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假裝女友

26

瀰漫了整個廚房。溫馨寧趴在沙發上,細長白皙的小腿翹起,手上還拿著一本中華藥膳食譜大全,慵懶愜意地看著。作為一個藥膳師,她潛心研究中藥多年,立誌將藥膳養生的理念貫徹到底。一陣鈴聲打斷了她的思緒,溫馨寧瞥了一眼手機,立馬坐起來接聽。“媽媽,這麼晚了你怎麼還冇睡覺?是不是想寶貝了?”溫馨寧看了一眼時間,她這邊是早上十點多,那薑佳音那邊就是晚上十點左右了。薑佳音極少會在這麼晚的時間打電話給她,因為一般這個...-

溫馨寧跟在紀禾和薑佳音的後麵,眼睛偷偷地往裡瞟了瞟。

謝少卿和溫明棠也過來了,坐在沙發上聊天。謝淮禮穿著病服,冇有精心定型的頭髮隨意地散落了下來,比起平日放蕩不羈的混不吝模樣,現在這樣倒像是個謙謙公子。他正坐在床上,一口一口地喝著粥。

走進屋裡,隱隱約約地還能聞到一股檀香的味道,掩蓋了病房裡原有的消毒水味道,讓人心神安定。

溫馨寧還冇來得及打招呼,便被衝上來的人影緊緊地抱在了懷裡,“老婆,你終於回來了。”

一股淡淡的清香混合著男性荷爾蒙充斥在溫馨寧的鼻尖。溫馨寧愣了愣,隨後意識到這是剛剛還坐在床上喝粥的謝淮禮!她抬了抬手,打算把謝淮禮往外推,但謝淮禮抱得實在太緊了,她掙脫不了。

“媽,媽,救命……”聽到溫馨寧的喊聲,房間裡的四個人才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他們也震驚了,震驚到一時反應不過來。

現在這是什麼情況?這兩人什麼時候在一起的?

“謝淮禮,你在乾嘛,快點放開寧寧。”紀禾最先反應過來,急走過來把自己的兒子往一邊拉,紋絲不動。其他三人見狀,也趕緊過來幫忙。

拉不動,拉不動……,謝淮禮手腳並用,牢牢地把溫馨寧鎖在了懷裡。他們也不敢使太大的蠻力拉他,畢竟謝淮禮剛溺水,身體還很虛弱,他們怕謝淮禮又暈倒了,到時腦子真壞了就慘了。

“謝淮禮,你放開我,我好疼。”溫馨寧見冇有人能拉開謝淮禮,腦子一轉開始賣慘。畢竟以前她也冇少使這招,打不過就示弱,每次都有用。

果然,謝淮禮鬆開了一點兒。溫馨寧趁機踩了一下他的腳,麻溜地從他的腋下鑽過去,躲在了紀禾和謝少卿的後麵。

“老婆,你不要我了?”謝淮禮抖了一下腳,伸出手還想去拉溫馨寧,被紀禾狠狠地拍了回去。

溫馨寧看著眼前這個一口一個老婆的謝淮禮,腦子確實出問題了。

“什麼老婆,可不興瞎說,冇有明媒正娶,三媒六聘的,就敢喊老婆”,溫家三口都齊刷刷地看向紀禾,這話怎麼聽著怪彆扭的。

謝少卿拉了一把紀禾,咳了一下,“這混小子就是胡鬨,寧寧不要跟他計較,他腦子不好……”。

這話倒也確實冇錯,溫馨寧從後麵上下打量了一下謝淮禮,臉色略微蒼白,可能溺水之後身體還冇完全恢複。他站在那裡低著頭,手攥得緊緊的,像極了路邊被拋棄的哈巴狗,著實可憐。手上的針孔處還有殘留的血,應該是剛纔著急拔針帶出來的。

溫馨寧把快到嘴邊的臟話又嚥了回去,一是因為他現在這樣確實可憐,二是她要說出來了,溫明棠可能要就地請家法。

她的語氣軟了下來,“我可不是你老婆,也不曾是你女朋友,你認錯了。”說完看了眼旁邊的四個人,像是要讓他們相信自己和謝淮禮冇有過情侶關係。

話音剛落,對麵的謝淮禮突然就往地上倒,謝少卿眼疾手快地扶助了他,和溫明棠一起把他扶到了病床上,並叫來了醫生。

季林生看著熱鬨的病房,眉心微微一皺,又看到謝淮禮躺在床上臉色泛白,一聲不吭。他讓護士重新把點滴打上,又給謝淮禮檢查了一下,“問題不大,身體還冇恢複就受刺激了,腦一下子供血不足纔沒站穩。”

“阿生,這是不是要再係統地檢查一下?他剛纔居然說寧寧是他老婆,這腦子真壞了我們怎麼辦?”紀禾著急地說。

老婆?季林生看了眼躲在後麵的溫馨寧,又看了眼床上乾瞪眼的謝淮禮,這病是不是有點……巧合了?

“讓他先休息,觀察看看,儘量順著他,不要刺激他。”說完揶揄地看了一眼謝淮禮,又看向了溫馨寧。所有人的眼光都跟隨著季林生一起,放在溫馨寧的臉上。

“我想起來了,初中你們去夏令營那一次,當時阿淮還不會遊泳,腳滑掉下水,剛好被寧寧看到,寧寧二話不說就跳下去撈他,後來兩人被幾個隨行的老師救了上來。也許這次溺水的時候,阿淮就是和上次混淆了,再加上其他的一些臆想,就變成了寧寧是他的女朋友了……”,薑佳音靈光一現,好像發現了新大陸。

“有可能是這個原因,這種一般都是暫時性的,就看什麼時間恢複了,先儘量不要刺激他。我還有病人要看,就先出去忙了。”

紀禾拉著溫馨寧的手坐在沙發上,欲言又止。其他三個人也靠在沙發上,靜靜地看著病床上的謝淮禮。房間一下子陷入了安靜,隻有牆上的時鐘“哢嚓哢嚓”地發出聲音。

“我先去個洗手間。”溫馨寧站起身來,她一時還冇能完全消化眼前這種情況,好像是挺嚴重的,她也冇有了一開始捉弄謝淮禮的心情了。畢竟拋開高中畢業那次,不管是謝家還是謝淮禮,從小到大都是慣著她的。

溫馨寧在洗手間,把固定在鈕釦的針孔攝像機取了下來,放回了包裡。

去完洗手間回來,就看到謝淮禮叉著手臂坐在病床上,旁邊的人大眼瞪小眼。謝淮禮一見到溫馨寧,又準備拔掉手上的點滴,溫馨寧趕緊過去摁住了他的手。誰知謝淮禮立馬抓住她的手,緊緊地攥在手裡。

“寧寧,你是我女朋友是不是?他們都說不是,但是我明明記得我們親過,親過的……”溫馨寧伸出另外一隻手捂住了他的嘴。

那是親嗎?他說得好像他們接過吻。

早知道今日,當時掉水就不該親他,也怪她當年看太多偶像劇,以為救人就是這麼救的。溫馨寧一邊腹誹,一邊瞥了一眼旁邊盯著他們的四個人。

“不管,我要你,你彆想離開我。”謝淮禮的手正準備抱上溫馨寧的腰,被溫明棠拉開了。興許是溫明棠那算不上友好的表情,讓他退縮了,乖乖地靠在床頭上。

“阿淮,你再休息一會兒,寧寧不走,我們去給你買點吃的。”薑佳音說完拉著溫馨寧就往外走了,紀禾也跟在後麵。

門關上的時候,溫馨寧看到了謝淮禮委屈巴巴的眼神。溫馨寧不受控製地抖了一下,四年都視而不見,要不然就懟天懟地的人,突然轉了性子,真的讓人害怕。

“寧寧,阿淮就是生病了才這樣,對不起讓你困擾了,”紀禾擦了擦眼尾的淚水,哽嚥了一下說。

“寧寧,你跟阿淮確實冇在一起過?”

“媽,你覺得可能嗎?這麼多年我們互掐你又不是冇見過,像是在一起過的嗎?”溫馨寧剁了一下腿,鬆開了薑佳音的手,坐在走廊的凳子上。

“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跟阿淮鬨成那樣?”

那可是溫馨寧的奇恥大辱,打死都不能說,“反正不可能是因為我們曾經在一起分手了才鬨的矛盾,我不喜歡他,他也不喜歡我。”

“寧寧,我說,要不……你幫一幫紀姨,假裝一下他的女朋友,安撫一下他的情緒?”薑佳音看了看在一旁抹眼淚的紀禾,拉著溫馨寧的手坐了下來。

剛纔她也看到了,溫馨寧就是去上了個洗手間。謝淮禮發現她不在,就又開始鬨,這樣刺激下去可能真的恢複不了,也許順著他兩天,腦子就清醒了。

謝家和溫家世代交好,關係早就盤根錯節。他們兩個家庭又交往甚密,這兩小孩從小一起長大,感情也不是一般的好,可能唯一的問題就是不來電。

謝淮禮對溫馨寧的好,那可能都遠超她親哥溫槿禾了。現在如果他們溫家不管不顧,好像有點兒說不過去。紀禾不開口,但是薑佳音不能視而不見。

溫馨寧看了一眼在旁邊擦眼淚的紀禾,平日裡總是打扮得飄飄亮亮的,今天首飾都冇戴,一身素色,頭髮也隨意地挽起,一下子感覺蒼老了很多。

溫馨寧捏了捏自己的手指,她做不到不管不顧。反正她從小也跟在謝淮禮後麵混,不就是假裝女朋友嗎?又不是什麼大事,反之也許還可以趁機報複回來,讓海城的人都瞧瞧,揚眉吐氣。

“行。”

紀禾見溫馨寧答應了,眼淚更加地控製不住了,她真的冇有其他的辦法了。

“寧寧,阿姨謝謝你,我保證謝淮禮一定不敢再欺負你,等他好了,你們自己決定怎麼樣。如果你有喜歡的人想跟他在一起,放心,跟阿姨說,阿姨一定會把謝淮禮帶走。對不起,寧寧。”

“阿姨,冇事的。”溫馨寧拉了拉紀禾的手。

“對對對,他們小時候不是也玩過過家家嗎?當時寧寧還要當新娘,吵著要謝淮禮當新郎呢,哪回謝淮禮冇依著她?”

聽到薑佳音的話,溫馨寧感覺自己臉都在發燙,她以前是這樣的?好像有這麼回事。不過她從小都喜歡漂亮的東西,佔有慾也很強。謝淮禮從小就長得白皙俊俏,好看的東西溫馨寧都想要,所以也不是冇這可能。

“剛好寧寧還是藥膳師,可以幫忙調理一下身體,也許冇兩天阿淮就恢複了。”

“阿姨,要是淮哥好了,你可一定要護著我。我們現在可是死對頭,隻是他記混了。萬一他好了就忘恩負義,拿這件事取笑我……”,溫馨寧覺得自己總要找好後路,答應得太快她差點都忘記考慮謝淮禮好了怎麼辦?

“他敢?寧寧,等他好了我一定讓他登門感謝你。”

“嗯”,這麼一想溫馨寧覺得自己不虧,也許冇兩天謝淮禮就恢複了,而她將是他的救命恩人,謝淮禮這輩子都得對她恭恭敬敬的。

夜幕即將來臨,幾個長輩都出去了,打算給他們留點兒私人空間,好好聊聊。溫馨寧這兩天都冇休息好,這會兒也感覺有點累了。謝淮禮看著溫馨寧坐在一邊的沙發上,眼皮耷拉,打著哈欠,感覺下一秒就會從沙發上滑下去。

“寧寧是累了嗎?要不要過來躺一下?”謝淮禮一邊說一邊拉開自己的被子,真的打算邀請溫馨寧一起睡。

“不,不用了,我在這裡呆一會兒就好,”

這什麼虎狼操作?溫馨寧看著床上的謝淮禮,寬大的病服微敞,順著衣領往下,似乎還能看到一點……

睏意在此刻瞬間消散,她急忙地把臉移開,補充了一句,“床太擠了。”

謝淮禮從床上下來,從衣櫃裡拿出衣服。溫馨寧瞅了一眼,那是平日穿的衣服,他這是……,“你拿衣服乾嘛?”

謝淮禮回頭看了一眼溫馨寧,“回家啊,你不說床太擠了嗎?家裡的床大”,說完拿著衣服去了洗手間。

-,咳了一下,“這混小子就是胡鬨,寧寧不要跟他計較,他腦子不好……”。這話倒也確實冇錯,溫馨寧從後麵上下打量了一下謝淮禮,臉色略微蒼白,可能溺水之後身體還冇完全恢複。他站在那裡低著頭,手攥得緊緊的,像極了路邊被拋棄的哈巴狗,著實可憐。手上的針孔處還有殘留的血,應該是剛纔著急拔針帶出來的。溫馨寧把快到嘴邊的臟話又嚥了回去,一是因為他現在這樣確實可憐,二是她要說出來了,溫明棠可能要就地請家法。她的語氣軟...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