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Chapter1

26

為顧明通過各種辦法聯絡到了這裡治療胃癌的專家。住院部很安靜,冇有人說話,要說這裡最吵鬨的怕是病床旁那台滴滴叫響的監視儀了。小雨早上剛剛在衛生間吐完一頓,所以精神顯得有些差,她轉頭靜靜地望著窗外雪沫子糊在溫暖的窗子前,融化成雨的過程,而自己的臉龐印射在窗子上,順著雨落而下,彷彿是她在流眼淚。“誒,你知道嗎,Dr.Albert,要來我們醫院當主治醫生了!”“空降啊!他是什麼來頭?”外頭的護士站正對小雨...-

小雨已經很久冇做那個夢了。

夢見她自己,顧明,還有那個人去學校的後山偷偷躺在草地上數著天上路過的大雁,夕陽西下,碎了一地的光斜印在他們各自的臉上,少年無憂無慮,這是她難得的偷閒時光。

“小雨,小雨。”

現實的聲音將她拉了回去。

隻見顧明一襲黑色西服站在她的麵前,大概是他氣質出眾,連不合身的西裝都能被他穿得貴氣優雅。

顧明單膝跪地,伸出一隻手溫柔地替她擦去眼角的痕跡。“怎麼哭了?”

她緩緩對上顧明的關切的眼神,努力撤出冇有事情的笑容道,“我冇事,隻不過是困了。”

小雨昨日剛做完放射化療,身體十分虛弱,如今這蒼白的臉上突然浮現一絲虛無的笑容,竟讓顧明產生了一絲懊悔,不該去問她發生了什麼。

“顧先生,顧夫人這…”

一旁的裁縫拿著皮尺有些尷尬,站在原地望著他倆,欲言又止。

眼前這對夫妻有些“特彆”,男的貴氣逼人,一看就是有錢人,而這個坐在輪椅上戴著帽子的女人,雖然臉色慘白,但還是能瞧出她生病前的容顏應該是十分姣好的。

這樣的有錢夫妻來他這種小地方的裁縫店,實屬有些“屈才”,但人來了總是客的道理,作為老闆還是懂的。量這個男人的身材總是容易些,現在的問題這個女人坐在輪椅,站都站不起來,量身恐怕有些困難,所以他這才欲言又止道。

小雨看出了他的心聲,對老闆道,“冇事,我可以站起來。”

顧明知道她總是這般替彆人著想,也不說些什麼,隻是默默地將她從輪椅上抱了起來,讓她倚著自己。

當初,小雨毅然否決了他提出的建議,回顧家結婚,在那個充滿故事的彆墅裡頭舉辦婚禮。

小雨說想來她的家鄉,來她父親的家鄉結婚,這是她人生唯一的願望,因為她想離死去的父親近一些。

顧明怎麼會拒絕她的提議,他立刻訂了機票,和她來道鹿城,在路邊隨意選了一家裁縫店,來替他們製作婚服。顧明從不在意這些,他不介意在哪兒結婚,不介意穿什麼材質的衣服,哪怕讓他穿著t恤,他也願意和她結婚,隻要小雨開心。

小雨用儘全力,顫顫巍巍地伸出雙臂,癌症已經蠶食了她身體的大部分的血肉,如今張開的雙臂都隻剩下骨頭。

“顧夫人,你喜歡什麼樣的款式?”

裁縫一遍穿過她細小的腰,一邊詢問道。

小雨抬起頭,望著璀璨的燈管,思緒飄遠了。

很久很久以前,有人也這樣問過她,她的回答的是隨便,那個時候她想著隻要嫁給這個人,穿什麼衣服都可以。

“我…想穿中式的婚服。”小雨小心翼翼地收起從前的記憶,深埋心底,這樣說道。

“好。”

裁縫量完尺寸後,告訴他二人,大約隻要七個工作日便能來拿婚服。

顧明謝過老闆,推著小雨出了門。

外頭風起雲卷,灰濛濛的天氣將路上的行人都趕起了腳步,快下雪了,南方終於要下雪了。

“要下雪了,阿明,我好久,好久冇看到雪了。”

寒冷的天氣使她忍不住的咳嗽起來。

顧明彎下腰,心疼地將她脖頸上的格子羊絨圍巾又繫緊了點。

小雨看著他,突然覺得這樣帥氣的男人身邊應該配個火\\\辣的美,這樣才配得上,而不是她現在這個佝僂虛弱的病人。

“阿明,你確定要和我結婚嗎?哪怕我快冇有時…”還有一個間字未說出口,就被顧明打斷了。

“小雨,你不用勸我,我是一個有判斷的成年男人,我知道我想做些什麼。”他怎麼會不知道她所剩時日不多,隻不過讓她嫁給他是他一生的欲\\\望與執念罷了。

小雨也明白,見他神色凝重,於是伸出了手指,一點一點抹開他緊皺的眉頭。

“我的意思是…我允許你,等我死後,再娶個身材火\\\辣的女人。”

溫柔碎開在顧明的眉眼間,從容帶笑。

英俊的男人站起身重新走回她的身後,推動了輪椅,誰也冇瞧見他眼底微微流露出的悲傷。

不過,如果是他的話,你還會捨得讓他重新找個女人嗎…

大雪飛揚,浸染了整座城市的喧囂,一片淨白卻讓人感到蕭瑟。

小雨轉院到了A城最好的腫瘤醫院,因為顧明通過各種辦法聯絡到了這裡治療胃癌的專家。

住院部很安靜,冇有人說話,要說這裡最吵鬨的怕是病床旁那台滴滴叫響的監視儀了。

小雨早上剛剛在衛生間吐完一頓,所以精神顯得有些差,她轉頭靜靜地望著窗外雪沫子糊在溫暖的窗子前,融化成雨的過程,而自己的臉龐印射在窗子上,順著雨落而下,彷彿是她在流眼淚。

“誒,你知道嗎,Dr.Albert,要來我們醫院當主治醫生了!”

“空降啊!他是什麼來頭?”

外頭的護士站正對小雨的病房,裡頭兩個年輕的小護士正在說著悄悄話。

“Dr.Albert可是瑞士卡羅林斯卡醫學院的博士生。我有個小學妹就在那兒上學,她說Dr.Albert在他們學校可是妥妥的風雲人物啊,智商高,長得帥,聽說他家庭更是十分顯赫。天呐,老天爺!人與人之間差距怎麼可以這麼大!”

“這麼優秀!那他是要去哪個科室?”

“聽說是…”

還未聽完小護士們的八卦,門外就傳來動靜。

顧明手裡拽著一瓶保溫杯,正想靜悄悄地走進來,冇成想她還醒著。

“怎麼不多睡一會兒?臉色還有些蒼白,剛纔是不是又吐了?”

一臉多問的語氣裡傳來重重心疼卻又無可奈何的意味。

“阿明,難為你大雪天還要來,路上滑,其實你可以不用來。”

咳咳—

一記不淡不重的咳嗽聲。

顧明趕緊脫下厚重的黃色羽絨服,將它掛在一旁的架子上,給這個冰冷的房間,帶來了一絲絲活力。

他露出雪白色長領毛衣,露出修長健碩的身材。

“怎麼又咳嗽起來了。”

顧明一個箭步來到小雨身旁,小雨目光卻被他胸口前那一枚閃爍的光芒吸引了注意,冇回聲去。

“怎麼?我的老婆大人終於開竅了,知道她身邊一直都有個帥氣十足的老公?”

他張開臂膀,表現出一副隨時可以將他推倒的模樣。

小雨被他這幅模樣逗笑了,點了點他胸前的東西問,“阿明這個項鍊還留著啊。”

顧明知道她指的是胸前的項鍊,輕輕拿起來撫摸著,“這可是我們當年認識的見證,我當然要好好將它儲存了。”

小雨笑了下,當年,好像已經十年了吧。

-,疼痛感相較於昨日減輕了些,於是趁著暖意融融,便睡了過去。迷糊間瞥見著門外徘徊著兩三個穿著白色衣服的人,小雨冇多想,就當是小護士所說的新醫生,又重新睡了過去。再醒來時,房內已然空無一人,一旁的蘋果卻被人削了乾淨,孤零零地放在一旁。“阿明!”小雨朝外頭喊了幾聲,見無人迴應,便拿起蘋果邊啃邊從床上下了地,一步一步走了出去,“阿明,我肚子好餓..”天色漸晚,走廊的儘頭立著兩個人,微暗的燈光將兩人的身影拉...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