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11章 美人恩重

26

用,讓百姓自己來京師,以螃蟹換粗糧。”“第二部分,京師到二府之間的官道之上,設涼茶火爐,薄粥鹹菜,供百姓路上吃螃蟹所用。”“第三部分,用一萬兩白銀購買粗糧,等第一批來換糧之人。”“第三步,變螃蟹為寶,賺大批銀子。”“這一步也分三部分。”“第一部分,兒臣還有螃蟹的十種吃法,即刻在各大酒樓全部推廣。”“第二部分,以各大官員為首,高價吃螃蟹,以文人墨客和各大富商的跟風行為,強行拉高螃蟹價格。”“第三部分...-

看著淩雲滿臉決然,柳豔內心百感交集,後退數步之後,終究是歎了口氣道:“是姨母的錯,姨母不該如此,但姨母之所以會這麼做,也是為了殿下。”

她說著麵露苦色,像是想起什麼繼而又到:“當日從太子府上離開,楊紅梅便將我找去,將這寧州匪首的事與我說了,也正因如此,我纔會堅持跟著殿下,便是想護著殿下性命。”

“哦?”

淩雲挑眉,見她說的真切,當下態度也緩和下來,一把從身後將她抱住道:“所以,姨母到底想雲兒如何?”

柳豔重重歎氣。

最初她來淩雲身邊時,的確是受了陛下所托,但現在兩人已經負距離接觸過了,那會有女人不向著自家男人的。

見淩雲如此,她內心宛若刀攪般。

一番糾結後,柳豔微微皺眉當下正視淩雲道:“也罷,既然殿下說到這份上了,我便將我知道事情,說與你吧。”

柳豔說著眸光低垂,忒自抬起不遠處桌案上的茶杯道:“我與太子初見第二日,便有太監找我,將我喚到宮中,本以為是皇後找我,卻不想他們帶我見的人是陛下。陛下說,要我在太子身邊跟著,做他的眼線盯著太子,說……若是不從,便要拿我柳家開刀。”

她說著眼眶微紅。

一番袒露到不像是在說謊。

再聯想到二人當時的身份,柳豔會做出這樣的選擇,淩雲還是理解的。

畢竟他不過是個太子,而要挾她的卻是九五之尊。

大燕領土之上,陛下代表什麼分量,不言而喻。

“所以表姐就答應了,然後呢?”

淩雲疑惑滿臉不解。

柳豔沉聲:“然後我便帶著那兩個陛下的侍女到了太子府,接著便是那日楊紅梅找我之事,她因為擔心殿下的安危,所以托付我照顧。再然後的事情,雲兒便知道了。”

柳豔語氣幽怨深深望著淩雲:“我待雲兒的心意,雲兒不知?冇有女人會胳膊肘往外拐的,如今我以是雲兒的女人,自當為雲兒著想。”

淩雲叩首,柔聲:“表姐的心意雲兒知道,隻是,為什麼這麼多事情表姐要到現在才說……也真是苦了表姐了。”

淩雲說著,心底卻是歎息連連。

若非得到了柳豔的心意,之後還不知道有多少麻煩。

胡思亂想著,他麵上卻是不動,直接吻上了柳豔的嬌唇,很快,耳邊便傳來陣陣香喘。

此時無聲勝有聲。

一夜翻雲覆雨之後。

淩雲本打算睡到晌午再醒,卻冇想到天剛擦亮便被鄭成業從榻上撈了起來。

營張外,鄭承業滿臉恭敬的拱手道:“殿下,該去議事廳了,眾人都在等著殿下安排呢。”

這大早上?!安排?

好傢夥,當真是不要太卷。

本性驅使,淩雲不耐的扯了扯嘴角,而就在這時耳邊傳來柳豔的嬌嗬。

隻見她一麵整理自己的儀容,一麵嚴肅看著淩雲:“快去吧,莫要讓這些人等久了。”

“這溫香軟玉的,雲兒捨不得。”

淩雲說著伸手,故作要再動作,卻被柳豔直接攔住。

隻見她冷著臉,那還有方纔溫存時的模樣,寒聲道:“雲兒莫要胡鬨,正事要緊,快去吧。”

好傢夥,女人的臉果然如同六月的天,說變就變。

淩雲算是徹底領教到了,當下一個趔趄直接從榻上滾了起來。

洗漱、穿戴,整了裝衣裝之後,淩雲龍行虎步往議事帳去。

人剛至便見劉大刀、霍雲龍、鄭承業都在,並且還都是等了許久的樣子。

見他出現後,以鄭承業為首的三人便將淩雲直接圍住,異口同聲道:“接下來的事情,殿下打算怎麼辦?”

鄭承業朗聲:“這次剿匪一共收編了匪軍七千餘人,但這七千餘人的編製也是個問題,編製還冇進行之前,需要有人管轄才行,並且屯兵何處,太子的打算是?”

淩雲沉思,深深看著劉大刀:“就劉家寨吧,還是交給劉寨主安排這些人比較合適,畢竟都是江湖綠林出身,在劉寨主處,他們應該不會拘謹。”

“那屬下的安排呢?”霍雲龍一個健步走上前,滿臉疑惑:“是跟劉寨主一起?還是……”

淩雲淡淡:“你還是跟在本王身邊吧,本王有個好去處安排於你。”

畢竟這霍雲龍是個虎將。

安排在身邊纔是最方便的。

雖然說林婉音與鄭妙兒都算是當世高手,但對於現在他的局麵而言,底牌這東西當然是越多越好了。

隻不過,就目前的情況,跟著他就意味著冇編製冇名頭,也不知道霍雲龍怎麼想。

淩雲沉聲,將他的打算說了。

霍雲龍聽完爽朗一笑當即表示:“名頭不名頭的,不重要。能跟著殿下做事就行,隻要不耽誤雲龍做事,什麼都好。”

淩雲瞭然,語氣淡淡:“既是如此,那便算是安排妥當了,其餘的就有勞鄭將軍與劉寨主,本王還有些事要回寧州一趟,就此彆過。”

淩雲說著拱手,帶著霍雲龍往外走去。

兩人剛出大營,便見姑娘們的馬車以準備就緒。

陸紅妝扭著水蛇一般的腰緩緩向著淩雲走來,滿臉討好道:“事情以替殿下辦妥了,姑娘們這就要回去了,殿下打算?”

見她表情,淩雲又怎麼會不知道,她是在暗示那放行文之事,當下朗聲道:“本王與你們同回寧州,順便將文書的事情辦妥。”

太子冇忘記。

陸紅妝聞言頓時鬆了口氣,喜上眉梢,麵帶笑容道:“那就麻煩殿下了。”

她說著微微欠身上了馬車。

而此時淩雲的汗血也被人從馬廄牽了出來。

看著那牽馬之人,淩雲頓時愣住了。

柳豔!

“表姐?!你這是什麼意思?”

看著柳豔腳踩蓮步緩緩而來,淩雲頓時疑惑:“雲兒以安排將軍送表姐回去,表姐這……”

“我放心不下你。”

柳豔言簡意賅,用不容抗拒的語氣道:“這寧州,我陪你一起回。”

見她滿臉認真,淩雲隻得同意下來。

一群人很快浩浩蕩蕩往寧州的方向而去。

-袋後。柳豔正要誰花錢,一個騎著一匹棗紅色的高頭大馬,身穿一件鎖子甲,肥膩的臉上佈滿了刀疤,甚為嚇人,輪著兩把大斧的壯漢,左衝右突,殺了上來。遠遠的狂傲的笑到:“黃口小兒,速速出來受死,躲在將士身後,你算什麼狗屁太子!”“算你爺爺。”淩雲嘟囔一句,一手握著長槍,一手裝上火藥,直接瞄準了壯漢。“狗屁太子,有膽子出來跟你爺爺過招啊!來啊!”聽聽著對麵的叫囂,淩雲無奈搖了搖頭,突然間明白了為什麼人家都說,...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