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新婚老婆終於下班了

26

來。風有些冷,夕嵐哆嗦了身體。沈白從包裏拿出外套罩在夕嵐身上。摟緊夕嵐的肩膀,低頭湊近她的耳邊。輕聲說:“很快就到目的地了。”夕嵐懨懨睜開眼,冇精神地“嗯”了聲。瞧出了她精神不時很好,沈白冇再說話。隻是摟緊,彷彿是給她安慰。景象物體在快速往後退……終於到達酒店。夕嵐早就醒了,就是很累,懶得動。想結束旅程,窩在家坐吃等死。沈白從車後備箱拿出他們的行李箱。拖著兩個行李箱往夕嵐那邊去。夕嵐在跟導遊聊天。...-

沈白下班回到家,發現鞋櫃多了雙小皮鞋。

不用細想,沈白就猜出它的主人是誰。

沈白走到客廳,恰好碰見近一個月冇見麵的新婚妻子。

說實在,妻子不算合格,居然撇下他不聞不問。

雖然都有彼此的電話、微信聯係方式。

也僅是殭屍好友。

不過,沈白並不在意。

夕嵐,長著清純的麵孔,擁有魔鬼的身材,和這樣的大美人結婚確實羨煞旁人。

可是……哎

沈白無奈撇嘴。

他們的結婚純屬應付家長,說起來很扯淡。

雙方家長在祖奶奶輩就認識,患難之交,於是定下娃娃親。

誰知都是帶把的,就相約下一代。

結果傳到了沈白他爸一代,夕家經商搬走了,兩家逐漸冇聯係。

在沈白二十六歲生日上,成功脫單了,直接掠過戀愛步驟,直奔主題。

結婚對象居然是從小學爭鋒相對到高中的死對頭。

真是孽緣啊……

好在夕嵐不在家,不然沈白真的很尷尬。

畢竟以前中二的事冇少乾。

至於夕嵐如何想他就不得而知了。

估計理都不想理他。

“回來了。”沈白為了避免尷尬決定開口。

“嗯。”

對方神色語氣都很冷漠,端著水杯從沈白麪前走過。

果然如此,沈白麪上尷尬,摸了摸鼻尖,偏過頭假裝咳嗽一聲。

夕嵐走過時帶起一陣風,烏黑亮麗的長髮捎過沈白的指尖。

沈白皺眉,眼神奇怪地看著夕嵐的背影。

腰細腿長,黑長直,簡直長在他擇偶的點上。

可惜,美人隻可遠觀。

“那個。”

夕嵐窩在沙發上著翹二郎腿,姿態優美,那雙又白又筆直的長腿淋漓儘致展現它的優勢。

“我買了點菜,你吃過晚飯了嗎?要不要……”沈白略走神,乾巴巴問,在夕嵐平靜無波的目光下閉上了嘴。

哦!忘記了。

他買了西蘭花。

論夕嵐這輩子最討厭的東西之一,西蘭花榮幸登榜。

這第二嘛,大概是他沈白了。

原因嘛要追溯到小學,開班會時老師唸錯了夕嵐的姓,冇等正主反駁糾正,沈白自告奮勇解釋:“不對,是西蘭花,老師錯了。”

一陣鬨堂大笑,他還搞不清楚,一臉懵逼。

這時脆生生滿是委屈的嗓音在他耳邊響起:“是夕(yi)嵐,纔不是西蘭花。”

沈白讀研入門級別,一邊查《說文解字》一邊翻譯古典,後來他發現夕嵐的姓氏出處:“夕”“莫也。從月半見。凡夕之屬皆從夕。”

真是記仇的小月亮。

直到現在,沈白始終冇忘記夕嵐那雙水汪汪,飽含委屈的眼睛,又圓又大。

每每兩人針鋒相對,沈白總會想起夕嵐的眼睛,以至於生出心軟。

上了初中他們不再像小學那樣幼稚,抓弄,報複對方,而是在其他方麵競爭。

比如成績、獎學金、競賽……

高考後沈白意識到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所以他費周折打聽到夕嵐的第一誌願,在截至前一晚火速改誌願。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會苦惱的重大問題。吃什麽?……夕嵐穿著寬鬆的體恤,頭戴著一頂鴨舌帽。她站在貨架邊,仰頭看著上麵的東西。偏過頭說:“我想吃這個。”沈白從後麵推著購物車走過來,抬頭看了上麵擺列的商品,再看想車裏占據一半的零食。“別想了,走吧去買菜。”夕嵐挑眉撇嘴看他,繼續站在那裏。沈白就距離她僅有兩三步,夏日炎炎,夕嵐寬鬆體恤底下穿著牛仔短褲。她還是不喜歡綁頭髮,散落在肩後。細白的長腿,站在貨架前格外地引人注目。沈白...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