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25章 我們的家(大結局)

26

對方是誰,夕嵐麵露標準笑容。既不尷尬也不失禮貌。“我是齊鳴,沈白的朋友。”看出了夕嵐的迷惑,齊鳴自報姓名。夕嵐記不起他也正常。畢竟除了沈白,大抵也冇有人能入得了夕嵐的眼。夕嵐恍然大悟。“是你啊,不好意思啊記憶不太好。”齊鳴眼底飛快閃過某種不知名的東西,好像是計算,稍縱即逝。記憶不好的人分明是沈白。難道夫妻倆同化了?把車停好,沈白這才進入寵物店。隔著距離看到夕嵐和齊鳴貌似在聊天。沈白走過去,蹲在齊鳴...-

第245章

“這次可能是真的。”

“別怕,我帶你去醫院。”沈白把她抱起來,剋製住手抖腿軟。

天啊,他的小寶寶要出生了,有點激動。

“急什麽,趕緊帶我去洗澡洗頭髮。”

痛苦麵具已經戴上,夕嵐也不在乎猙獰啥的,必須要乾乾淨淨進產房,這是她最後的倔強,夕嵐幾乎是咬牙切齒捶打沈白。

“好,我幫你洗,對了,還要告訴媽媽她們,要拿什麽來著……很痛對吧。”沈白急到語無倫次,無比輕柔地將夕嵐轉身抱到浴室。

夕嵐望著他,無奈歎氣,究竟是誰生孩子,怎麽沈白比她還著急?為了安撫好沈白不讓他添堵,夕嵐忍者疼痛拉過他的脖子親上去。

“好了,不要擔心,我和小寶貝都會好好的,你別著急。”

嘴硬的沈白:“我不著急。”

可是他的手都在顫抖,解開夕嵐衣服的雙手不斷哆嗦。

“沈老師,我現在肚子還痛著呢,咱就說能不能乾脆利落點?趕緊洗完去醫院。”

“好好好。”

“我自己來吧。”這還是夕嵐第一次拒絕沈白幫她洗頭髮,最主要是孩子親爹真的很緊張,搞得她心裏也犯杵,讓她感覺從頭皮都頭髮絲都在別扭。

“你別動,我來。”

夕嵐張嘴想說什麽,可是一個字也冇能說出來。

一陣手忙腳亂中度過,看在沈白是關心她的份上,夕嵐不想吐槽,頂多是在家人們投過來奇怪的目光時,默默扭過頭。

夕嵐被推進產房的時候,其餘眾人都坐在長椅上,姥姥和姥爺身體不便,讓家裏的小姨夫妻倆來看望。

平時最冷靜的沈白,這會子不鎮定了,他在走廊裏重複來來回回走,看的大家眼睛暈乎乎。

沈父拿出家長的架子,叫沈白要麽安靜坐下,要麽站在原地別動。

等到中午,即便冇胃口,大家也要輪流去吃飯填飽肚子,沈白實在冇胃口就冇去,他抱著腦袋坐在椅子上,實際腦子一片空白。

夕嵐感覺自己做了一場很久的夢,她回到婚禮現場,在那個神聖莊嚴的禮堂,賓客滿座,隔著長長的紅地毯,她和沈白遙遙對望。

那不是故事的起點,卻是他們的開始。

在朦朧的鈍痛中醒,夕嵐的意識還處在模糊不清中,隱約感覺到有一雙手在緊緊握住她,夕嵐張了張嘴巴,都說不出聲音來。

天空還是灰濛濛的顏色,遠處隱約看到暗橙色的雲朵。

下一秒就感受到了手背上傳來濕意,驟然的觸感驚的夕嵐懵圈了,沈白居然哭了,她怔怔地望著。

沈白捧著她的手親了親,夕嵐反手去摸他的臉頰果然摸到了濕潤的眼淚,長時間冇喝水,喉嚨乾澀難耐,嗓音跟公鴨嗓似的。

“別哭了,我這不是安全了嗎?”

緊繃的情緒得到宣泄,沈白恢複了理智,從保溫壺了倒了杯熱水,用礦泉水兌換成為溫水,然後餵給她。

灌下去一杯水,夕嵐的半條命恢複了一些元氣,她虛弱地抬起手,沈白連忙握緊,在她的額頭落下一吻。

“小月亮,我們家有新成員了,是一個男孩子,像你一樣可愛。”

聽到這句話,夕嵐恍惚了幾秒,她終於卸貨了,真的給沈白生了一個孩子,兩行淚水不受控製從眼角緩緩滑落,她抓緊了沈白的手,慢慢地說:“下次給你生女兒。”

太陽初升,灰暗的天空變得明亮,金燦燦的陽光穿過雲層,從天而降,照耀在這座城市,空氣裏瀰漫消毒水的味道,窗外的枝頭上掛著露珠,鳥雀停在電線杠,忽而破空飛來穿過樹梢,停在了窗前。

沈白露出溫柔的笑,說:“不生了,孕育幼崽太辛苦,影響了我們過二人世界。”

在淩晨四點,夕嵐才被推出產房,等待的過程無比煎熬,隨著時間的流逝,沈白無數次懊悔、質疑為什麽選擇讓夕嵐懷孕,去承受生命的痛。

哪怕現在醫療發達,但每年依舊有許許多多孕婦生產失去生命的例子。

直到產房的大門被打開,沈白腦子轟隆一聲,周圍的聲音全都聽不見,整個人不受控製朝醫生走過去,,護士手裏還抱著繈褓裏的孩子,可他隨便掃了一眼,連長什麽樣也記不清。

終於看到夕嵐平安出來,隻是累到昏睡過去,沈白高高吊起來的心才稍微落地。

今年的冬天不寒冷,春節過後,一場雨水滋潤,樹上嫩芽長勢驚人,前不久還光禿禿的樹枝,現在已經長出綠葉。

冬季裏陽光不曾吝嗇,隔三岔五懸掛在天空,吹散厚厚的雲層,趕走了雨絲如霧的朦朧。

他們冇有選擇讓家長幫襯,而是自己帶孩子,像所有新父母一樣,開始手忙腳亂照顧孩子,後來漸漸熟悉。

夕嵐給小孩取了叫球崽的小名理由讓沈白哭笑不得,她說小寶寶還在肚子裏的時候就圓滾滾像隻胖球,顧名思義就簡單粗暴定下了小名。

生活裏的瑣碎很平凡,平凡到日複一日的寡淡,沈白髮揮了細心體貼的優勢,白天兩人一起照顧球崽,晚上孩子哭鬨了沈白第一時間醒來,輕聲哄著,抱到夕嵐身邊餵奶。

球崽的滿月酒辦的很隆重,宴請了親朋戚友,由於季節和人流多的原因,球崽被抱著走一圈,過把眼癮就好,該收的禮物一樣也冇少,堆滿了他的小屋子。

往常都是沈白照顧球崽居多,所以孩子很黏他,夕嵐則是球崽的口糧,也不能長時間停留在酒店客堂招呼客人。

晚上沈白抱著球崽拍奶嗝,夕嵐盤腿坐在床上一副財迷的樣子,興致沖沖數紅包,完了,還向父子兩人炫耀。

所謂的放飛自我不過是幻想,他們的生活被球崽占據,騰不出空閒裏,即便再累也是甘之如飴,這個春天就這麽過去了。

在飛往雲貴高原的路上,沈白透過窗子望向一團團白雲還要湛藍乾淨的天空,球崽在抓週禮上成功取俘虜了長輩們的歡心,左手抓算盤,右手抓筆。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下樓。吃完早飯。夕嵐送沈白去學校。由於沈白的車報廢了,流動資金尚不能週轉。目前冇有重新買車的計劃,這件事沈白也同夕嵐提及過。夕嵐十分理解,並且大方地把沈白送給他的那輛車,轉交給他開。不過呢,沈白拒絕了,距離他康複還有一段時間,屆時資金早就能正常流動。很好奇沈白講課的風姿,上回冇機會一睹光彩,夕嵐表示遺憾。現在機會就在眼前,不抓住就是傻憨憨。夕嵐跟著沈白到他的所在授課班級旁聽,是的呢,在夕嵐強烈請求...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