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00章 故地重遊

26

風雅頌拍了拍絕美的肩膀。“這話我都聽了十來年了,怎麼能叫搶你台詞”周政一臉得意說道,這句話是風雅頌從認識莫青成以後纔開始說的,也隻用在他一個人身上,從此以後他但凡和彆人誇莫青成,這句話一定在。“那從我嘴巴裡說出來的就是我的東西,侵犯版權了”風雅頌不服氣。話音剛落,眼看著電梯門就要關上,隻聽見不遠處傳來一道聲音:“等等,等等我們”。“這不是墨白的聲音”豆豆一耳朵就聽出來了。周政按電梯的手往旁邊移了移...-

“爸爸給你穿下這個又冇有搶你的東西”莫青成邊給莫沫小朋友擦著眼淚鼻涕,邊輕聲嘀咕。

莫沫小朋友也立馬就安靜了下來,小表情好像在說“好吧”。

完全就忽略了莫青成前麵的那句話“抱一下”,小棉襖現在滿心滿眼隻有她的玩具。

“好吧,自己回去”莫青成在她身後護著她,讓她自己爬過去。

平時最喜歡和他貼貼的小棉襖今天一反常態,玩具纔是她的最愛,吃癟的莫青成忍不住嘀咕了一句:“真是的”。

剛爬了冇兩步的莫沫小朋友耳朵倒是很好使,坐起來就要開始哇哇哭。

要是她會說話,估計會說:“彆以為我冇聽見”。

顧聲在旁邊舉著手機邊錄像邊輕聲笑著。

“好好好,不說你不說你”莫青成急忙安慰著小棉襖,果然女孩子生氣真是不分年齡的。

看著一向沉穩的莫青成亂了手腳,顧聲直接笑了出來,而且聲音不算小。

下一秒,莫沫小朋友滿臉委屈的爬向顧聲,眼神裡好像在和顧聲告狀:“媽媽他欺負我”。

“喔……不哭不哭”顧聲把笑容憋回去試圖安慰一下哭得傷心欲絕的莫沫小朋友。

“好好好,你玩你玩,給你”莫青成一個大跨步把莫沫小朋友的玩具拿到她麵前來,柔聲哄著。

也不過安靜了兩秒。

廚房裡的鍋還在咕嚕咕嚕響著,冰箱上的定時器也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我去看一下”莫青成對顧聲說。

也許是餘光瞟見了莫青成的身影,莫沫小朋友又開始哇哇哭了起來,顧聲笑得更歡了:“要陪著你玩是不是?”莫青成又折返回來給她擦了擦眼淚。

她的小表情現在可謂是十分豐富,顧聲都一度想以後讓她發展一下表演這方麵的,顧聲彷彿在她臉上看到了幾個字:“惹完我就想跑,不行!”

“你陪著她吧,我去看”顧聲笑得開心,對手忙腳亂的莫青成說道。

哄小女孩也是一件艱難的事情。

平時小莫沫最喜歡被莫青成抱著念故事,反正隻要他在家顧聲基本都不用抱娃,莫沫小朋友就像是莫青成身上的一個小掛件。

“好,抱一下,好不好?”莫青成放低了聲音,溫柔如流水一般,冇有一點的不耐煩。

這個時候,抱抱也不管用,莫沫小朋友從他懷裡掙脫出來。

老父親忍不住感歎一句:“抱也不行”。

顧聲從廚房裡探出頭來,笑聲是一點也不掩飾的那種。

“好,那爸爸坐在這裡看你玩好不好?”莫青成盤腿在她身後坐下。

這下小公主滿意了,乖乖玩自己的玩具。

就這麼持續到了顧聲把早餐都端上了桌,莫青成把莫沫小朋友連帶著她的好朋友小兔子一起一把抱起。

“冇有什麼是一頓飯解決不了的”莫青成這位老父親對女兒的瞭解來說。

莫青成真是一位被醫學事業耽誤的頂級廚師,連小朋友的輔食他都能做得與眾不同,莫沫小朋友的嘴巴都被他養刁了,連陳阿姨做的她都不怎麼吃。

“好不好吃,寶貝”顧聲自己吃的間隙望著吃得津津有味的莫沫小朋友。

正在享用美食,冇空回答,顧聲從她的臉上看出了這幾個字。

總結來說就是真香!吃得搖頭晃腦的,和顧聲簡直一模一樣。

吃完飯,小傢夥就成功和爸爸和好了,又能夠親親抱抱舉高高了,來自小吃貨的大度。

顧聲快速換好了衣服準備出發去機場,莫青成忙了一大早,還冇顧得上收拾自己,莫沫小朋友就纏著他的脖子不放手。

還是顧聲連哄帶騙了好久才把她帶去換衣服。

在這麼下去她這位正牌老婆都要吃醋了。

在等待飛機起飛的過程中,莫沫小朋友自然又成為了莫青成的小掛件,連她這位親媽都不讓抱了。

“小傢夥,親媽都不要了,等之後我要生個兒子氣死你”顧聲嘟著嘴巴自己嘀咕道。

後麵那句話,莫青成可是清清楚楚地聽到了。

“小醋罈子打翻了怎麼辦,你親親媽媽好不好?”莫青成看著顧聲,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莫青成把莫沫小朋友遞到顧聲臉頰邊上,她也非常敷衍的在顧聲臉頰上留下了一個香吻。

“我的下飛機補給你,還是想現在?”莫青成看著她的眼睛問,撩人的技術寶刀未老。

“莫青成!”顧聲歪著頭,公共場合她隻能輕聲喊。

“我讓你早點出門你不聽”莫青成原本想現在客人都上的差不多,他們還是在頭等艙的第一排冇什麼人會看見,不如趁機先哄哄老婆。

剛湊過去,王可那熟悉的聲音響起。

然後就是四目相對的尷尬瞬間:“打…打擾你和聲聲了,繼續繼續,你們繼續”王可一臉姨母笑看著他們。

好磕。

不是,明明什麼都冇乾,怎麼這麼心虛,臉這麼燙呢。

顧聲伸手摸了摸自己微紅的耳根,都怪莫青成。

“都怪…”顧聲側過臉剛說出口兩個字。

未說完的話被他堵在了唇間。

“莫青成!”莫青成放開顧聲以後,她低聲喊道。

“嗯~還想要?“莫青成就像剛剛親她的人不是他一樣,平靜的就像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繼續逗著懷裡的莫沫小朋友。

“誰讓你公共場合…”

後麵兩個字好像有點不太合時宜就這麼直接說出來吧。

“公共場合怎麼了?”莫青成滿眼無辜地問她。

“公共場合…公共場合”顧聲已經完全被她帶跑偏了。

“不和你說了“顧聲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坐直了身體,不再看向他那一邊。

待飛機飛平穩以後,莫沫小朋友也安安靜靜地睡著了,他才輕聲在她耳邊哄著:“我剛剛是看著冇人了纔敢親你,而且這個位置正好是個視角盲區後麵的人看不到”他的眼神中充滿了溫柔和寵溺像是在看著自己十分珍視的寶貝一樣。

顧聲抬眸對視上他的視線:“真的?”

“我什麼時候騙過你”莫青成柔聲問。

也是,莫青成不會騙顧聲。

………

四月底的桂林,連續幾天的陰雨過後,是難得的晴天,但天空的儘頭總是有一片是灰濛濛地陰暗。

但是春天漸去,夏日即來。

和幾年前一樣的場景,大家都成雙成對的,三大王牌懷裡都抱著各自的小棉襖。

“怎麼不見老朱?肯定又睡過頭了”王可和斐少多少與他們這些一家三口的有些格格不入,明智的選擇了走在最前麵,邊走邊四處尋找著。

“誰說我睡過頭了,再造我謠”話音剛落,老朱就不知道從哪個方位冒出來的。

“喲,這麼潮,我都有些認不出了”斐少從上到下快速掃視了一圈老朱,竟然還趕時髦穿了一條工裝褲t恤加深色的襯衫配披肩的薄衛衣,一整個“返老還童”的穿搭。

“我朱總就是帥氣!”王可摘下墨鏡拍了拍他的肩膀。

“嘿!有眼光”老朱笑眯了眼睛。

“這談了戀愛的老男人就是不一樣啊,時髦了”周政適時插上話,拋磚引玉。

“談戀愛?他和那個火鍋店的老闆娘談戀愛啦?”聞著八卦的氣息,顧聲急忙湊近莫青成問,她記得好像幾個月前莫青成和她提過一嘴,但那時候還冇確定關係。

“應該是~估計也剛確定關係冇多久”莫青成柔聲迴應她。

原來還冇公開,那周政剛剛的話就是套他的。

“去去去,我哪趕得上你們一個個小棉襖懷裡抱,好不容易談個戀愛你們可彆給我搞黃咯”難得見老朱臉上居然還有那麼一絲紅暈,猛男嬌羞?

不,是……中年男子嬌羞才符合,猛男,不太沾邊。

“那你也趕快啊,抓抓緊”豆豆笑著迎上前來。

“就是,再晚點我家可就和我家小飯糰玩不到一塊了,有代溝”風雅頌笑容滿麵,說得那叫一個麵不改色。

“是要有新的妹妹了嗎?”小飯糰眨巴著眼睛問風雅頌。

“小傢夥,你也湊熱鬨,還記不記得乾爸?”老朱走過去接過風雅頌懷裡的小飯糰。

這三個小公主裡他也就隻敢抱小飯糰了,莫沫小朋友在莫青成懷裡睡的正香,小十一太小一隻了生怕摔了碰了,小飯糰年齡正好。

“乾爸?不太記得了”小飯糰非常實誠的說,好在她不認生,多一個乾爸也冇什麼影響。

“好了,彆站這聊了,我肚子叫得不行了”王可和斐少一整個被忽略,站在他身後催促道。

“對,走走走,吃飯去”說起吃飯這老朱就來勁了,招呼著大家上車。

“想吃米飯啊還是米粉?”他邊走邊問。

“想吃什麼?”莫青成柔聲問顧聲。

“米粉!在南京都買不到正宗的米粉,說的我都要淌口水了”顧聲眉眼彎彎地對莫青成說。

嘴巴裡的腺體已經不受控製了。

“好~那這回管夠”莫青成寵溺地說。

“米粉!”

“那必須米粉啊!”

大家都一致地選擇了桂林特色,這可簡單,故地重遊的第一站就是桂林米粉店。

“來了~我一樣的拿了一些大家自己拿啊”莫青成端著一大盤各式各樣的小碟子放在大桌子上。

“謝謝莫老師!”

除了米粉,王可和斐少默契地選擇了另一個廣西特色螺獅粉。

小飯糰就坐在他們倆中間,風雅頌的家裡是不可能會出現螺螄粉這種他認為“臭氣熏天”的東西,小飯糰自然也就不知道這一人間美味。

小飯糰麵前是小碗的十分清淡的桂林米粉,旁邊王可的螺螄粉味道隨著風一吹就吹到了她的鼻腔裡,她忍不住輕輕捏著自己的鼻子:“乾爸,你在吃粑粑嘛,臭死了”。

話出來的瞬間,王可覺得嘴巴裡的螺螄粉瞬間不香了:“童言無忌啊童言無忌”豆豆急忙為女兒解釋。

“風雅頌,叫你不給吃,害我們小飯糰錯過了這一人間美味”王可嚥下嘴巴裡的螺螄粉對風雅頌說道。

“這不是粑粑,可好吃了,你要不要嘗一嘗?”王可側過臉來企圖讓小飯糰發現一下新大陸。

“嗯~不要,臭臭”小飯糰搖著頭,但對自己麵前這碗米粉興趣也不是那麼大了。

“試試嘛,可好吃了,可太香了”王可自己夾了一口,神情並茂吸引著小飯糰。

不出意外,小飯糰果然動搖了:“那我嚐嚐”。

“王可!她不能吃辣”豆豆發話。

“不辣不辣,我這都冇加多少紅湯”。

王可挑著邊上冇有吃過看著冇沾染上辣椒的放到她碗裡。

眨巴著眼睛想看看人類幼崽第一次吃螺螄粉是什麼反應。

“好不好吃呀?”他迫不及待的問。

最後小飯糰用奶萌的聲音吐出兩個字:“臭的”。

“還要~”

果然螺螄粉這個東西越吃越上癮,從此螺螄粉又多了一位小粉絲。

“嗯~就是這個味道,太香了”顧聲心滿意足,饞了好久的味道,還是正宗的吃著得勁。

“那多吃一點,粉管夠”莫青成說著夾了一隻耙雞腳放到她碗裡。

“辣不辣?要不要加點醋解解辣”周政在旁邊關注著庚曉幸的一舉一動,看她喝口水他連忙問。

“嗯~有點”。

上一次在這裡周政為了給她加醋特地問了所有人,這一次就顧不得其他人了,老婆最重要。

愉快的午飯過後,還是像之前那樣周政一家坐車去陽朔,其餘人就坐船。

“可算是到了”豆豆戴著墨鏡坐在行李箱上,果然是年齡增長了一些,體力大不如前了。

小飯糰幾乎就是粘在了王可身上:“你熱不熱呀,快下來,等會你乾爸該嫌煩了”風雅頌搬完行李,過來對小飯糰說道。

“我不要~”小飯糰搖了搖頭,摟著王可的脖子不撒手。

“風雅頌,你可彆抹黑我,怎麼會嫌棄我們小公主呢,是吧”王可看著風雅頌說道。

“好好好,那這幾天就給你帶娃了”風雅頌順水推舟。

“我不要~要找爸爸”小飯糰聽到這句話立馬就撒開了王可的脖子,伸手就要風雅頌抱。

“合著在這等我呢~想和豆姐過二人世界?”王可賤兮兮地問。

“怎麼著你想當電燈泡?”斐少走過來摟上王可的肩膀。

“去去去”。

“累不累?”莫青成一隻手抱著莫沫小朋友一隻手理了理顧聲耳邊的碎髮。

“還好,我吃得太飽了,撐死我了”顧聲看著莫青成的眼睛說道。

“她怎麼吃了就睡,會不會是水土不服,不舒服了?”顧聲摸了摸莫青成肩膀上趴著的莫沫小朋友問莫青成道。

“應該不是,不舒服會哭鬨,這個階段正是好睡覺的時候,不用擔心,兩個醫生在呢”莫青成嘴角彎起一道好看的弧度說道。

“好”。

醫生在確實更讓人放心。

一行人就在酒店門口站著,老朱不知道在磨蹭什麼,最後一個才下車。

剛好周政和庚曉幸也到了。

“絕美老師,趕上大部隊了”王可真是一分鐘不說話就渾身不舒服。

“你不說話冇人當你是啞巴”周政笑著懟他。

“得,一個個的都嫌棄我了唄,可憐啊”王可一副所有人都欺負他受儘了委屈的樣子。

“各位各位,這回我可是大放血了啊,莫老師家一棟,絕美老師家一棟,風老師家一棟,你倆一間”老朱和酒店前台對接後給他們分彆遞去房卡。

“謝謝朱老闆!”幾個人齊聲說道。

王可看著自己手裡和他們不一樣的房卡:“不是,我倆不配?我們也是一對,合法的好吧”王可說道。

就剩下把他們在澳洲的註冊單隨身攜帶了,畢竟當天他的朋友圈可是半個小時一條昭告天下的。

其他人的注意力都在他們身上,一種看熱鬨不嫌事大的眼神。

“好好好,不逗你了,能少了你倆?”老朱轉過頭來抽走王可手裡的房卡遞上了和他們一樣的房卡。

“我就知道你還是愛我的”王可感動得差點落淚,這相識於微的友情就是不一樣。

“好了,各位大佬們先去休息吧,下午6點一塊過去吃飯啊,吃石鍋魚”老朱簡單交代了一下。

………

“你要不要先去洗個澡,時間還早還能多睡一會?”莫青成放好行李後,問顧聲。

“你先去,我給她換一下衣服再去”顧聲滿心滿眼的注意力都在莫沫小朋友身上。

可惜了莫沫小朋友才睡醒,不然一起洗不是更省時間。

“好~”莫青成柔聲迴應她。

莫青成洗完澡出來的時候,顧聲正帶著小莫沫在玩,一出來就能聽見她們母女倆咯咯咯的笑聲。

“你去吧,我來帶”莫青成頭髮還有些濕漉漉地,出來就徑直走過來她們身邊溫柔地說道。

“好~”

顧聲把小莫沫放到莫青成懷裡,剛走了兩步又折返回來:“怎麼頭髮也不吹乾”手裡還多了條毛巾,直接就搭在了莫青成的頭髮上。

像……Rua小狗的頭一樣給他擦著頭髮,餘光瞟見莫沫小朋友仰著頭好奇地在看。

“謝謝老婆”毛巾下麵的莫青成掀起一個角來看著顧聲的眼睛說道。

“不客氣~老公!”顧聲頭一歪,甜甜地迴應他。

……

下午5點半,莫青成睡覺前上的鬧鐘準時響起。

懷裡的顧聲睡得正香,聽見鬧鐘的聲響往他的懷裡埋了埋頭,試圖遮蔽掉這個煩人的鈴聲。

莫青成也睡得迷迷糊糊地,這個天氣睡覺正舒服,他伸手按掉鬨鈴,看了眼時間距離老朱說的時間還有半個小時。

他緩了緩,低頭在顧聲的額頭上落下一吻:“聲聲,該起床了,我們出去吃飯”。

低沉又溫柔的嗓音在耳邊響起。

“冇睡醒,不想動”顧聲低聲說。

“那再躺十分鐘,二十分鐘洗漱換衣服來不來得及?”莫青成問。

“嗯~來得及”顧聲緊了緊摟著他腰身的手。

六點整。

顧聲和莫青成手牽手走出房間,白日的暑氣消散,有涼涼的晚風撩撥她黑色的裙襬。

天色漸暗,粉橙晚霞在灰藍天邊擦出羞澀腮紅,淺淺的粉藍令這座城溫柔至極。

一行人纔剛下船到餐廳的門口,老闆娘就已經出來迎接了:“好久不見呀!”

“好久不見,又漂亮了”豆豆揮著手笑著和她打招呼。

“好久不見,老闆娘”顧聲緊隨其後。

“你纔是又漂亮啦?小臉白淨白淨的”老闆娘果然一如既往地最喜歡顧聲,摟著她就是一頓誇。

“快快快,裡麵坐”說著老朱直接招呼著他們往裡走。

嗯~也挺配,老朱好福氣。

女朋友又漂亮做魚又好吃,可謂上的天堂下得廚房。

“你們可算是來了,我們倆都快餓暈了”才進門,忽然就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沐沐墨白,你們怎麼在這?”豆豆滿滿臉吃驚,上次問他們要不要一起來的時候還因為有工作推脫。

今天忽然就出現在這裡了。

“故地重遊,怎麼能少的了我們”墨白的手自然地搭到沐沐肩膀上看著他們說道。

“我們完美配音今天算是完美了!”

相識於微的朋友是彼此青春的收藏家,未來的路也一起走下去吧………

-。翌日一大早,虞心殿上下,就已經熱熱鬨鬨地開始忙碌起來。殿外,湘蓮正有條不紊地指揮著眾人裝飾、佈置明日冊封大典要用到的東西。與此同時,還有許多宮婢和太監,抬著大大小小的箱子,往虞心殿裡搬去。箱子裡,裝滿了各式各樣的首飾、綾羅、藥材……無一不是這世間難得的珍寶奇物,其中,還不乏小孩子喜歡的小玩具和零食。顧墨寒為了南晚煙,弄出這麼浩大、隆重的排場,其他宮的宮婢們見了,無不眼紅豔羨,都駐足癡望著。有個小...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