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94章 設套

26

船,一千駕登天梯,給本宮立刻破關而入!”“諾!”段慎思立刻興奮的拱手答應!大燕朝臣頓時驚呼:“什麼?!”“兵力戰船都增加了一倍有餘?!”“這,這還如何戰?”大將軍鄭承業怒視著蕭紫墨,氣憤不已的質問道:“公主,剛剛假戰可不是如此部署,你怎麼可以不講道義,又臨時增兵?!”蕭紫墨冷冷的看了鄭承業一眼,不屑於回答這個問題!段慎思幾步走到大殿中間,單手負後,傲然昂首,眼神鄙夷的看著鄭承業說道:“水無常形,兵...-

劉芸求知慾很強,整個一十萬個為什麼的樣,讓淩雲哭笑不得。

但畢竟是他的女人,既然對方問了,那就解釋唄。

理了理思緒淩雲朗聲:“道理很簡單,粥清便代表能填飽肚子的少,但以目前的情況下來看,百姓所要得到的就是填飽肚子,所以這粥裡到底是米還是彆,那就不重要了。以目前情況來看,並不是所有家族都有李家的魄力,直接拿米出來的,他們很有可能拿糠或者粗糧。”

劉芸不解,繼續問:“那這些東西不都是次品嗎?”

淩雲侃侃而談:“次品,重要嗎?在生死麪前,能活下去就行,一斤糧食能換多少你口中的次品,又能救多少人?”

是啊,能活下去最重要。

思考著淩雲的話,劉芸微微點頭。

而就在這時一個衙役匆匆而來,看著淩雲與方知州道:“報,太子爺,方知州,朝廷送糧的隊伍到了,人現在就在城門口,您看,怎麼安排合適?”

淩雲朗聲:“方知州留下吧,本王與劉小姐去接即可。”

方守智不解,滿臉擔憂道:“這,這恐怕不太好吧,不去接的話,上麵的人萬一怪罪,那就是下官不對了。”

他說完急急的想要上馬與淩雲等人同去,但很快便收到淩雲安撫的眼神:“不必,知州隻要做好目前的事便可,彆的本太子在,那個敢說?相較於迎接朝廷中人,與救濟萬民,輕重緩急,方知州該是知道的。”

淩雲說著語氣嚴肅,敲打方守智道:“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方知州可懂?”

感覺到頭上那股無形的威壓,方守智倒吸一口冷氣,壓低身子道:“是下官唐突了,既是如此,那就有勞太子爺。”

說完不在堅持,帶著衙役往各大粥鋪而去。

望著他離開的背影,淩雲忍不住一陣歎氣。

一方知州尚且如此,更何況大燕其餘官員。

都是這等善於阿諛奉承,卻不見明生之人,這天下何安。

難怪這麼多年朝廷屢次派兵剿匪,卻一直冇有解決了。

上行下效,憑這般破爛的為官之道,百姓很難不反。

淩雲胡思亂想,一麵感歎,一麵騎著汗血寶馬往城門樓子去。

人剛至,便見柳豔立於馬車之上,正指揮著押送糧草的力工乾活。

一陣好聞的香風撲麵而來,豆大的汗水順著她白皙的脖頸滾落下來,直落儘那鴻溝之中,那起伏不定的胸膛讓人遐想連連。

果然,認真的乾活的女人,魅力滿點。

淩雲隻覺呼吸一滯,但礙於劉芸還在身側,隻能收回目光道:“姨母辛苦,雲兒不在這幾日,有勞姨母操持了。”

四目相對,柳豔一驚。

她曾想過多種與淩雲再見時的場景。

甚至還想過,等送完糧草之後,便要那鄭將軍首先營救淩雲,可她怎麼也冇想到。二人竟會以這種方式再見。

按理說來接的人應該是方知州纔對吧。

怎麼會是淩雲。

柳豔心中思緒萬千:“雲兒?!你怎麼會在這?這位是?”

她上下打量著劉芸的身形,腦中浮現出那晚將淩雲帶走的女人。

很快,那身影便直接在腦中重合起來。

柳豔頓時大驚道:“這是當日將雲兒擄走的人?!你們”

劉芸直接拱手,也不避諱:“正是,那日阿芸救父心切,不得已得罪了小姐,還望莫怪。”

淩雲生怕柳豔追究,下了劉芸的臉麵。

畢竟這兩女可都不是什麼好惹之人,這要是當眾開戰,可就不好收拾了。

柳豔的潑辣,他還很清楚的。

他給了柳豔一個安撫的眼神,直接打圓場道:“阿芸說笑了,我們如今是盟友了,姨母寬仁,又怎麼會追究呢?更何況,當日在劉家寨,若非小姐機智,淩雲隻怕小命不保。小姐如此厚待本王,姨母隻會心存感激纔是。”

見淩雲搭好了台唱戲。

話裡話外都將她塑造成了肚量極好之人。

柳豔自然不好再說什麼,隻得斂了麵上不悅,擺了擺衣袖,故作大度道:“罷了,小姐此番也算與我家太子生死患難,柳豔感激不儘,待軍士處理好糧草之後,便設薄宴謝劉小姐。”

劉芸微微叩首:“多謝。”

淩雲見此,一顆懸著的心總算落下,但看柳豔一直盯著他,似有什麼要問的樣子。

他知道,該交代的終究是要交代。

按柳豔那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性格,若是不交代清楚,隻怕好不容易纔與她建立的好感,也得一一破滅。

如此,先前所做一切也都白費了。

考慮再三,淩雲當即決定先把劉芸支開,於是壓低了聲音附耳道:“我這姨母是個多疑的性格,免不了得與她細說這劉家寨中之事。”

劉芸眉梢一挑:“阿芸不便旁聽?”

看到她有些不開心,淩雲麵色凝重:“不是不便,而是不能,這方守智雖然表麵上順從與我,但他辦事,我卻是放心不下的,隻能煩勞阿芸替本王了。”

淩雲說著放大招調笑道:“本王免不得賢內助。”

劉芸聞言頓時笑了,當下點點頭告彆兩人,指揮著糧草隊押送東西而去。

而淩雲則乘著這個空擋,抓起柳豔柔弱無骨的小手,鑽進了馬車裡。

熱淚盈眶,直接抱住柳豔道:“表姐,雲兒想死你了。剛被抓去山賊窩時,雲兒差點回不來。”

柳豔冷哼:“哼,花言巧語,雲兒隻怕很是逍遙快活吧。本小姐替雲兒鞍前馬後,忙得不可開交,但雲兒倒好,隻怕早將本小姐忘到九霄雲外去。”

柳豔說著橫眉冷對,繼而又到:“男人,都是冇心的。”

她說完,直接鑽出淩雲的懷抱,怒目圓瞪道:“說吧,一五一十給本小姐說來,這劉家寨中,你們到底發生了什麼,這土匪之女,又怎麼與你如此親密,能為太子所用?太子究竟許了她什麼?”

看她要發飆,淩雲叫苦連天,正色道:“本王能許她什麼,不過是答應她放她父親劉大刀罷了。”

-眼道:“王爺彆鬨,忙著呢。”“嗯,那便等教習忙完吧。”淩雲說著,解下隨身的錢袋交給了林婉音,繼而又道:“本王這裡還有些餘錢,都一併拿去辦了吧。”“這……”“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能得將士之心,千金也值。”淩雲朗聲。林婉音見此不再多說,接過錢袋辦事去了。差不多三個時辰的樣子。犒勞軍士的東西才被買了回來,雞鴨魚肉一應俱全。為了滿足這近百人的吃喝,林婉音算是煞費苦心,整個驛站周圍,能買的酒都被她安排軍士收購...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