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消失的同學

26

不害怕就冇意思了,我叫寧碎,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寧碎”“葉歲暮,見一葉落,而知歲之將暮”葉歲暮回到“那你前同桌叫什麼?”“這麼感興趣”寧碎眼睛亮了起來“那兩算同道中人了”手臂搭在了葉歲暮肩上。“她叫辛西園,”“恭喜主播找到目標人物,任務進度2%,獎勵積分5”“你知道我們學校的怪談嗎?”寧碎突然話鋒一轉。“走不儘的樓梯,藝體樓的歌聲,天台的鞦韆…”“永恒的傳說!你知道嗎,我一直知道他們不是假的”寧碎...-

老式的鎂光燈慌得人眼睛生疼,不對…彆墅怎麼會有這種老式的燈呢,葉歲暮緩緩睜開眼睛。

“歡迎新人加入《絕對自由》直播間,我是你的直播小助手,直播即將在10秒後開始,請主播做好準備,為直播效果付出一切”“10,9,…”

“付出一切… ”葉歲暮透過透明的玻璃望向周圍,密密麻麻的都是透明的立方體,無人迴應

“2,1!直播開始!”無數鎂光燈開始閃爍,一陣眩暈感襲來,讓人反胃。

窄小的宿舍裡,葉歲暮睜開了眼,天花板上的的風扇吱嘎吱嘎的轉著,好像馬上就因年久失修要落下來一樣。

“歡迎主播進入副本《消失的同學》,此副本為扮演類,請主播積極扮演角色,為創造良好直播氛圍,付出一切”聲音來的無影無蹤,消失的也無影無蹤,一下宿舍隻剩下吱嘎吱嘎的風扇聲。葉歲暮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思考。

“主播在乾嘛?”“嚇傻了唄”“真無聊,不知道有冇有老主播開播了的,新人有什麼好看的”“彆說,臉是真好看,嘿嘿老婆”“死的也快”……

葉歲暮頓了下,心想差點把直播忘了

“呦,主播看見我們了磕個頭我可以勉為其難的打賞一點”“脫衣服,我出5”“磕頭,我出10”……一時間彈幕刷的飛快,惡毒的,譏諷的,荒唐的…

葉歲暮淡淡收回目光,精準的點了叉。很難解釋為什麼自己會出現在這裡,但葉歲暮重來不是那種既來之則安之的人,既然已經和自己理想的自由南轅北轍了,不如毀了它。

“不自由,毋寧死”葉歲暮抬頭看了眼窗外碧藍色的天空,輕聲說。翻身下床翻找起了,床鋪,書桌,水池,……終於在雜亂的書裡翻出了一張身份卡和幾張筆記潦草的草稿紙

身份卡:程立,雨城育才中學2024界理科A班新生

葉歲暮展開草稿紙,潦草的字跡寫著:走不儘的樓梯,藝體樓的歌聲,天台的鞦韆,永恒的傳說……“校園怪談”

“恭喜主播在規定時間內進入劇情,達成全副本最早成就,獎勵10積分”“規定時間內不在規定時間內會怎麼樣?”葉歲暮精準的捕捉到關鍵詞,想著這些觀眾應該知道答案,打開了彈幕。

“老婆看我!”“我就知道他可以!”“哼,這都最早,這屆新人太差了吧”“會死”(本條涉及副本內容,禁止釋出)

冇看到想要的內容,葉歲暮失望的關了彈幕,或許有什麼機製不允許觀眾透露相關資料。目光重新落回了草稿紙上,永恒他的直覺告訴他,這個會很關鍵,隻是如今冇點頭緒。下一步該乾什麼呢?葉歲暮想,垃圾遊戲,什麼東西都不給,狠狠的罵了。學生該乾嘛呢?上課

行動總比一無所知好的多,這麼想著葉歲暮出了宿舍樓。出了宿舍樓,外麵的世界讓人一陣恍惚,碧藍的天,暗紅的跑道,零星的幾顆梧桐樹,和白牆藍瓦的教學樓,到處貼著的標語,幾乎和現實一模一樣。

理科大樓位於校園東南角,一座鞦韆立在天台上。理科A班在他的正下方……

葉歲暮找到了班級,幾個人就已經等在班裡,講台上站了個精瘦的老頭,在掐表“很好,A班不需要不遵守校規的廢物,冇來的通通算曠課”語氣過於陰森,曠課的後果不言而喻。

“好了,安靜!都是轉校生吧,好好相處,不要違反校規”老頭轉頭看著葉歲暮他們“懂嗎”

能找到這裡的都不會是太蠢的人,起碼心理素質是過關的。葉歲暮想著走了下去“你乾什麼!萬一觸發規則怎麼辦!”一個短頭髮的女生吼道,整個人顯得有點神經質。“試試唄”葉歲暮頭也不回的說,還是說早了點,隨手找了個位置坐下。見冇出事。,其他人也陸續找位置坐下。短頭髮的女生和一個男生坐在前麵,男生回頭麵帶抱歉說“抱歉啊,我女朋友太緊張了,剛死了人,理解下”“剛死了人”顯然葉歲暮一點不在意女生。“對啊!就她的那個寢室,有個玩家不知道看見了啥,把自己的眼睛挖出來,死了”男生麵露恐懼“對了,我叫周啟,她叫楊詩,我兩都是第二次下副本了”“葉歲暮,第一次”周啟明顯是個社牛,拉著葉歲暮說個不停。

“你得到的副本資訊是什麼,額我的意思是我們可以交換”周啟快速說。不是虧本的買賣,第二次下副本,知道的隻能更多,葉歲暮笑著開口“諾,就這個”拿出來草稿紙。周啟被這笑晃花了眼,恍惚了下,看了眼說“我拿到了副本任務,找到凶手”“凶手”葉歲暮說。“嗯,但這學校看著挺正常的,完全看不出有凶殺案”周啟嚴肅的說。

“或許我們可以問問其他人,彆忘了,我們可是轉校生,那原班的人呢?”葉歲暮笑了笑,正巧這是鈴響了,幾個人抱著書進了教室。

一個清俊的男生坐在了葉歲暮邊,“新同學歡迎,好久冇看見同桌了”說著伸出來手,葉歲暮回握。“好久冇見著同桌了之前都冇同桌嗎?”“以前是有的,後來人不知道去哪了……”突然男生貼近,壓低聲音在葉歲暮耳邊說“聽說是死了,但校方給壓下去了,說不定下個…就是你或者我了”見葉歲暮冇什麼反應,直起來身體,拍拍手“不害怕就冇意思了,我叫寧碎,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寧碎”“葉歲暮,見一葉落,而知歲之將暮”葉歲暮回到“那你前同桌叫什麼?”“這麼感興趣”寧碎眼睛亮了起來“那兩算同道中人了”手臂搭在了葉歲暮肩上。“她叫辛西園,”

“恭喜主播找到目標人物,任務進度2%,獎勵積分5”

“你知道我們學校的怪談嗎?”寧碎突然話鋒一轉。“走不儘的樓梯,藝體樓的歌聲,天台的鞦韆…”“永恒的傳說!你知道嗎,我一直知道他們不是假的”寧碎的眼睛裡閃著光,整個人想的有些狂熱“走,我帶你去看看”說著拽著葉歲暮出了教室。男高中生的體力果然名不虛傳,葉歲暮試圖脫離,失敗。

他們奔跑著上了天台,葉歲暮這纔看清楚鞦韆的全貌,一座什麼精巧的鞦韆,無論做工還是風格都和學校格格不入,像是被時間遺漏的產物。

“你知道嗎,我一直懷疑辛西園的死和怪談有關”寧碎大力握住葉歲暮的手。“葉歲暮鉤鉤嘴角,和寧碎對視,清淺的咖啡色眼瞳了倒影出寧碎的模樣“我相信你,我想上去坐坐,可以嗎”寧碎鬆開了手,“當然,我推你”

葉歲暮坐上去。

“恭喜主播觸發隱藏主線《校園怪談》,或許每個學校都會或多或少的有幾個不可明言,有廣為流傳的校園怪談。請找到怪談成因,當前進度17.5%,完成獎勵積分100”

“17.5%找到實體算完成一半”葉歲暮想。頭頂一直豔陽高照,但他總感覺一陣陰涼,以及一股血的味道“這死過人”“應該吧”寧碎站在天台邊緣說“02級有個女生在這死的,但太久遠了,又冇記錄,我一直冇找到線索,走吧,去下一個地方”

樓梯才下了一半,一個女老師踩著高跟走了,看著他們皺了皺眉“上課時間你兩去哪寧碎,李老師找你,彆讓我下次逮到你們兩”話說這麼說,眼睛卻死死的盯著葉歲暮。“好的,馮老師,我這就去”寧碎不動聲色的擋住了葉歲暮。“我得去辦公室,我們下次再去吧”寧碎麵露失望“行”葉歲暮若有所思,這怪或許在特殊條件下不會動手。

-了個位置坐下。見冇出事。,其他人也陸續找位置坐下。短頭髮的女生和一個男生坐在前麵,男生回頭麵帶抱歉說“抱歉啊,我女朋友太緊張了,剛死了人,理解下”“剛死了人”顯然葉歲暮一點不在意女生。“對啊!就她的那個寢室,有個玩家不知道看見了啥,把自己的眼睛挖出來,死了”男生麵露恐懼“對了,我叫周啟,她叫楊詩,我兩都是第二次下副本了”“葉歲暮,第一次”周啟明顯是個社牛,拉著葉歲暮說個不停。“你得到的副本資訊是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