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好像夢到我們剛認識的時候了

26

上各式各樣的早餐,邊問道。“對,估計快回來了”。顧媽媽話音剛落,門口就響起一陣腳步聲,冇過兩秒顧爸爸就牽著花生豆進來了。顧聲一放下碗就直奔剛進來的花生豆去:“花生豆!”以前顧聲有事冇事就愛這麼rua花生豆,年前忙著工作早出晚歸的,好久冇有這麼暢快的摸花生豆了。彆說,花生豆的手感真好,尤其冬天還可以暖手:“花生豆,你是不是又胖了!?”顧聲蹲在地上,花生豆就任由著她摸。“聲聲,彆和花生豆玩了,洗洗手準...-

夜晚的街道上一片寂靜,有序排列的路燈投落下團團昏黃的光線,路邊樹影幢幢,花木隨風婆娑,簌簌有聲。

莫青成和顧聲十指相扣,走在回酒店的小路上:“聲聲”,莫青成嗓音低低的,帶著潤潤的音質,依然是那麼的磁性動聽。

“嗯”顧聲側過頭來看向莫青成。

“累不累?”顧聲還以為莫青成要說什麼重要的事情,結果出口隻是問了一句累不累。

“有一點點,但是我今天真的好開心”顧聲笑著靠在莫青成的身上,一隻手玩著他的手指,眼神卻始終落在他的臉上,即使她知道莫青成隻屬於她,和他待在一起的每一秒鐘她都捨不得把視線從他的身上離開。

“開心就好”莫青成輕輕捏了捏顧聲笑意盈盈的臉蛋。

酒店門口。

莫青成剛打開房間門,顧聲咻一下就鑽到了房間裡,接著垂直倒在了舒適的大床上:“好累”。

莫青成看著顧聲滿眼寵溺的笑了笑,細細檢查了一遍確保門窗都已經關好。

隨後纔來到床邊,輕輕將她額頭的碎髮撥向一邊:“那你先去洗個澡,我們就睡覺了”。

“嗯,我再躺一分鐘就去”顧聲聲音低低的衝著莫青成撒嬌道。

“好”莫青成點了點頭。

隨後隻聽見浴室傳來了嘩嘩的流水聲,接著就是莫青成的臉出現在麵前:“一分鐘到了,聲聲”。

其實細算的話起碼3分鐘過去了。

顧聲朝莫青成伸出雙手,示意他拉自己起來,但莫青成似乎不是這樣想的,他將她的手輕輕放在自己的後頸上,然後才把她從床上抱起。

過去的兩年裡,這樣的動作對於這對小情侶來說習以為常,但不知道是因為前段時間兩人都各自在忙許久未見,還是因為今天比較特殊,顧聲還是唰一下紅了雙頰,她幾乎把整張臉都埋進了莫青成的頸窩裡。

莫青成徑直把顧聲抱到了洗手間的洗漱台上,浴室內淅淅瀝瀝的水聲加上溫熱的暖氣,氣氛似乎也在隨之升溫。

看著懷裡的小姑娘通紅的臉頰,莫青成嘴角彎起一道好看的弧度,順手將顧聲鬢角的碎髮理到耳後,然後輕聲說道:“你先洗,我去外麵等你”。

“嗯…好”顧聲聽到這話乖乖放開了摟在莫青成身上的手。

話落,莫青成還不忘把顧聲從洗手檯上抱下來,一直到她站穩他才轉身離開,他再不走,顧聲的心都快跳出來了。

莫青成的手剛觸碰到門把手,忽然轉頭對她說:“彆鎖門”。

“啊”顧聲聽到這話猛然抬起頭。

“裡麵地太滑了,我怕你摔倒我好第一時間照顧你”莫青成解釋道。

“哦,好”顧聲淺笑了笑。

待門輕聲關上,顧聲才換了一個姿勢。

明明都兩年了,怎麼麵對他的聲音以及他這個人還是這麼不爭氣。

顧聲看著鏡子裡自己通紅的臉頰,隨即淺淺笑著。

“莫老師,王可說明早去相公山看日出,你和小金豬要單獨行動還是一起?”顧聲洗澡的功夫,莫青成收到了周政的微信。

“胡說八道,明明自己想去還說是我說的”王可剛好在周政身邊,給莫青成的語音可是儘數落入了王可的耳朵。

周政放下手機,眼睛往王可的方向看了看,剛想開口,王可已經絮絮叨叨到門口了:“相公山,一聽這名字就不適合我們這種萬年單身漢”。

“你去不去?!”周政朝王可扔了一個抱枕。

“去去去!”

“走了,回去睡覺去”王可扔回去的抱枕在空中劃出一個完美弧線恰好落在周政臉上。

見形勢不妙,王可撒腿就跑。

待周政想反擊時,隻留下“啪”一聲關門聲,人早就溜之大吉了。

周政呼了口氣,桌上的手機震了震,是莫青成的微信:“我問問聲聲,稍後回覆你”。

這一回的陽朔之旅,莫青成和聲聲脫離大部隊單獨住,那周政自然就落到了和老朱獨處一室。

“喲,你這髮型挺特彆啊,像個雞窩頭似的,也不怕人家曉幸嫌棄你”老朱推開門,一眼就被周政的頭髮吸引了注意力,忍不住吐槽道。

“去去去,我們家曉幸纔不會”周政用手扯了扯被王可打亂的頭髮,一提到小幸福那滿麵的春風藏不了一點。

“你們家”

“好好好,你們家”老朱打趣道。

半晌過後,浴室的門被打開,剛剛進去的太急顧聲隻得就地取材,拿了浴室裡的浴袍套在身上。

髮尾的水滴還在一滴一滴落在地上。

莫青成循聲望去,見顧聲光著腳站在門口,他放下了手中的書,走近她。

然後一個利落的公主抱將她抱到了柔軟的沙發上:“我來”。

莫青成將顧聲放好,繞到了她身後拿起旁邊的吹風機,他一點點試著吹風機的溫度,然後纔對顧聲的頭髮下手。

“溫度怎麼樣?”嘈雜的吹風機聲伴隨著莫青成低沉又好聽的聲音在顧聲耳邊響起。

“剛剛好”顧聲回過頭來看著他。

莫青成嘴角揚起一道弧度:“好”。說著輕輕將顧聲的頭轉了回去。

顧聲第二次轉過頭來時,頭髮已經差不多乾了,溫熱的風猝不及防打在她臉上,莫青成的手指快速在吹風機上按下了關的按鈕。

於是,兩人的視線再次撞擊在一起。

這一刻,相對靜止在此刻表現得淋漓儘致,於他和她而言,卻彷彿過了一個世紀那麼漫長,漫長到從頭到腳的觸感頑固的停留在了灼熱的肌膚上。

莫青成的視線順著她的髮絲到她的眼睛,最後到她那誘人的嘴唇上。

他骨節分明的手指順著她清香的髮絲劃過她的耳朵,然後俯身,溫熱的手掌覆在她的後頸緊接著滾燙的唇順著氣息將她覆蓋,在她感覺快要呼吸不上來之前,他點到為止的放開了她。

不過他的鼻尖依舊緊緊貼著她的鼻尖,顧聲緩緩睜開眼睛,莫青成纔不緊不慢的開口:“絕美說明天一起去爬山,想不想去?”聲音極其溫柔動聽。

“想…”顧聲輕喘著氣用極小的聲音回答他。

“好,那我告訴他們”。

“困不困?”莫青成問道。

“嗯,有一點”顧聲的手輕輕拽住了莫青成腰部的衣服。

顧聲的話音落,莫青成將顧聲整個人從沙發上撈起,徑直抱向了隻屬於他們兩個的床。

顧聲的手緊緊勾住了莫青成的後頸,直到身體沾染到瞭如棉花般柔軟的床她更加捨不得鬆開。

莫青成望著她笑了笑,將鬢角的碎髮理到了她的耳後摩挲著:“明天要早起你先睡,我去洗個澡來陪你睡覺”。

聽到莫青成這麼說,顧聲才放開了環在他脖頸的手臂:“好”。

夜深了,周圍的一切都靜悄悄的,隻剩下滿天的星星還在深情地眨著眼睛。

顧聲安安靜靜地躺在床的一側,手機還在和庚曉幸打著電話,兩人有一搭冇一搭的聊著,不知道什麼時候兩人都默契的漸漸冇了聲音。

莫青成出來的時候顧聲已經睡著了,手裡還緊緊握著手機,莫青成下意識放低了聲音,輕聲走到床的另一邊將顧聲手裡的手機輕輕拿走。

似乎是感受到了莫青成身上熟悉的味道,顧聲輕聲哼了一聲隨後才緩緩睜開眼睛。

莫青成溫熱的手掌在她白皙的小臉上撫了撫:“吵醒你了”。

顧聲順勢抓住他的手,閉上眼搖了搖頭。

莫青成繞到另一邊,在顧聲身邊躺下,將她摟在自己懷裡,這段時間顧聲忙著畢業的事情,莫青成在醫院忙著工作,細細數數兩人確實很久冇有像這樣膩歪在一起了。

莫青成在顧聲額頭落下一吻:“晚安,聲聲”。

“晚安”顧聲緊了緊環在莫青成身上的手臂,用額頭蹭了蹭他的下巴,像在迴應他。

睡了冇幾個小時,莫青成被鬧鐘叫醒,他摸索著按掉了才響了兩秒的鬧鐘,懷裡的顧聲睡得安安穩穩,聽到鬧鐘響身子動了動,嬌小的臉上微微皺了皺眉:“天亮了?”顧聲閉著眼睛迷迷糊糊問道。

莫青成將她往自己身邊又摟近了一些,一隻手在她的背上輕輕拍著:“還冇有,你再睡會,我去收拾東西,等會叫你起床”。

“好”顧聲昨晚睡得不算晚,也許是今早要去爬山有些激動一晚上都在做夢,感覺才睡著冇多久,此刻還是困得睜不開眼。

差不多半小時以後,莫青成收拾完了東西纔來到顧聲床邊,看著她熟睡的側臉,莫青成忍不住在她的臉頰上落下溫柔的一吻,隨後才輕聲在她耳邊喊到:“聲聲,起床了,四點半了我們五點得出門”。

顧聲循著聲音,強行睜開了還在打架的眼睛,一睜眼就能看到莫青成的日子,真好。

她嘴角淺淺笑著:“嗯”。

莫青成溫熱的手掌握住她纖細的手臂,顧聲順勢從床上坐起,但敵不過還在打架的眼皮,她乾脆直接靠到了莫青成懷裡,回回能量。

“冇睡醒啊”莫青成的手撫在她盈盈一握的腰上。

“嗯,可能是要出去玩太激動了,一晚上都在做夢,有點冇睡好”顧聲的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閉著眼睛說道。

“夢見什麼了?”莫青成溫柔的問道。

“夢到……”被莫青成這麼一問,顧聲纔算是重啟成功,緩緩睜開眼睛。

但似乎就在那一瞬間,幾小時前夢裡的回憶隨之模糊,顧聲坐直了身體:“好像夢到我們剛認識的時候了”。

莫青成腦海裡的回憶隨之閃現到兩人第一次見麵的時候,在完美配音的錄音棚,準確的說是知道對方身份後的第一次見麵。

“我還想再聽一遍我們第一次見麵時你說的那句話”顧聲握著莫青成的手,看著他的眼睛說道。

“聲聲你好,我是錆青磁”莫青成的聲音依舊是那麼的溫柔動聽,即使是昨晚才聽過同樣的話,可她怎麼都聽不膩。

時間過去了十分鐘,距離出發的時間還剩下二十分鐘,顧聲急忙從莫青成溫暖的懷抱裡離開:“還有二十分鐘,我先去洗漱換衣服”。

“你慢一點,不著急,小心地滑”莫青成看著顧聲往洗手間跑去的身影在她身後囑咐道。

“知道了,莫老師”半分鐘後顧聲刷著牙探出腦袋來。

不一會兒,顧聲收拾完出來的時候臥室裡已經冇有了莫青成的身影。

“莫老師”

“莫青成”

顧聲邊下樓嘴裡邊喊著他的名字。

直到最後一聲“莫青成”,門口終於傳來了迴應“嗯”。

“收拾好了,我剛剛出去買了一些早餐,時間快來不及了我們去車上吃”莫青成手裡多了一大袋熱氣騰騰的早餐。

“好,好豐盛呀”顧聲望瞭望莫青成手裡的早餐,桂花包,酥油茶還有很多很多不同餡料的包子。

“走吧,我們去和大家彙合”莫青成將一個常用的包挎在肩上。

“好”

這不短不長的路上,顧聲一路聞著包子的香味,瞌睡蟲都徹底被打跑了。

“要不要先嚐一個”莫青成側過頭來看向顧聲問道。

顧聲搖了搖頭:“不要”。

雖然她一路上都被這香噴噴的包子包圍著,味蕾已經被喚醒,但看了看如果自己要吃的話,太麻煩了。

“聲聲早上好”莫青成和顧聲纔剛剛露出身影,眼尖的庚曉幸一眼就看到了,迫不及待和聲聲打了招呼。

顧聲揮了揮手:“早上好!”

庚曉幸特地在車門口等著顧聲,顧聲剛走到跟前她立馬就挽上了顧聲點手臂:“昨晚睡得怎麼樣?”

庚曉幸考試平常的問候,臉上八卦的小眼神卻藏也藏不住。

顧聲看著庚曉幸笑了笑,企圖用一個“好”字來打發她。

“快說”庚曉幸用隻有兩個人才聽得到的聲音說道。

說話間,兩人已經上了老朱包的車:“聲聲,曉幸早上好”豆豆在後排熱情地打著招呼。

其他幾位此刻正在抓緊時間閉目養神的也跟著豆豆說道:“聲聲,曉幸早上好”。

“大家早上好”顧聲和庚曉幸齊聲回答道。

“曉幸,坐這”周政朝剛上車的庚曉幸揮了揮手。

顧聲順勢推了推她:“快去”。

莫青成緊跟在顧聲身後上的車,他纔剛上車豆豆和風雅頌都被他手裡熱氣騰騰的早餐吸引了注意力。

“莫老師早上好”兩人都默契的在此刻朝著莫青成打招呼,對於他手裡的早餐已經望眼欲穿。

“早上好”。

看著大家都在閉目養神,莫青成將手裡的早餐一一打開來,果然還是美食最有吸引力。

“嗯,好香”王可正揚著下巴四處尋找香味的來源,最後才捨得睜開了眼睛。

“香,太香了”墨白和王可簡直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同樣的動作尋找著香味。

“都醒了?”莫青成故意問道。

“醒了醒了,莫老師帶了什麼好吃的”麵對吃,王可永遠是最積極的那個。

“有很多種類,你們分一分“莫青成從其中拿了兩份出來,其餘的都遞給了豆豆和王可。

“謝謝莫老師,還是莫老師周到啊”豆豆忍不住誇讚道。

話音剛落,一旁的風雅頌撅了撅嘴巴。

豆豆當然注意到了,故意美美享受完了一個包子才說道:“小屁孩兒,莫老師的醋都吃,趕緊吃早餐,等會低血糖可冇人管你啊”。

說著將他手裡的包子強硬塞到他嘴裡。

-了一句:“差點冇給我捂死”。“哦,我還說請大家一塊去樓下吃飯,看來大家都要睡覺,就下次吧”莫青成收了收臉上的笑容,語氣悠悠道。“彆啊,我去叫我去叫,五分鐘!”王可說著就往裡跑。莫青成抬手假裝在看時間,抬眼就對上王可回眸的視線,於是他嘴裡的五分鐘變成了:“兩分鐘!”。莫青成好一招聲東擊西。不然他們一幫男孩子不對中年男子得磨個一刻鐘。“叫上西柚和走調兒,他們在茶水間點外賣”豆豆和顧聲坐在沙發上聊天,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