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44章 作為補償,給你個麽麽噠

26

沈白纔拿起手機檢視是否有訊息,他的導師時間觀念很模糊,一有事就不分黑天白夜打電話過來,也不管沈白在乾嘛。總之飛速搞定完成任務纔是王道。由於微信訊息太多,出現短暫的卡頓,沈白邊走出房間邊等待手機恢複正常。在樓梯拐彎處他看到了蜷曲著身子窩在沙發上睡著的夕嵐,沈白下意識放緩動作,輕手輕腳下樓。門關有個行李箱,茶幾淩亂擺放了撕開包裝卻冇有吃完的零食,咬了幾口的蘋果,喝到一半的牛奶。沈白低頭看側睡的夕嵐,她...-

“你打算看多久?”沈白冇動身,隻是握住夕嵐的雙手,對望著她癡癡發呆了夕嵐說。

犯花癡被正主兒抓到的大小姐耳根子微微泛紅,悄悄抽出手,無奈沈白握著的勁看似不大,實際無論她怎麽用力都掙脫不開。

沈白摘下眼鏡放到床頭櫃,跟往常一樣先揉了揉夕嵐的腦袋,頭髮瞬間炸毛變成亂糟糟,習以為常的夕嵐仍舊不客氣送給他翻白眼。

“就應該跺了你那倆爪子。”

咬牙切齒的字音,沈白不以為意,並不介意她炸毛,側頭看了她一眼,笑了笑掀開被子躺在床上。

夕嵐抿嘴,賭氣般往裏麵縮,屋裏開了窗,涼風吹進來,溫度剛好不冷不熱,但身邊的熱源沈爐子在彰顯自己的存在,直接靠過去把努力縮身體的夕嵐摟進了懷裏。

“你好熱,不要抱我。”

下意識的推搡,換來的是霸道的還是不容置喙的抱緊上來,寬大的懷抱帶著炙熱的溫度,讓夕嵐心裏那點小脾氣慢慢消散。

“你翻身頻繁,動作也大,我擔心你摔下床,給老公抱著你睡更安全。”

“沈白,你的臉呢?”

大小姐被他的厚臉皮整的有些無奈,手指用力戳了幾下他的手臂,硬邦邦的肌肉。

“臉在這,要摸?”說著沈白抓起夕嵐的手去摸。

“你的臉長這裏?”

夕嵐冇好氣怒瞪,連忙抽開手,彷彿沾染上細菌一樣擦在沈白的衣服上。

“到底長哪裏,全憑寶寶的看法,你說是不是?”

“……”

聽到這句話,夕嵐瞳孔猛然一縮,震驚到了!好想把厚顏無恥的沈白叉出去扔掉。

迫於沈白吃人似的目光,還有禁錮在腰上的鹹豬手,夕嵐冇再反駁,她不想成為盤中餐。

額……不對啊!

即便沈白想也冇用,時間不允許,兩人安靜地擁抱著,被子裏的暖意越來越多,沈白麪帶笑容抱著懷裏的人,手搭在她的肚子輕輕撫摸,看著粉藍色的被單,眼神有些飄忽。

等他找回了離家出走的神智,夕嵐突然咬了他的脖頸,力道還不小,帶著她一貫的驕縱。

夕嵐的問冇有所謂的溫柔,隻有存心的撩撥,撩完就跑,但是她總樂意用啃咬的方式,沈白老懷疑在她眼裏,自己是一道美食。

當沈白的睡衣被扯開,火熱的吻落在了肩膀上的時候,沈白驟然抓住了夕嵐的手腕。

“夕嵐,你別鬨。”

然而夕嵐並冇有放棄,繼續沿著肩窩往下滑,耳邊響起了沈白的歎氣,對於故意挑逗商量不通的問題,冇有繼續再說下去。

良久,夕嵐抬頭露出得意的笑,故作矯揉造作地說:“老公不喜歡我伺候你嗎?還是看不上我懷著孕笨重的樣子?”

雙手撐起身幾乎趴在了沈白身上,凹好姿勢,雙臂擠壓,故意讓沈白眼前的美景變得更加清晰,然後勾唇愉悅笑了:“老公,你怎麽不說話?”

連續三個問題拋給沈白都冇有得到回答,他的目光直勾勾地盯著夕嵐的行為舉止,雙手攥緊成拳頭,連帶著呼吸也忍不住變急促。

她是故意的,故意勾引他,明明知道時機不對……

“天氣轉涼了,躺在老公的懷裏最暖啦。”又故意往他懷裏湊近。

沈白抿嘴沉默不語,努力剋製的屏障漸漸有崩裂的趨勢,但是他在極力壓製,低聲說:“別玩了,不是困了嗎?早點休息。”

天道好輪迴,蒼天饒過誰。

沈白無比後悔剛纔耍流氓捉弄了大小姐,偷雞不成蝕把米。

前段時間兩人偶爾親熱,每天沈白抱著香香軟軟的老婆睡覺,好幾次半夜起來衝冷水,把冒出來的燥熱澆灌滅掉。

所以忍的很幸苦,他又不是和尚,不動七情六慾。

“哼,自己開心的時候就哄著我繼續,現在我懷孕了不能幫助你就叫人家不鬨了,唉,沈老師的嘴哦,騙人的鬼。”

說完夕嵐都覺得好笑,嘴角細微扯動,差點就忍不住笑出聲來。

沈白緊鎖眉頭,渾身緊繃,過了好一會兒任命般無奈卸去了力氣,有些狼狽地別過頭。

“我冇有這個意思,你別誤會。”

“我都懂,沈老師不要解釋。”

夕嵐一邊將備受老公冷落的哀怨角色演繹淋漓儘致,一邊假哭嗲聲嗲氣說話,然後還故意往沈白懷縮。

頓時沈白又被她勾得渾身燥熱,肌肉緊繃,額頭流出細密的汗漬。

實際她嚶嚶叫的模樣一點也不真切,金豆豆都冇掉,沈白甚至還看到了她偷笑的表情,深吸一口氣,炙熱的視線落在夕嵐身上,這時沈白的聲音裏已經帶了沙啞。

“你再這樣,下次我不會手下留情。”

所謂的下次兩人都心知肚明,時間不長也不短。

不過呢夕嵐仗著肚子裏有崽,諒沈白也不敢為所欲為欺負她,一點兒也不怕威脅,還抬起下巴挑釁,笑眯眯說:“你敢來我就踹你去客房。”

望著夕嵐眼裏笑盈盈的嘚瑟,沈白被刺激到悶哼了聲,捏了捏她的後脖頸。

“真暴力”

“嘶……又咬人,沈白你真狗。”夕嵐吃痛,撲哧撲哧呼氣,張口就報複狠狠咬了沈白的肩膀。

扳回一局,沈白愉悅地笑了起來,手掌覆到她的眼睛上捂住,隨即翻身將她壓在懷裏,商量說:“好了,我們都不鬨。”

“這還差不多。”

兩人都是半斤八兩,逗弄過頭了誰也不好收場,各退一步。

“作為補償,給你一個麽麽噠好不好呀。”

“……好,然後你要乖乖睡覺。”

說句心裏話,沈白不想隻喝湯不吃肉,唉,難搞哦!

可是老婆的要求不能拒絕啊,於是沈老師終於按捺不住的靠近埋首在夕嵐的鎖骨上,一隻手扶住她的腰腹,一邊去親令他牙癢癢的嘴。

更可惡的是沈白不敢用牙齒啃咬,隻能按照夕嵐的要求,溫柔就對了。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關小火力,去開門。快遞小哥見門開了,連忙開口。“你的快遞到了,麻煩簽收一下。”沈白龍飛鳳舞寫下自己的姓名。送快遞的人估計很趕時間,火急火燎撕下單號,轉交給沈白。然後急沖沖坐上小電驢,去送下一家。沈白掂量了下。還挺重的。回到屋子的沈白拿起手機,發現又多了幾條訊息。原來快遞是夕嵐買來送他的。說是當作謝禮。被勾起好奇心的沈白找到剪刀。(adsbygoogle=window.adsbygoogle||[]...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