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42章 隻有你喜歡它纔有用

26

人擠人,太恐怖了。如果重來他不想再經曆一次。最令沈白無語的是。他被人趁機占了便宜。還不止一次被摸了手。沈白坐在椅子上扶額,靜靜地回憶。試圖尋找罪魁禍首。然而,當時周圍的人實在太多了。沈白壓根就記不清。對麵的夕嵐從進門後就一直沉默寡言。垂著頭坐在那裏,不知道在想什麽。不像她的風格。沈白好奇:“夕嵐”連續叫了好幾聲,夕嵐才堪堪回過神。呆愣愣的。沈白皺眉,起身不動聲色坐到夕嵐旁邊。捱得很近。抬起手放在夕...-

沈白點頭表示知道,然後去浴室端出水盆,將毛巾浸濕擰乾幫夕嵐清洗臉和手,擦一遍身體。

“還有哪裏不舒服?”

“肚子餓了,很不舒服。”

“頭還暈不暈?飯菜做好了,穿好衣服。”

詢問叮囑一遍,事實上沈白冇給她動手的機會,伸手貼在額頭上量體溫,然後是額頭貼額頭再感受一遍,直到沈白真的確信了她真的冇事,纔去衣櫃裏找衣服幫夕嵐換上。

沈白擔心她吹了空調會反覆低燒,乾脆找了件薄一點的長袖給她套上,直接忽視掉夕嵐不肯將就的小表情。

這件荷葉花蕾邊的衣服還是她上大學那會買來,實際上是條長裙,穿了一兩次就扔到衣櫃,媽媽看著喜歡就拿來改,裁去多餘布料,改成長袖。

後來她也冇穿,倒是媽媽把她的衣服保管的乾淨整齊。

“好看,很可愛。”上下打量了夕嵐,沈白給出真摯的點評。

夕嵐不以為意擺手,朝他吐了吐舌頭:“沈老師您好歹是學識淵博,怎麽誇人來來回回就這幾句?冇新意,差評!”

抬起手點了下夕嵐的額頭,沈白替她整理好衣領,神情一如既往的溫柔。

“花裏胡哨的誇獎不走心,簡簡單單纔是真。”

“咦……想當初你那些花裏胡哨的甜言蜜語可不少,現在來嫌棄也太過掩耳盜鈴了吧。”

“不管是甜言蜜語,還是簡單平凡,隻有你喜歡它纔有用是不是?”

將皮球踢回給夕嵐,沈白抓起她的手出門,顧及到她的腳程小,沈白特意放慢步伐,使得兩人能步伐一致並肩地走。

“是是是,沈老師說什麽都是對的。”

“聽你這口吻搞得好像我逼迫的,還想投訴我差評,我看你纔是首當其衝被差評。”

沈白和夕嵐從二樓下來,飯桌上擺好了熱騰騰的飯菜,夕爸爸不在家,夕媽媽盛好了一碗湯,笑著招呼他們快點。

夕嵐來開椅子坐下來,看著桌上葷素俱全飯菜,胃口大開,唾液在分泌,在她媽媽看不到的地方送給沈白一個嘚瑟的挑釁眼神。

沈白把碗推到她麵前,說:“先喝湯。”

“你不喝嗎?”

“不著急,你先嚐嚐味。”

“當我是小白鼠啊。”夕嵐饒有興趣笑了起來。

湯色濃白,油花被細心颳去,不顯得油膩,夕嵐用勺子攪了攪碗裏的湯,慢條斯理喝完,等沈白準備再盛一碗時,她皺著眉頭推開:“不想喝了,膩味。”

沈白認為她說的有道理,留著肚子吃飯,光是裝湯水容易餓。

除了夠不著的菜盤,沈白會貼心給夕嵐夾菜,其餘的她能自己動手,夕嵐的懶癌不發作的時候不喜歡被他們當作瓷娃娃。

踹個崽子而已,又不是抱著金銀財寶。

你來我往互相夾菜,很是親昵,當然夕嵐冇厚此薄彼也幫媽媽夾菜,女婿疼愛她的女兒,夕媽媽麵上不說,心裏卻很滿意。

當父母都一樣,都希望孩子過得幸福美滿,不求富貴一生。

夕媽媽:“阿白手藝真好,我們家寶寶以後有口福了。”

不等沈白表達謙虛,夕嵐努嘴:“媽媽,我也會啊,還是沈白教的,就是差了一丟丟,不過也很好吃。”

夕媽媽驚訝,她壓根就冇想到寶貝女兒有這手藝,轉而想到了女婿的工作,又想到了他對女兒的用心,覺得一切情有可原。

總的來說是女婿擔心女兒懶癌發作會餓到。

“真的,媽媽你要相信我,等有空了我要親自操刀整出滿漢全席給你和爸爸,保準你們刮目相看。”

沈白“……”

怎麽辦,老婆誇下海口過頭了,要不到時候他偷偷溜進廚房幫忙?

自己教出來的徒弟,到底有幾斤幾兩沈白最清楚不過,簡單的小炒菜還行,滿漢全席就這水平真不行。

夕媽媽倒無所謂,聽了女兒的蠱惑,還真期待起來,笑吟吟說:“好,媽媽和爸爸等你的傑作。”

“媽媽,別說的跟畫畫一樣。”

“哪不一樣,都是用心完成的結果。”

“好吧,好吧,媽媽說得對。”

沈白:“……”好熟悉的敷衍。

“沈白你發什麽呆?怎麽不吃菜?”夕嵐啃排骨,嘴角泛油光,旁邊的沈白在乾吃白米飯引起了她的注意,心情好,於是她積極地給沈白夾菜。

“多吃點,看你最近都瘦了。”

“你也多吃點。”

“?你覺得我瘦了?”

簡單的禮尚往來,夕嵐卻會錯了意,沈白停下筷子,扭頭對視上她茫然的目光,連帶自己也迷惑了。

這兩者有關聯嗎?

沈白平心而論:“瘦了。”最近天氣炎熱,加上夕嵐有焦慮症的傾向,的確消瘦了,特別是她大著肚子很明顯,肩胛骨的地方摸著都硌手。

“真的?”

顯然夕嵐半信半疑,下意識摸到肚子,在摸了摸腰圍,瞬間變臉,騙子沈白,明明是胖了,腰圍都變粗了。

“阿白說的冇錯,你確實瘦了很多,媽媽看著心疼,寶寶能吃就多吃點,你現在是兩個人分營養。”

夕媽媽適時開口勸說,夕嵐聽進去了,她是媽寶女,聽媽媽的話有糖吃。

吃完飯後,夕嵐靠在沙發上不想動,她媽媽就坐在對麵打圍線,手打熟練靈巧,不知不覺夕嵐盯著發呆了起來。

沈白從廚房裏出來,手裏端著水果拚盤,先是詢問了嶽母是否需要,嶽母搖頭表示不用。

沈白這才用叉子插起一塊蘋果餵給夕嵐,但她並不像往常那樣來者不拒,而是扭頭過去。

“不想吃。”

“火龍果?”

“不想吃,拿走吧。”

“西梅呢?吃不吃?”

夕嵐被弄得煩躁了,不耐煩推開了沈白的手:“都說了不想吃。”

沈白不為所動,繼續說:“那你想吃什麽?我餵你。”

脾氣來的莫名其妙,夕嵐感到煩躁,心裏有股無名火竄上來,燒得全身心煩意亂,臉色也變得難看。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下其手。偶爾吃點豆腐冇關係的,反正沈白本人也冇說什麽。“剛剛不是嫌棄我打擾你來著。”沈白笑著揶揄她。“哪敢嫌棄,沈老師太勾人了,我怕被人拐走,到時候冇地兒哭。”沈白不回答,動作卻不老實。摸了摸她的腦袋過把癮,如果可以他還想拍一拍。夕嵐半靠在他的手臂上,臉頰在上麵拱來拱去。“小豬拱白菜”連續性的動作讓沈白無奈,於是按住她的頭不讓動。發出疑惑聲。“你見過這麽漂亮精緻的小豬”夕嵐挑眉反問。“見過”沈白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