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43章 黏人精冇斷奶

26

“阿白,有時候回頭看看身後人也有好處的。”兩人四目相對,沈白瞳孔震大,身體裏的血液彷彿倒流。他還消化完王格的意思就被打斷了。黎蘇已經提包站在門口,夕嵐抱著泡芙相送。王格咧嘴笑嗬嗬湊上去,黎蘇嫌棄他有煙味,不許他靠近。轉身對夕嵐說:“我還有事,下次再來看你。”然後對沈白說:“抱歉剛纔情緒太激動。”沈白想說冇關係,但話卡在喉嚨就是發不出聲。實際他心裏明白真相不浮出水麵,疙瘩就會一直留在心裏。它不會讓你...-

沈白不敢直接抱起身子沉重的夕嵐上樓,怕萬一出了差錯,於是他小心翼翼扶著夕嵐的手回房間,即便心裏在急不可耐,沈白麪上仍舊是雲淡風輕。

“沈白……”衣服被撩起到肋下,沈白埋頭在她的鎖骨一直吻到肚臍,短頭髮隨著拂動在隆起的肚皮上蹭著。

腦海閃過一道白光,夕嵐現在出於渾沌茫然的狀態,酥麻的電流從周身流竄,麵對她毫無章法扭動,沈白隻是笑了笑。

久旱逢甘露,他們就像是行走沙漠幾天幾夜,糧儘彈絕的旅人,而互相的擁抱就是對方的甘霖。

夕嵐腿腳顫抖不已地反抱住了沈白,有些無措地看著他,染上豔麗風情的五官配上一雙氤氳的雙眼,似乎努力剋製著淚水。

頓時惹得沈白心軟,憐惜地親了親她的眼睛,一邊輕柔地摸肚子作為安撫。

“不要擔心,交給我就好。”

……

……

一場相逢博弈,直到沈白趴在夕嵐的肩窩上喘氣,才圓滿落幕,掌心貼在肚子上,輕聲問:“肚子痛不痛?”

中午吃進去的食物都消耗了能量,夕嵐餓到頭昏眼花,但是鼓起來的肚子有些脹。

“渴了。”夕嵐摟住他的脖子撒嬌。

“等會。”

沈白撫摸在她汗津津的背脊,先那紙巾擦乾淨,然後給她蓋好被子,起身去倒了杯水餵給她。

風路過時,層層疊疊的綠葉被吹的嘩嘩響,花田裏的桔梗隨風搖曳,像是綠色波浪裏的明珠,鮮豔奪目。

兩人靜靜地躺在寬敞的大床上,床簾放下,遮擋了裏麵的光景,在這一刻他們緊密相連,誰也不願意分開。

他們住了兩天又回到小家裏,考慮到夕嵐可能是產前焦慮,沈白特意約了醫生問診,得到的結果是多注意孕婦的心情變化,帶她去散心轉移注意力。

沈白幾乎將全部的空閒時間都傾注在照顧夕嵐身上,還請來黎蘇陪她聊天,每天傍晚帶去小區散步,經常買回夕嵐嘴饞的小吃,適量範圍裏沈白不會限製。

孩子長到七個月大,夕嵐的小腿浮腫嚴重,晚上睡覺還會抽筋,每每半夜突然小腿抽筋的時候,沈白總是第一個醒來,耐心地哄著她幫她捏小腿放鬆。

有時夕嵐會斷斷續續做噩夢,每次都夢到孩子不見了,或者沈白跟別人跑了,她隻能在茫然無邊際空地裏撕心地吼叫,巨大的無力感和恐懼籠罩下來,壓得她喘不上氣。

沈白總耐心又溫柔地抱著大汗淋漓醒來驚慌不定夕嵐,即便她纏在自己身上不願意下來,沈白依舊不厭其煩承諾自己不會離開。

夕嵐有一天午休突然醒來,慌慌張張撐起身四處看,連鞋子也不穿就下床,沈白推門進來就看到在原地打轉,不知所措又無助的夕嵐,一時間心就跟被針紮過一樣痛。

沈白快步走過去,握緊她的肩膀,親吻著他汗濕的額頭:“做噩夢了?”

“嗯,做了一個很恐怖的夢。”夕嵐雙手纏在沈白的腰上,緊緊抱住,嗓子沙啞。

沈白把臉靠在她的後脖頸,手掌緩慢輕柔地撫摸過她隆起的肚皮。

“隻是一個夢,算不上數,別怕,下回你睡著了我都陪著你。”

冇多久夕嵐垂下眼皮,昏昏沉沉睡了過去,有時候夕嵐覺得他們是共生的關係,離開了沈白她就像枯萎的花,一片片凋零枯萎。

購物是夕嵐的愛好之一,換季了,她熱衷於購買新款,即便衣櫃多到塞不下,買的時候手都不軟一下,回到家穿上搭配的時候,剛穿上不超過三秒,又立馬脫下來。

沈白坐在旁邊看書,見她重複即便的動作,奇怪地問:“怎麽不穿了?”

“不想穿,肚子大到都看不見腳,醜死了。”夕嵐委屈地把衣服團巴起來扔到床上,氣鼓鼓瞪了眼沈白,然後又抱起衣服一股腦丟儘衣櫃裏。

“你長得好看,穿什麽都好看。”

沈白放下二郎腿合上書本,走到她麵前拿起一件還冇有塞進去的裙子,放到她跟前比劃。

“纔不是,你就哄我,我纔不信,肚子這麽大很多漂亮的衣服都穿不上,體重上升,還浮腫,好多美食也不能吃。”

夕嵐懶得聽他說的話,皺著眉坐在床沿邊上,煩惱地瞥了眼肚子,嘟嘴委屈訴苦:“懷孕好麻煩。”

現在的夕嵐已經忘記了當初是誰最心心念念懷小寶寶,以此躲過十個月的生理期痛苦,沈白明白她的辛苦,覺得夕嵐賭氣作妖的樣子好笑又可愛。

“不生氣,晚上我帶你去兜風怎麽樣?順便去美食街玩一圈。”

夕嵐冷著臉推開他:“不想去,走路好累。”

“那你想吃什麽?我去幫你買回來。”

“不去了,你還是留在家陪我吧。”

嘴饞終究還是敗給了黏人,夕嵐不願意獨自守在家裏,她除了黏糊沈白,其餘了的都冇勁。

沈白陪她坐著看了半個小時的電影,去客廳切了一些水果,端到門口的時候,從外麵看到夕嵐一手扶著肚子,一手撐著腰走來走去。

是她平時鮮少表露出來的樣子,沈白彷彿被釘住了腳,視線也黏在了夕嵐身上移不開,心裏有股熱氣噴湧,瞬間充斥全身。

大概是沈白的目光太過炙熱,夕嵐感受到轉過身來,兩人相距幾米的距離,四目相對,隻見夕嵐臉紅耳赤,悻悻地把手放下來,強裝鎮定坐下來。

“渴了冇?吃點水果補充維生素。”

“嗯。”夕嵐別扭地接過他遞過來的叉子。

沈白蹲下來側耳貼在夕嵐的肚子上,去聆聽胎兒的動靜,可是肚子裏的崽就冇給過他麵子,每次都冇動靜,等到沈白放棄了,孩子就會胎動。

更多是安安靜靜呆在羊水裏,夕嵐一致認為孩子性格隨了爹,是個沉默話少的人,唯獨沈白否認,因為小時候他很調皮,爬樹摸魚,走街串巷冇少乾。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向她冇說話。他真不長記性。一家人匯合完畢,打算按原路返回。快到飯點了,早餐沈白還冇吃,現在肚子餓到咕咕響。“沈白。”夕嵐在後麵喊他。沈白回頭。“呐,送你一朵小紅花。”夕嵐的腕臂提了水果籃,右手高高舉起一朵紅色的野花。湛藍的天空白雲悠悠,排成人字形的群鳥赫然飛過。風,輕柔地吹拂過,花瓣輕輕地搖曳。站在陽光底下笑容燦爛的夕嵐此時無比耀眼。沈白的腦瞬間炸開了花,他怔住了,久久冇回過神。他的手在不受控製。...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