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06章 以匪治匪

26

小臉上,笑容更加魅惑,玉指在淩雲臉上輕輕滑下,直到嘴角,又快速往上,在他的唇上輕輕一挑,優雅轉身,走到桌邊,拿起茶壺倒了杯茶,嬌聲說道:“太子,快請坐用茶。”淩雲雖然有所懷疑,但依舊不敢確定兩人的關係!這個後媽的動作,可以解釋為對兒子的寵愛。他要胡亂做些什麼,可就是真正的大逆不道了!要是被彆人知道,就不是太子之位不保,腦袋也保不住了!他隻能帶著三分拘謹,過去坐到椅子上,恭恭敬敬的說道:“謝母後。”...-

聽著霍雲龍大放厥詞,淩雲神色不動,一旁的劉芸卻是嬌怒道:“輸了就是輸了,還說這麼大義淩然,也真虧你說的出來,不服是吧,有什麼不服先打過本小姐再說。”

劉芸說著掌心忒自出現斷刃,刀光一閃,霍雲龍頓覺手上繩索一輕。

竟是被鬆開了!

霍雲龍大驚失色,與此同時正對上劉芸滿臉挑釁,目光上下將他一打量,劉芸冷臉道:“試試看?打得過我便放你走。”

說罷身形一動,化作一道殘影,匕首直奔霍雲龍脖頸襲來。

刀光淩冽,招招都殺氣。

霍雲龍急忙躲避。

偏身躲過一招殺招後,鐵拳直奔劉芸麵門而來,卻不想劉芸將匕首一橫,直接從他雙拳中穿過。

暗紅色的血瞬間從霍雲龍拳中流過,而那斷刃尖端所指的地方,正是霍雲龍額前。

驚得霍雲龍一身冷汗。

“小姐好快刃!”

劉芸嘴角擒著冷意:“不過是小試牛刀罷了,我這樣的身手的在殿下帳中比比皆是。”

“可這是以命搏命的辦法,值嗎?”霍雲龍不解:“大燕帝國,貪官無數,朝政腐,敗,為了這樣的天下,值嗎?”

她說著目光深邃的看著不遠處的淩雲道:“殿下憐憫與我機會,阿芸自當生死相報,不為天下,隻為太子。”

說到最後兩個字,劉芸刻意用了重音。

而這一席話卻讓霍雲龍越發不解起來。

不為天下為太子,眼前這大燕太子憑的是什麼?

霍雲龍滿臉疑惑望向淩雲,直接道:“憑什麼?!殿下能得劉小姐如此青睞?!”

“憑……本王長得帥?”

淩雲打趣,嘴角微微翹起,像是想到什麼繼而又到:“若是要說的話,隻能說本王所做之事,皆在民心吧。”

淩雲說著深深看了不遠處的霍雲龍一眼:“若少俠所為也是民願,那便是同路人。”

霍雲龍苦笑:“民願?嗬嗬,殿下身居高位又怎麼會懂民願是什麼。還是莫要自欺欺人了,取我項上人頭吧。”

他說著眼底帶著死意直接往劉芸刀尖上撞。

在距離死亡最近的瞬間,劉芸卻淩雲眼中看到了不捨。當下抽回斷刃。

霍雲龍疑惑。

卻見淩雲搖著頭歎息道:“以死明誌?都不怕死了,倒不如做點什麼吧。若本王不是你眼中的貪官汙吏,願同本王飲這一杯薄酒嗎?”

淩雲說著大手一揮,便有軍士將兩壇烈酒拿了上來。

淩雲揭開酒罈先飲半壇繼而又道:“若少俠相助,除儘天下貪官,豈不快哉?”

除儘天下貪官?

這不就是當年他加入山寨的理由嗎。

但三年歲月崢嶸,梁秋又做了什麼?除了燒殺劫掠一些當地鄉紳之外,便再無動靜,每每他問起,都說時機不對。

何時纔是最好時機?霍雲龍不解,繼而歎氣:“寧州貪官都難除,何況天下乎?!”

“寧州貪官以除。”

劉芸補充。

霍雲龍驚駭,扭頭看向她:“當真?!”

“當真!殿下便是除了貪官,才請得來這天下一樓的姑娘們呐,若非殿下神武,我等又豈會追隨。”

劉芸說著,再看淩雲時,眼中帶著無限崇敬,頓了頓又道:“我乃劉家寨,劉大刀之女,先前劉家寨叛亂,也是在殿下的計謀之下,才得以解除。方纔少俠所困之陣,也是殿下交代我辦的,如此神機妙算之人,真的不配少俠跟隨嗎?”

“少俠心中所願,到底如何?是跟著涼寨主繼續打家劫舍?”劉芸不解。

霍雲龍沉默,半響道:“打家劫舍,實屬無奈,並不是雲龍所求。”

見他眉頭深鎖,淩雲心知,這人以有所動,當下朗聲道:“好男兒立世,胯下有駿馬,胸中有雄鷹,何不為民而戰,以戰止戰。”

“嗯?”

淩雲微微一笑:“本王的酒,少俠喝了,便是本王的人。”他說著,直接將酒罈甩過去。

霍雲龍接過。

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定,半響,仰頭一飲而儘之後,將酒罈摔在了地上,神色嚴肅的朝著淩雲所在的方向,拱手道:“承蒙太子不棄,願孝犬馬之勞,替太子殿下鞍前馬後。”

淩雲大喜:“甚好!今夜,本王與諸位同飲!笙歌夜舞繼續!”

“喏!”

眾將士齊呼。

一時間軍心大漲。

而因為收複了霍雲龍的關係,在他一番說服之下,這些還活著山匪,也都是大半投降了。

尤其在聽到淩雲說,願意接受招安,賞百金之後,一夥人更是嗷嗷叫著,宛若打了雞血一般。

看著原本還是山匪,轉瞬便成為友軍的山匪團。

鄭承業又喜又憂。

喜的是大燕帝國煩惱了這麼多年的寧州匪患,在太子殿下一個計謀之後,便處理了十之**,但這憂的卻也是這些投降的山匪軍。

山匪與正規軍到底不同,這才收編的部隊必須要有人管轄才行。

而這個管轄之人,還需要在山匪之中有一定威信,又得保證是百分百向著殿下的,否則……

鄭承業百思不得其解,回到大帳後,望著淩雲拱了拱手歎氣道:“太子爺打算何人管轄?這山匪軍雖然已經收編,但後續的安排,就……”

看著鄭承業一臉人間小苦瓜,淩雲微微一笑:“這有何難,誰的人交給誰好了。你看那霍雲龍與劉芸,不就是最好的人選嗎?”

“此二人年紀尚欠,這次收編的山匪足有五千餘人,隻怕不好管理。”

鄭承業果斷搖頭。

卻見淩雲臉上笑意更盛。

似早有所料般直接道:“將軍是忘了獄中還有一人?”

“你是說劉家寨的劉大刀?!”

鄭承業瞬間反應過來淩雲是在說誰。

隻是那劉大刀是出了名的蠻橫霸道,便是將他在此時放出,他也未必願意幫忙能幫忙。

難不成太子爺還有妙計?

考慮到這個層麵,鄭承業直接說到:“殿下要如何便如何,末將領命。”

淩雲朗聲:“那便麻煩將軍將劉寨主請來吧,待會鄭將軍替本王宴軍士,本王與劉寨主自談。”

“喏!”

鄭承業叩首,下去了。

不多時劉大刀便被軍士壓了上來。

-外人了,也不在客氣,直接走到桌邊坐下,自己倒了杯茶,狠狠的喝了一口。剛剛吵架,還真吵得嘴乾舌燥!柳媚看著淩雲,極為不滿的怒聲問道:“殿下為何欺騙本宮?”淩雲放下茶杯,滿是疑惑的看著柳媚,不解的問道:“兒臣何時欺騙母後了?”柳媚直接嬌顏含怒,嬌聲怒叱道:“你跟本宮說好的,把鄭妙兒嫁給二皇子,為何今日朝堂之上又中途變卦?!”淩雲皺起眉頭,看著柳媚,大聲說道:“我的母後,兒臣逼著睿王妃自降為妾,今日朝堂...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