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41章 是小寶寶餓了

26

,恰恰改誌願的或許不止他一個人。連續思考整的沈白翻來覆去冇法入睡。睏意全跑,渣都不剩。淩晨三四點的沈白才堪堪睡著,臨睡前還想著怎麽委婉不傷人的拒絕法。直到第二天被樓下疑似鍋碗瓢盆成精的動靜吵醒。沈白榮獲黑眼圈一對。他想好也決定好了。先觀察一陣子,如果夕嵐真的真的喜歡他。到時候再想辦法。沈白是被窗戶外照進來的亮光弄得冇有賴床的**,他睡覺的時候畏光。每晚睡覺前他都會拉上嚴嚴實實,遮光效能好的窗簾。貌...-

懷了孕,她的小蠻腰不見了,唉,心酸。

但是在沈白故意的製止下夕嵐完全不能如願,麵對她氣咻咻鼓起臉瞪人,沈白輕笑:“小月亮真小氣,作為爸爸去想親近孩子都不行?要知道前不久你還拉著我的手主動摸它。”

聽到他的話,夕嵐頓時羞到了極點,小聲辯解:“今日不同往日。”

“我夢到了肚子癟下去,可是看不到我們的孩子,你也不見,都不知道去哪裏鬼混了。”

“冤枉啊,我從來都不鬼混的,夢都是反的,你是最近太累了產生不良情緒,你看,孩子還在對不對。”

沈白彎下腰低頭,在高高隆起的肚皮吸吮。

“嗯。”

“是我不好,冇照顧好你。”沈白愧疚地道歉。

“沈白,不是你的錯,是我太愛胡思亂想,腦洞太大。”夕嵐羞恥不已,埋頭在沈白的胸膛胸膛上,悶聲解釋。

如果不是她神經質,大家就不會擔心到睡不著。

夕嵐抬頭望向三樓陽台,那裏已經冇有了人影,但夕嵐明白她的父母此刻必然是擔心到睡不著。

“困了就休息,等會我抱你回去。”

沈白知道她的顧慮,這時冇想到怎麽麵對憂心她的父母,還需要時間去整理好情緒,夕嵐吸氣,手指忍不住去摸到自己的腹部。

“沈白,我……”

“夕嵐,在我心中你纔是最重要的那個。”

鄭重虔誠的承諾落在驟然落在心臟上,生根發芽,身體和靈魂都在顫抖。

夕嵐的手指都在發抖,燈光下是明晃晃的刺眼,讓人有種不真切的感覺,直到一聲嘶啞的“小月亮”傳入耳朵。

她才知道不是出現幻覺,沈白就在她身邊,說著直白的情話。

自從懷孕了,沈白對她一天比一天都要好,這種好時常會令她恍惚,到底是因為孩子還是單純為了她?

沈白凝望著她,眼神裏儘是**裸的熾熱,他彷彿夢魘般朝夕嵐低下頭,雙手小心翼翼地捧住她的臉。

他們相互擁抱著對方,帶著滿身的熱情和真切,像粘膩在身上的空氣塵埃,在濃鬱花香味的玻璃房裏,沈白吻住了夕嵐,十指相扣。

……

夕嵐醒來的時候眼睛乾澀難受,厚重的遮光簾垂下來,擋住了窗外所有的光芒,隨意翻身,沈白睜開眼去摟住她。

“你醒了?”他的聲音像剛睡醒的沙啞,可實際上沈白已經發呆了很久。

“嗯,你去幫我倒杯水,口渴了。”

夕嵐推了他一下,沈白掀開被子起身,倒了杯溫水朝床邊走去,將水杯遞給她,夕嵐撐起沉重的身子靠著沈白。

喝完整杯水,夕嵐又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渾身軟綿冇有力氣,隱約聽到沈白拉開了窗簾,屋裏燃燒燭光,陽光像流水般傾瀉在地板,柔和明亮。

但現在的她冇心情賞月,全身使不出一點勁加上屋裏無人讓她明白自己出於生病中。

一記黑影投在夕嵐虛弱的臉上,抬頭見到是去而複返的沈白,他手裏拿著體溫計,夕嵐艱難地扯了嘴角,把手搭在眼睛上麵。

“測量體溫,很快就會好了。”

沈白的聲音很輕柔,他安慰人的樣子的確很迷人,可是夕嵐無暇顧及這些,腦袋昏沉沉,一陣接著一陣頭疼。

喉嚨也是乾澀難受,估計是扁桃體發炎。

腋下是細微的冰涼,夕嵐十分配合夾住體溫計。

沈白再次將人摟到懷裏,不時地摸了摸夕嵐的臉頰,皮膚微燙,物理降溫能解決。

“肚子好餓,是小寶寶餓了。”

“大寶寶也餓是吧。”沈白低聲笑,往她的手腕上親一口。

“對啊,孩子他爸你不給吃的嗎?”

“給,再等會。”

“頭好暈,沈白抱緊我,我好難受啊。”

“下次也半夜跑出去賞花,看了美景,身體卻受不住冷風,怎麽說都是虧了。”

沈白絲毫冇有提及昨夜她神經質的行為,這讓夕嵐很是欣慰,但冇有承諾,夕嵐還是擔心等他們老了以後,陳年舊賬會被翻出來娛樂。

她瞪得老大的眼睛迫切看向沈白,奈何沈白隻是笑笑當作看不見。

小樣,先吊著大小姐的胃口,讓她不顧及身體隨意跑出去吹風。

時間到了,沈白從她的腋下拿出體溫計放在光線充足的地方看,幸好是低燒,沈白又往旁邊的抽屜裏麵拿出退熱貼。

捧著夕嵐的臉,撩起額頭的劉海,撕開包裝袋仔細地貼好。

“低燒不嚴重,洗漱好後,我們下樓去吃早餐,然後躺在被窩裏悶一身汗。”

“悶一身汗我不就是變臭了?”

聽到早餐,夕嵐睏意冇有了,填飽肚子最重要,額頭上涼絲絲的,打了個哈欠盯著頭頂的蚊帳發呆。

沈白靠在床邊笑眯眯,彎下腰將夕嵐抱在手裏,低頭湊過去咬她的下巴和鎖骨:“臭了我幫你洗澡。”

完了又說:“現在是香的,好像是奶香味。”

夕嵐撲哧笑了起來,把手搭在沈白的脖頸上,漫不經心地撫摸上麵的軟肉,每天晚上洗完澡都塗抹身體乳護膚,不香纔怪。

很多時候沈白熱衷於幫夕嵐塗去防止妊娠紋的乳霜,夕嵐也懶得管他,愛乍地就乍地吧。

豐盛的早餐放在餐桌上,夕嵐父母去上班,程姨不知道在哪忙,客廳裏隻有他們兩個。

儘管食物是溫熱的,沈白依舊選擇放到微波爐重新熱一遍,夕嵐扶著肚子靠在椅背上,揚起臉朝沈白笑,她的臉色不是很好。

“你就這樣跑我這邊,泡芙怎麽辦?”

“早上我拜托阿鳴照顧它,鑰匙就放在門口的花盆底下。”

“好麻煩齊鳴和昭昭,等有空了我們請他們小兩口吃頓飯吧。”

這時微波爐響起“叮”一聲,沈白打開,戴好手套端起盤子放到桌麵,然後脫下手套用筷子把包子夾到夕嵐的碗裏。

“恐怕不行,聽阿鳴說林昭孕吐很嚴重,我們兩家也真巧,你們兩姐妹前後都懷孕,如果再加上黎蘇,那就是喜上加囍。”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幫助孩子洗澡有益於增進一家人的情感。父愛氾濫的沈白摩拳擦掌。由於泡芙太能作,壓根就不怕夕嵐,很是囂張得瑟。在看到沈白的身影,它立即安分下來。主動走到花灑下,撒嬌地喵嗚叫。夕嵐咋舌,一時無語。好雙標的貓。然而。沈白站在門邊外遲遲不進去。不經意間瞥看了一眼。她的鎖骨在塑造中被精雕細琢了,鬼斧的神工特意偏向她。順勢而下勾勒出一筆山河錦繡,春意朦朧裏一座峰巒盈然起伏,刹那間葬送了沈白的心魄。這一幕被沈白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