燈光,而是木質地板和昏暗的檯燈發出的昏暗又柔和的黃光,書架上排滿了書,應該是在一個房間裡。我嚇得一激靈,顧不得右半邊身體的疼痛,趕緊爬起來。媽呀這是哪呀?我得趕緊走。剛出房間,一路摸索著來到了客廳,天呐,這麼大的大平層,這不會是啥富豪的家吧,萬一出現個什麼太太管家的,我豈不是插翅難逃。等我剛走到門口,背後黑暗裡忽然發出一聲:“你是誰?”“臥槽鬼啊!”我尖叫一聲,瘋狂擰門把手。這什麼破鎖!擰不開!完了完了,本姑娘今天要命喪於此了。我嚥了一口唾沫,隻好轉身赴死。砰一聲對方打開了燈,對麵的皮沙發上坐了一位男性。他穿著白襯衫,打著一天藍色的星星領帶,梳著大背頭但是髮型有點塌了,垂下來一小縷,戴著金絲眼鏡,眼神犀利,嘴唇薄薄的,唇形很好看。人挺瘦,又長手長腳,估計一米八多,我天這麼高!我這一米六的小個子,豈不是得被對方像捏小雞仔一樣捏死!

“你好。”我尷尬地笑笑。

“你怎麼會出現在我家?”

“如果我說我是不小心掉進你家的,你信嗎?”誰都不會信的好吧!但是發生這種靈異事件我真是也說不清。

“這裡是十九樓。”

“啊?”

“可我真的隻是從樓梯上摔下來,就莫名其妙地來了這裡。”

對於我的解釋,他皺眉,但是也冇有反駁我,隻是不說話。

“真的,我不騙你。也許你聽起來會覺得我是在胡說八道,但是我的的確確是從你家天花板那麼高的高度摔下來的,我現在半邊身體都是劇痛的。”

不行我要哭了,我深吸一口氣平複情緒,緊接著說:“你看我,隻是一個二十幾歲的女生,我身上穿著的還是打工人社畜經典套裝,我這還掛著銘牌,上麵有我的名字,我怎麼可能穿過你們這種高檔小區的層層監控,又在冇有鑰匙的情況下進入你家呢?這不是自爆卡車嗎?而且我們完全不認識,我一個小小的打工人,和你們有錢人根本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我連你們有錢人住哪我都不知道,要是真進入富豪小區盜竊,我豈不是吃飽了撐的嗎?我也冇有作案動機啊!”說了一大通,言儘於此。啊啊啊啊啊這種事情臣妾真的是百口莫辯啊。

“嗯,我信。”對方輕飄飄的一句。

“啊?你真信?”輪到我摸不著頭腦了?

“你真信啊?萬一我是競爭對手派來的間諜呢?”話說出口我就後悔了,我這該死的嘴!

“我真信。你長這樣子看上去就不像是間諜。”好啊,這是在說我傻呢。真給我氣擁嘞。

-層監控,又在冇有鑰匙的情況下進入你家呢?這不是自爆卡車嗎?而且我們完全不認識,我一個小小的打工人,和你們有錢人根本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我連你們有錢人住哪我都不知道,要是真進入富豪小區盜竊,我豈不是吃飽了撐的嗎?我也冇有作案動機啊!”說了一大通,言儘於此。啊啊啊啊啊這種事情臣妾真的是百口莫辯啊。“嗯,我信。”對方輕飄飄的一句。“啊?你真信?”輪到我摸不著頭腦了?“你真信啊?萬一我是競爭對手派來的間諜呢...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