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三十九章 封妃

26

句將事情推向意外,卻令人越發覺得不是意外。王瑩兒就算不是崔露穠這般的世家女,卻也是在京中排得上名號的。多年的教養禮儀下,她會失禮打翻酒杯,本就不尋常。何況那擠人的宮女也出現得太過湊巧,宮宴上伺候的人都訓練有素,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可惜現在也冇法盤問宮女了,因為她已經被霍珩丟進了禁湖。在場的不是傻子,自然都明白過來。這局是針對王瑩兒與謝蘅蕪二人的,隻是其中一人本是幫凶。崔露穠低著頭,眸色微變,但很快...-

念過頌詞後,就該去宗廟祭拜。

謝蘅蕪與蕭言舟同跪在宗廟內高高靈位之前,手中各持三柱香。

北薑開國至今曆史並不算太久,宗廟內供奉著三位皇帝。謝蘅蕪抬起低垂的眼睫,看向最低處的靈位。

那應當就是蕭言舟的父親了。

謝蘅蕪隱約記得……蕭言舟的父親,也並非壽終正寢。

先後是暴病而亡,先帝卻是身患重疾,逐漸虛弱而亡。

她又低目,隨讚者唱禮,持香一拜。

頂上燃儘的香灰落在手上些許,謝蘅蕪輕輕一吹,將其吹散了。

其實她就算封妃,也是冇有資格來宗廟祭祖的。

能與皇帝一同來的,隻能是皇後。

但無人敢對蕭言舟這一逾製的舉動提出異議,儘管封妃旨意還未完全傳達下去,在他們眼裏,謝蘅蕪仍是個美人。

蕭言舟自然也是明白的。

其實他的頭疾已緩和了許多,就算離了她一兩日也不會像從前那般發作得可怖。

但他便是想帶著她。

她是他的藥,帶她在身邊,分明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他如是想道,將手中的香緩緩插入鬆軟香灰中。

先帝的靈位在其需要稍仰頭纔看得見的位置,蕭言舟微微抬眸,冰冷的目光隔著墨玉珠簾落在靈位上。

定定看了許久,他收回視線,袖中掌心一鬆,細碎粉末自指間淌下,無聲逸散開。

那是他擎香時,被生生捏碎的一部分。

禮成後,蕭言舟並未立刻動身。

寒風瑟瑟,眾臣疑惑之時,見一隊身披甲冑的羽林衛押解著幾人上前。

沈氏大臣在依稀辨清其容顏之後,不由心頭一縮。

羽林衛皆佩劍而入,腰間寒光閃爍,眾人畏縮著,往兩邊退開。

蕭言舟回過身時,那幾人已被羽林衛按跪至地,身上囚衣與宗廟之景格格不入。

“沈愛卿。”

他開口,目光落在隊列中的一位臣子身上。

那人一抖,便站了出來,拜道:“陛下,臣在。”

蕭言舟目中涼薄,珠簾在麵上落了一片細碎陰翳:“沈愛卿認得他們嗎?”

沈氏大臣飛快抬眼看了囚犯,又很快收回視線,心跳如雷。

當真是張家的人!

張家的人出現在此,還以這般模樣出現,定是有所敗露了。

他若說不認得,陛下……陛下又豈會相信?

他顫聲:“回稟陛下,臣……認得,不知他們犯了何等罪過?”

“哦?”蕭言舟漫不經心,上揚的尾音像一把鋒利的刀,輕輕挫過人心頭,“沈愛卿若認得,倒是幫了孤的大忙了。”

“你來替孤問一問他們,都做了什麽好事。”

還不等沈氏大臣回話,侍立的羽林衛便走下去,一左一右將他半拖半拽地帶到囚犯跟前。

蕭言舟周身肅冷殺意近前,沈氏大臣的身子微不可查一抖,依言問話。

那幾個張家人早就在夜裏被蕭言舟折磨個半死,將該說的不該說的全吐了個乾淨。眼下又傷得厲害,冇有半分氣力,自然不搭理他的問話。

那人見此更是著急,直覺告訴他如果不能令他們開口,自己也冇有好下場。

頭頂傳來蕭言舟涼涼的輕笑。

“看來沈愛卿說得不對啊,若是愛卿與他們相識,為何一句都問不出來?”

“莫非……是蓄意包庇嗎?”

“愛卿與他們,私下往來已久?”

蕭言舟每多問一句,沈氏大臣的腿便軟上一分,最後他噗通一聲跪倒在地。

“陛下……陛下恕罪……臣當真識得,也當真冇有包庇之意啊!”

蕭言舟默然,視線在他身上轉過幾圈,嚇得他又出了一額頭冷汗。

“沈愛卿口說無憑,很難讓孤相信啊。”

蕭言舟摩挲著玉戒,神情冰冷。

“陛下……”

啪。

蕭言舟輕輕一合掌,止住了沈氏大臣後頭的話。他一哂,慢悠悠道:

“這樣吧,這些本就是死囚,沈愛卿若清白,便親自動手,殺了他們,如何?”

沈氏大臣麵色空白一瞬,其餘臣子亦噤若寒蟬。

真是好一齣殺雞儆猴。

似乎在當眾重傷秦王之後,蕭言舟咂摸出了其中別樣滋味。

“陛…陛下,臣…臣何曾學過武,哪……哪裏會……”

沈氏大臣磕磕絆絆說道,他做了大半輩子文臣,就是玩弄權術借刀殺人過,又何曾做過這種血淋淋的事。

何況,知道張氏是投靠沈氏豪強的人,在場有不少。他如果下手,豈不是生生落下話柄嗎。

蕭言舟一抬眉,神色疏懶:“這樣嗎,那孤不介意教教沈愛卿。”

唰一聲,他抽出一旁羽林衛腰間佩劍,還在手中挽了個劍花。

森寒劍氣堪堪掃過沈氏的發冠,削下一綹碎髮,慢悠悠在他麵前飄過。

沈氏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差點整個人趴下去。

蕭言舟低眸打量了一會兒鋒利劍刃,隨後拉過一旁謝蘅蕪的手,將她護到身後,輕聲:

“閉眼。”

謝蘅蕪呼吸一滯,依言闔眼。

幾息後,她聽見利器破空之聲,以及刺入血肉的悶響。撲通撲通,像是什麽有彈性的東西咕嚕嚕落地。

前方傳來眾人驚恐低呼以及紛亂的腳步。

濃重的血腥味混雜著寒氣鑽入鼻間。

由於看不見,其他的感官都被放大,謝蘅蕪兀自想象了許多,悄悄揪緊蕭言舟的衣袖。

她聽見蕭言舟渾不在意的輕笑,鬼魅般低語:

“如何,沈愛卿學會了嗎?”

錚一聲,是還沾染著鮮血的劍被蕭言舟丟到沈氏大臣麵前的聲音,

他扔的隨意,劍刃險些直接砸在沈氏身上,嚇得後者又是一抖。

“陛下,臣……”

他話未說完,兩旁羽林衛威脅意味十足地逼近。

沈氏一閉眼,咬牙道:“臣……遵旨。”

接下來的事情不必贅述,便是沈氏提起劍,閉著眼將張氏之人一一殺死。

由於從未習武,加上年歲頗大,沈氏提劍相當吃力,有時還不能一擊斃命。慘叫聲與血腥味混在一起,將整座宗廟變得有如人間煉獄般狼藉。

蕭言舟唇角噙笑,似是譏嘲似是謔笑:“沈愛卿果真是忠君之臣,孤很滿意。”

殺死最後一人後,沈氏終於脫力,手中劍咣噹一聲落地。他癱軟下來,身上到處都是斑駁血跡。

鮮血浸染了宗廟前的土地,平添許多不祥氛圍。

蕭言舟聲音微揚,慢條斯理道:

“張氏一族,貪墨數萬輛賑災資財,霸道行凶,藐視天威,偏生又是沈愛卿的人,讓孤很是苦惱。

“如今還要多謝沈愛卿替孤排憂了。”

沈氏大臣麵白如紙,張氏被如此清算,那他們……

崔左丞的聲音夾帶著顫抖響起:“陛下,宗廟重地,怎能讓罪犯汙血玷汙沾染!”

昨日當眾重傷秦王,今日又於宗廟前行凶,已有諸多臣子對此又驚又怒。但敢當眾斥責的,也隻有崔左丞一人。

蕭言舟腰背筆直,如玉如鬆:“這等蛀蟲,處死在列祖列宗前,想來列祖列宗也不會怪罪於孤。”

崔左丞皺眉:“陛下,這不合禮數!”

“禮數?”他嗤笑,“不合禮數之處多了,崔愛卿不妨問問先帝,他幾曾合了禮數。”

至高的位置下,永遠累疊著森森白骨與鮮血,從來便是汙穢不堪。

但此言涉及曆代皇帝,十分大逆不道。

崔左丞麵色一變,跪下一拜,揚聲:“陛下慎言!”

大臣們亦是紛紛跪拜下,口中皆念著慎言。

蕭言舟頗感無趣。

倒是衣袖被抓得越發緊了。

謝蘅蕪悄悄睜開眼,便看見一地血流成河的場景。

從蕭言舟的話語裏,她隱隱聽出了些什麽。

這……便是他離開幾日做的事情嗎?

聽起來,似乎還與京中世家有關。

今日太後依舊稱病不曾出現,不然,謝蘅蕪懷疑崔太後會被這一場麵氣暈過去。

空氣中的血腥味愈發濃重了,幾乎令人作嘔。她遲疑了一會兒,卻慢慢從他身後走出,站到了他身旁。

蕭言舟低眸睥她,用隻有兩個人聽得見的聲音說道:“你不害怕?”

“怕。”謝蘅蕪亦是輕聲,她的視線飛快梭過地上那一片狼籍,落到跪拜著的大臣身上。

身後是這個國家最為莊重的宗廟,前頭是跪了一地的大臣,而中間卻是一地被砍了頭的死囚。

他們二人立在中間,就像是那些話本中禍國殃民的暴君妖妃。

這場麵實在太過荒誕,以至於謝蘅蕪在回答完蕭言舟的問題後,一時也不知該怎麽繼續。

她頓了一會兒,又說道:“但是,妾身不能總是躲在陛下後頭。”

蕭言舟對此不以為然:“那你又能如何?”

謝蘅蕪向他貼近幾步,與他掌心相扣:

“妾身想……這樣與陛下並肩而立。”

蕭言舟這般瘋狂的舉動,一半是做給大臣看,另一半卻是做給她看的。

選擇他,便是選擇隨之而來的諸多風險。

他身處高位,也麵臨著許多難以想象的危險。

這便是問她,是願退居後位,還是走到之前,經受難以言明的險境。

蕭言舟聽起來還是一如往常的漫不經心:“你當真這麽想?”

謝蘅蕪緊了緊手掌的力道,又輕輕補充一句;

“嗯,妾身想好了。”

蕭言舟遂反握住她的手,語中似帶著笑意:

“那孤便冇有看錯。”

“趙全,”他聲音揚起,“宣旨吧。”

趙全應聲上前,徐徐展開手中聖旨。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謝氏敦和柔佳,賢淑有德……賜封宸妃,欽此。”

所有人都一怔,連崔左丞都不由自主抬起了頭。

誰都冇想到蕭言舟會在這時候下達一條毫無乾係封妃旨意。

謝蘅蕪亦是。

但她頓了幾息後,便斂裙拜下,緩緩:

“妾接旨,叩謝陛下聖恩。”

謝蘅蕪跪伏於地,衣襬堪堪就要觸及地上的鮮血。

這應當是北薑最為怪異,又最為隆重的封妃典禮了。

-想象當日情形。等貴女們嘲弄排擠完她,崔太後再出來主持局麵,末了慰問她一番,便能輕易邀買人心了。謝蘅蕪冇再想這些,左右還有點日子,到時情形便到時再應對。眼下,她倒是對一事好奇。“衡書,這上頭怎麽冇有國公府的人?”按道理來說,世家大族為了地位穩固,往往追求多子,好互相結親聯姻。總不能偌大的國公府,一個未出嫁的女眷都冇有吧?衡書聞言麵色有些奇怪,良久才輕輕道:“回稟小主,靖國公原是有個女兒的,隻是還未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