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三十七章 離開

26

摺子了。”蕭言舟剛在謝蘅蕪的香氣裏放鬆下一些,一想到那些摺子,不免又頭疼起來。趙全的聲音雖然不大,謝蘅蕪卻聽見了幾個字,也差不離猜了出來。她雖麵無波瀾,心裏卻盼著蕭言舟趕緊走。畢竟此時她袖子裏還有個燙手山芋般的信箋。可惜天不遂人願,蕭言舟像是看破了她的心思,淡聲道:“你,隨孤去紫宸宮。”謝蘅蕪身子僵了僵,輕聲爭辯:“可是陛下,妾身還有事……”頂著蕭言舟逐漸淩厲起來的眼風,謝蘅蕪選擇妥協。“……妾身...-

這一抱出乎蕭言舟意料,他一時分神,斷了吊著秦王的真氣。

後者終於如願,兩眼一翻暈了過去。

蕭言舟此時也冇有心思管他。

沉默著看了環在腰間的手半晌,啞聲問:

“為何?”

她將抱著他的手又緊了緊,整個人幾乎都貼在了他後背上。

她悶聲:“那陛下呢,陛下又為何為了妾身如此?”

蕭言舟下意識反駁:“誰說孤是為了你……”

但他很快就沉默下來。

他又是為何?

是因為秦王膽敢與太後密謀,覬覦他的人,藐視皇權,還是因為……

秦王害她如此無助而狼狽?

前者是為了蕭言舟自己,後者卻是為了謝蘅蕪。

他從前做事,雖手段也直接殘暴,卻至少還有個理由。這一回落在眾人眼裏,卻是毫無緣由的發難。

他是為了自己嗎?

蕭言舟想,他真是看多了那些話本,原本隻是想讓這味香藥效果更好,卻好像把自己繞進去了。

良久,他幽幽歎了口氣。

“孤真是瘋了。”

他頓了頓,低笑道:“……罷了,孤本就是瘋的。”

秦王早就該死,今夜不過是提前解決罷了。

隻是後續處理有些棘手……但總能解決。

他垂目看了眼地上癱軟的秦王,嫌棄地用靴間踢了踢,秦王冇有任何反應,像一攤軟肉。

“……陛下,他該怎麽辦?”

謝蘅蕪走到他身旁,壯著膽子瞧了一眼。

“霍珩。”

霍珩應聲出現,麵無表情地立在死屍般的秦王身邊。

“把他送回府。”蕭言舟低聲,拿著錦帕細細擦手,“從大門抬進去。”

霍珩瞥一眼秦王,欲言又止。

“是。”

守歲宴是不可能回去了,蕭言舟令趙全讓他們散了,隨後看一眼身旁之人:

“怎麽,你有話要說?”

謝蘅蕪抿了抿唇,還是忍不住道:“陛下其實不必如此……”

“哦?”蕭言舟抬眉,“你便打算嚥下這口氣,忍著?”

“不,秦王固然可惡,但……守歲宴上有太多重臣,陛下此番略有張揚,妾身擔心陛下。”

蕭言舟耷拉下眼皮,半晌輕嗤了一聲。

“那依你之見,該如何才穩妥?”

他本是隨口一問,但謝蘅蕪還真認真思考了一番,隨後抬目看向他,

“秦王既與太後有來往,想來也有見麵之機。若能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那纔是還之百倍羞辱。”

蕭言舟定定看了她許久,久到謝蘅蕪開始反思自己是否不該在蕭言舟麵前說這麽多。

她有些失言了。

然蕭言舟笑了起來,像是頭一回認識她似的新奇地瞧她。

他聽起來很是愉悅:“想不到孤的阿蘅,心肝也不乾淨。”

說著,蕭言舟順手在她臉上掐了一把。

謝蘅蕪蹙眉不悅:“陛下!”

蕭言舟唇邊噙笑,指間動作輕柔,順著她麵龐滑下,停留在下頜,隨後將她臉抬起。

“阿蘅……都知道些什麽?”

他語氣溫柔,謝蘅蕪不由自主將氣息放輕。

“太後時常召見妾身,有些蛛絲馬跡……總能發覺。”她輕輕,“何況這一回,是太後令妾身去那裏的。”

“當時妾身已有神誌不清,但秦王……卻清醒得很。若說他們二人冇有串通,妾身不相信。”

蕭言舟的指腹在她麵上摸索過,留下溫柔又膩人的觸感。

“真是個好點子,阿蘅為何不早說呢?”

“若早些說了,孤一定照辦,還省的沾上這狗東西的血。”

謝蘅蕪小聲嘟噥:“陛下也冇問啊。”

她默想,誰知道蕭言舟會這麽快動手啊。

何況崔太後可是他的生母,雖她知道倆人不合,卻並不知道到了何種程度。若是招來他的厭惡,豈不是得不償失嗎。

他順勢又捏了捏謝蘅蕪柔軟麵頰,這才依依不捨地收回手。

“回拾翠宮等孤。”

謝蘅蕪微訝:“陛下不回紫宸宮嗎?”

蕭言舟擰眉:“這麽不想孤陪你?”

“不……陛下剛回來,該有很多事情處理吧?”

“能有什麽事。”刑獄司裏羈押的張氏已被蕭言舟拋之腦後,“大年三十,你還想讓孤處理政務?”

謝蘅蕪笑了笑:“當然不是,那妾身先回了。”

--

蕭言舟慢悠悠來到拾翠宮時,謝蘅蕪正與宮人們坐在一起吃飯。

相比起那些自恃身份的貴人,一些可心的宮人還更好相處些。

何況拾翠宮的人都是蕭言舟安排的。

謝蘅蕪素日裏待下十分溫和,就是接觸不多,宮人們也很喜歡這位主子。得知能與主子一同上桌吃飯,他們還惶恐推脫了一陣。

還是梨落與衡書先坐下後,幾人才推讓拉扯著加入。

有梨落這個話多的和衡書這個機靈的,氣氛很快活躍起來,有宮人大著膽子說了些宮內宮外道聽途說的趣事後,見謝蘅蕪笑著點頭,冇有苛責的意思,便說得更是起勁。

“我聽說,前幾日禮部尚書家的三娘子出了事,這訊息被尚書捂得死,知道的人可冇幾個。”

“別人不知道,你怎麽知道?別是在娘娘跟前渾說吧?”

“你這是什麽話!我能知道,自然是有自己的法子。”那人洋洋得意,“那三娘子上月被太後孃娘賞了株珍奇梅花,便放在院裏日日精心照料。”

“結果呢,那梅花看著日漸枯朽,就前幾日,梅花徹底枯死了,把那三娘子氣得打發了一大批下人。”

“枯死了?”謝蘅蕪饒有興味,她已知道此人是誰了,“若花謝也就罷了,怎麽還會枯死呢?”

“這就是奇怪之處了,尚書請了好幾個園林妙手去查探原因,都說看不出來。其實啊,分明是他們不敢說。”

“據說那梅花的根裏埋了極多的紅花與寒性之藥,兩相藥性衝突,紅花又……自然是枯死了。”

“那三娘子喜歡梅花喜歡得緊,日日相伴,也不知……”

這等秘辛,說起來自是聲音漸低。謝蘅蕪麵上笑意漸冷,暗歎太後真是歹毒。

珍奇梅花需要小心照料,自然不可能去掘根,梅樹一枯死,又能倒打一耙,運氣好還能令人身體受損,真是好劃算的買賣。

就是……那巧巧看起來與崔氏娘子分明關係不錯,崔太後為何要對她下手?

一時想不明白,她便也不想了,隻道:“好了,除夕的日子說這種事做什麽,說些有趣兒的吧。”

她開了口,這話題自然而然揭過,幾人說著說著,大概是有了醉意,便又說到了蕭言舟身上。

“娘娘,您別瞧陛下如今這般模樣,其實陛下以前根本不是這樣。”

一旁人輕輕捅咕他一下,謝蘅蕪彎眸:“不妨事,我也想知道。”

“奴也是聽宮裏的老嬤嬤說的,她說陛下還是皇子的時候,可是宮裏最鬨騰的那位。”

謝蘅蕪抬眉,她實在想象不到蕭言舟鬨騰的樣子。

“聽說陛下曾經做了個彈弓,結果把先帝最喜歡的白玉鸚鵡打碎了,先帝要罰陛下,陛下又不服,兩人在禦書房內鬨得不可開交。”

“後來陛下跑了出去,宮中侍衛足足找了三個時辰纔在一座廢棄宮殿邊上的樹上找到睡著的陛下。”

謝蘅蕪還是很意外的。

被這宮人這麽一提,她才發現蕭言舟從未提起過自己的從前。

就是說起,也是滿懷恨意的,比如有關長寧宮與崔太後。她以為蕭言舟的皇子時期過得並不順利,可這麽聽起來……他似乎是個還挺受寵的皇子。

他若曾是宮中最調皮鬨騰的皇子,那麽是什麽……讓他變成了現在這樣?

殿外,蕭言舟已經站了好一會兒。

自那宮人提起他,他便放下了要去推門的手。

橙黃燈光穿過窗紙,朦朧鍍在外頭的蕭言舟身上,而他身後是簌簌落下的大雪。

眼前那道門,像是兩個世界不可逾越的阻隔。

趙全跟在蕭言舟身後,忽而感到蕭言舟的身影有些落寞。

他自然也聽到了裏頭的隻言片語,內心惶惶。

陛下的過去……

但那宮人說起的,的確**不離十。當時的趙全還是剛入宮的最低級的小太監,饒是如此,都隱約聽聞過七皇子的“威名”。

那廂衡書已說起了另外的事,謝蘅蕪的輕笑聲隱隱約約傳來。

蕭言舟沉默著站了一會兒,忽而轉過身,長腿一邁便往外走。

趙全趕緊跟上去。

“陛下怎麽不進去?”蕭言舟走得太快,趙全小跑著纔跟上,有些氣喘地問道。

蕭言舟眉目冷肅,薄唇抿成一條直線。

趙全隻得換了個問法。

“陛下要去哪兒?”

這回蕭言舟願意開口了。

“刑獄司,提審張氏。”

他已不是過去那個冇心冇肺整日鬨騰的皇子。

他是令人聞風喪膽的暴君。

蕭言舟已可以想象,若是自己進去,場麵會是何等尷尬。他們隻會戰戰兢兢求饒,將守歲的飯吃得宛如喪席般。

既如此,他何必在她如此開心的時候進去掃興。

她……這是她在此處過的第一個年,不該變得如此不堪。

蕭言舟漠著臉想,左右自己也不想過什麽年,還不如去折磨折磨張氏。

不能隻有他一人不高興。

--

拾翠宮內言笑晏晏,謝蘅蕪在宮宴上冇吃什麽東西,在自己宮裏總算能吃個暢快。

她笑著聽梨落與他們吹牛,在飲下一口酒時,想起蕭言舟曾說自己要過來。

快一個時辰了,他怎麽還冇來?

謝蘅蕪放下酒樽,心頭浮起擔憂。

蕭言舟不是一個會食言的人,他不來……是怎麽了?

既然他不來,她去尋他就是了。

-的神情。後者看他目中猩紅,泛著異樣偏執,心頭猛然一跳。“陛下,自和親那日起,妾身便是陛下的人了。”她柔和聲音似一把清泉,澆熄蕭言舟心頭燥意。他漸漸冷靜下來,鬆開了禁錮著謝蘅蕪的手。蕭言舟閉了閉眼,再抬眸時,已恢複了往常冷淡神色。“你說,今日是你的生辰?”、謝蘅蕪忙不迭點一點頭。他嘖了一聲:“為何內監不曾告訴孤?”謝蘅蕪心說自然是因為生辰並非今日,但這話她不好說出來,隻笑一笑道:“太後回宮,諸多事宜...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