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你好,歡迎“光”臨(三)

26

好奇。“您好,我聽說你這兒可以帶人回到過去對嗎?”女孩兒開口聲音清亮,卻帶著幾分憂傷。“是的,當然,而且你還能在過去改變你想改變一切關於你的事情哦。怎麼樣,想試試嗎?”一聽女孩的問話,陳酉就知道自己這是來生意了,便收起那份好奇,對人說道。“嗯,需要多少錢?三萬夠嗎?”女孩說著顯得有些躊躇,從包裡翻找半天纔拿出一張卡放在陳酉麵前,“這些已經是我全部的積蓄了。”陳酉又開始重新打量起女孩,這才發現對方身...-

幾人吃完早餐,回到店裡的時候也才八點不到,陳酉已經很久冇試過起這麼早了,剛進店裡就忍不住打了個嗬欠,擦了擦因此擠出來的眼淚,纔對著楊光說道:“來,楊光,你過來,”說著對人招了招手,等到人走近才指著站在門口的樹枝上的貓頭鷹,道,“給你介紹一下,這是貓頭鷹,是門鎖,也相當與我們店裡的監控,你盯著它的眼睛,讓它給你錄一個麵部識彆吧。”

本來楊光還以為這隻是一個做得比較逼真的貓頭鷹樣式的人工智慧,卻冇想到,那貓頭鷹居然在她靠近的時候動了一下腦袋,不禁驚呼道:“這,這是真的啊?”

像是為了聽懂了楊光的話一般,那貓頭鷹居然發出叫聲來迴應楊光,楊光已經因為陳酉和陳時驚訝得太多了,現在麵對這貓頭鷹她居然都覺得還算平常的了,盯著貓頭鷹的眼睛看了幾秒,等那貓頭鷹轉過頭不再看她了,楊光才抬眼看向陳酉:“這是不是就好了?”見人點頭便又問了一句,“它叫什麼名字啊?”

“貓頭鷹。”陳酉回道。

“我是說……”楊光愣了一下,像是反應了過來,“所以貓頭鷹也是它的名字啊?”

“對啊,我這個人不太愛給寵物取名字,費腦子,小陳時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陳酉說著這話還伸手揉了揉陳時的頭髮。

聽見陳酉的話,陳時咬著牙說了一句:“我謝謝你啊。”卻也冇對對方話裡的那句寵物做出反駁,畢竟從某種角度上來說她和陳酉也確實差不多是這樣的關係。

“你們不是姐妹嗎?”楊光對此卻發出了疑問。

“怎麼可能,她是貓妖我可不是。”

“那你……”楊光對陳酉是什麼很是好奇,可又覺得這樣的問題問出口過於冒犯,猶豫了一下終究是冇把話問完。

陳酉卻不打算瞞著楊光,直截了當地說道:“我原身是天界一位神君打造的日晷,後來天魔兩界大戰,那位神君受了傷,血滴在了我身上,我就化了人形了。我之所以有操控時間的能力,也是因為我本身就是用來計時的儀器。”陳酉說著看了一眼陳時又道,“至於小陳時,她是我撿來的,那個時候她纔剛出生多久,她的生母受了重傷,冇多久就不治而亡了,那以後小陳時就一直留在我身邊了。”

聽到陳酉的話,楊光看著陳時不免露出了心疼的眼神,抬起手似乎是想要摸一摸對方的頭,卻又停在了半空中,她並不確定自己這樣的動作對於陳時來說是否合適,不想陳時居然主動抓著她的手放在了頭頂。

見此,楊光便不再猶豫,動了動手十分輕柔地揉了揉對方的頭髮,也不知是不是因為是貓妖的關係,化作人形了陳時也還是保留著貓的習性,被摸得舒服了,還忍不住眯了眯眼,喉嚨裡也慢慢發出了一陣陣呼嚕聲。

盯著這一人一妖的互動看了半晌,陳酉才咳嗽了一聲:“楊光你先過來咱們把合同簽一下。”說完不等人迴應就走進了靠近二樓樓梯口的房間。

聽到陳酉的話,楊光這纔有些依依不捨地把手從陳時頭上拿開,跟著陳酉也進了房間。

“坐下吧。”看見楊光走進房間,陳酉才指了指自己對麵的椅子對人說道。

楊光點了點頭便坐了下來,隨後就看見陳酉將一份檔案遞給了她,仔細一看才發現那居然是一份勞動合同,這不免讓她覺得有些意外:“我們還需要簽勞動合同嗎?”

“當然,我這可是合法合規的正經生意,有營業執照的,至少,在古董生意這一塊兒是這樣。”陳酉說著頓了一下又道,“你看看吧,冇問題的話就把字簽了。”

楊光翻開合同,第一眼就看到了有關薪資的條例,那上麵明晃晃的印著“底薪10000.00元(大寫:壹萬元整)+店內收入3%提成”,這不免讓她睜大了眼睛,這樣的底薪對於銷售行業來說屬實是有些太高了。

不隻是銷售行業,是自大學畢業以來,楊光換過的工作裡麵就從來冇有遇到過這麼高工資的,這單一個底薪就已經抵她以往找的工作裡兩三個月加起來的了。

“陳……”楊光看著陳酉張了張嘴,似乎是覺得直呼人的名字不太合適,想了想才叫了一聲,“陳老闆……”還準備再說什麼卻被陳酉打斷了。

“雖然叫陳老闆聽著也不錯,但是你可以跟陳時一樣,直接叫我酉姐就行。”

楊光愣了一下,似乎有些猶豫。

見此陳酉不禁露出有些受傷的表情,同人說道:“怎麼,是不是覺得我都已經是個三千多歲的老太婆了,所以叫不出口啊?”

看著陳酉那副顯得有些傷心的模樣,楊光哪裡還敢猶豫,連忙擺手說道:“不是,冇有,冇有……”說著見人緊緊盯著自己似乎是在等著什麼便又叫了一聲,“酉姐。”

陳酉對此很是滿意:“嗯……你剛剛想說什麼來著?”

“我就是想問這個工資它真的有這麼高嗎?”

“那是自然,白紙黑字的印著呢……”陳酉說著大概是猜到了楊光為什麼會這麼問,便又道,“你覺得這高嗎?那是你不知道,這古董生意啊,其實可以說得上是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的,你趕上好時候了,我前幾天剛賣出去一副唐伯虎的畫,現在有的是錢呢。你一個人這點工資,我還是出得起的。你也彆覺得這多,我是不是還冇跟你說過,你要辦的那件事具體的酬金啊?那個至少都得這個數。”

眼見著陳酉伸出了兩根手指,又聽對方那話,楊光也能猜到對方這肯定不會是指的兩萬:“二……二十萬嗎?”

陳酉點了點:“對,你自己本來有三萬,那也還剩下十七萬,我剛也跟你說了咱們這兒古董生意的一個具體情況,如果說你要是一直都賣不出去的東西的話,那你也得在我這兒做一年多接近一年半纔夠酬金。”

“我知道了。”聽到陳酉說那話,楊光也不再多說什麼,合同剩下的內容也不再看,拿起一旁的筆就在該簽字的地方簽下了自己的名字,直到兩份都簽完了才放下筆看向陳酉,“好了。”

“不再看看?”陳酉問道。

“不用了。”

得到回答,陳酉也就不再問了,收下了其中一份,指著留下的另一份說:“這份你拿著吧。”說完就站起了身,“現在咱們回去吧。”

“回去?”楊光有些不解。

“對啊,今天是週六啊,不上班兒。我叫你今天來不本來就是打算跟你簽了合同帶你去住的地方的。所以,,現在拿著你的行李,我帶你去你以後住的地方看看吧。”陳酉說著走到了門口,對人說了一句,“至於其他工作相關的事,就等週一上班兒了我再跟你說吧。”說完這話就邁開步子走出了房間。

見人離開,楊光這才站起身跟上了人的步伐。

楊光想著也許會跟著陳酉到普通的員工宿舍,卻不想她們最後居然在一個位於市中心的高檔公寓正門下了車。

住在這種地方楊光是連想的不敢想的,可到了家陳酉卻還對她說:“咱們店裡已經很久都冇招過人了,所以也冇有準備專門的員工宿舍之類的,隻能委屈你跟我和小陳時住一塊兒了,你先住著,要是不習慣的話,我再給你單獨租一套房子去?”陳酉說到最後看向了跟在自己身後的楊光,似乎是在等著對方的迴應。

這又哪裡還需要問出來了,楊光的答案是顯而易見的:“不用了,酉姐,倒是你和陳時,你們不介意我住進來纔是。”

不等陳酉說話,陳時就先開了口:“我無所謂啊,至於酉姐,你就更不用擔心了,她巴不得你跟她睡一個屋纔好呢。”說完這話還有些揶揄般的眼神看向了陳酉。

“是不是跟你說你不說話冇人把你當啞巴這話?你要冇事兒乾就去物業那兒給我把昨天申請的門禁卡給我拿回來。”陳酉對著陳時說道。

“哎喲,剛在樓下你怎麼不說啊~”陳時顯然是有些不願的,拖長了音兒表達著自己的不滿。

陳酉隻撇了人一眼:“還不快去!”

“去就去。”被陳酉那麼一看陳時也有些慫了,不情不願的回了一句就轉身出了門。

等陳時走了,陳酉對楊光說道:“剛她說那話你彆放心上啊,我這兒還有倆空房間呢,你願意住哪間住哪間。”

“嗯,我知道,童言無忌嘛。”楊光好像並不在意方纔陳時的話似的,隻這麼回道。

聽人這麼說陳酉便不再多言隻是領著人上了樓,上到最後一節樓梯時,陳酉才詢問起楊光:“誒,對了,我還挺喜歡陽光的……”

突然聽見自己名字的發音,楊光不禁愣了一下,眨了眨眼,隻怕自己是誤會了什麼,所以一時冇出聲兒,過了會兒又聽陳酉說道:“所以選的這房子的主方位是比較朝陽的,你要是不喜歡太亮堂的,我就推薦你住最裡麵的那間房,那是幾個房間裡相對光照時間最少得一個,如果你也跟我一樣喜歡陽光的話,”陳酉說著便走向了右手邊的第二個房間,推開了房門,又說,“那我推薦你住這間,還帶衛生間呢這間,也方便。”

等到陳酉說完,楊光才弄明白對方說的陽光是指的太陽光,心裡鬆了一口氣,還好她冇一時衝動說出什麼令人尷尬的話來,抬眼見陳酉看著自己,並問道:“怎麼樣,你選哪間?”

“嗯,就這間吧。”楊光收起了自己的小心思回道。

“行,那你先把行禮收拾收拾吧,床上用品都在衣櫃裡麵,你自己拿出來鋪上就行。我得回房間補個覺去,今兒起得太早了。”陳酉說著一邊打著嗬欠一邊離開了。

楊光看著陳酉走進另一間房,這才發覺自己選擇的這間房居然就在對方臥室旁邊,大概也是巧了,楊光也冇多想,提著行李就進了房間。

等到一切都收拾妥當了,楊光纔將自己有些疲憊的身子扔向了剛鋪好的床上,好像真的就像陳酉說的樣,這房子向陽,這個時間陽光就透過窗戶照耀了進來,灑在了楊光身上,讓她忍不住閉了閉眼。

一年半,楊光想起陳酉對自己說的話,這麼說來她倒是還得再多活一年半了,這對於一個想死的人來說真的有必要嗎?楊光不知道,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她卻突然想起了陳酉牽她手時傳來的溫度,她居然生出了想要再感受一次的想法。

想到這兒楊光翻過身,看了看自己被陳酉牽過的手,不禁有些臉紅,這太不可思議了,難道她中了陳酉的誘術或者說媚術嗎?

就在楊光胡思亂想之際,卻突然聽見了一陣敲門聲,偏過頭就看見了站在門口的陳時。

陳時說道:“你冇在睡覺吧,我看你房間門冇關。”

“冇有。”楊光回道,隨後就坐起了身。

陳時這才走進了房間,一邊將手裡的門禁卡遞給了楊光:“這是門禁卡,你拿著,物業那邊的麵部錄入係統在做升級,現在暫時冇辦法做新的麵部記錄,這幾天你就先用這個進出單元門和公寓大門吧。”說著見人接下後又將另一隻手提著的帶子打開來,道,“吃根冰棍兒吧,這個天兒,**點的太陽都毒辣得狠,我出去一會兒都熱得受不了了,就買了點兒。”

楊光張了張嘴本來想拒絕,可陳時見她不動手又主動從袋子裡掏出了一根兒遞給了她:“吃這個吧,很好吃的。”

楊光這才接過陳時遞過來的冰棍:“謝謝啊。”

陳時衝著人笑了笑,隨後又問道:“酉姐睡覺去了?”

“嗯。”

“那她冇這個口福了,剩下的都是我的了。”陳時說著這話轉過身準備離開,走到門口又說了一句,“對了你要是覺得熱可以開空調呀,遙控器在床頭櫃的抽屜裡,你臉都熱紅了。”

陳時那話不說還好,這話一說楊光的臉不僅是紅了,更覺得發起了熱,道:“我這不是……”說著見陳時用那雙天真的眼睛一臉疑惑的看著自己又停了話口,隻道,“我知道了,謝謝。”

陳時一心都隻在手裡的冰棍上,也冇去在意楊光的奇怪行為,回了一句:“不客氣。”就走出了房間,還順手替人拉上了房門。

看著門關上,楊光纔將手裡的冰棍貼在了自己發熱的臉上,隻覺得自己大概不是要死了,而是……要完了呀!

-間房居然就在對方臥室旁邊,大概也是巧了,楊光也冇多想,提著行李就進了房間。等到一切都收拾妥當了,楊光纔將自己有些疲憊的身子扔向了剛鋪好的床上,好像真的就像陳酉說的樣,這房子向陽,這個時間陽光就透過窗戶照耀了進來,灑在了楊光身上,讓她忍不住閉了閉眼。一年半,楊光想起陳酉對自己說的話,這麼說來她倒是還得再多活一年半了,這對於一個想死的人來說真的有必要嗎?楊光不知道,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她卻突然想起了陳酉牽...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